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博客來

我最初踏進那處園子時,一望無際的綠色觸目驚心,使我惶惑愕然。景色打在眼上,有青白的聲響,如同加勒比海岸的人第一次看見冰時,用手觸摸,發現冰是火的,滾燙擊手。原來,野生的丁香樹林,在六月盛夏中散發的涼氣會如冰塊對酷熱的爭鬥。而最終,酷熱不得不借助風和落日送來的體面台階,悄然退去,如同武戲的卸台落幕,一場安靜的文戲,開始了它偉大的劇情。

北京的繁鬧裡,有這一處清靜,正如俗世有了它的宗教。711號園子,事實上就是一個城市對大自然膜拜的教堂。而我們,正是從凡塵進入教堂被神聖震撼的人世塵子。門是敗的,路是破的。二十幾年來,荒草每天都在向水泥路面對它的占有做著頑強的抵抗。而今,在時間的協助下,它們終於可以在路的中央──心臟管脈裡紮根生長,開出黃色的小花,似勝利之旗的獵獵微笑了。

無法相信,在北京西南四環的近旁,會有近千畝的野園綠地,遺落在三千萬人口雲集紛遝的都市。三十年前的北京地圖上,這兒無名無姓,一片荒野;二十年前的地圖上,這兒有了名字,叫花鄉公園。2010年印製的北京地圖,又正式更名為花鄉森林公園,行政區域編碼為北京市豐台區【...閱讀全文】

 
定價:320 元
優惠價:79折 253元

711號園,外有石砌圍牆,內有湖水樹木,家家一個小院種菜養花。實在說,家居北京,在那園裡你不是居住在紅牆的中南海,也是住在比中南海更為不飾人工雕琢的大自然的中南海。那兒是昆蟲、鳥雀的暢樂園,是家貓家狗們夢不到的自然烏托邦。但作為被命運拋棄的流浪貓和流浪狗,到了那兒就徹底地飢餓不保,災難深重了,如同被置放於沙漠荒野的流放者。

最初不知哪天家裡的門口出現了一隻貓,因為牠飢餓的叫聲,換去了一把狗糧的關切。後來這隻灰黑的貓,亮明了牠流浪的身分,以此來驗證我們家的善良和冷漠。還有我家那兩隻每天都高枕無憂到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啃老族的狗,也向那隻灰貓洩露了我們沒有能力拒絕貓、狗光顧的天機。從此,那隻貓就在每天飢餓時,來到我家院裡,跳到我家窗台上,﹁喵喵﹂地叫著,向你示弱示衰,不由你不把狗糧拿去慰問牠,以滿足我們深愛動物、不合時宜的榮譽感。但是,一個問題就從這隻灰貓的得意忘形和對天機的不能守口如瓶開始了。牠一定在自己吃飽肚子後,因為忘形的傲慢,在某個地方以自己四仰八叉的姿勢,躺在陽光之下【...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