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銀翼殺手》《銀翼殺手2049》靈感起源,殿堂級科幻經典重譯版 【菲利普狄克信託.權威審定譯本】 10/6即將上映的電影《銀翼殺手2049》

電影《銀翼殺手》《銀翼殺手2049》靈感起源,殿堂級科幻經典重譯版

【okapi特別企畫-解讀《銀翼殺手》】

【馬欣:這是靈魂對人的終極問答】
【龍貓大王: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菲利普.狄克給未來人類的驚悚之作】
【曹家榮:如果人類也有「無法共感」的缺陷,與仿生人的界線何在?】



你曾經有過的每一個想法都是真的──吳明益(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專文導讀

(摘)……地球在經歷另一次大戰之後,受到放射塵嚴重污染,許多人都移民外星了,大型企業不斷宣傳,留在地球就等著死亡與退化。伴隨著太空移民是仿生人技術的精進,地球人帶著仿生人開拓太空殖民地,讓它們擔任各種危險和底層的工作。部分越來越精進的仿生人選擇脫逃回地球,為了追捕它們,因此出現了「仿生人殺手」這樣的職業。

但你如果光是以看待傳統殺手的眼光來想像,恐怕不甚準確,因為在那個仿生人極度擬真的世界,任務最大的難關是:怎麼辨識出仿生人?這並不是一個簡單問句,而是千百年來人類透過哲學、藝術與科學反覆探究的問題,因為在西方,這可是涉及了宗教裡人僭越上帝形象的誘惑;而在演化論之後,這更關係到生態倫理學最核心的問題:在萬物尺度裡,人究竟位居何處?

這也是西方科幻小說極關注的議題之一,從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艾西莫夫的機器人系列,以及PKD的作品,莫不是在討論若人類有能力「喚醒、創造人造人」,豈不如同上帝?更深層的問題是:設若這些人造人已經逼近「生命體」(不妨稱之為準生命體),那麼人類是否有權剝奪它們的「生命」(此處又衍生一個問題,所謂的生命該怎麼定義呢)?
【點入看更多】
《銀翼殺手》擬像概念內封
 電影《銀翼殺手》《銀翼殺手2049》靈感起源,殿堂級科幻經典重譯版
到頁面最上方

【菲利普狄克信託.權威審定譯本】

【解讀《銀翼殺手》】馬欣:這是靈魂對人的終極問答

菲利普.狄克藉由作品為自己創造出了一個時間尺度異常大的人生,也給了讀者一雙穿越時間的人性之眼。
──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吳明益

在越來越接近《銀翼殺手》所設定的年代重讀這本書,除了印證某些預言成真,更讓人讚嘆的,還是作者以類型包裝人性、倫理、科技與哲學的筆鋒,入木三分。當然,搬上銀幕後的風風雨雨,更讓原著益發傳奇。
──資深影評人 聞天祥
定價:360元
優惠價: 79284
放入購物車
銀翼殺手【經典重譯本‧吳明益專文導讀】

本書最早於1968年出版,陰森地預言著未來,
時至今日仍是一部走在時代前面的傑作。


殺手不該同情獵物,只一個藉口就能出手,不浪費任何情緒。

2021年1月3日,賞金殺手狄卡德的待辦事項──
奉命追捕逃跑的人造「仿生人」
出手之前,他必須對仿生人進行「共感測驗」,以免誤殺人類。

2021年,數百萬人命喪世界大戰,人類瀕臨滅絕,倖存者遠離地球,留下來的無不渴望擁有一隻生物,而負擔不起的人,廠商提供幾可亂真的仿冒品,有馬,有鳥,有貓,還有羊……他們甚至做出仿生人。

這些仿生人製作之精巧,簡直難辨真偽,但只有移居火星的人才能擁有。政府深怕人造人帶來浩劫,禁止它們來到地球。瑞克・狄卡德是官方核准的賞金殺手。他的工作是找到逍遙法外的仿生人,將它們「除役」。

然而,狄卡德這次奉命追殺的6名新型仿生人,卻讓他對人性、道德、同理等概念產生了巨大的困惑。他只能靠分辨同理心的「共感測驗」來判別仿生人與真人,心中卻升起不安的顫慄──
因為就連他自己,都可能無法通過這項測驗。……


【作者介紹】菲利普.狄克 Philip K. Dick(1928-1982)

扭轉好萊塢眼界的科幻界唐吉訶德.科幻小說殿堂級大師

1928年出生於芝加哥,大半輩子都在加州度過,曾短暫就讀加州大學,但在完成學位之前就中途輟學。1950年代崛起於科幻小說界,並發展出迥異於多數作家的獨特風格。1962年《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贏得美國科幻小說界著名的雨果獎,並於2015年改編為電視影集;《員警說:流吧!我的眼淚》(Flow My Tears, the Policeman Said)贏得1974年約翰・坎貝爾紀念獎。1982年,導演雷利史考特將其長篇小說《銀翼殺手》改編成科幻經典電影。1982年,在電影上映前夕,狄克因中風導致心臟衰竭,逝於加州聖塔安娜。但一生潦倒的他,才正要開始影響世界。

狄克的作品有25部改編為電影,至2009年已累積約10億美元的票房收入,知名的有《銀翼殺手》《魔鬼總動員》《關鍵報告》《命運規畫局》《攔截記憶碼》等。受到他作品概念影響的,更是不計其數,包括《未來總動員》《駭客任務》《王牌冤家》《全面啟動》《極光追殺令》等,就連《愛在黎明破曉時》導演都改編過他的作品。奇幻教母勒瑰恩跟他是高中同學,但兩人當時不認識,後來彼此因為寫作出版相熟,勒瑰恩一直支持擁護他,甚至稱他是「美國土生土長的波赫士」。

隨著受狄克啟發而備受期待的電影《銀翼殺手2049》登場,他的影響力在當代持續發威,目前他的短篇小說也正改編為影集《電子夢:菲利普.狄克的世界》(Philip K. Dick’s Electric Dreams)。



---【內文連載】-----
床邊的心情機自動鬧鐘傳來小小一陣愉快電流,把瑞克.狄卡德電醒。他嚇了一跳。猝不及防被電醒總是害他嚇一跳。他從床上起身,穿著五顏六色的睡衣站在那裡伸懶腰。現在,他太太伊蘭在她床上睜開她那不悅的灰色眼睛,眨眨眼,呻吟一聲就又閉上眼睛。

「妳把妳的潘菲德設定得太弱了。」他對她說:「我要重新設定一下,妳就會醒過來,然後……」
「別動我的裝置。」她的語氣苦澀而尖銳。「我不想醒來。」
他坐到她身旁,彎身對她柔聲解釋道:「如果妳把電流設定得夠強,就能開開心心醒來;這就是重點所在。設定成C,它就會跨越阻礙好心情的門檻,正如同它在我身上發揮的作用。」他一團和氣地拍拍她蒼白裸露的肩頭,因為他把強度設定為D,所以他此刻對這個世界滿懷善意。

「你這個死條子,把你的髒手拿開。」伊蘭說。
「我不是條子……」這下他煩躁起來了,儘管他沒設定這種情緒。
「你比條子還糟。」他太太依舊閉著眼說:「你是條子僱的殺手。」
「我這輩子從沒殺過一個人類。」現在,他的煩躁加劇,演變成滿腔的敵意。伊蘭說:「只殺過可憐的仿生人。」

「我注意到妳花我帶回家的賞金可從不手軟,心血來潮就亂買。」他起身,邁步走到他的心情機控制台前,說:「也不存一點錢,好讓我們能買一隻真正的羊,換掉樓上那隻電動假羊。這些年來我過關斬將賺賞金,只換來區區一隻電動的動物。」在控制台前,他猶豫著要撥到丘腦抑制功能,熄滅怒火,還是撥到丘腦刺激功能,發狠吵贏這場架。

伊蘭瞪大眼睛看,說道:「要是你撥到變本加厲,我也會如法泡製。我會撥到最最最強,你就等著跟我大吵一架。到時候,你就知道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吵過的架都不算什麼。撥啊,走著瞧,你試試看。」她速速起身,連跑帶跳衝到自己的心情機前,站在那裡怒視他,伺機而動。

他敗給她的威脅了,只得嘆口氣道:「我會撥到我今天排定的情緒。」查一下二○二一年一月三日的排程,他看到排的是適合上班的專業態度。他小心翼翼地說:「要是我按照排程調,妳是不是也願意照做?」他老謀深算地等著,除非他太太附議,否則他不動手。

「我今天排了六小時的憂鬱自責。」伊蘭說。
「嗄?排這種東西幹麼?」如此一來,心情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我甚至不知道可以這樣設定。」他鬱悶地說。

【點入看更多小說連載】

到頁面最上方

10/6即將上映的電影《銀翼殺手2049》

哈里遜福特、雷恩葛斯林主演。
銀翼殺手【經典重譯本‧吳明益專文導讀】 熱門活動 《銀翼殺手2049》(英語:Blade Runner 2049)是一部2017美國科幻片,由丹尼•維勒納夫執導,雷利•史考特(《異形》系列導演)擔任執行製片人。本片為1982年電影《銀翼殺手》的續集故事設定在原作的幾十年後,由前集演員哈里遜•福特回歸飾演瑞克•戴克,雷恩•葛斯林也加入演員陣容。


到頁面最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