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契尼的《杜蘭朵公主》和它永遠的謎
德國海德堡大學音樂學博士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音樂研究所 教授
羅基敏


普契尼「杜蘭朵公主」在劇本結構上保留了勾季(Carlo Gozzi, 1720-1806)原作劇情的主線進行,但是去掉了許多次要的人物。劇中最令人一掬同情之淚的痴情宮女柳兒在勾季原作中並不存在,她其實係兩個角色的綜合:王子卡拉富忠心的宮中太傅和杜蘭朵身邊暗戀著卡拉富的一位宮女。前者是卡拉富到北京城後遇到的第一位故人,他在杜蘭朵的威逼用刑下,亦不吐露王子的來歷;後者則原是另一國的戰敗公主,卡拉富在逃難路上,曾經到過該國,該公主暗中愛上了他,但不知其來歷。普契尼作品中去掉了太傅,將他的忠心轉到柳兒身上。太傅和王子的重逢則以王子的父親落難國王帖木兒取代。而在原作中,父親帖木兒係直到杜蘭朵表示愛上卡拉富後,才和王子見面。原作中,王子係看到公主的畫像而愛上了她;歌劇中,王子則是遠遠地看到了杜蘭朵本人。在第一幕裡,各種不同人士試圖勸阻卡拉富,他們的努力和王子的決心交織成了第一幕規模龐大的終曲,呈現了音樂的戲劇力量。

全劇中最令人不解的是第二幕的第一景,其實這是全劇在戲劇理念上的精華所在。在十九世紀末、廿世紀初的歌劇演進中,受到當代歐洲劇場的影響,歌劇亦追求新的戲劇結構,悲、喜並置是諸多的嘗試之一。在這裡,義大利十七、十八世紀間頗風行的民間戲劇藝術喜劇(commedia dell'arte)中的面具角色(masks)特有的戲劇感成了常被使用的手法,例如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1864-1949)的「納克索斯島的阿莉亞德內」(Ariadne auf Naxos, 1912/16)即為一例。勾季原作中的面具角色,是身為義大利人的普契尼原本就很熟悉的。在這股戲劇潮流的影響之下,普契尼自然不會放掉現成的素材不用,純為面具角色寫的第二幕第一景於焉誕生。但是由於這一景沒有真正的劇情,因此普契尼特別要求應在幕前演出。由於故事的背景在中國,歌詞中充滿中國的情境。對曾經在中國住過的希莫尼而言,自是不很困難。可惜的是,浦契尼的這一個戲劇理念,長久以來,並不普遍為人理解,反而經常被看作是作品中的一個異胎。

由普契尼在1920至1924年的信件往來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杜蘭朵公主」的創作過程。簡而言之,1920年七月,在劇本尚未定稿之時,浦契尼已開始構思音樂;1921年春天,劇本第一幕定稿;1921年八月,第一幕接近完成階段;九月,普契尼認為歌劇應為兩幕,這一個念頭是今日的「杜蘭朵公主」結構的關鍵點。整個創作工作在此時暫告停頓,經過作曲家和劇作家多次的溝通,直到當年十二月,才決定將原來的第一幕拆成兩幕,普契尼原來計劃的第二幕做為第三幕,「杜蘭朵公主」才有今日的三幕結構。

由浦契尼的信中亦可看到,在決定寫「杜蘭朵公主」後,普契尼就一直強調,必須給男女主角一個很大的二重唱,這也是全劇結束前的高潮。在二重唱的過程中,杜蘭朵冰冷的心逐漸溶化,最後接納了卡拉富。在最後兩年的時間裡,普契尼一再提到二重唱。相形之下,1922年十一月間,普契尼決定柳兒必須死,則是一個很輕鬆簡單的決定。這個決定固然將劇情進行帶到一個凝滯處,卻也增加了二重唱的難度。由普契尼的信,可以看到他的胸有成竹,但是,二重唱的歌詞要怎麼寫,他卻無法清楚地表達,只是一再地將劇作家送來的歌詞打回票。普契尼對歌詞的不滿意成了全劇未能完成的致命傷,1924年三月間,全劇的音樂部份已進行到第三幕的一半,亦即是柳兒自盡後的地方,浦契尼依然沒有二重唱的歌詞。直至1924年10月22日,普契尼才在給劇作家阿達彌(Giuseppe Adami, 1878-1946)的信中表示對希莫尼(Renato Simoni, 1875-1952)的歌詞很滿意,應可在短期內完成作品。11月4日,他帶著這份歌詞和廿三張記著樂思的手稿啟程赴布魯賽爾接受放射線治療,卻終於未能寫完這齣歌劇,留下無限遺憾!

 

綜觀普契尼一生,他創作歌劇的問題幾乎都在尋找劇本以及對劇本結構的要求上。在和劇作家的無數爭執後,每一次都證明他是對的。「杜蘭朵公主」並不是特例,卻是最後一個例子,更留下了無限的遺憾。也給全劇留下了永遠的謎。

普契尼去世時,「杜蘭朵公主」的第一、第二幕及第三幕前半段至柳兒去世時的音樂均已完成,李可迪公司(Ricordi)已開始進行印譜及為首演的準備工作。場地已決定在米蘭史卡拉劇院(La Scala),指揮也已敲定為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 1867-1957),服裝、道具的設計及舞臺設計亦有中意的人選,並已開始工作,甚至歌者的人選也已預定,首演日期則定在次年春天。普契尼在作品即將完成之際突然去世,是任何人都難以接受的事實。由於普契尼在1924年九、十月間,曾將他對全劇僅剩的最後部份彈給預定的首演指揮托斯卡尼尼聽,普契尼的出版商李可迪和作曲家的家人決定要找人完成全劇時,托斯卡尼尼自是他們最理想的諮商人選。他們看中的為阿爾方諾(Franco Alfano, 1875-1954),是當時年輕一代義大利作曲家中很被看好的一位。他的「莎昆達拉的故事」(La leggenda di Sakntala)在1921年首演時,很獲普契尼的讚賞,但二人之間卻無一般坊間書籍所言的師生關係。幾經商請,阿爾方諾答應接下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依普契尼的廿三張手稿,加上托斯卡尼尼和劇作家之一的阿達彌等人的描述追憶,以及普契尼已譜好的部份來完成二重唱和全劇最後一景。這段過程在音樂學家Jrgen Maehder的追尋下,才在八○年代公諸於世。他由阿爾方諾和出版商之間的信件往來,重組了事情的始末。

1925年7月4日,普契尼去世七個多月後,李可迪公司才正式邀請阿爾方諾來完成這一個工作,直到7月18日,後者才首肯。由於劇本已於此時印行販售,阿爾方諾不可能更動歌詞。阿爾方諾的眼疾和普契尼難以解讀的草稿,使得整個作曲進度很慢,李可迪公司甚至派出公司專長於解讀普契尼筆跡的祖柯利(Guido Zuccoli)前去協助,才稍有進度。同年十二月中,阿爾方諾將初步完成的十九頁譜交給李可迪,反應不佳。由1926年1月15日,阿爾方諾給李可迪總經理的信以及李可迪1月18日回阿爾方諾的信和李可迪一月十六日給托斯卡尼尼的信中,可以看到托斯卡尼尼對阿爾方諾的音樂不滿意,有諸多意見,要求阿爾方諾刪改。阿爾方諾接到消息後,要求看普契尼前面已經完成部份的譜,以做為配器的參考,卻被李可迪拒絕,理由是合約上說明阿爾方諾得依普契尼草稿完成作品,當時阿爾方諾沒要求看普契尼的譜,現在再要求,係違約行為等等。李可迪擔心的是已排定的4月25日在史卡拉劇院的首演,時間壓力很大,更不願得罪托斯卡尼尼,故而對阿爾方諾施壓。總之,阿爾方諾在無奈下,亦無心再多做修改,僅將原來已完成的譜由三百七十七小節隨意刪減至二百六十八小節,交差了事。這個版本亦是多年來通行的版本。

而阿爾方諾和托斯卡尼尼從此交惡,1926年4月25日,「杜蘭朵公主」在米蘭史卡拉劇院首演,托斯卡尼尼在指揮到柳兒殉情,眾人退去,場上只留下兩位主角之際,放下指揮棒,轉身對觀眾說:「歌劇在此結束,因為大師寫到這裡就去世了。」這一句看似追念普契尼的感性之語,其實是因托斯卡尼尼不願意指揮阿爾方諾的音樂。兩天後的第二次演出即換人指揮,演出阿爾方諾的刪減版,而托斯卡尼尼終其一生,亦未再指揮過「杜蘭朵公主」。時至今日,依然有不少人試圖為「杜蘭朵公主」譜寫普契尼不克完成的這一部份,至於普契尼自己的完整音樂構思究竟如何,卻是一個永遠解不了的謎了!

 

【劇情大意】
第一幕

北京城的人民集合在紫禁城前,聽一位大臣宣旨:「欲娶杜蘭朵公主為妻的王子,必須先猜杜蘭朵公主給的三個謎。三個都答對了,即可娶得公主。若答錯了一個,就被處斬。波斯王子因不能答對杜蘭朵公主的謎,即將被斬首。」在紛亂中,一位近盲的老人跌倒了,他身旁的年輕女子向人求救,來扶起老人。一位年輕人喊著「父親」,前來扶起老人,原來他們是一對異國君王父子帖木兒(Timur)和卡拉富(Calaf),因戰亂流落他鄉而失散。父子重逢,自是十分高興。二人互訴別後,卡拉富要父親勿大事聲張,以免為到處追尋他們的敵人得知蹤跡。帖木兒告訴卡拉富,這些日子裡多虧身旁的柳兒(Liù)照顧。卡拉富滿懷感激地問及她的身份,柳兒答以「只是一個婢女」。卡拉富又問為什麼願意跟著帖木兒吃這麼多苦,柳兒答以「因為在宮殿裡,你曾經對我一笑」。

正在此時,眾人又起一陣紛亂,劊子手的行刑隊伍開始進場,眾人興奮地準備著觀看行刑。此時,在月光裡,遠遠地出現杜蘭朵公主(Turandot)的身影,眾人不禁跪地膜拜。卡拉富原本咀咒著這位殘忍的女人,在看到杜蘭朵公主後,卻立刻強烈地愛上了她。帖木兒注意到兒子的情緒不對,問他想幹什麼。卡拉富表示已愛上了杜蘭朵,正在此時,波斯王子被執行死刑,臨刑前,仍高喊著「杜蘭朵」。帖木兒警告兒子也會有如此的下場,卡拉富卻為愛而不願回頭。

宮中的三位大臣平(Ping)、彭(Pong)、龐(Pang)出現,試圖勸阻這位年輕人,眾位已在刀下喪命的王子的鬼魂亦出現,表示雖為刀下鬼,依然愛著杜蘭朵公主。帖木兒見各式勸阻均無效,於是要柳兒和卡拉富談。柳兒的眼淚卻只換來卡拉富將父親交給柳兒的託附。在三位大臣、帖木兒、柳兒和眾人的全力阻止下,卡拉富依舊毅然決然地敲響三下鑼,正式成為下一位向杜蘭朵公主求婚的候選人。

第二幕

三位大臣平、彭、龐在早朝前,談著中國的不幸,出了杜蘭朵這麼一位嗜血的公主。三人頗有「人在朝中、身不由己」之嘆,亦不免有歸隱山林之念。正在交談之時,號角聲響起,三人起身上朝。   

年老的鄂圖王(Altoum)試圖在最後關頭勸退眼前的年輕人,卡拉富卻只簡單地三次強調自己接受試驗的決心。鄂圖王無法,只有傳杜蘭朵公主進來。在宣佈第一個謎題前,杜蘭朵說明自己為何要如此做的原因,因為在幾千年以前,一個深夜裡,一位中國公主樓琳被異邦人士殺死,她的尖叫聲穿過時空,傳到杜蘭朵的耳中,因此,她要向異邦王子報復。杜蘭朵公主再次警告這位陌生王子,謎題有三個,但是人只能死一次。王子卻答以「謎題有三個,人只能活一次」。

杜蘭朵的三個謎:希望、血和杜蘭朵都被眼前這位陌生王子解開了。眾人大為高興,公主卻向鄂圖王求情,不要嫁給這個陌生人。鄂圖王不為所動,陌生王子卻表示,願意以愛來溶化她。王子提出的條件是:他也給公主一個謎,如果公主在次日天亮前能答出來,他願意就死。謎題是:他的名字。公主同意了,鄂圖王亦只好無奈地答應。

第三幕

杜蘭朵公主下了命令:當晚北京城無人能睡,直到找出陌生王子的名字為止。亦未入眠的王子聽到這道命令,期待著自己次晨的勝利。三位大臣前來,試圖以成群美女和金銀財寶,求王子離開中國。利誘不成後,又試圖以情動之,告以王子若不洩露謎底,中國將永無寧日。王子不為所動,正在此時,士兵們帶來了帖木兒和柳兒。王子連忙表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混亂之時,公主亦到場,決定要對二人用刑,柳兒表示只有她知道王子是誰,但卻不願意講。在用刑之下,柳兒依然不招,杜蘭朵不免問她為什麼,柳兒答以為了「愛」。最後,眾人喚來劊子手,柳兒絕望地告訴杜蘭朵,她終究會愛上王子,王子亦將再度獲勝,只是柳兒自己看不到這一切了。說完,她搶過一位士兵的匕首,自盡而亡。眾人均被此一景驚嚇住,無言地逐漸退去,僅餘王子和公主二人。   

王子激動地斥責杜蘭朵的冷酷,決定要以行動將她自冷冷的星空帶到人間。不顧杜蘭朵的抵抗,他奮力地吻了她,這一吻溶化了杜蘭朵公主冰冷的心,終於嚐到了愛的滋味,不禁熱淚盈眶。激情過後,杜蘭朵承認王子贏了,要他帶著他的秘密離開,王子卻主動地將自己的名字告訴她,杜蘭朵公主大為高興。此時,天也亮了,兩人共同到鄂圖王面前,杜蘭朵公主向眾人宣佈她知道這位陌生人的名字,他的名字是「愛」!

 

 
 

【名曲賞析
曲例一

第一幕中,初次見到杜蘭朵的卡拉富立刻迷戀上她,決定接下三道謎題的挑戰。為勸阻卡拉富,柳兒娓娓唱出這首著名的詠歎調。

 
 

        Signore, ascolta!先生,聽吾言!
        Liù(柳兒)     試聽

歌詞
Signore, ascolta!先生,聽吾言!
Ah, signore, ascolta!啊!先生,聽吾言!
Liù non regge più,柳兒再難忍受,
si spezza il cuor!我心欲碎!
Ahimè, quanto cammino天啊,路途何遙遠,
col tuo nome nell'anima,心中始終存你名字,
col nome tuo sulle labbra!口中不停唸你名字!
Ma se il tuo destino,若是你的命運,
doman sarà deciso,須在明日被決定,
noi morrem sulla strada dell'esilio.我們倆必會死於流亡途中。
Ei perderà suo figlio…因他失去愛子…
io l'ombra d'un sorriso.而我亦再無笑影!
Liù non regge più!柳兒再難忍受!
Ah! 啊!

 
 
  曲例二

第三幕中,杜蘭朵下令全北京城,在找出陌生王子的名字之前無人能睡;聽到這項命令的卡拉富王子,一邊期待著自己次晨的勝利,一邊緩緩唱出這首蕩氣迴腸的名曲。此曲經過1990年第14屆世界盃足球賽選為主題曲後,已成為家喻戶嘵的名曲。

 
 

        Nessun dorma!無人能睡!
        Calaf(卡拉富) 試聽

歌詞
Nessun dorma!Nessun dorma!無人能睡!無人能睡!
Tu Pure, o Principessa,妳也是,純潔的公主,
nella tua fredda stanza在妳冷冷的閨房
guardi le stella che tremano遙望著星空,它閃爍著
d'amore e di speranza!愛情和希望!
Ma il mio mistero è chiuso in me,但是我的秘密深藏在我心中,
il nome mio nessun saprà!沒人知道我名姓!
No, no, sulla tua bocca lo dirò,不,不,我要對妳的嘴訴說,
quando la luce splenderà!在天亮的時刻!
Ed il mio bacio scioglierà我的親吻將會打破
il silenzio che ti fa mia!妳對我的拒絕。
Le Donne女聲
(interno;lontano)(在幕後,遠遠的)
Il nome mio nessun saprà…沒人知道他名姓…
E noi dovrem, ahimè!Morir!Morir!我們必須要死,啊!
Calaf(卡拉富)
Dilegua, o notte!Tramontate, stelle!夜晚漸去!星星漸逝!
Tramontate, stelle!All'alba vincerò!星星漸逝!天亮時,我將獲勝!
Vincerò! Vincerò!我將獲勝!我將獲勝!

 

 
 

推薦版本:DECCA 414 274-2
企鵝唱片評鑑 ★★★ / TAS
帕華洛帝、蘇莎蘭、卡芭葉等演唱
梅塔指揮倫敦愛樂管弦樂團

推薦理由:

本套《杜蘭朵公主》錄音多年來譽為天下第一名盤,除了有帕華洛帝、蘇莎蘭、卡芭葉等多位傑出聲樂家作出最稱職的演出之外,更重要的是錄音大師威爾京聲所為我們留下的歌劇演出範式:栩栩如生的音像、極自然的音色、大動態與超優異的平衡性不但當今之世已難再尋,整個錄音氣勢亦烘托得無與倫比。

更多精彩文章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