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建貴族的當頭棒喝
  莫札特歌劇《費加洛婚禮》

   概說          ◎ 黃哲嶔 / 文
   劇情大意   ◎ 施迪文 / 譯

   

  概說

   作曲:莫札特
        劇本:羅倫佐.達.彭特,根據法國劇作家包瑪榭同名原著喜劇改編
   完成:1786年
   首演:1786年5月1日,維也納國家宮廷劇院
   故事:費加洛智勇雙全地排除荒淫無道的伯爵對他的婚姻的諸多阻撓,終於與女友成婚。

   封建社會的批判之作

  莫札特的《費加洛婚禮》(Le Nozze di Figaro)之劇本是由羅倫佐.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根據法國劇作家(Beaumarchais, 1732-1799)的同名作品改編。包瑪榭在十八世紀七○年代創作了統稱為「費加洛三部曲」的作品。三齣戲劇分別為《塞維里亞理髮師》(Le Barbier de Séville, 1773年完成,1775年首演)、《費加洛婚禮》(Le Mariage de Figaro, 1778年完成,1784年首演)與《有罪的母親》(La Mère coupable, 1792年首演)。包瑪榭的《費加洛婚禮》於1784年4月27日在巴黎法蘭西劇院首演,當時法國正處於大革命的前夕,這部諷刺封建貴族的喜劇,對當時法國的民主意識起了某些程度的影響。由於原作蘊含著強烈的政治批判意圖,法皇路易十六原本打算禁演此劇,未料在推出之後竟受到群眾的熱烈迴響。

  當時正是歐洲歷史上反封建鬥爭的時期,啟蒙思想逐漸在人們心中覺醒。此時的音樂家都還是仰賴貴族來維持生活,然而莫札特決定與薩爾茲堡大主教決裂,便是想要獲得經濟上的獨立,以及創作上的自由。莫札特不僅將反封建的思想落實在生活中,也反映在他的作品裡。歌劇《費加洛婚禮》透過音樂公開批判統治階級,控訴貴族的腐敗與無能。

  雖然這部喜劇在整個歐洲都獲得好評,但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卻禁止在維也納上演。與莫札特合作的作家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 1749-1838)是當時的宮廷詩人,經過多次爭取,終於獲得皇帝的允諾,只要做一些改正便可上演。於是達.彭特修改劇中政治意味過濃的篇章,剔除了劇中關於社會批判的詞句,並由莫札特以兩年時間譜曲。歌劇保留了原作的基本思想以及幽默諷刺的手法,使其成為十八世紀「義大利喜歌劇」的代表作。

   《費加洛婚禮》劇情簡介

  歌劇《費加洛婚禮》於1786年完成,共有四幕,然大部份工程完成於1785年10月至11月間。至於能否上演,在當時還是個間題。達.彭特在他的回憶錄中曾記截他如何懇求皇上讓此劇上演。最後,作品終於在完稿後的隔年5月1日首先在維也納國家宮廷劇院(Burgtheater)首演,緊接著次年元月又在布拉格演出,結果造成全城的轟動。對於莫札特而言,布拉格是一個值得紀念的地方,不但歌劇《費加洛婚禮》在此極受歡迎,這裡也是他結識最好的女友杜梅克夫人的地方,後來他的歌劇《唐.喬望尼》也是應本市之邀而作。

  歌劇《費加洛婚禮》故事敘述費加洛智勇雙全地排除荒淫無道的伯爵對其婚姻的諸多阻撓,終於與女友成婚。描寫十八世紀塞爾維亞的奧瑪維瓦伯爵的隨從費加洛將與伯爵夫人的侍女蘇珊娜結婚,但是伯爵卻不斷拖延婚禮,因為伯爵意圖染指蘇珊娜。當時的貴族有一種惡習:他們擁有侍女結婚初夜的貞操權。而另外一方面好色的伯爵卻懷疑自己夫人的忠貞。在幾經波折後,伯爵終於為他好色的行徑向夫人道歉,費加洛也如願與蘇珊娜結婚。

   整部歌劇的音樂輕鬆明快的旋律充滿了詼諧的色彩。此劇的序曲特別著名,雖然並未運用歌劇中的主題,但其氣氛卻與歌劇完全一致,頗有積極奮發向上的意味。這首虎虎生風的作品,作曲者莫札特曾表示演奏無論快到什麼程度都不嫌快。

   莫札特與達.彭特之合作

   莫札特根據達.彭特的劇本譜曲的歌劇包括:《費加洛婚禮》、《唐.喬望尼》和《女人皆如此》。達.彭特是十八世紀戲劇界的奇才。他擅長將名著和傳奇故事改編成劇本,供音樂家譜曲,莫札特與他的合作,更是音樂史上的美談。

  1786年寫了著名的《費加洛婚禮》劇本,是依莫札特建議的題材而寫成。之後他們又合作了《女人皆如此》。而「女人皆如此」這句話是《費加洛婚禮》劇中音樂教師巴西里歐在常常重複的一句譏諷話語:當公爵懷疑蘇珊娜與凱魯碧諾不軌時,巴西里歐便常說:「何足道哉?女人皆如此!」

  1790年1月,就在《女人皆如此》首演一個月後,約瑟夫二世與世長辭,其弟雷奧波德二世登位,莫札特與達.彭特都不再受到寵愛,他們也就再沒有機會合作。1791年莫札特也與世長辭。

   十八世紀戲劇奇才 — 達.彭特

  羅倫佐.達.彭特1749年誕生於威尼斯的一個小城席內達(Ceneda),1838年8月17日逝世於美國。原名伊曼紐.科內葛利安諾(Emanuele Conegliano),是猶太裔皮革工人的長子。依該地的風俗,其姓氏便是根據其施洗教父Monsignor Lorenzo Da Ponte而得來。

  達.彭特在主教的協助下獲得受教育的機會,長大後並從事神職工作。在威尼斯學習期間,但卻過著放蕩不拘的生活,還差一點失去神職。那一段痛苦和貧困的日子,有時甚至窮到沒有東西可以典當,只得在妓院裡拉小提琴。
  1779年,他來到奧地利,先在戈利其亞住了一年,寫過一部舞台劇,然後在德勒斯登住了十八個月又突然離開。1782年,抵達維也納,過了一整年潦倒窮困的生活,但運氣突然好轉,獲得委任皇家劇團之詩人一職。雖然不曾寫過任何一個劇本,但經作曲家薩里耶里極力推薦,終於獲得奧國皇帝約瑟夫二世的任用。第一部歌劇《一日財閥》(Saliari),受到對手猛烈抨擊,因而演出慘敗。當時每個人都譴責他,只有皇帝例外。

  1786年依莫札特建議的題材寫成了著名的《費加洛婚禮》劇本,之後他們又合作了《唐.喬望尼》與《女人皆如此》。

  1792年達.彭特在義大利東北方城市崔斯特(Trieste)居住時,以教士之身,與年輕貌美的小姐南茜(Nancy Grahl)正式結婚。1804年8月,達.彭特送南茜和他四個孩子前往美國,不久也隨後跟上。1805年6月,達.彭特抵達費城。

  十九世紀初年的美國,並不能容納他的藝術氣質和戲劇天才。這裡沒有歌劇院,只有少數未氣候的歌劇或音樂,他不能再過以往那種投機和靡爛的生活,因而試遍各式工作,但一如以往,他與債務和牢獄威脅分不開。

  70歲時達.彭特來到紐約,將所搜集的書捐獻給紐約市立圖書館,成立義大利的部門。哥倫比亞大學頒給他榮譽義大利文學教授的頭銜。

  1825年初,Manuel Garcia歌劇公司來到紐約,演出羅西尼的《塞維亞理髮師》。這是紐約第一次能聘請到以義大利文演唱歌劇的劇團。達.彭特在闊別歐洲後,已二十年沒有聽過歌劇了。1826年5月,《唐.喬望尼》在美國首演,達.彭特再次聽到自己的作品,使他決定要在紐約建立一座永久的義大利歌劇院。便與一個法國歌唱家和經理人合作成立Montresor-Da Ponte公司,1832年上演35場羅西尼的《仙履奇緣》,並且進軍費城。1833年11月8日,紐約第一座歌劇院正式落成,上演羅西尼的《豔賊》,但財務卻入不敷出。兩年後,此歌劇院改稱國家歌劇院,但不久遭回祿之災。此後,達.彭特過著比較平靜的生活,專事著述、翻譯和評論。1838年8月17日,達.彭特結束其如戲的人生,享年90歲。

  《費加洛婚禮》劇情大意

  第一幕   這一天,正是奧瑪維瓦伯爵從僕費加洛與伯爵夫人侍女蘇珊娜結婚的大喜日子,幕起,蘇珊娜與費加洛二人在伯爵宮廷內一空無甚傢俱的房間內,費加洛當時正安排倆人新床,蘇珊娜則試戴新帽。由於伯爵將倆人的新房安排在他房間附近,機警的蘇珊娜便警告費加洛事有不妥,她道出伯爵心懷不軌,有意對她下手;費加洛聽後亦深覺不安,於是誓言必使伯爵的陰謀不能得售。

  蘇珊娜與費加洛陸續離去之後,醫師巴托羅與伯爵中年管家瑪茜麗娜進場。費加洛與瑪茜麗娜曾有金錢往來,雙方並簽下契約言明若費加洛無法清償債務,便需娶她為妻。如今費加洛與蘇珊娜好事近,但二人債務迄今未有下文,瑪茜麗娜自然心有不甘;巴托羅則原有意娶伯爵夫人羅茜娜為妻,卻被費加洛這好事者破壞而心有不甘亟思報復。巴托羅宣稱定為瑪茜麗娜主持公道,以迫使費加洛非娶她不可之後離去;此時蘇珊娜再次進場,情敵見面分外眼紅,一番唇槍舌劍後,瑪茜麗娜不敵亦忿然而去。侍僮凱魯碧諾不久後匆匆進房來,他告訴蘇珊娜伯爵昨晚逮著他待在園丁安東尼歐女兒芭芭麗娜的房間內,氣得要解雇他。凱魯碧諾訴苦說他不想離開,然後他窺見蘇珊娜手中抱著的伯爵夫人的衣衫,一把抓過一條絲巾;接著他唱出思春少年的心聲,唱說他喜歡蘇珊娜、伯爵夫人以及所有的女人。正當此時,伯爵遠遠地從外頭進房來,眼尖的凱魯碧諾嚇得趕緊躲到椅子後;伯爵進房後立即對蘇珊娜大獻慇懃,兩人推拒的過程中家庭教師巴西里奧的聲音遠遠傳來,於是伯爵為避嫌疑亦藏到椅子後,無處藏身的凱魯碧諾窺空檔躡手躡腳溜到椅子上,蘇珊娜順手將夫人的外衣蓋在他身上做掩飾。巴西里奧進房後不久便洩漏了凱魯碧諾常以渴慕的眼神看著夫人,伯爵聽了怒不可抑,便從藏身處現身。接下來的三重唱中,伯爵順手拿開蓋在椅子上的衣衫,表示他就是這樣在芭芭麗娜房裡逮著凱魯碧諾的,結果就這樣在女士的房內將凱魯碧諾再次活逮。

  正當房內一團混亂之際,費加洛領著一群村民,唱著讚美伯爵廢止初夜權的歌進場。費加洛請求伯爵能為他主持婚禮,並為新娘罩上象徵貞潔的白色頭紗。聰明如伯爵者自然不會不知道費加洛弦外之意是在警告他勿企圖染指蘇珊娜,但是他假裝同意,並承諾隆重辦此婚宴俾使賓主盡歡,可是心中卻另有一番如意算盤。待村人離去後,伯爵命令凱魯碧諾立刻帶著派令前去塞維里亞的軍營就職,於是費加洛唱出輕快的曲調 (Aria – Non piu andrai  詠嘆調:「再也不能」中義歌辭對照),警告凱魯碧諾關於軍隊生涯的種種不便與艱苦。

  第二幕   伯爵夫人在她的閨房內,悲歎丈夫對她的愛漸漸消逝。蘇珊娜隨後進場,接著費加洛也來了。費加洛告訴夫人,為了阻止伯爵對蘇珊娜圖謀不軌,他已假借巴西里奧之手送出一封信,信上寫道伯爵夫人將於晚間與她的祕密情人幽會。然後他又進一步計畫將凱魯碧諾打扮成蘇珊娜,並送他去與伯爵幽會,只要伯爵被逮到就大功告成了。費加洛離去後不久,凱魯碧諾進房來,他首先唱出他寫的,表達出他那思春少年心態的情歌 (Canzona – Voi che sapete  抒情調:「你們這些女士」中義歌辭對照),接著便任由屋內兩位女性擺佈打扮成女人。不久後凱魯碧諾上身便脫得僅剩襯衣,而蘇珊娜到衣帽間去取東西,屋內僅剩夫人與凱魯碧諾二人。無巧不巧伯爵此時前來敲門,凱魯碧諾趕緊躲進更衣室並鎖門,夫人則順手抽下門上鑰匙。善妒且多疑的伯爵是因為費加洛那封信而來的,當房門緊鎖時他就已起了疑心,再加上凱魯碧諾在更衣室內發出聲響,伯爵更深信夫人暗藏小白臉。他質問夫人並揚言要殺了裡頭的人以泄心頭之恨。伯爵夫人堅持更衣室內的人是蘇珊娜並拒絕交出鑰匙,於是伯爵拉著夫人轉身出門找撬門工具,這一切都讓不久前才由衣帽間回來並機靈地躲在壁櫃裡的蘇珊娜看在眼裡。

  伯爵拉夫人出門時順手將屋內所有對外通道門全鎖上了,所以當蘇珊娜將凱魯碧諾喚出更衣室,後者亟欲逃離現場時竟無路可出,情急之下他不顧蘇珊娜的百般阻止,從陽台跳了下去並一溜煙由花園逃遁而去。蘇珊娜見凱魯碧諾已然安全,便代替他躲進更衣室等候伯爵的到來。當伯爵帶著工具,與夫人再次回到房內時,伯爵夫人坦承躲在更衣室內的不是蘇珊娜而是未著上衣的凱魯碧諾,但她辯解兩人是清白的。憤怒的伯爵表示一定要親手用劍殺了那小猾頭,並將更衣室門打開,沒想到裡頭出現的竟然是蘇珊娜,於是情勢立刻急轉直下,伯爵只得硬著頭皮懇求夫人的原諒。接下來費加洛進場,伯爵逮著這個機會便質問他那封匿名信的事,費加洛不知道方纔一陣混亂中,蘇珊娜與夫人已將信的事全盤抖出,還惺惺作態辯稱不知道。安東尼歐此時氣沖沖地衝了進房,他向伯爵抱怨前不久他親眼目睹有人從陽台上跳下,並壓壞了花園裡的花盆逃走了。眼見情勢不妙,急中生智的費加洛向眾人宣稱跳下陽台的人正是他。安東尼歐又拿出跳陽臺者遺落的一封信函,被伯爵一把拿過去,急欲扳回一城的他看看內容便質問費加洛,毫不知情的費加洛幸虧靠著蘇珊娜及夫人的提點說出那是凱魯碧諾未蓋官印的派令而解了圍。不過好景不常,瑪茜麗娜、巴托羅與巴西里奧此時又來攪局,他們來要求伯爵為瑪茜麗娜與費加落的債務契約主持公道。就這樣,在一片混亂的狀況下結束了第二幕。

  第三幕   在宮廷大廳內,伯爵正為著不久前的種種混亂事端困惑不已,而夫人與蘇珊娜就在後方伯爵看不見之處。夫人要求蘇珊娜去向伯爵示好,到時再施以李代桃僵之計,由夫人代替蘇珊娜與伯爵幽會。於是蘇珊娜趨前,向伯爵偽稱為了得到伯爵曾承諾她的嫁妝,好替費加洛償還瑪茜麗娜的債務,她願與伯爵共享片刻歡愉。大感興奮的伯爵滿口同意,蘇珊娜見巧計得售便欲離去,然後在門口遇見費加洛,她向他表示訴訟將會獲得勝訴,結果被後頭的伯爵聽在耳裡。知其遭人計誘的伯爵怒不可遏,他宣稱自己得不到的幸福他的下人也別想會有,並決意展開報復。

   費加洛與他的仇人們及法官柯吉歐一起來到伯爵跟前,為那債務契約要求伯爵有個公證的裁判。柯吉歐判費加洛若不能還債就必須娶瑪茜麗娜為妻,萬分不願的費加洛於是找個藉口,說自己是被強梁誘拐的貴族之後,必須徵得不知下落的雙親同意才能結婚。經過一番認證,結果發現瑪茜麗娜與巴托羅竟是費加洛失散多年的父母。三位親人久別相認,忍不住相擁互訴別情;此時蘇珊娜捧著錢匆匆前來為費加洛解圍,見費加洛與瑪茜麗娜相擁的情境誤以為他已背棄了兩人的婚約,不禁火上心頭;在經一番解釋之後,蘇珊娜終於瞭解事實真相並與眾人相擁同賀,喜事臨門的瑪茜麗娜與巴托羅亦決定與費加洛及蘇珊娜兩人同日舉行婚禮。    

   伯爵夫人獨處一室,嘆惋她失去的幸福並期待能用計謀挽回她仍深愛的丈夫的心。夫人退場後伯爵與安東尼歐進房,安東尼歐向伯爵打小報告說凱魯碧諾打扮成女人還在宮廷內,兩人隨後匆匆又出去找那侍僮去了。夫人與蘇珊娜祕密地商議,要以蘇珊娜名義送一封便箴給伯爵,告訴他今晚在二人花園幽會,屆時夫人便換上蘇珊娜的衣服赴會。信寫完以一只別針封上後,芭芭麗娜、打扮成女人的凱魯碧諾與城內村女們各提著鮮花前來致贈夫人,歡喜接受鮮花且不知眾村女中最俏麗的女孩即凱魯碧諾的夫人將其喚來跟前,在他額上印了個吻。正當此時伯爵與安東尼歐進來一把揪出凱魯碧諾的真面目,在他表示將給凱魯碧諾嚴厲懲罰時,芭芭麗娜表示伯爵對她說過願給她她最喜歡之物,所以要求伯爵將凱魯碧諾賜予她為丈夫;無奈的伯爵只得同意,並嘆怨上天每件事都與他作對。費加洛此時進來宣稱婚禮即將開始,並邀請伯爵與夫人主持;逮著機會的伯爵又想節外生枝,但被費加洛以急智化解。婚禮於是開始,蘇珊娜趁著伯爵為她戴上頭紗時,將方纔寫好的信交給伯爵,興奮的伯爵隨即偷偷拆信閱讀,並不慎被信上的別針刺傷手指。眼尖的費加洛看著伯爵讀信模樣啞然失笑,但渾然不知信是誰寫的。神情愉快的伯爵隨後向大家宣佈宴會將持續到深夜,要大家盡情歡笑享受。

   第四幕   芭芭麗娜在漆黑的花園內找尋伯爵交給她要她交給蘇珊娜,但不小心被她失落的別針。費加洛與瑪茜麗娜此時進來,費加洛好奇一問之下明白原來寫信給伯爵的正是她新婚妻子蘇珊娜;憤怒的他誓言報復而後離去。瑪茜麗娜知道蘇珊娜此舉必非出自其本意,說她須立刻通知蘇珊娜後亦退場。剛完成伯爵交付的差事的芭芭麗娜此時又提著食物與水果來到花園,原來她與凱魯碧諾相約今晚於此。芭芭麗娜隱身於花園左手邊的小屋後,費加洛帶著巴西里奧、巴托羅與一群人進花園來,他要眾人藏身暗處,待他發出信號時一舉衝出將姦夫淫婦逮個正著,隨後他因須準備傢伙暫時離開。巴西里奧與巴托羅在論及與主人對抗,無異螳臂擋車而後隱入黑暗中。費加洛此時再次進場,他怨嘆女人之不貞,並說男人就像撲火飛蛾般被她們耍得團團轉。

   蘇珊娜與伯爵夫人對換服裝,在瑪茜麗娜的伴隨下進入花園。瑪茜麗娜說明費加洛也在現場之後便進入左手邊的小屋內。蘇珊娜留夫人獨自在現場自己欲離去時,為刺激躲在暗處窺伺的費加洛,便高聲唱出享受偷情喜悅的歌曲。凱魯碧諾此時為與芭芭麗娜幽會也來到花園,他見到打扮成蘇珊娜模樣的夫人便存心想佔她便宜且賴著不走,恰好伯爵此時也來到,聽見凱魯碧諾的他不分由說便一個巴掌下來,結果打著了探出頭來的費加洛。伯爵對著蘇珊娜模樣的夫人盡吐情衷。再也忍不住的費加洛現身,本欲一舉將二人成擒的他被夫人模樣的蘇珊娜叫住,交談兩三句後費加洛認出眼前的她正是蘇珊娜;將計就計他並未揭破蘇珊娜身分,反而假意對其獻起殷勤來,結果吃了打翻醋罈子的蘇珊娜好幾個耳光;經過解釋後,兩人終於又重修于好。方才與夫人隱入花園暗處的伯爵此時因找不到夫人而焦急的出現,見著蘇珊娜與費加洛正搬演著假鳳虛凰的戲,怒不可抑地喚出眾人欲將處置這對姦夫淫婦,結果發現事情完全不是他想像那樣。滿臉錯愕的伯爵終於在夫人現身後承認自己的錯誤,並得到夫人的原諒,於是全劇在眾人的大合唱聲中圓滿地落幕。

推薦版本:Decca 410 150-2 3CD (高價版,附中文解說與歌詞翻譯)
卡娜娃、波普、拉梅等演唱
蕭提 指揮 倫敦愛樂管弦樂團

推薦理由:
   「費加洛婚禮」不僅是莫札特最膾炙人口的傑作,同時由於這部歌劇對歐洲上層社會荒唐的生活景象有尖刻的反諷,以及睿智幽默的鮮明對白,至今仍被譽為喜歌劇不可多得的經典。由指揮大師蕭提與多位名莫札特聲樂家擔任演出,於1981年錄製於倫敦京士威廳的這個版本,企鵝唱片評鑑讚譽大師甫於全劇一開始即展現出演奏會的絕佳樣式,明快且魅力十足;而飾演費加洛的拉梅與蘇珊娜的波普美好的表現亦為此劇立下了難能的典範。

獲獎項:
葛萊美獎 Grammy Award
德國唱片大獎 Preis der deutschen Schallplattenkritik
企鵝唱片評鑑 The Penguin Guide to Compact Discs ***

試聽曲目:
第一幕: Non piu andrai 再也不能
第二幕: Voi che sapete 你們這些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