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目介紹 CD1 CD2 CD3 CD4 CD5 CD6
  1. 理查史特勞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起始(二零零一太空漫遊)

導演史丹利庫伯利克是一位非常深愛古典音樂、且在這方面有著深刻涵養與見解的專家。他的電影中經常將一些古典音樂用得非常淋漓盡致、讓人在片中聽到時,才驚訝地這首自己自以為熟悉的樂曲,竟然還隱藏著這一面,可以被用在這樣的情境中詮釋劇情。而且他偏愛近代和現代音樂,遠勝於十九世紀的古典音樂。現代作曲家李格第(Gyorgy Ligeti)的作品可以那麼快被當代樂界接受,可以說都是要感謝他多次在電影中採用的結果。除了李格第,理查史特勞斯的音樂可以說是庫伯利克另一位偏愛的作曲家,除了在「2001太空漫遊」片頭這段讓人印象深刻的使用外。在由他發想、但交由史提芬史匹柏完成的電影「人工智慧」中,他也特別叮嚀一定要採用理查史特勞斯「玫瑰騎士」一劇中的圓舞曲。另外,在這部2001太空漫遊中,另一段使用到古典音樂的場景也同樣動人而難忘,那是片中太空人於太空漫遊時跟隨著那緩慢的步伐飄散而出的。此片中除了這兩段音樂是古典音樂外,片中也採用了上述李格第的「氛圍」(Atmosphere)和俄國作曲家哈查督亮(Aram Khachturian)的劍舞等古典名作。片中李格第這段音樂是伴隨著太空人踏入星際之門時出現的,這段現代音樂在這時適時地出現,讓人大受震撼,終生難忘。可是,顯然庫伯利克的知遇之恩,作曲家李格第卻是一點也不感受用,他在此片上映後,向法院提出告訴,告庫伯利克違法使用他多段音樂於片中,後來官司勝訴,庫伯利克被判罰處大筆金額。李格第也曾公開表示,他對自己「冒險」(Adventures)一曲在片中最後被用成那樣,非常的不滿。庫伯利克在音樂使用權上的官司雖然敗訴,但是電影上映大受歡迎卻為他賺進大把的鈔票,所以李格第的官司對他的財務傷害其實不大。但有趣的是,其實庫伯利克本來是想為全片配上原創的電影音樂,所以還特別找來曾經與他合作「斯巴達傳」(Spartacus)一片的配樂家亞歷士.諾斯(Alex North)為他譜寫全片的配樂。可是在他拍片過程中,他有習慣用他自己熟悉的古典音樂自一旁播放,以幫助演員和他掌握劇情的氣氛,而在拍片過程中他竟發現這個效果意外的好。最後就決定要採用這些拍片過程中使用過的古典音樂當作配樂。至於諾斯的配樂,事實上也寫成了,可是卻沒有機會上,後來在此片大受歡迎後,才由唱片公司單獨發行,名為「亞歷士諾斯的2001太空漫遊」。至於理查史特勞斯這段音樂在片頭出現的片段,則永遠都會是電影史上最經典的一幕音樂與影像結合的代表。庫伯利克對於拍片細節的要求,完整地呈現在這段音樂與畫面移動速度的搭配上,這也是他拍片技巧與特質最道地的展現。

2. 華格納:女武神的騎行(現代啟示錄)

  偉大的指揮家卡拉揚曾在自己的傳記中承認,當他看到這部電影中直升機飛起、華格納這段音樂同時響起時,一時之間居然認不出這就是他曾一再於舞台上指揮過的樂曲,可見其震撼之大。這段音樂的使用考驗著觀賞此片者的文化素養。因為如果不能辨認出這段音樂正是在歌劇女武神中描寫三位女武神凌空飛行的壯盛場面,那就不會瞭解導演引用這段音樂於直升機場面中的喻義和趣味了。所謂的女武神,其實是遠古神話中掌管死亡的美麗天使,她們專事收集死去英雄的靈魂,再把靈魂送回諸神居住的瓦哈拉城。這段女武神的騎行出現在女武神一劇的第三幕,描寫眾女武神從戰場上收集死去英雄的靈魂回來,騰空駕著飛馬,伴隨著雷電交加,英勇地高歌。這三位女武神隨後就要被沃坦的妻子芙莉卡(掌管道德與婚姻的女神),去取故事主角齊格孟的性命,因為他與自己的雙胞胎妹妹齊格琳德有了戀情並產下一子。這違反了道德女神所立下的律法。所以要被奪去性命。而在現代啟示錄中,三架飛起的直升機則是象徵前去戰場的致命武器。而導演柯波拉為了這部電影的後製工作,整整花了三年,尤其是電影中直升機與音樂一起出現的場面,他更是用心地特別重新灌錄直升機聲再於錄音室中將之混音到這段女武神的騎行中,這是為什麼這段音樂會在電影院中顯得那麼真實、宛如真的從戰地的直升機上發出來一樣。

3. 莫札特:安魂曲──末日經(阿瑪迪斯)

  電影阿瑪迪斯中將莫札特創作這首安魂曲的背景描述成是其恩師薩里耶利假扮成穿著黑衣的暱名者前來委託莫札特創作一首安魂曲,讓莫札特相信是來自地獄的使者(是他父親雷奧普),有意要他為自己的死亡創作這首安魂曲的,因此讓莫札特在恐懼中死亡。此片以陰謀論推測莫札特的早逝,認為是薩里耶利的暗殺造成的。而這首著名的安魂曲就是薩里耶利希望在莫札特死後要謀奪為自己作品的關鍵。

  不過其實委託這首作品的人在歷史是可考據到的,當初莫札特也知道對象是何人。此人是封.沃賽格公爵(Franz von Walsegg),但他在委託時刻意隱瞞了自己的名字,原因倒不是因為想嚇莫札特,而是因為他想將此作據為己有,用自己的名字發表,以表達對自己過世好友的紀念。但阿瑪迪斯一劇的劇情卻也不是第一個在暗殺和陰謀論中打轉的揣測,因為這部作品的創作過程一直沒有被詳細記載下來,所以早年傳有很多的不正確臆測,是近年來考據風日盛才將許多謎團釐清的。

4. 我心依舊(鐵達尼號)(詹姆斯霍納)

配樂家詹姆斯霍納為加拿大女歌手席琳狄翁在電影「鐵達尼號」中所寫的這首主題曲,夾著電影的聲勢,成為九零年代最廣為人熟悉的曲調。卻很少人注意到,霍納在配樂中採用了濃厚的居爾特音樂的風格。這種清新的配樂以往多半出現在美國鄉村音樂和愛爾蘭流行音樂中,很少出現在主流流行歌的編曲裡,但正因為其清新,才讓這首歌顯得歷久彌新,始終受到歡迎。


5. 007電影雷霆主題曲(約翰貝瑞)

  英國配樂家約翰貝瑞在六零年代一開始是為英國電視譜曲起家的,007系列電影早期也都由他配樂,一度他的配樂成為007和這類偵探電影配樂最常被模仿的風格,但貝瑞後來很成功的轉戰好萊塢,寫下了著名的「遠離非洲」等電影配樂,但他典型的配樂手法在這首主題曲的改編手法上,已經可以看到端倪,就是運用弦樂團主奏主題,再由法國號低聲在背景處吹奏次主題,日後同樣的手法也出現在「遠離非洲」的配樂中。「雷霆谷」一片是一九六五年發行的,而「You Only Live Twice」則是由約翰貝瑞特別為歌手南西辛納區(Nancy Sinatra)量身打造的歌曲。「雷霆谷」一片是第五部龐德電影,由於此片主題是007來到日本出任務,所以貝瑞也刻意讓這首改編主題曲而成的配樂染上日本音樂的風格,注意他用長笛和鈴鼓所製造的伴奏音形,那是模仿早期英國輕歌劇吉伯特與沙利文(Gilbert & Sullivan)在輕歌劇「天皇」(Mikado)中的描寫東方世界的手法。這種手法更早則出現在作曲家柯特比(Albert Ketelbey)的著名的管弦小品「波斯市場」中,用來描寫駱駝商隊的駝鈴,其實一開始只是用來描寫帶有東方異國情調的一種手法,但對西方國家的聽眾來說,則很難分出差異。
top

6. 星際大戰電影主題曲(約翰威廉士)

  充斥著近乎銅管樂團般的華麗音響,這段為電影星際大戰所寫的主題音樂是許多曾經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共同的主題音樂。在此曲中,一開始是一段傳統的信號曲寫法,讓所有的管樂以吸引觀眾注意的方法吹奏,隨即介紹出全片的第一主題,第二主題則是以弦樂團演奏的較溫暖旋律。然後整個第一段再重覆演奏一次。然後音樂在一個過門後,轉入更快的同樣主題演奏。因為這是作為電影開場、類似傳統歌劇序曲的性質,所以威廉士也仿照歌劇序曲一樣,在此曲中放入幾個將在全片中出現的旋律段落,事實上,如果您注意聽,他是有意要將這段音樂寫得和電影一開場的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電影開場音樂有關聯的,那段由紐曼(Alfr ed Newman)所寫的信號曲,緊接著約翰威廉士的音樂,再配上進場觀眾充滿了先前媒體一再報導所撩起的好奇心前來,這段音樂十足向觀眾說明了他們的踏進戲院絕對會帶給他們一次實現他們期待的觀影經驗,也借此讓觀眾在這段音樂中凝聚了注意力,不再聊天和分心於其他事上,準備好了他們進入這部經典科幻影片劇情的心理狀態。

7. 神鬼戰士電影主題曲(漢斯季默)

  影史上有幾部配樂是光聽到音樂、不用接觸劇情即可以讓人熱血沸騰的。漢斯季默這份為神鬼戰士所寫的戰爭場面即是其中之一。有意思的是,季默可以一手寫出卡通「獅子王」這樣的配樂,又一手寫出像「溫馨接送情」、「豪華洗衣店」這樣的小品、還能寫「不可能的任務二」、「赤色風暴」和神鬼戰士這樣大場面的配樂。

  漢斯季默在好萊塢配樂界的幾位大師中算是對於世界音樂風格的採用和敏瑞度最高的,在獅子王中他成功的引用了非洲音樂和節奏,蔚為一時風氣。在這份神鬼戰士的暢銷配樂中更成功地將摩洛哥和中東阿拉伯音樂帶進他的配樂裡,讓人印象深刻。但是他也坦承,就像這段戰爭場面和片中最後的配樂等配有女聲獨唱的樂段,他的風格主要是因為他太喜歡擔任配唱的女歌手Lisa Gerrard的歌聲,而刻意依麗莎的血統(土耳其)而寫出這種中東式的音樂的。可是其實季默請到麗莎來為此片配唱一開始並不順利,因為她一開始認為自己並不適合跨足通俗音樂。是一直到季默給她看了電影片段她才首肯。

  一般的配樂家如果遇到像神鬼戰士這樣大卡司的年度大戲,通常不會像季默一樣大膽選擇在片中一開始、這段重要的戰爭場面和最後終場都採用這樣輕柔的女聲來揭開序幕,但是季默的配樂顯示他深切地瞭解到導演處理這部電影的主軸、那種在羅素克洛和妻子之間細膩的情感牽絆,正是這位古羅馬武士英雄氣短的弱點所在。也因此讓麗莎的聲音在片中似有若無地與武士的妻子出現的場景有某種聯繫,而該片導演也非常細膩地在這些季默音樂著墨甚深的片段以淡出、慢鏡頭的方式處理,彷彿這時音樂才是主體,畫面卻成了音樂錄影帶般陪襯的效果。季默這段配樂能夠寫得這麼飽滿、自成一格、不受到影片的牽制,正在於導演與他完整的配合,這也是近代電影史上,配樂獲得相當尊重的一個例子。

8. 比才:「採珠者」──是你•••從那聖廟深處

  在採珠者第一幕中,獵戶納迪爾前來探望祖爾加,兩人於是回憶起當初一同在坎地聖廟中看到美麗的女祭司的一幕,於是他們唱起這首著名的男聲二重唱「從那聖廟深處」。兩人雖然在這一眼同時愛上了女祭司萊拉,卻為了維持彼此的友誼,而發誓絕不與萊拉發生戀情。

9. 馬士卡尼:鄉間騎士間奏曲(教父三)

  這首著名的歌劇間奏曲也同時出現在電影蠻牛中。在這部描寫拳擊手生涯的電影中,這段音樂被用在片尾最激烈的拳擊場面中,在鮮血與汗水噴灑的慢動作畫面裡,這段間奏曲緩慢地升起,其平靜高貴的意像與野蠻的拳擊畫面交陳,形成非常強烈的對比,因此在所有觀賞者心目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儘管馬士卡尼這首間奏曲原本就是非常有名、旋律教人一聽即難忘懷的樂曲,但是被這麼有創意地使用在電影中,卻在這首原本在歌劇中只是為了換幕而安排演奏的樂段之上,添加了一種更具象的戲劇意涵。

  在教父三中,此曲也出現在劇中相當關鍵的場面中,雖然導演的用法卻沒有蠻牛一片那麼原創。劇中男主角的兒子安東尼要在史卡拉歌劇院首次登台時,演唱的就是鄉間騎士一劇。用這齣劇來作為教父兒子登台的首演劇碼,顯然是此片導演柯波拉刻意安排的,因為鄉間騎士一片的故事主題就是在西西里島,而教父一片的主題就是繞著移民美國的西西里島黑手黨的一生在進行的。而事實上,教父前後三部電影有很多地方都有著鄉間騎士這齣歌劇的影子。像是歌劇中有一幕是男主角圖里杜和對手艾菲歐要決鬥前,兩人先擁抱,而男主角同意的方式就是輕咬艾菲歐的耳朵(片中這一幕就和刺殺教父的行為同時登場)。這是西西里島人的傳統,也在教會中教父要殂殺對手前的場面出現。而鄉間騎士一劇也和教會一樣,最終幕是在廝殺濺血的場面中結束的。

  在教父三中,鄉間騎士一劇被近乎完整地呈現在畫面上,導演柯波拉在劇情轉折最大時,安排了鄉間騎士一劇在史卡拉歌劇院的上演。所以暗殺事件在背後進行的同時,該劇就一直在舞台上上演著。所以我們先是聽到歌劇中的前奏曲出現,然後又讓我們意外地聽到管弦樂團在開演前調音的聲響,一種前台、後台都有事進行的不安隱隱約約地在鋪陳著。隨著舞台上的劇情漸入高潮,舞台下暗殺的行動也開始上演著,然後,電影配樂和歌劇中的音樂也融合一氣,舞台上的緊張感染到舞台下,教宗的過世和舞台上的儀式同時進行,也讓人分不清台上台下。然而,所有預期出現的,都沒有如期出現。按理,這段間奏曲應該在歌劇進行到一半時出現,但導演卻刻意在歌劇進行時跳過這段,然後在歌劇演出結束、暗殺行動一再失敗後,眾人步出史卡拉歌劇院後,下一波刺殺行動中誤殺了帕契諾女兒時,才出現。電影中真正的高潮被錯過,而歌劇中真正的間奏曲則延到歌劇結束時才浮現。而全劇也才在這段間奏曲中,結束了這位教父主角的一生。

10. 友誼(魔戒首部曲之魔戒現身)(霍華蕭爾)

電影配樂家霍華蕭爾是美國百克禮(Berklee)音樂院的畢業生,但其實是加拿大人。他的配樂生涯很特別,因為一開始是為前衛電影導演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的電影配樂的(兩人為童年的好友),這也讓他的音樂一直對恐怖片或懸疑片有特別的偏好。「裸體午餐」、「變蠅人」等片都帶有這種典型的樂風。之後他在「沉默的羔羊」、「火線大逃亡」(Seven)中的配樂風格首度受到重視,成為近十年來恐怖懸疑片的經典配樂手法。雖然他也寫過「貓狗大戰」或是「窈窕奶爸」這類步調輕快的作品,但是低調陰沉的電影似乎總是他最能勾動我們心情的佳作,像是「費城」。而近三年來,他為電影「魔戒」三部曲所寫的一連串配樂則讓他登上了當代電影配樂頂尖人物的地位。而其中的首部曲更為蕭爾贏得他生平首座奧斯卡金像獎。
top

11. 鳳凰佛克使(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約翰威廉士)

  運用雙簧管反覆的單音吹奏,勾勒出鳳凰佛克使的叫聲,這段音樂是作曲家William Ross在該片配樂家約翰威廉士因為檔期衝突,無法如期完成配樂後,利用約翰威廉士的一些主題編寫成的。這是為什麼整個配樂顯得較輕盈靈活的主要原因。當然他還是不忘引用約翰威廉士在曲中刻劃主題的那種步調和一段大的慢速度主題的壯觀譜寫。這是2002年約翰威廉士的作品,同一年他因為忙於「關鍵報告」,以及「星際大戰二部曲」等多部重要大片而分身乏術。一個作曲家如何在這麼多樣的電影風格中突顯出個人特色,約翰威廉士可以說作了很好的示範。這首「鳳凰佛克使」是特別為這部新片所寫的,威廉士說特因為對這個角色特別偏愛,而不顧片中這隻神奇動物其實出現的場景很少,特別為牠編寫了這段動人的主題。而這首主題有一種振奮人心的力量,約翰威廉士非常成功地捕捉到這頭小動物在片中扭轉哈利波特劣勢、協助他殺死蛇妖的關鍵場面。

在電影哈利波特第二集中鳳凰佛客使出現的場面並不多,但卻是全片的靈魂和劇情所繫,牠代表了哈利波特心中對校長鄧不利多的信心。也是牠的出現讓哈利波特得以戰勝蛇妖的關鍵,是牠叼來魔法帽從其中現出了殺死蛇妖的利器,也是牠在危急的時候出現啄瞎了蛇妖雙眼。原著托爾金寫出鳳凰啄瞎蛇妖眼睛是有歷史典故的,因為故事中蛇妖是英國人傳統信仰中的類似風刀的一種怪物,而據傳這種怪物的剋星就是公雞,所以在哈利波特神話中,公雞就轉變為鳳凰的角色。至於佛客使這個名字也是有典故的,這原是十七世紀時英國天主教徒以火藥炸毀英國國會的革命份子之名,日後他炸毀國會這一天就成為英國國訂的佛客使節,民眾會在當天燃放煙火慶祝。而這種火的意象正好與鳳凰結合。約翰威廉士在這段鳳凰戰勝蛇妖的凱旋配樂中,以雙簧管的四聲鳴叫作為動機代表鳳凰啼聲,在曲子一開始就揭露其特色。約翰威廉士為哈利波特所寫的配樂有一個特點,就是沒有以故事中的主角為配樂主題,卻是以這些魔法怪物為他創作的對象,而且都是劇中的主要旋律和動機來源,第一集中是貓頭鷹嘿美,第二集則是鳳凰佛客使。而這段音樂可以說用上了威廉士歷來最燦爛的管弦樂配器。


12. 殞落頌歌(搶救雷恩大兵)(約翰威廉士)

  與導演史匹柏接連在「侏儸紀公園」、「辛德勒的名單」中一再合作配樂,配樂家約翰威廉士在這部同樣以二次大戰為主題的電影配樂中,轉而要捕捉人性中光明與英勇的一面,運用龐大的樂團與合唱團,他刻劃出電影所需要的這種莊嚴感。小鼓的節奏一開始就勾勒出電影的戰爭意象,無詞合唱團的吟詠,慵懶的小號聲,意圖捕捉住那種任務結束的疲累感,但是那裡面有一種迎向光明的輝煌和寬心的放鬆。這部一九九八年的配樂,是威廉士歷來長度最短的一部配樂,而這段片尾的頌歌,也同樣出現在片頭,只是採用稍稍不同的調性處理,來到片尾時,音樂呈現疲態,暗示電影的結束,樂曲中帶有一種哀傷感,因為它悼念那些在二戰中殞落的士兵們。以小鼓聲始、以小鼓聲結束,一開始的是返鄉的小鼓,結束時卻是邁向光明未來的小鼓,其意味深遠而盡在不言中。

13. 莫札特:降E大調嬉遊曲,K563-第三樂章:小步舞曲(弦樂三重奏)(不可能的任務)

在電影"不可能任務"中,這首小步舞曲以非常典型好萊塢對待古典音樂的手法出現,就只是宴會上的配樂。

這是莫札特最後完成的一首嬉遊曲,時間是一七八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莫札特在曲中特別寫下雙按的演奏手法,以求突破只用三把弦樂器(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的薄弱和聲限制。全曲以六個樂章寫成。這裡收錄的即是最後一個樂章。雖然此曲標題是嬉遊曲,但和莫札特其他以樂團寫成的嬉遊曲作品卻極為不同,因為一般而言,莫札特時代的嬉遊曲都和小夜曲一樣,屬於戶外社交音樂,但此曲的編制卻明顯是室內音樂,或許莫札特是考慮到此曲的結構和大部份的室內樂不同,採用六樂章,比較接近小夜曲或嬉遊曲,才這樣下標題的。

14. 杜卡斯:魔法師的門徒(幻想曲)

  在整份幻想曲動畫中,雖然有著像田園交響曲最後那飛馬在彩色瀑布中翱翔、動人而寧靜的畫面,但是卻不時流露出一種不安和恐懼。或許是戰時美國人民普遍的不安滲透到藝術創作者的心中吧。而這首小巫師所帶有的不安則是一種每個人童年都有的惡夢般的不安:無心作錯了事卻釀成不可收拾後果的恐懼心情。這段影片可以說是整部幻想曲中最貼切地捕捉到樂曲精神的片段。尤其是藉用米老鼠的形象來作這位小巫師,更是擄獲了小朋友的注意力和喜愛。也因此當2000年迪士尼再重新以電腦動畫手法拍攝此片時,這段小巫師的劇情依然被延用。

片中戴著魔法師帽子、金色星星點綴的藍色魔法師袍的米老鼠,是許多人記憶中最美的卡通人物。它代表了一個童年時代的夢想。而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這個造型正是米老鼠角色歷史上振衰起弊的救星。因為在三零年代時,因為唐老鴨、大力水手等角色的崛起,奪去了米老鼠的光彩,讓迪士尼內部響起了要將米老鼠處死作廢的呼聲,但華德迪士尼卻不甘就此放棄,於是就安排了米老鼠在幻想曲中出現。也因此,這個角色成為整部幻想曲中唯一取材自迪士尼其他卡通人物的主角。而且你也會發現片中米老鼠並不講話,原因是因為在創作當時華德迪士尼並不清楚米老鼠不再受歡迎的原因,所以他歸咎於是米老鼠過高的聲音惹人生厭(這個聲音是他自己配的)。而這個米老鼠角色在片中則重新設計師設計過,因此出現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在黑色眼睛中有白色點的米老鼠。而這個片段也是整個幻想曲中第一份完成的動畫。至於法國作曲家杜卡斯原曲的故事題材則是從德國文豪歌德的「魔法師的門徒」中獲得的靈感,因此其劇情是非常完整而詳盡的,不過,迪士尼在改編時並未參考歌德的原著太多。

15. 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詹姆士霍納)

  在電影「英雄本色」中最感人的場面就是在電影最後,由梅爾吉勃遜所飾的男主角用盡最後的力量喊出「自由」一字時,這段場面能這麼感人,正是霍納所譜的這段音樂成功地捕捉到影片所要闡述的精神所致。這時音樂響起法國號,隆隆的雷聲在背後隱隱作響。這段音樂被視為配樂家詹姆斯霍納從事配樂以來的最高傑作,即使有鐵達尼號一片,也沒有影響此份配樂的地位。本片這段音樂則是片末工作人員名單出現時所演出的,這段音樂將英雄本色中所有的主題全都一一倒述,讓我們聽到了片中許多重要場景的回顧。不過許多人一定沒有注意到,這些配樂後來在2000年由湯姆漢克斯主演的「浩劫重生」要上演時,被預告片採用了。霍納這部電影因為描寫的是蘇格蘭的英雄,所以他在配樂風格上採用了風笛和厚重的英國風味,而他這些英國風味的來源除了從居爾特音樂取材外,也受到英國古典作曲家佛漢威廉士(Ralph Vaughan Williams)和艾爾加(Edward Elgar)的影響,在這段音樂的最高潮弦樂段,其旋律就和艾爾加著名的「謎語變奏曲」中著名的「獵人寧洛」相去不遠。
top

 

曲目介紹: CD1 l CD2 l CD3 l CD4 l CD5 l CD6 l 首頁 l 博客來音樂館
Music From 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