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 推薦序_別停止懷疑 (周偉航/知名專欄作家) 作者序_致臺灣讀者(橘玲) 章節試閱

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

承認吧!這世界就是如此殘酷不公平!《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挑戰普世道德價值的爭議之書
定價:320元
優惠價: 79253

放入購物車
★2017年日本新書大賞第1名!
★爭議話題橫掃日本文壇,銷售突破47萬冊!


這不是本能輕鬆閱讀的書,而是一本炮火猛開的著作。
《洗錢》、《笨蛋這麼多是有理由的》作者,日本名政論家-橘玲,
融合遺傳學、腦科學、心理學等實證等研究調查數據,
以尖銳、犀利、顛覆觀點,切開敏感層面,逼迫你直視不願說出口的社會真相!
書中一個個極具挑戰性的論述主張,將引導你衝破思考盲點,反思背後原因-


2015年,法國諷刺雜誌《查理週刊》受到伊斯蘭恐怖攻擊,造成多人死傷。
當民眾斥責恐攻、捍衛言論自由,高舉布條「我們都是查理」時,你怎麼想?
.同感憤慨,在臉書上轉載分享,展現國際觀?
.還是反思,尊重的是「誰的自由」?

「就是想殺人」、「想看看人體裡面長什麼樣」,
看待隨機殺人犯的反社會行為,如果你認為該追究其父母的責任,那是因為?
.行兇原因和教養環境絕對脫不了關係?
.或者我們無法接受沒有理由的犯罪,必須把責任歸咎於父母?

我們說身高、體重,甚至音樂細胞會遺傳,那愚蠢和犯罪也會嗎?
作者就調查數據得出以下可能結論:

.孩子不聰明,是因為有對笨父母;
.父母有前科,孩子也容易淪為罪犯。

如果你倒吸了一口氣,不妨再往下看:

.受到強暴的女性必須歇斯底里地崩潰,否則另一半會妒忌到想殺了她
.兩歲以下的孩子容易受繼父虐殺,因為這是一種「經濟合理」的行為

再來看個人內在才能與外表美醜的差異,或許你覺得人有屬於自己的聰明才智,那麼~

.何來「能力分班」的做法?
.為何被說「音感差」不要緊,「比較笨」就是歧視?

難道不是因為生長在「知識社會」,我們只對「智力」賦予特殊價值嗎?
你想反駁「沒這回事」是否說不出口?因為你清楚這都是確實存在的事實!

不管你是否認同「人帥真好」,都無法否定俊男美女就是比較吃得開。但你可能還不知道的是:


.美女和醜女的年收入差了將近一千萬!
.比起醜女,醜男收到的罰款居然還高出三倍!

別撇清自己不膚淺,難道我們沒有覺得長的好看的人,服務也做得比較周到嗎?
那我們該追求一味平等或承認個體間存在差異?科學事實告訴我們:

.一國經濟和智力有絕對關聯、不同人種智力也有差。
.你也許反對「男(女)人就該要有男(女)人的樣子」這說法,但你知道兩性天生志向有別嗎?
.你也許討厭搞「小團體」,但你知道這是人類天性,否則根本不能形塑自己、融入社會嗎?

這些事無關歧視,世界本來就是殘酷又不合理,如果只看想看的、只聽想聽的,知性會變得偏頗,
透過這本書,或者我們該認清現實差異,再努力讓世界變更好,才是該思考的事。
到頁面最上方

推薦序_別停止懷疑 (周偉航/知名專欄作家)

大約從一九九○年代開始,學界慢慢出現一種受到啟蒙運動影響的新風格。研究者會先把道德評價「存而不論」,改以新科學技術去檢視身邊的執念。這樣的想法促成了新一階段的學術知識普及化,許多學者因為主打「這其實和你想的不一樣」而成為暢銷作家。

二十一世紀以後,討論的標的慢慢轉向了最後的價值聖杯,也就是「性」與「死」,這是人們最不願公開討論真相的領域,因此也存在最多禁忌與執念。進攻這塊寶地的學者們,面對的不再只是好奇的讀者,還包括了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對聲浪,其中有許多不是泛泛之言,而是來自於學術同儕。

這些批評主要圍繞著「違反專業倫理」這樣的預設,像是「這不能公開討論」或「這講出來會侵害到弱勢權益」等類似的道德判斷,成為反對意見的主要結論雖然是科學,但這些意見不應該公開表述,因為這會對弱勢族群造成進一步的壓迫。

但解決問題不正是應該找出科學原因,對症下藥嗎?如果基於保護弱勢而把問題蓋住,這是能解決問題,還是讓問題更加惡化呢?

本書的主要內容就是在兩造價值爭辯之下的「金礦露頭」。作者橘玲舉出許多關於負面社會現象的量化資訊,並提出了一些挑戰人類平等權利的意見,這當然會招來許多批判,像是:犯罪者家庭的小孩已經夠可憐了,而你居然落井下石,認為他們因為基因,也很可能成為新的犯罪者?這不是會把他們推向更深的地獄嗎?

先不論這種批判是否正確對應到橘玲的原始論述本身,我認為更值得大家思考的是,在橘玲開槍之後,別人是否能以同樣的方式還擊呢?也就是以相同的量化理路,來對其主張進行檢討與批判。這種事不只可由學者來做,一般讀者也可以試著進行這樣的思考。

也就是說,讀這本書的重點並不在於從裡頭學到了什麼新知,而是瞭解了作者的「主張」之後,回頭思考自己原本的「成見」,接著再去搜尋其他更多證據,來進行「懷疑」式的批判。

橘玲所展示的數據與結論並非真理,只是「現在有這一些數據,可能代表了什麼意思,和過去的成見是存在矛盾的」。透過思考這種矛盾來提升自己,才是閱讀過程中真正有意思的事。

之所以會有「殘酷的真相」,正是因為我們一直都在自我欺騙,想透過心靈的美化來遮蓋世界的原本面貌,但這顯然是阿Q心態,並不能讓我們走向卓越。人類在演化過程中,一直在對抗來自於內在基因與外在環境的強大推力,這種對抗過程才是人產出價值的真正所在。所以,請別停止懷疑,試著推翻這本書吧。
看更多
到頁面最上方

作者序_致臺灣讀者(橘玲)

我初次到臺灣旅行是在一九九○年代,記得當時 傍晚才抵達桃園國際機場,轉搭開往市區的客運巴士,然後在連這是哪裡都搞不清楚的地方下車。我一手拿著地圖,無助地徘徊在街頭,明明應該是繁華街區,卻不夠燈火通明,因為商店幾乎都打烊了,加上機車在人行道上呼嘯而過,著實令我詫異不已。後來總算找到飯店,休息片刻後便外出,閒晃到一處有很多攤販的地方。記得我在其中一攤,戰戰兢兢地吃了一碗有放豬內臟(大腸)的麵線(非常美味)。

後來我又數次造訪臺灣,不但搭高鐵去高雄與台南,還去了趟花蓮和太魯閣。進入二十一世紀,台北的模樣完全變了,成了高樓大廈林立的現代化都市。當然,再也沒有看到機車在人行道上呼嘯而過的奇景,這景象猶如快轉著從一九六○年代開始迅速發展的東京風貌。

從二十世紀末開始,心理學、遺傳學與腦科學研究急速發展,大大顛覆了迄今關於「人類為何」的普遍認知。《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這本書就是從這些學問的研究成果中,結集一些非常有趣(或者是令人不太愉快的事)的觀點。若問我為何要做這件事,還請閱讀本書的﹁前言﹂,這樣的研究無關乎種族與國籍,誰都可以這麼做。

加上近年來關於古代人骨DNA的剖析又有新發現,研究結果發現西元前五世紀左右,從朝鮮半島南端來到九州,將稻米與青銅器、鐵器帶到日本的彌生人,其實根源於長江河口區域 。這麼一想,便能明白日本人和臺灣人都是生活在先進國家的「東亞民族」,所以無論是文化方面還是遺傳方面,幾乎沒什麼差異。

這本書主要是以在美國進行的研究為根本,為日本讀者寫的書,但應該也很適合臺灣讀者閱讀吧。我想一定能從中體會到閱讀的樂趣。

橘玲
1959年生,早稻田大學畢業。2002年以小說《洗錢》出道,隨即獲得矚目,各大媒體譽為「徹底了解金融知識的作者所寫的驚天動地的『合法』逃稅小說」;同年出版的《撿黃金羽毛,變成有錢人》暢銷30萬冊,被譽為「新世紀的資本論」。

橘玲作品橫跨政經小說、心理學、經濟學、商管、科普等各大領域,由於常有不同於流俗的觀察與見地,因此在百家爭鳴的同類作品之中,始終保持暢銷作家的地位,但卻從未以真面目示人,至今眾人對其真實身分,仍是議論紛紛。
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
定價:320元
優惠價: 79253
spacer
笨蛋這麼多是有理由的
定價:300元
優惠價: 9270
spacer
避稅天堂
定價:380元
優惠價: 9342
spacer
洗錢
定價:380元
優惠價: 9342
spacer
到頁面最上方

章節試閱

01_龍生龍,還是歹竹出好筍?(節選)
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 熱門活動 ․反社會人格是「疾病」還是「障礙」?

「犯罪會遺傳」這假設肯定比依存症與精神疾病更令人難以接受,因為這無疑是歧視犯罪者的孩子。然而,始終不承認犯罪與遺傳有關的社會,有時會發生極為殘酷的事。

二○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就讀長崎縣佐世保市某所公立高中的女學生,被班上女同學誘至家中勒斃後,還被砍下遺體的頭部與左手腕。行兇的女學生接受偵訊時,只是淡淡地供稱:「想看看人體內部是什麼模樣」、「想殺人、分屍」,絲毫未見悔意。

行兇女學生成長於富裕家庭,父親是當地非常知名的律師,但她國中三年級時,母親因病去世,父親再婚後,父女關係惡化。殺人事件發生約莫五個月前,她持金屬球棒毆打睡夢中的父親,導致父親頭蓋骨凹陷,身負重傷。後來父親讓女兒獨居,而她住的地方便成了行兇現場。

根據近代刑法,犯罪一事為犯罪者本身應負的責任,禁止溯及家族以及共同體負連帶責任。精神障礙等無法自負責任的情形,則予以免除刑責,裁定由精神病院收容。

然而,以這樣「罪與罰」的準則看待未成年的重大犯罪事件,便出現許多矛盾。除非犯罪者被認定腦部病變、精神異常,否則行兇原因都會被歸咎於與環境有關。

若是成人犯罪者,可依自己的意思選擇環境,但未成年者無法對自己負完全責任,所以只能追究父母的監護之責,別無他法。這般理論的意思是,孩子的環境是父母給予的,亦即父母的教養方式引發犯罪行為。

事實上,事後有許多「有識之士」認為少女之所以犯下滔天大罪,是因為母親去世後,怨恨父親與年輕女性交往、再婚的緣故,甚至提及讓少女獨自生活,與家人分開所產生的「孤獨感」,也是引發殺機的原因。

這位女學生的成績很優秀,但她從小學開始便出現解剖貓,或是在貓食混入異物等不尋常行為。事件發生後,有人供述:「她從國中開始就想殺人。」雖說母親去世一事讓她的身心狀況更糟,但以金屬球棒襲擊睡夢中的父親,顯然是脫序行為。

雖然妻子離世後,與別的女性交往並非犯罪,不明事理的外人也不該以道德論罪,但那些探究教養方式成為犯罪原因的人士,勢必暗批女學生的父親:「要是你沒有再婚,和女兒住在一起,更加愛她、對待她,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那麼,父母面對行為如此異常的孩子究竟能做些什麼?

媒體之所以追究父母的責任,不是基於考量孩子的人權,而是一旦發生不好的事,人們會無意識地探究因果關係,然後設法排除原因。正因為有些人無法忍受沒有任何理由的不尋常犯罪,內心深感不安,所以孩子(未成年者)免責的話,父母便成了犧牲品。

現代精神醫學將有可能引發犯罪行為的精神障礙,稱為「反社會人格障礙」。雖說如此,無論什麼樣的社會都有一些狡詐、殘酷之人,若是輕率地將他們的人格特質視為必須治療的「疾病」,如此一來便與刑法規制的責任能力有所抵觸,衍生出棘手問題,所以只好將這樣的人格特質曖昧地視為「障礙」。問題是,任誰看來,他們都是「行為異常」之人。

英國曾以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六年出生的五千對雙胞胎為對象,進行反社會傾向遺傳率的調查。調查結果發現,性格「冷漠無情」孩子的遺傳率為三○%,剩下的七○%來自環境影響,這裡所說的「環境」當然包括教養方式,所以這項調查結果合乎一般人的認知。

研究人員又試著抽樣被老師認為「無法教化」,亦即高度反社會傾向的孩子。研究結果十分衝擊人心。

在犯罪心理學上被歸類為心理變態者的孩子,其遺傳率高達81%,環境影響卻不到兩成,而且環境指的不是教養方式,而是來自同儕關係之類「非共有環境」的影響【4】。

倘若這項研究結果屬實,便能說明父母面對孩子的極端異常行為,可說束手無策。 父母要被追究的「責任」,就是自己偶然具有這樣的基因,並遺傳給孩子。

關於上述提及的女學生殺人分屍事件,遺憾的是,女學生的父親於案發兩個月後,也就是十月五日於家中上吊自殺。
-----<<繼續閱讀>>
到頁面最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