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vision
更多思考的出發點,更多層面的可能性。設計的世界,她們撐起一片天!
女力設計100年
vision
前言 作者介紹 書籍介紹 國際推薦 專文推薦 內文試閱
menu 推薦
vision

女力設計100年

定價450元 新書特價356

放入購物車
女力設計100年 購書即贈乙份:限量精美月曆,典藏百年設計 (數量有限,贈完為止)
前言&作者介紹

2008年1月。在巴黎舉行的國際時尚家飾展(Le Salon professionnel Maison & Objet)剛剛宣布,將「年度創作者」的四個獎項頒發給四位女設計師。那是巴黎盛事史上頭一遭。得獎的四位中有:角尺女神札哈.哈蒂(Zaha Hadid)、米蘭設計界的西班牙巨星派翠西亞.烏葵拉(Patricia Urquiola),這兩位女性代表占據了檯面上的最高地位。於是我立即決定獻出我在《時尚快報》(L’Express Styles)的專欄篇幅,撰寫我所觀察到的時代徵兆:沒錯,在向來由男性稱霸的設計界,女性(終於)占有一席之地。我一共介紹了八位女性。然而其他值得上專欄的女設計師還有多少?太多太多。但向她們致敬的專書有幾本?可說一本也沒有。

本書因而問世;我要明白指出事實:女性在設計演進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然而受忽視的程度卻令人訝異。這本書只對女性的設計感興趣?我們必須承認,這個企畫主題的確引發了兩極化的反應;有人抱持質疑,有人熱切期待。而受本書關注的女性,正是最先發難提醒的人:她們不僅是女性,更重要的是身分是設計師,而這個職業不分性別、年齡或膚色。此外,預設立場,以她們的性別來評量她們的作品,未免太草率魯莽。只是,問題是,當代女性創作即使已能自由地全心投入工作,而媒體以及越來越多的機構也將醒目的位置獻給她們,但在歷史上,女設計師仍屬於遭冷落遺忘的一群。

人們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柯比意(Le Corbusier)工作室出品的所有經典家具都出自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的設計?又,大家什麼時候才知道,現代主義珍寶的海濱別墅E-1027,其建築師正是艾琳.格雷(Eileen Gray)?得等上好幾十年,等到幾位熱心人士辛苦奔波,這些偉大傑作的真正原作者才得以公諸於世。而就在不久之前,德國女作家克莉思蒂安娜.朗格(Christiane Lange) 在其著作中揭露:一項20世紀重要設計的原創人長久遭到張冠李戴。1930年以木頭和鋼管完成的作品〈日躺椅〉,又稱〈休憩床〉,一直以來都歸在德國建築師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r Rohe)的名下,但那其實是大師低調的合作伙伴兼伴侶,莉莉.瑞克(Lilly Reich)的私人創作。

設計的歷史同屬於女性與男性,然而後者──即使有時並非出於自願──仍盡享所有光環。打從裝飾藝術起源之初,女性就沒缺席過,憑藉一切僅被允許,少得可憐的資源,為了發揮她們的創造力,就連一尺布或一套瓷器也不放過。但設計這門專業誕生於20世紀初的工業革命初期,長期專屬於男性的世界,由男性工程師與建築師所掌控。男性因為有機會受教育,能自由出入公共場所,所以出任第一線主角。他們負責建造,構想家具,開發家居物件,弔詭的是,這個部分一直屬於女性的領域。只有在奮鬥不懈,爭取到受教育及基本公民權之後,女性才能在私人空間表達自我,而那正是最佳設計場域。

時至今日,她們已累積許多饒富趣味且深具意義的成品,足以展現從新藝術風格到現今的軌跡,呈現出這門學問的各種歷史面貌,並透過男女創造者的形象,不斷演進。20世紀前半葉的女性創作者需要一定的勇氣,才能克服受限於家庭的刻板命運,擁抱藝術生涯。要做到這一點,不得不犧牲生活上的安逸,甚至連盡母親的職責都受到波及,因為她們必須投注全副心力在創作中。其間有那麼多另類行程、臨時大轉變、不斷出發上路、累積經驗、一次又一次的會面,以實現成品,而有些成品的風格著實古怪奇特。我們的目的,正是向這些受20世紀動盪搖撼的命運,獻上最高敬意。即使間隔了幾十年,她們的作品仍繼續互相對話。安德蕾.普特曼(Andree Putman)所尋求的那種低調不張揚的奢華,讓人憶起離經叛道的艾琳.格雷,在1930年代,她致力追求現代舒適感。瑪妲莉.格哈塞(Matali Crasset)無論在外表或社會層面上,都渴望打破既有規範,與1950年代極為前衛、以空間活力著稱的丹麥女設計師娜娜.迪索爾(Nanna Ditzel),相互呼應。

以往,在建築與設計各學派中,女性是少數弱勢,甚至完全缺席。正如蓋兒.奧倫蒂(Gae Aulenti)所言直指:「我們從一個極端跨到另一個極端。」整個行業改朝換代,成為女性的天下。無論哪一個階段,發行、生產、出版、各行各業,都看得到她們的身影。然而不該因此就將這股「女力」(girl power)與創作界的「女性化」畫上等號。從此以後,每個個體都能自由表達自己的獨特之處。所以,正如丹麥女設計師露薏絲.坎貝爾(Louise Campbell)所說:「某些最充滿感情的設計是男人的作品。」比如,法國布胡列克兄弟檔設計師(Bouroullec)、荷蘭設計師陶德.布恩傑(Tord Boontje)、馬塞.汪德斯(Marcel Wanders)、尤根.貝(Jurgen Bey),這幾位男性的工作方式非常細膩,似乎是每位女性都擁有的那種特質。坎貝爾繼續闡釋:「在今日,性別已不再那麼重要,創作本身才是重點。」所以,我們該停止濫貼無謂的標籤,就讓作品自己說話吧!在設計長達一世紀的歷史中,作品本身就是最好的證明,才能真正還給女性一個公道。

瑪西詠•維尼亞
書籍介紹
國際推薦
國際推薦
國際推薦
專文推薦

2011年即將在台北市舉辦的世界設計大會,以「Design at the Edges」作為大會主題,中文則以「交鋒」來表達設計與各領域的互動。當設計在面對「Design at the Edges」的挑戰時,我們只注意到「傳統與現代」的「交鋒」,只想到「科技與人文」的「交鋒」,強調的是「跨界、跨領域或異業結盟」的「交鋒」。回顧百年來的設計發展史,男性陽剛的機能主義融合女性的感性訴求,陰陽調和成就了近代多采多姿的設計史,女性設計師自有其不可忽視的地位。不可諱言,女性設計師在設計發展的歷史上,不經意地被遺忘,或刻意被忽略,不但不公平,也不完美。看看本書幾個傑出的女性設計師對設計的詮釋與看法,展現對設計不同的心境、態度與夢想。不難體會過去百年的設計發展,如果少了她們的貢獻與參與,「好設計」將遜色不少。

•瑪妲莉.格哈塞(Matali Crasset):
「我提供生活場景,可能發生的場景。設計就在生活中,而生活也在設計中。我的敏感比美感更能牽動關係。」

•派翠西亞.烏葵拉(Patricia Urquiola):
「我的語言中有某種追求美感的形式,或許總帶著一絲嘲諷、輕盈和性感。在工業製作領域,女性該帶來一種遊戲和奇幻狂想的觀念,這點很重要。」

•露意絲.坎貝爾(Louise Campbell):
「工作上,我越以女人的身分思考和反應,成效就越好。」

•安娜.卡斯特里.費里耶利(Anna Castelli Ferrieri)
「我堅持走自己的路,每當我在一個已經過於擁擠的世界裡,再加上一樣新事物,我都非常清楚自己的責任。」

因此,當設計面對「交鋒」追求「好設計」時,如何透過與「女力設計」的「交鋒」來激發創新,就益形重要。值此關鍵時刻,《女力設計100年》的出版,所呈現的正是「交鋒」下的「好設計」的最佳見證,這也是本人樂於推薦本書的原因。

設計隨著體驗經濟興起與消費型態的轉變,消費的象徵意義已從滿足最基本的使用需求,演變成消費者追求自我風格認同與生活價值的體現。因此,未來產品核心價值,已經從過去「使用(use)」的滿足變成賦予「使用者(user)」的愉悅,所謂的“From Use to User”;從過去產品「功能(function)」的體現到使用者「感性(feeling)」的體驗,所謂“From Function to Feeling”;最後,產品價值也從過去的追求「高科技(hi-tech)」的品質變成訴求「高感受(hi-touch)」的品味,所謂“From Hi-tech to Hi-touch”。因此,商品背後無形的感性價值逐漸超越商品的使用價值,成為影響設計思維與消費者購買行為的關鍵因素。這也正是《女力設計100年》所展現「好設計」應該努力的目標。

從Use到User的感性設計

過去產品的設計思考,著眼點一切為「使用」(use),未來創意產品的設計思考,其主體則是「人」(user)。創意產品講求「藝術」的美學特色,工業產品講求「標準」的科技規格,差異在「藝術」的美學特色是對「人」的要求;「標準」的科技規格則是對「物」的品質管制。創意產品是「人性」的表現,工業產品是「物性」的追求;創意產品是「感性」的訴求,工業產品是「理性」的需求;創意產品注重的是「故事性」,工業產品追求的是「合理性」。我們需要一些故事來點綴我們的生活,好的設計創意通常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這也是設計思考動人的地方。誠如本書中傑出的女性設計師英迪婭.馬達維(India Mahdavi)所說:「場所是整段故事和整個計畫的出發點。若說每個故事不一樣,那我們的計畫都是獨一無二,每一次都是第一次。」

從Function到Feeling的人性設計

20世紀以來,隨著科技的進步,設計發展的歷史大致可以區分成五個階段,每個階段可以用一個「F」來代表,包括:1. 1930年代的機能設計(Design for Function);2. 1950年代的親人性設計(Design for Friendly);3. 1970年代的趣味性設計(Design for Fun);4. 1990年代的新奇性設計(Design for Fancy);5. 21世紀人性化貼心設計(Design for Feeling)。台灣設計的發展也大致循著這個軌跡,其設計的核心價值基本上就是從機能與生理的需求,演進到美學與心理的需求;簡言之,就是從機能(Function)的滿足到體驗(Feeling)的設計。以人為中心的設計思考,是本書展現女性觀點的論述重點之一。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說明了科技與人性在設計思考中的重要性。科技越發達,產品的人性化越需要強調,人的價值越需要肯定。人性設計的概念已經普遍應用在生活產品設計中,如何應用創新的「設計思考」,經由「掌握科技,賦予人性」,結合科技與人性;正是《女力設計100年》一書的主要內容。誠如本書中傑出的女性設計師英嘉.桑貝(Inga Sempe):「一只開瓶器比一幅馬內的畫更令我著迷。我感興趣的是日常生活用品。每一件都有設計巧思。要是雨傘是我發明的該有多好。」

從Hi-Tech到Hi-Touch的感質創意

金融風暴後,消費者的購買行為被改變了。我們習慣用3C來代表高科技的資訊產業,即所謂的電腦(Computer)、通訊(Communication)與消費性電子產品(Consumer electronics)。過去,這類大量生產的3C產品給消費者的感覺是比較冷酷的,沒有個性的,消費者無法感受到生產者或設計師的人性。相對於高科技的3C產業,感質創意是4C產業,也就是文化的(Cultural)、精選的(Collective)、愉悅的(Cheerful)與創意的(Creative),這也是感質商品設計的4C原則。未來的感質商品將以「硬體簡單化,軟體豐富化」為基本理念,透過魅力(Attractiveness)、美感(Beauty)、創意(Creativity)、精緻(Delicacy)與工學(Engineering)等五大感質力的核心元素,營造「感質創意」的核心價值。 誠如本書中傑出的女性設計師蓋兒.奧倫蒂(Gae Aulenti)所說:「我一直試著用腦海中過去的記憶來創造新的東西。」;又如瑪汀.貝丹(Martine Bedin)說的:「從文化觀點來看,設計微不足道的小物件與設計偉大的建築,並無區別。」

另外,台灣設計教育雖然蓬勃發展,惟設計科系學生追求的卻是速成的創意,沒有深度的設計思考,無法感動消費者。就文化創意產業的設計思考而言,「文化」是一種生活型態,「設計」是一種生活品味,「創意」是經由感動的一種認同,「產業」則是實現文化設計創意的媒介、手段或方法。因此,就文化的層面來看,設計透過文化創意經由產業實現一種設計品味,形成一種生活型態。文化是花錢的產業,產業也可以成為賺錢的文化。文化創意表現在設計產業的關鍵,就是經由設計思考來達成創新的文化創意,也是《女力設計100年》所要表達女性不同於傳統的「形於產品,用於生活」的設計哲理。誠如本書中傑出的女性設計師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說道:「藝術無所不在,在一種姿態、一口花瓶、一個鍋子、一只杯子、一座雕像、一項珠寶、一種生活方式裡,都可以看到。」

因此,繆思出版社,在文化創意產業推展如火如荼的當下,適時推出《女力設計100年》,更具時代意義,有助於提升「交鋒」下「好設計」的內涵。本書所呈現正是交鋒下的設計思維:

科技是設計思考之本,講求「感性科技」;人性是設計思考之始,注重「人性設計」;文化是設計思考之源,追求「文化創意」。因此,現代的設計師必須融合「感性科技」與「人性設計」的設計思考,營造一個具有「文化創意」的人性化的組織與生活環境。

假如您同意上述的觀點,那您不能錯過──《女力設計100年》。本人樂於推薦本書給所有希望「好設計」的讀者。

內文試閱
目次 內頁二
內頁一 內頁三
  內頁四
gotop
內文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