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心食材
  • 會員獨享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莎喲娜啦.再見(黃春明作品集3)

莎喲娜啦.再見(黃春明作品集3)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載入中...
 

OKAPI 推薦

  • 【週一|重寫高中讀書心得】個人意見:重新愛上黃春明

    文/個人意見2014年03月17日

    我在高中時讀的黃春明,是本小說集,現在已經又出版了更多、成為完整的作品集了,這些當時讀到的篇章,現在散在整套作品集中各處,我記得有〈看海的日子〉〈兒子的大玩偶〉〈蘋果的滋味〉〈小琪的那頂帽子〉,還有〈我愛瑪麗〉,當時讀的主要分佈在現在黃春明作品集裡的一二冊。 more
 

內容簡介

  黃春明的小說中蘊含著鮮明的民族意識。像〈莎喲娜啦.再見〉中被迫帶日本人到礁溪去嫖自己同胞姊妹的黃君,那種內在的衝突,令人不忍。黃春明的筆,也表現出他對土地的關懷和熱愛,就算現實生活充滿挫折與困境,故事主角的堅毅,總讓人們感受到那一線生機。像在〈鑼〉中因打鑼工作被廣告喇叭車所淘汰、長期失業的憨欽仔,其自尊與自欺的心理,描寫深刻入微。

  其他收錄在本書中的短篇故事如〈溺死一隻老貓〉、〈癬〉等等,黃春明仍以戲而不謔的筆調、熱烈關愛的眼神擁抱筆下這些小人物,其所要針砭的不是看似荒謬可笑的小人物,而是使他們陷入悲劇的社會問題。儘管社會環境不斷改變,始終不變的是黃春明一貫對小人物的關懷。

作者簡介

黃春明

  一九三五年出生於宜蘭羅東,筆名春鈴、黃春鳴、春二蟲、黃回等。

  屏東師專畢業,曾任小學教師、記者、廣告企劃、導演等職。近年除仍專事寫作,更致力於歌仔戲及兒童劇的編導,此外亦陸續擔任過東華大學、成功大學、中央大學、政治大學及臺東師範學院等大專院校駐校作家。曾獲吳三連文學獎、國家文藝獎、時報文學獎、東元獎及噶瑪蘭獎等。現為蘭陽戲劇團藝術總監、《九彎十八拐》雜誌發行人、黃大魚兒童劇團團長。

  黃春明以小說創作進入文壇,雖被譽為鄉土作家,但在不同的時期展現出不同的寫作風格。作品關懷的對象包括鄉土小人物、城市邊緣人,九○年代則特別關注老人族群。除了小說的創作之外,更跨足散文、新詩、劇本及兒童文學(繪本、童詩、小說)等不同文類的寫作。

  著有小說《看海的日子》、《兒子的大玩偶》、《莎喲娜啦.再見》、《放生》、《沒有時刻的月臺》等;散文《等待一朵花的名字》、《九彎十八拐》、《大便老師》;童話繪本《小駝背》、《我是貓也》、《短鼻象》、《愛吃糖的皇帝》、《小麻雀.稻草人》等,還有一本關懷幼兒成長的童話小說《毛毛有話》,以及為戲劇而創作的腳本,如《小李子不是大騙子》(又名《新桃花源記》);另編有《鄉土組曲》、《本土語言篇實驗教材教學手冊》、《宜蘭縣通俗博物誌圖鑑》等書。

 

目錄

總序
莎喲娜啦.再見

溺死一隻老貓


北門街
城仔落車
小巴哈
大餅
阿屘與警察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5228293
  • 叢書系列:黃春明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城仔落車

這天七度,天氣很冷。

十六點二十分往南方澳的班車,由宜蘭汽車站開出了。旅客特別稀少。

「阿媽,城仔到了嗎?」阿松有點等不及。其實也不全是那樣,總是很矛盾。

「到了自然會下車。你急什麼?」祖母的心情更沉重。城仔,她從來就沒來過。她問鄰座的旅客:

「到城仔還有幾個站?」

「再三個站就到。」鄰座的反問:「你從哪裡來?」

「瑞芳。」

「到城仔做什麼嗎?」

她聽到了,但沒回答。到了一站,鄰座的人下車了。

車廂裡很靜,沒有人說話,只有發動機的聲響。馬路上行人很少,汽車一路奔跑都不用按喇叭。沿途的小招呼站,也沒有旅客上下。

阿松和祖母坐在靠門的前座。小孩子高跪在椅上,眺覽窗外。後來他的興趣又移到玻璃上的蒸氣亂塗。他才九歲,早患佝僂痼疾,發育畸形,背駝腳曲,面黃肌瘦,兩眼突出,牙齒也都蛀黑了。說起話來,聲音尖銳刺耳。那祖母給人的印象大約有六十開外的光景,事實上她才五十歲。歲月和生活在她枯乾的臉上,留下了很深的痕跡。她不曾笑過,那種表情嚴肅得和冬天一樣。

到了橋頭,又有人下車,她算下兩個站了。當汽車開動,老太婆問車掌小姐說:

「城仔到了嗎?」

「你到城仔嗎?剛過了兩站。」

「糟糕,下車下車。」她急得站起身來。

「現在不能停,到下一站過橋的那一端下車吧!」

「那怎麼可以。」像自言自語,她失望地坐了下來。

汽車在蘭陽大橋上跑。她埋怨的事很多,現在最令她不安的是,汽車跑得太遠了,並且不能即刻就停止。

汽車到了復興村停下來了。老少兩人一下車就被車外的昏暗與北風吞食,暮色中,除了大橋和馬路,所有的東西都在顫抖,而夜魔的足步越發的緊迫。

這淒涼又陌生的環境,令他們害怕。阿松更怕,他緊緊地拉著祖母的裙裾,挨近她腳蹲下來。祖母向馬路兩頭探望,很想隨便遇見一個人,問問時間。過了很久,誰都沒遇見,偶爾張篷的大卡車,像一顆怪物掠過之外,什麼都看不見。

「阿媽,我們怎麼還不走呢?」

「我們等返回宜蘭的車到城仔。」

他們就站在原來下車的那個招呼牌等車。風 得更起勁,天氣更寒冷。他們緊咬著牙,互相沉默了許久。過了些時,往宜蘭的車來了,遠遠的到近近的,又過去。

「唉!該死!怎麼不停呢?車上不是清清的嗎?」

她仍不知道,那地方是往南方澳的招呼站。

「阿松,我們還是用走的。大概不會太遠吧!不要誤了五點,你阿母在那裡等著我們呢。」她牽起阿松開始走,很慢的,但他們已是盡了最大的力量。

「噢!這座橋這麼長,會走不完嗎?」其實她煩惱得沒有這份興趣注意這些,只是想提起阿松的精神來。
阿松越走越慢。

「阿母說,等你到她那裡,她要叫個外省人的爸爸,替你買衣服和鞋子。」

「快點走呀,忍耐一下,我知道你很辛苦。大概五點到了,那就糟。不會吧!快五點就是了。趕快,走快些。」

不管她說什麼,阿松再也不會感到興趣與重要。冰冷刺骨的風,不斷地從他的短褲頭灌到全身,使得他每一個骨節,都感到酸痛。起先還可以勉強,但越來越走不動。

「你猜,現在會是五點了嗎?」她十分焦急。他依然沒有回答。脊椎骨的凍痛再無法叫他忍耐了。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