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女星,多如天上繁星

荷里活所開創的「明星制度」,邵氏大廠持之以恆,有效實施,令其他港廠望塵莫及。由提拔新秀,訓練催谷,塑造形象,度身開戲,到宣傳推廣,邵氏都經過精心策劃部署,鋪排銀色大道,捧紅了很多明星。

「香港影畫」創刊號(1966年1月)開門見山告訴我們,邵氏的明星制度絕無「幸運」成份,「一切都是用心與辛勞的結果,必須先有耕耘,而後才有收穫,半點也含糊不得。」

「怎樣去下功夫呢?如果你去問邵氏,他們就會給你先豎起三個指頭。意思就是說,第一,是在本港吸收幼苗,由有志於電影工作的少男少女,報名投考,接受訓練(李菁、鄭佩佩、方盈、秦萍、李婷、邢慧、于倩,便都是南國實驗劇團演員訓練班的畢業生)。第二,依然是在本港就地吸收人材,由星探發現了就羅致來當演員,譬如杜蝶。第三,則是長途跋涉,萬水千山的跑到台灣,在那邊發掘新苗(胡燕妮、林嘉、何莉莉都是來自寶島的一流佳麗)。年年月月,一方面是不斷的累積,一方面又繼續不斷的努力……」

尤其五六十年代是文藝片和古裝片天下,演員的臉部表情,演技發揮,顯得很重要,觀眾眼睛雪亮,「是否識做戲」成為每一個新人的嚴苛而殘酷的挑戰。所以,演員訓練,邵氏最看重。演到老學到老,努力不懈,星途是要靠勤奮勇闖的。

五、六十年代邵氏專製造女明星,大抵其時盛行文藝片、古裝片和黃梅調歌唱片,都是婦女觀眾最愛的通俗劇,而順理成章地女星成為她們所追捧的偶像。世界著名的「生活」雜誌,曾專題報導「邵逸夫的電影王國」,說出這個現象: 「哭泣和女人,是邵氏拍片公式兩樣不可或缺的東西。邵氏影城裡面六十個女演員,在所有職員之中,是很特別而且人數甚多的一個單位。邵逸夫說:『中國人喜歡在銀幕上看到女人。她們喜歡看她哭,看她受苦,完場時卻苦盡甘來,大團圓結局。』有些女演員在古裝片中甚至反串男性,而這正是觀眾們最喜歡的……女人本來善哭,你在女人身上能期望甚麼,除了眼淚?邵氏的女明星在一部戲裡總得哭一兩次的,甚至是在一部喜劇裡也要哭,所以,一種特製的眼藥水就經常用來給女明星們催淚,每年這些特製眼藥水要用上一千瓶,加上九百盒紙手巾,用來把眼淚抹去。」

其實,邵氏女星多如天上繁星,一本書沒可能盡錄。如果要將邵氏女星劃分種類,更加困難,也許可以根據邵氏的電影潮流和製片趨勢劃分:

文藝女星
五、六十年代屬文藝女星天下。「文藝」者,指廣義的文藝,包括:初期流行時裝愛情通俗劇、時裝喜劇、時裝歌舞劇;繼而古裝片興起,史詩式、民間傳奇式、古典文學式、黃梅調歌唱式。代表者首推林黛、林翠、林鳳、尤敏、樂蒂、凌波、李菁等,多不勝數,其中如樂蒂、林黛、李麗華、井莉、何莉莉等更是時裝古裝皆宜,努力不受劇種定型。
武俠女星
六十年代末期出現武俠女星,其時正逢邵氏新派武俠片打出天下,女星們奮而求變,紛紛耍槍弄棒,躍登銀幕女俠。最先是鄭佩佩(修學六年舞蹈)的美妙身手,揭開新派武俠女星首頁,跟著秦萍、焦姣、舒佩佩、汪萍、施思、李麗麗、惠英紅等接踵而至。本應是文藝女星的李菁、凌波、何莉莉等也曾跨越類型,從文藝走向武俠,大打出手,甚至因此而受傷,精神可嘉。
青春玉女
八十年代流行過青春片,便有一批青春玉女出現,表表者如陳依齡、陳美齡、妞妞、恬妞、余安安、林珍奇等,正好配合其時香港人口(及觀眾)年輕化。「青春無敵,靈氣迫人」,是當年歌頌玉女明星的必用的形容詞。其實,玉女並非八十年代電影專利,早在五十年代邵氏已有林鳳(粵語片組)和尤敏(國語片組),曾風魔萬千少男少女,是第一代玉女掌門人,簡直(影)史無前例呢。
性感女神
七十年代中期西方電影掀起性解放,連帶港片也感染西風,鏡頭暴露,於是邵氏性感艷星紛紛崛起,一脫成名者亦大有人在。不過,艷情女星在港銀幕上早已有之,例如張仲文、于倩、范麗,甚至胡錦的演出正告訴大家,性感未必一定要暴露,艷情未必就是色情。當然,時移勢易,後來出現陳萍、艾蒂、米蘭、貝蒂、陳維英、白小曼等都十足西風,勇於解放,亦開創了邵氏艷情電影篇章。

本書選錄了「南國電影」和「香港影畫」最精彩的文章,論述六十名邵氏女星,當中包括特寫、專訪、自傳、日記,甚至悼念的文字,而最為獨樹一格者,首推名家執筆撰寫女星印象,計有西西、陸離、李默、蔣芸、陳方等,也是粒粒皆星-文壇之星。名家主觀印象,閱人於微,文采飛揚,可讀可誦,實在不可多得也。

這是一本很有價值的書,眾女星的奮鬥成名,眾女星的心路歷程,帶給我們一個永恆真理,「勤奮學習,努力向上,不存倖倖」,正是目前香港社會極需要的精神鼓舞。
  
曾幾何時,邵氏群星伴我(們)成長,如今讀其文如見其人,大有風雨故人來,把酒夜談的親切感,往事依稀,美妙浪漫一如褪色的夢。

(本文節錄自《百美千嬌》,由三聯書店提供)
     
延伸閱讀:
邵氏影視帝國:文化中國的想像
回顧香港電影三十年
王家衛的電影
  金馬四十精選紀念盒 VCD (15片裝) 儷影傾情 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