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收入:建設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基進方案
定價:480 元
優惠價:79 379
 
 
  愈來愈嚴重的不平等,已經是無可否認的情況   
我們該如何改善現狀?   
基本收入,或許是能突破當前困境的最佳方案  
 

從歐洲芬蘭、美洲加拿大到非洲肯亞,許多國家已經在實驗的基本收入,到底是什麼?   
第一本全面解析基本收入的中文著作   


「定期發給每個人一筆現金基本收入,沒有任何條件限制。」這種提議聽起來既瘋狂又可疑,像是小孩子不切實際的空想,大約只能一笑置之。然而這個想法自十八世紀末以來就不斷有重要思想家提出,包括潘恩(Thomas Paine)、彌爾(J. S. Mill)和高伯瑞(John Kenneth Galbraith)等,是經過嚴肅考量的建議,並非兒戲。    

例如,我們通常認為社會福利與保障措施只需針對窮人,但是只針對窮人的救助政策除了請領過程帶有羞辱感與行政成本高昂之外,更容易讓人掉入貧窮陷阱與失業陷阱,而基本收入方案卻能避開這些缺陷。此外,基本收入提供的經濟保障讓勞工免除後顧之憂,更有能力拒絕不好的勞動條件,自在選擇適合的工作,促進勞動市場的真正自由。   

本書作者帕雷斯與范德波特是推動基本收入方案的重要人物,他們詳細追溯基本收入思想的歷史、討論它與其他社會福利制度的效果差異、說明在道德上與經濟上反對與支持的理由、財源從何而來,以及政治上如何可能達成,正反並陳,全面解析基本收入方案的優點與疑點,同時提出他們的辯護論點。   

當不平等問題日益嚴重,過去的因應機制又逐漸失靈,基本收入很可能是我們真正邁向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重要工具。

精選摘文

 

基本收入

因此,如果你認為有意義的工作未來將嚴重不足,你很容易深信一件事:我們必須為愈來愈多的失業人口提供某種生計。但是,這件事有兩種非常不同的做法,其中一種幾乎毫無吸引力。這種方法基本上就是擴大行之已久的公共救助模式;這種模式始於十六世紀,現今的例子是各種有條件的最低收入保障方案。這種方案幫助貧窮家庭,確保他們的收入──勞動所得(如果有的話)加上當局的補助──達到社會認為可接受的最低標準。

無論是全面實施或僅限於救助部分貧窮人口,這些方案對消除赤貧有重大貢獻。但是,因為這種方案是有條件的,它們本質上傾向使受助者變成永遠仰賴福利救助的人。持續接受救助的條件,是受助者保持貧困,而且能夠證明這是非自願的。此外,受助者或多或少必須忍受一些侵擾和羞辱性的程序。在那些與工作相關的社會保險制度發達的國家(在這種制度下,領取退休金或其他定期給付的資格,主要在於曾受雇或自營作業一段時間),必須承受這些影響的僅限於相對少數的人。但是,隨著上述趨勢持續下去,受影響的人口比例將愈來愈大。事實上,生計不穩的人口將進一步增加,因為很多基於個人關係的非正式保障將繼續減弱:家庭破裂的比例愈來愈高,核心家庭愈來愈小,工作流動使大家庭的成員分散到相距遙遠的地區,在地社群因此受到侵蝕。因此,倘若未來缺乏有意義的工作這個問題只能以有條件的最低收入保障方案處理,理應解放人類的技術進步看來反而將奴役愈來愈大比例的人口。

有其他選擇嗎?對決心為所有人爭取自由的人來說,處理今日空前難題和利用今日空前機會的恰當方法,確實需要某種最低收入方案,但它必須是無條件的。在巴西倡導基本收入政策的從政者蘇普利希(Eduardo Suplicy)說:「想出去就要從門走。」他這句讓人耳熟能詳的說法是想指出,助人脫貧最顯而易見、最好的方法就是提供基本收入,正如離開房子最顯而易見、最好的方法就是從門走出去。但有一點至關緊要:基本收入方案必須符合嚴格的無條件標準。 如果我們採用某些寬鬆的標準,既有的一些方案已經可以說是「無條件的」。基本收入因為是一種公共救助而非社會保險,它們並非只服務那些付了足夠保費、符合領取社會保險給付資格的人;它們通常也並非只服務所在國的公民,而是也保障其他合法居民,而且是支付現金,並非提供實物商品或服務。但是,基本收入的無條件特質還有額外的涵義:它是絕對個人的權利,與家庭狀況完全無關;它提供給所有人,領取者不必通過收入或經濟狀況審查;它不要求領取者承擔任何義務,例如不要求領取者工作或證明自己願意工作。在這整本書中,我們提到「基本收入」時,是指在上述三方面不設條件的基本收入方案。

為免誤會,我們必須指出,基本收入雖然在上述各種意義上是無條件的(稍後將再闡述),但它仍有一個重要的條件:領取者必須是特定疆界內某個社群的成員。我們認為這個條件必須以財政居所(fiscal residence)為標準,而不是永久居所或公民身分。這個條件排除了遊客和其他旅客、無證移民,以及外交人員和超國家組織的員工(他們的收入不必繳納所在地的個人所得稅)。被排除在外的還包括服刑的犯人(囚禁他們的成本超過基本收入),但他們一旦出獄便有權領取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的金額必須完全一致嗎?未必。首先,金額可以因年齡而異。有些基本收入方案明確地僅限成年人,並以普遍的兒童福利方案做為合理的配套措施。不過,倡導者通常認為領取基本收入應該是一出生便享有的權利。在這種情況下,未成年人的基本收入通常會設在某個較低的水準(但並非必然如此)。 第二,基本收入的金額可以因地區而異。倡導者通常認為一國之內的基本收入應該是劃一的,即使各地區的生活成本有顯著的差別(最明顯的是居住成本)。在此情況下,基本收入將是一種有力的重分配工具,有利於「邊陲地區」。不過,基本收入是可以根據生活成本差異加以調整的,尤其是如果在超國家層面運作的話(第八章將討論這種可能性)。這種調整會削弱(但不是完全消除)基本收入政策嘉惠貧窮地區的重分配作用。

第三,即使各地區的基本收入一致,其金額仍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若要產生它理應產生的作用,基本收入無疑必須定期支付,而不是只付一次或不知相隔多久支付。如第四章將指出的,最早的基本收入方案(史賓斯〔Thomas Spence〕一七九七年和沙利耶〔Joseph Charlier〕一八四八年的方案)認為應該每季支付。米爾納夫婦(Mabel and Dennis Milner)一九一八年提出的國家紅利方案,則是每週支付。另一方面,阿拉斯加分紅方案是每年支付一次。不過,自從沙利耶提出其最終版本之後,多數基本收入提案指明每月支付。

基本收入不但必須定期支付,其金額還必須夠穩定,尤其是不能突然縮減。這並不是說基本收入的金額必須固定不變。政策上路之後,基本收入可以有意義地與物價指數掛鉤,甚至是更有意義地與人均GDP掛鉤。後面一種構想早在一九二○年,米爾納(Dennis Milner)提出英國首個完整的基本收入計畫時,便已獲得支持;而最近勞工領袖史登(Andy Stern)也支持這項構想,因為他認為,「這意味著社會進步的成果將更廣泛地為全體美國公民所共享,而非由少數人壟斷。」不過,為了防止基本收入驟然萎縮,將其金額與某個指標數年來的平均值掛鉤,比僅與最近一年的指標數值掛鉤來得明智。

最後,我們還必須考慮以下問題:基本收入可以拿來當抵押品嗎?應該對基本收入課稅嗎?最合理的規則,是禁止受益人以他未來的基本收入做為貸款的抵押品。這種規則,是抱持以下觀念的自然結果:基本收入不是替個人的其他所得錦上添花,而是個人所得最基本的部分,而現行法規通常不容許別人奪走個人所得最基本的部分。至於基本收入最好豁免所得稅,理由則沒那麼顯而易見。在某些稅制下,基本收入是否免稅會有實質影響。例如倘若個人所得稅是以家庭為納稅單位,而且採用累進稅率,將所有家庭成員的基本收入納入應稅所得中,形同削減大家庭成員的基本收入。相對之下,如果個人所得稅是採用單一稅率或嚴格針對個人徵收,對基本收入課徵所得稅,等同削減基本收入某個固定金額—在此情況下,將基本收入設在某個較低的水準並豁免所得稅,可以省卻行政上的麻煩。

以上澄清應該已經清楚說明一點:基本收入之所以「基本」,在於它是無條件的,因此為所有人提供了立足的基礎。人們可以在基本收入的基礎上,建立各種生活方式,包括靠其他收入來源獲得更多收入。注意,我們的定義不涉及具體的金額。例如在我們的定義下,基本收入並非必須足以支應基本的生活需求。當然,討論具體的方案時,基本收入的水準有非常重要的實際意義,而各界人士也已經指出,方案提供的收入必須達到某個最低標準,才稱得上是「基本收入」。我們採用的定義遵循「基本收入」一詞的普遍用法,其好處在於它方便我們區分兩大問題:這個方案的無條件程度是否符合基本收入方案的標準?它設定的基本收入水準恰當嗎?因此,我們將堅持採用這個定義,同時也瞭解:在某些情況下,偏離該定義可能有策略上的意義。

收入困境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定價:300 元
優惠價 79237


窮人的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
定價:450 元
優惠價 79356


不平等的經濟學
定價:260 元
優惠價 79205


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
定價:480 元
優惠價 79379

 
 
如何解決?

拯救資本主義:在大翻轉年代,照顧多數人的福利,不是少數者的財富
定價:380 元
優惠價 79300


北歐模式:看現代維京人的經濟冒險,打造世上最富庶幸福、自由平等的國家
定價:350 元
優惠價 79277


下一個全球超級典範─北歐:經濟富足,人民幸福,全球跟著北歐學
定價:420 元
優惠價以商品頁為準


北歐萬有理論:北歐人本vs.美國夢,美好生活的終極探求
定價:420 元
優惠價 79332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