回博客來 我的購物車 我的帳戶 服務信箱 Q&A詢問台
 

越來越多的人已經開始厭倦屈服在麻木和尷尬的音樂潮流之下,很多人說,我們需要新的聲音,於是有更多的人說,我們有新的想法。前者是無能為力的等待,後者則是無可奈何的缺乏天賦。打破傳統是一種挑戰,而創造新生卻如同鳳凰涅磐,過程驚心動魄,而結果卻是驚豔令人伏地崇敬。幸運的是,在厚重的沉重和迷霧堙A有一個聲音,帶來了如同涅磐之後的驚世之作,她的名字叫薩頂頂。

作為一個歌手,她擁有一副上天寵愛的獨特嗓音。極強的辨識度,絲絲融合的表現力,獨一無二的演繹方式;作為一個音樂人,她拋棄塵世的浮名繁華,劍走偏鋒的自學梵文,遍游中國文化聖地,靜心體驗,心底滿懷對於音樂的巨大的膜拜和熱愛,旋律自由心生,帶著原始的味道,卻生動直接,有些地方甚至有些混亂,卻絲毫不影響她表達鐫刻在堛熙抭瘥竄o也最深厚情緒;作為一個製作人,她獨闢蹊徑,將原生態音樂的野性與電子音樂特有的節奏衝擊融合在一起,拋開固有的程式化音樂,以獨特的方式演繹著屬於她的音樂,打造一個屬於她自己的音樂世界,給人醍醐灌頂的靈魂體驗;作為一個舞者, 她並非接受過專業的訓練,卻全憑音樂的駕馭和深入骨髓的東方氣質,,隨身起舞,結合著東方武術,便構織成唯美,絢爛,獨特的畫面。

薩頂頂作為近年來難得的集詞曲創作、編曲、製作一身的全方位音樂人,不同於市場上氾濫的跟風與模仿,她的音樂靈感完全來自於自己對東方文化的研究和體驗,每一段旋律都是由心唱頌而出的真實情緒,巧妙揉和了時尚電音元素,以世界音樂風,詮釋出了她對音樂與東方文化的深切領悟,“我聽從我心堛熒P受和氣氛,唱我最自然的表達”,就是薩頂頂的創作本源。

薩頂頂 用音樂訴說 “人之初”並不遠

薩頂頂的唱片中,一部分歌曲的歌詞部分來自於經文,《萬物生》、《媽媽天那》的梵文版都是如此。她從很小的時候嚮往遙遠西藏的純淨天地,仿佛是與生俱來的非凡悟性,使她能流暢讀完很多對修佛的人來說很艱澀的經文,這樣的領悟力也在薩頂頂做音樂的時候得到了充分的施展和呈現。

在薩頂頂的音樂創作之初,她會將縈繞於腦海的幾種音色,自音色庫中挑選出與想像最契合的,擺個簡單的位置,讓這些音色在空氣中自由碰撞,旋律便在她心頭生成。那一刻,“我仿佛就佇立在世界的中心,感受著天地和世人之間的交匯,然後唱出來。”奇妙的是每次旋律唱出來後,薩頂頂都能完全準確地重複,不差分毫。
獨特的“自語”表達方式,就是薩頂頂在錄唱旋律時發明的。在她看來,歌唱是先於文字的人類第一語言,人在還未說話前已經創造了音樂。真正的音樂,是心與心之間的交流,不受任何條框的約束壓,一切都是本真的流露。“我不願意在錄旋律時隨便哼‘啦啦’,反而選擇類似人在嬰兒時期的咿咿呀呀,這種人類生命最初的表達放在音樂當中的完美和諧,充滿了感動,所有聽到的人都支援我把這種表達方式進行到底。”薩頂頂獨創的“自語”式演唱,以無意義的隨性哼唱來講述自己的音樂故事,來期待心與心的純粹交流和感動。專輯中《錫林河邊的老人》、《拉古拉古》都是這樣唱出來的。《錫林河邊的老人》最初名為《外婆》,很多人聽後有種重回母親懷抱的溫暖,而這一份歌曲中帶出的純真與愛,替代了含蓄的東方人不善言辭卻普遍共通的情緒,最真實的情緒表達方能最貼近每個人內心,所以薩頂頂將歌名改為《錫林河邊的老人》,其實也是一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切切之情。

薩頂頂的嗓音在無論多紛雜的環境,都能穿透喧囂抵達人心,那份獨屬於她的寧靜隨之彌漫開來,是聽過一次就會牢記於心的。而她出人意料用揉和了時尚電音元素和世界音樂風來傳達這種寧靜,別具一格。專輯中薩頂頂作詞的作品《七色》便是其中的靈秀結晶。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化作了情感豐富的生命角色,細膩敏銳純淨脫俗,穿越酷似現代都市人所熟悉的紛繁電子節奏,撲面而來,恍若一位仙子從天而降,引領你回歸寧靜心境。

薩頂頂的音樂正因其創作本源的真實清澈,所以貼近人性本源,有著撫慰人心的魔力,輕易帶人回歸“人之初”的安寧平和。也正因此,在凡事訴求包裝,什麼都讓人一眼望不到底的世界堙A薩頂頂的純澈格外卓越。眾多海外音樂人在聽到薩頂頂的作品時都興奮不已,甚至預言薩頂頂的音樂可能成為中國音樂唱響世界的絕佳亮相!

主打歌曲《萬物生》MV,挑戰生命極限,採擷千年古文化靈氣

《萬物生》作為專輯主打歌,是這張專輯的全部靈魂體現。這首歌以梵文念白輾轉出神秘悠遠,中文歌詞簡潔卻意境悠遠,旋律如同雪山一般清澈抒懷、無限伸展,配樂雄渾深厚,而薩頂頂的女聲卻空靈柔美,兩種美的碰撞迸發出無限的生機,如同醍醐灌頂,令人心神振奮。

如此特別而精妙的歌曲引起了中央電視臺戲曲文藝中心主任郎昆的注意,他更是主動提出要為《萬物生》拍攝MV。而環球唱片天韻文化此次不惜花投資百萬與央視聯手打造。郎昆和薩頂頂一致認為,只有真正深入到西藏的最本源地區才能有完美的體驗。只有挑戰了生命極限,經歷了生死的旅程,才能更好的體驗《萬物生》堜痁革[的勃勃生機和古典與現代完美融合的概念。因此MV劇組挺進距離拉薩1800公里,海拔約5400多米的西藏阿堨j格王朝遺址拍攝,途徑拔約6720的岡仁波齊神山。路途之遙遠、條件之艱苦、陣容場面之宏大、投資之巨大在中國尚前所未有。

《萬物生》MV中更是用高科技再現了古格王朝盛景,而這支由劇組從千年遺址上採擷了中華民族的古文化靈氣彙聚而成的MV,已然成為極品。當薩頂頂的《萬物生》音樂回蕩在古格王朝遺址上空時,古今時空的完美交融定會令每一個人感歎生命的神奇和美好。

國際音樂大師何訓田全力奉獻首支單曲

薩頂頂首張專輯的第一支主打單曲由國內備受敬重的國際音樂大師何訓田全力打造。

《神香》原本由一位藏族歌手演唱,一次偶然的相遇讓電影的音樂製作人何訓田聽到了薩頂頂的音樂,她獨特的嗓音和深刻的表現力讓何訓田如獲至寶,毫不猶豫的邀請了薩頂頂來演唱這首《神香》。兩位元音樂人的交流摩擦出新的火花。歌曲採用何訓田慣用的真樂器配器,整首歌編曲大氣穩重,簡潔卻不失華麗,沒有刻意加入大家意識中西藏音樂慣用的配器,但是在每一個音符間都流淌出濃濃的藏文化的深遠與宏大。弦樂、鼓、人聲伴唱的配合,就像是喜馬拉雅山間纏繞的浮雲,靜靜的,輕輕的,風吹過飄來又飄走,留下的只是光影間的迷離和幻化。歌曲講述的是人到最後對情感的一種超脫和對生命的理解。薩頂頂獨特的嗓音與編曲融合得完美無缺,她稍顯華麗的聲線與原本樸實的編曲融合在一起令整首歌煥發出獨特的光彩。美妙的女聲透過浮雲清風一般的配樂,就像是慢慢飄散出來的西藏神香,嫋嫋不絕令人沉醉。歌曲的超脫,是一切昇華的感動,配合電影畫面再聆聽的時候,有一種將生命的層次提升至極的悲涼悵惘,煞是感人。

頂頂在錄音前雖然沒有完整看過電影,但是聽過了何訓田的編曲,讀過了歌詞之後憑藉自己的感覺,將整個人完全放空,用最自然的狀態演唱,並不時與何訓田交流著想法和感受,僅僅用了一個晚上便完成了整首歌的錄製。令何訓田在驚喜之餘更多的對薩頂頂讚賞不絕。

《媽媽天那》帶來驚豔的視聽盛宴

另一支主打單曲《媽媽天那》更加具有薩頂頂的個人風格。旋律簡單樸素,編曲新奇而精緻,充滿無窮想像力,大氣磅?卻又激蕩起伏,讓人不自覺沉迷其中,心隨旋律而動,人隨歌聲而醉。神秘悠遠的頌念,呢喃般的和聲,都是薩頂頂音樂堹S有的音樂元素。

這支歌曲的MV採用3D技術打造出一個極為眩目的光影世界,薩頂頂以藍發銀衣和金髮金衣兩種形象出現,時尚前衛,令人驚豔。而畫面配合開合起伏的音樂和變幻莫測的色彩變化,帶給人們視覺和聽覺的雙重震撼,從而從心底泛起激蕩的感覺,令人不知不覺沉浸到一個全方位的薩頂頂世界之中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