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感動--19條建築之旅
這是一趟世界建築設計美學之旅,更是一趟透過建築重新審視創作者自我的心路歷程。


定價:399 元 
79折:315
 
 

他二十九歲,花八個月走訪世界近千件經典建築,找尋建築「不捨的瞬間」之美,也找尋自我

一個面臨二十九歲關頭的年輕人,辭去做了七年的建築設計公司的事務性工作,決定拋開一切成為「旅人」,去走一趟世界建築之旅,期待在旅途上體會到自己面臨建築設計時還抓不住的「不捨的瞬間」……
這趟旅程歷時八個月,從西亞土耳其的卡帕杜奇亞洞窟開始,沿地中海一路西行,穿越中歐到北歐諸國,再飛往北美以至中美的墨西哥,巡訪世界各地近千件的經典建築設計。他看到人類穴居生活最初始的感動,看到墓園建築詩意般的跨越時間侷限,看到傳統元素的新生,也看到前衛設計的想像飛揚……在這些生死新舊之間,他不只看到建築本身,更見到了與其相連的生活,以及為信念為藝術而成就的各式空間場域,並體驗到建築空間的時間感、音樂感、故事感、對話感和光影色彩感等等的細微變化,當下的那種美感綜合了外在現實場域與內在精神場域,讓觀者無比感動。

本書結合建築美學散文、攝影照片,以及信手速寫的建築草圖,讀者得以多角度感受這位年輕旅人當時的瞬間美感心境。這不僅是一趟世界建築設計美學之旅,更是一趟透過建築重新審視創作者自我的心路歷程,這趟壯旅影響著年輕建築工作者走向專業的大視野,也給予讀者一趟精采的美學巡遊。


 
 

引言 introduction

二○○六年,三月。
將要竣工的工地現場,還有許多忙碌的工人在趕工,而此時建築師已幾乎無事可做。偶有人過來請求確認,隨後大家又趕忙回到原本的工作上去了。我這裡雖還有幾件想要請他們做最後修正的事項,但到了這階段,從具體材料的決定、家具的整合,到扶手的形狀、顏色的指定等等都已檢討過。心想這裡已沒有自己還能做的事情,卻仍無法放手離開,便一直待在工地現場。

在腦中描繪至今的構想,真的這樣做就好嗎?從整體的均衡看來,應該沒有什麼脫軌的地方吧?然而,是否有好好地成為自己「一直以來想要看到的」那種空間了嗎?我一刻也等不及地想要早點看到它的姿態,自己是如此著急地站在工地現場。

想著想著,在完成的當下,腦中思考描繪至今的空間突然便化作真實的樣貌呈現在眼前。當這個樣貌被確認之後,「建築」隨即從建築師的手中離開,接下來便開始了與使用者共同編織新時光的階段。

電影導演大林宣彥,在電視訪談中曾說過:當他喊「好、卡」、關掉攝影鏡頭的當兒,見到從演員回到平素模樣的女演員那一瞬間的表情變化,覺得很是不捨。我想,建築師將灌注其熱情的「建築」交給業主時那一瞬間的情緒,應該也類似上述的情形吧。因此我盡可能地想看到經過這「不捨的瞬間」之後,這棟「建築」會編織出怎麼樣的時光?會如何在被使用的情況下成長著?

在自己成為一名建築師、變得能夠想像那種「想要看到的」空間樣貌之前,真的實際接觸了相當多的建築與漫長的思考,才能走到這一步。所謂的「探訪建築」這件事,是指讓自己置身在那棟建築經歷過「不捨的瞬間」後、編織出漫長時光的某一瞬間的意思。由於「建築」在本質上無法離開它所存在的土地,所以為了置身在它的空間中,便非得「旅行」到那裡才行。因而我到現在為止已經歷過非常多的旅程。

在每趟旅程的目的地,將置身於建築中的時光當成縱線、再將當場體會到的感情當成橫線。每次的空間體驗對我而言,就像織一塊布般地被編織成記憶。這一塊布,正如同基本上藉由十二個半音組合,便能擁有無窮表現的「音樂」一樣。就算再度造訪同一「建築」,也會因當時的氣候與狀況,或因感受的人不同而有所變化。所以就算來到相同的地方,每位旅人也必定各自編織著與我本身感受大不相同的旅行記憶。

「旅行」的目的,對我而言主要是尋訪建築,但旅程本身也成為讓我覺察到許多事的契機,在旅程中也偶爾將時間用在重新發現自我之上。

就這樣,在一次次的旅行中編織起記憶的布匹。在此,我打算以自己所經歷過的旅程裡,影響自己往後生活方式之契機的八個月的建築之旅為中心,在稍微解開這塊布之線索的同時,也能進一步地將彼此連綴起來。

 

春風 成為「旅人」之前 Spring breeze

與眾多有志於「建築」的人一樣,在我求學的時代,也從以鄰近知名建築為目的地的小旅行開始實地探訪。大學時的參觀旅行去了歐洲三個星期。就業後,只要休假,便不分國內國外,時常動身旅行去看自己感興趣的建築。

之前總是走一些短行程的我,某天決定將以往的生活全都拋開,成為一名「旅人」,結果完成了一趟歷時八個月的漫長建築巡禮。那驅使我「旅行」的原因,我想還是要先在這裡做些交代吧。

時間回溯到啟程兩年之前。當時我還在一家名為芦原建築設計研究所的「作坊型」(Atelier Style)設計事務所上班,正在參與位於上野公園中的國立科學博物館(新館一期)的新建工程。設計圖面完成,已進入實際工程的工程監理階段,我當時被事務所派去擔任設計方的現場監理負責人。

我的基本工作是以事務所繪製的設計圖面為準,選定材料或素材,並檢查現場有沒有正確地施工。但隨著工程進行,必須處理的課題堆積如山:如接連發生施工上的問題、博物館方面頻繁地任意要求變更、與建設省(現在的國土交通省)做有關預算調整的協調會商等等。為了要應付這些層出不窮、接踵而至的課題,被事務所單獨派去常駐工地的我,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

 

芦原建築設計研究所,是由建築師、已故的芦原義信老師所掌理的設計型事務所。關於工地現場主要的設計變更當然必須得到老師的同意,且為了提升施工品質,還要不斷地檢討,持續到建築物完成之前。再加上前述的作業,我必須在極有限的時間內畫出大量的檢討草圖。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棟建築竣工之前的整整兩年內,我都在工地現場度過。
我當初是在大學圖書館看到芦原老師的名字,我被《外部空間的設計》(彰國社)一書中有趣的觀點及明快的行文所吸引。後來又陸續讀了《街道的美學》(岩波書店)等書,也去觀摩了他的代表作──駒澤公園的廣場與體育館及銀座的新力(SONY)大樓等。此外芦原老師曾做過幾件音樂廳的案子,對音樂特別有興趣的我,考慮到將來也許能參與音樂廳的相關設計案,所以便到芦原建築設計事務所去面試,並且進入事務所上班。大學畢業後在那裡待了七年之久,最後的兩年所擔任的就是國立科學博物館的監理工作。

芦原老師的經歷列舉不盡,他是建築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本人卻沒有架子,經常用充滿幽默感的妙語舒緩周遭的氣氛。待在老師身旁,讓我感受到他帶給周遭的強大活力,對我來說,至今仍是莫大的財產。我想老師的設計絕對不是在造型上很搶眼,但他的建築是誠實直率的,而且從不斷接到同一位業主所委託的工作這件事看來,可知他給人的「信賴感」。

這間「作坊型」的設計事務所,工作環境在時間上不會太不合理,而經濟上的狀況也就差不多可以維持一般生活而已。我就這樣一直待在芦原事務所,陸續參與富有社會意義、值得做的博物館或音樂廳等公共建築,與辦公大樓等設計案,這段生活我想是相當踏實的。

其實去芦原建築設計研究所面試之前,有段時間曾考慮先不就業,直接升學到研究所念書。結果雖因為種種因素放棄了研究所,但自那時起,總會想:「為了有機會再去念研究所,靠自己先把錢存好吧!」便從每個月薪水中撥出一些來儲蓄。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儲蓄的目的卻變得不一樣了,變成了渴望有朝一日能透過旅行,前往探訪被稱為世界名作的建築物。

那麼,特地捨棄了舒適的「日常生活」而決心踏上旅程的原因,又會是什麼呢?回想起來,根源就是一直存在於自己心裡的兩大「糾葛」吧!

 

 
 

一九六八年生於神奈川縣。日本大學理工學部海洋建築工學系畢業後,任職芦原建築設計研究所。一九九九年設立廣部剛司建築設計室。二○○九年改組為株式會社廣部剛司建築研究所。以「音樂的空間」為主題進行設計活動。現在擔任日本大學理工學部、明治大學理工學部兼任講師。日本建築師協會(JIA)登錄建築師。

得獎經歷:S XL住宅設計競圖以「Erik Satie之家」入選佳作(1994年)、第七屆空間設計競圖入選佳作(2000年)、JCD設計獎入選(2002年)、東京建築士會住宅建築獎獎勵賞(2005年)、日本建築師協會優秀建築選入選(2005年)。

主要作品:「諏訪之家-Casa Suwa」(1999年)、「Sentimento MARK」(2002年)、「Barcarolle」(2002年)、「茶畑之家」(2004年)、「櫻樹林之家」(2005年)、「南青山之家」(2005年)、「黑箱-涉谷H」(2006年)等。

廣部剛司建築研究所 Takeshi Hirobe Architects
http://www.hirob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