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購網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包公遺骨記

包公遺骨記

  • 定價:250
  • 優惠價:79198
  • 優惠期限:2014年12月07日止
  • 最高送購物金5詳情
載入中...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包公遺骨記
陳桂棣、春桃 著

  沒想到竟會有人專門研究「墳墓」,更想不到在清理包公墓的過程中,會出現那麼多坎坎坷坷、曲曲直直、令人髮指、淒然淚下之事……歷史上真實的包公是何面貌?什麼時代會產生包公這樣的清官?

★800萬冊暢銷書《中國農民調查》作者,再度攜手挑戰執政者良心
★美國《時代週刊》2005年亞洲英雄人物、柏林「尤里西斯國際報導文學獎」得主
★亞洲週刊、博客來……一致推薦最有影響力的作家

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之後,全國人民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
——2000年中共總理朱鎔基回答丹麥記者提問

四百年來第一戰,要把台灣變青天!
——1994年台灣已故法務部長陳定南競選省長口號
  
  家喻戶曉的包拯,大家更習慣稱他為「包公」,生於北宋真宗咸平二年,即西元九九九年。雖為二品小官,卻享千年盛名,每當世風腐敗、小人得志、百姓水深火熱時,大家就會想到他——「包青天」。
  陳桂棣、春桃繼《中國農民調查》之後再度合作,這次是尋找包公遺骨。文革期間,合肥一家鋼鐵廠只是要建一座石灰窯,舉世聞名的包公墓就得搬走,這個中國文明史上最荒唐的事,不只挖出了包公幾代人命運多舛的真相,也挖出了一部中華民族的秘史!

宋有勁正之臣,曰包公。
——包公墓誌銘

發掘包公墓的幕後故事反映出中國四十多年來的歷史悲劇,也可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希望讀者從中得到?發,以史?鑒。
——作者陳桂棣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

中國社會確實需要包公這種質素的人才來推動法治。
——作者春桃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
          
我一直覺得《包公遺骨記》如果拍成Discovery影片必定精采非凡。這故事不僅有著古墓密碼式的精彩情節,並且,靠著許多幽微的人性光亮累積成一把火炬,還原了一個真實的包公。中國面臨著黑心處處的考驗;在台灣,數十年來的前帳未清、後帳又湧來。我心痛的想到包公在臨死之前,擔心後代會受到朝廷恩寵,格外的放心不下,他寫下一份算是遺囑的最後文字,要求刻在大廳牆壁上,讓世代人都能來監督包家子孫,如有貪贓枉法,將受到中國傳統家法最嚴厲的制裁……。
——Blog讀家「WC看看」,台灣

我們祖宗祠的東壁真的有這句話:「後世子孫仕宦,有犯贓濫者,不得放歸本家;亡歿之後,不得葬於大塋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孫。仰珙刑石,豎於堂屋東壁,以照後世。」
——包氏族人,中國

作者簡介

陳桂棣(1942年生)

  安徽蚌埠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作家。1986年開始從事創作,迄今長篇小說、報導文學、散文、電視劇本等作品已有四百萬字之多,代表作有《中國農民調查》、《包公遺骨記》(與妻子春桃合著),以及《悲劇的誕生》、《淮河的警告》等,曾獲首屆魯迅文學獎、人民文學獎和當代文學獎等獎項。

春桃(1963年生)

  本名吳春桃,湖南醴陵人,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作品涵蓋小說、散文、報導文學、電視劇本,曾獲當代文學獎。夫婦二人均為合肥市文聯專職作家。

  陳桂棣與春桃合著之《中國農民調查》,曾獲2004年德國柏林頒發的「尤里西斯國際報導文學獎」、《亞洲週刊》「2004年最有影響力的十大好書」,以及同時被台灣三大書店(金石堂、誠品及博客來)推薦為年度十大好書。該書雖然在大陸被禁,但地下流通近千萬冊,影響社會巨大,二人因此獲美國《商業週刊》評選為2004年度亞洲之星的輿論領袖,以及美國《時代週刊》2005年度亞洲英雄人物。
  兩人都因為《中國農民調查》及《包公遺骨記》開罪不少權貴:
  《中國農民調查》出版後被地方高官控告誹謗,大批農民到場聲援,法院至今不敢宣判,讓政府傷透腦筋,甚至造成整個安徽省政府刮起廉政風暴。
  《包公遺骨記》繼《中國農民調查》之後再掀波瀾,安徽發行量最大的《新安晚報》因受到壓力突然停止連載,同一天,作者的住宅遭到石塊攻擊,報警無效下只好遠避他鄉。文化界一方面對《包公遺骨記》佳評如潮,一方面又不得不感慨:陳桂棣夫婦的遭遇跟包公遺骨的故事何其相似。

 

目錄

引言:青山何處埋忠骨
1.一里三公
2.挖出了包公墓
3.關於包公墓的三個傳說
4.想起了包河
5.恩生女
6.包氏家譜
7.一個真實的包公
8.包夫人的一大失誤
9.包公兒媳其人其事
10.包公的臨終遺囑
11.發現了包公遺骨
12.六座無名墓
13.守護包公墓的傳人
14.河南也有個包公墓
15.大包村小包村
16.遺骨偷埋
17.包公被平反昭雪
18.海外來信
19.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20.燃起心中的聖火
21.重建包公墓
尾聲:真正的包公墓,你在哪裡?

附錄:宋樞密副使贈禮部尚書孝肅包公墓誌銘

 

從禁書到包公遺骨

主編∕黃暐勝(本文刊於《聯合報.讀書人》版)

  2007年伊始,華文出版最重要的新聞,當屬中國大陸發布「八本禁書」,以及《中國農民調查》作者陳桂棣、春桃夫婦被控毀謗案的戲劇發展。

  一月十日,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在北京全國圖書訂貨會開幕前一天,以「內容越線」為由,宣布八本書的禁書令,包括章詒和《伶人往事》、胡發雲《如焉》、曉劍《滄桑》、朱凌《我反對──一個人大代表的參政傳奇》、國亞《一個普通中國人的家族史》、袁鷹《風雲側記——我在人民日報副刊的歲月》、朱華祥《新聞界》及中國友誼出版公司的「年代懷舊叢書」。

  八本書遭禁原因不一,有些還諱莫如深,如章詒和《伶人往事》就被認為是針對作者個人而來,鬧得沸沸揚揚,章詒和還親上火線,高呼「堅守獨立自由寫作立場」,獲得作家劉曉波、劇作家沙葉新、民運人士陳子明等各界聲援。被劉曉波痛斥「出版自由之敵」的新聞出版總署官員見勢頭不妙,二月一日透過新加坡《聯合早報》否認此事,宣稱「這次我們一本書都沒有查禁」。

  這場中國大陸頻繁上演的「年度禁書大戲」,歷史顯示,受傷害的肯定是專制政府的形象,得益的一定是禁書──越禁越引發民眾好奇心,想一窺究竟。這是出版市場想要都要不到的強力宣傳。

  像陳桂棣、春桃夫婦的《中國農民調查》,2004年出版後與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同遭禁令,據稱地下流通就有八百萬冊,不但德國柏林頒給「尤利西斯國際報導文學獎」、美國《時代周刊》推選兩位對抗權勢的作者為2005年亞洲英雄人物;繁體版在台灣推出後,同時被三大通路(金石堂、誠品、博客來)相中為年度好書;更譯成英、日文流通世界各地。榮譽無數,影響無遠弗屆,越禁越紅。

  《中國農民調查》出版時,由於勇於揭弊,得罪了不少地方官,尤其安徽阜陽市政協副主席張西德提出「名譽侵權」訴訟最受矚目。這場官司引發大批農民到場聲援被告的陳桂棣春桃夫婦,案子一拖三年,法院不敢宣判,陳桂棣說:「中國沒有一部法律允許一個案子拖這麼長的時間不判。」

  讓人詫異的是,陳桂棣夫婦今年元旦得到消息:張西德「名譽侵權」訴訟案雖然還未宣判,但原告張西德已經得到被告之一人民文學出版社的五萬元人民幣賠償費。陳桂棣打電話向人民文學出版社求證,聽說張西德當時提出的賠償金是十萬元人民幣。陳桂棣夫婦至今一直沒收到法院的正式通知,猜測張西德可能因此撤銷訴訟。是否中共動用黨紀和行政手段,以致寫書的第一被告沒人敢判罪,卻找了出版的國營機構開刀交代的怪現象。

  陳桂棣夫婦為中國大陸帶來的震撼還沒結束,緊接著2005年《包公遺骨記》再度刺到黑官痛處。這部記錄發掘一代清官包拯身世的報導文學,對照揭發貪腐官員黑暗劣行的《中國農民調查》,真是完美的諷刺。

  《包公遺骨記》背景是1973年,在清官被指比貪官更壞、連包公也成為批鬥對象的文革年代,合肥一家鋼鐵廠為建一座石灰窯,長眠九百多年的包公墓就得搬遷。在這段政治黑暗期間,一批文物工作者冒著風險,清理出包公的遷葬墓和原葬墓,還發現包公的衣冠塚,考證出包公家族史真相,大大補足《宋史》記載的不足。然而,發掘出的包公遺骨送回包公出生地肥東大包村時,當地政府怕惹麻煩,竟不准包公遺骨入土。包氏後人幾經努力,還是無法為包公遺骨覓得安葬之地,大部分遺骨至今下落不明。

  「發掘包公墓的幕後故事反映中國四十多年來的歷史悲劇,也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希望讀者從中得到?發,以史?鑒。」與包公同鄉的陳桂棣與春桃,重現這段包公遺骨的流浪經歷,以及包氏後裔和家鄉父老千方百計保護包公遺骨的動人傳奇。

  《包公遺骨記》在大陸問世後佳評如潮,文化界曾感慨陳桂棣夫婦的遭遇跟包公遺骨何其相似:安徽發行量最大的《新安晚報》受到壓力突然停止連載;作者住宅不斷遭到石塊攻擊,報警無效只好遠避他鄉。目前陳氏夫婦一家已離開安徽。

  《包公遺骨記》因為內容曲折動人,合肥市政府以「促進旅遊」著眼,邀請中央電視台CCTV-10「百科探祕」節目製作兩集《包公遺骨漂流記》專題,2006年十二月十六日播出。

  「老百姓喜歡清官,對清官的企盼應該是永恆的主題。」陳桂棣夫婦說出這句話,想必是心有戚戚焉。《包公遺骨記》二月底由究竟在台灣推出繁體版,相對於大陸的「禁書令」,兩岸中國人一千年來追求公理公義的長路,似乎還沒有走到終點。

 

詳細資料

  • ISBN:9861370749
  • 叢書系列:歷史
  • 規格:平裝 / 29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引言:青山何處埋忠骨
最近幾年,我們一直在做著有關「三農」問題的調查,雖然艱苦,卻也苦中有樂。只是沒有想到,卻惹上了這樣一場官司,這官司,打得我們身心疲憊,十分的無奈。本來,我們是想把調查和思考好了的有關「三農」的另一本書,一鼓作氣地完成,但是,力不從心,我們感到難度太大,也有諸多的不便,不得不先把它放一放。

可我們畢竟是作家,作家就不能停下手中的筆,何況許多讀者也希望我們拿出新的作品,於是便決定寫一點閒筆,這就想起了過去的一段經歷。
世紀之交的一九九九年,正是共和國建國五十周年,在那個即將跨進新千年的熱鬧非凡的歲月裡,我們曾經沉下心來,以一種十分平靜的心情,翻閱過一個人的命運。這人,便是家喻戶曉的「包青天」,包拯。

其實,對包拯,大家更習慣稱他為「包公」。他生於北宋真宗咸平二年,即西元九九九年,一九九九年正是他的千年誕辰。一千年過去了,中國的歷史上發生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出現過多少指點江山的風雲人物,如今都消失在了歷史的深處,很少再被人們提起。但是,包公卻是個例外。他雖為官只是二品,卻逾千年而享有盛名。每當世風日下,腐敗彌漫,忠貞之士遭受壓抑,勞苦大眾溺於水火,正氣不得伸、有冤無處訴的時候,人民便會想到這位敢說真話、敢鬥邪惡、為民請命的著名清官。他好像承載著一個民族的夙願與希冀,抑或成為華夏兒女的精神支柱,伴隨著一代又一代人走過那漫長而苦難的歷史征程。

人是不能沒有夢想的。包公實際上已經成為人們心目中的「正直之神」。

老百姓喜歡「清官」。時至今日,依然如此。但有的專家則說,國人的這個傳統實在不可誇耀,因為把希望寄託在「人」(官)的自律上,而不是法律的他律上,終歸還是一種「人治」的陋習。但是,老百姓的觀念總是來自直覺,而直覺往往又是合情合理的。朱鎔基顯然深諳其道,他在當國務院總理後的第一次中外記者見面會上,就說,他的目標是「做一個清官」。不少人都有過不解:堂堂一個大國的總理,怎麼可以把「做一個清官」確定為目標呢?現在看來,要真的做好一個「清官」,確實是非常不容易的。

中國人的這種「清官」情結,是否有悖以法治國,其實,這種爭議沒有多大意義。說到底,就是在法治的社會裡,說法律是最高權威,實際上就是在說法官具有最高權威。特別當法律被違反或對法律有爭議時,尤其如此。再說,法律是靠「人」來制定的,又是靠「人」來執行的,法官的自律問題同樣不能迴避。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無論是人治還是法治社會,對「清官」的企盼應該都是永恆的主題。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4顆星

,共 5 位寫評鑑。

感謝您要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請先 登入加入會員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