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心食材
  • 會員獨享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陌生的憑弔者

陌生的憑弔者

  • 定價:390
  • 優惠價:79308
  • 優惠期限:2014年12月07日止
載入中...

優惠組合

 

編輯手札

  • 人最終的願望,不外乎:愛過的人不要忘記自己。

    文/幾存2010年07月22日

    在看到《陌生的憑弔者》這樣的書名,要開始認識故事中的「憑弔者」是個怎樣的角色前,說真的,心中的第一個念頭竟是猶豫著是否要和這個故事保持距離--這或許碰巧說明了,許多時候我們面對死亡時的不安和恐懼,那種有些忌諱的複雜心緒,以及總在時間沖刷後所覆蓋的遺忘…… 然而,在這個故 more
 

OKAPI 推薦

 

內容簡介

你愛過誰?誰愛過你?你曾受到誰的感謝?
死亡,是否真有輕如鴻毛、重如泰山的分別?當你離開世界,誰會為你憑弔?

  ★繼百萬暢銷書《永遠之仔》後醞釀7年、榮獲2009年直木賞!
  ★500,000人感動支持,與《送行者》並列本世紀不可不知的傑作。
  ★名作家重森清、女星小泉今日子、知名電視節目「國王的brunch」感動推薦!
  ★《日本經濟新聞》《朝日新聞》專題報導,讀者熱烈好評……

  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卻也最寫實的療癒小說!
  一個為陌生人憑弔的旅人,在追念的儀式與過程裡尋找自己……

  「我該怎麼做,才能一直記得牠呢?」

  (土反)築靜人,一個為了「憑弔」逝者而放浪全日本的青年,幼年目睹雛鳥墜地而亡,他啜泣著這麼問道。後來,八歲時經歷爺爺溘然辭世,以及大學畢業後好友過勞死的衝擊,他開始前往人們喪生的場所,探訪其生平種種,只求「記得」他們,使其成為無可取代的存在。

  蒔野抗太郎,一個婚姻破碎的週刊記者,看盡人性醜惡,擅寫腥羶報導,卻被靜人的行為深深吸引,起先是質疑與不屑,而後因好奇而深入追查。

  奈義倖世,一個具有殺夫前科的女子,擺脫不了亡夫的靈魂糾纏,尾隨在靜人身後展開旅程。她渴求一輩子的愛情,是生命的最終答案,還是一場不存在的幻夢?

  (土反)築巡子,靜人癌症未期的母親;(土反)築美汐,他未婚懷孕的妹妹。生與死的歷程,同時在一個家庭裡上演。

  2001年發生的911恐怖攻擊事件,是天童荒太創作《陌生的憑弔者》的契機。看到不同人的死亡在社會上的輕重高低之分,他心想:「能夠平等的憑弔每一條逝去的生命,才能讓我們公平的對待每一個活著的人。」他決定挑戰這個題目,透過一連串「喪失」的故事,探討愛、生與死的真諦,也喚醒你我未經世俗價值觀混淆、扭曲前的純淨感性。

作者簡介

天童荒太

  1960年生於日本愛媛縣,本名栗田教行,曾創作電影劇本、廣播劇本以及漫畫原作。1986年以《白色家族》獲得第13屆野性時代新人獎。1993年以《孤獨的歌聲》獲得第6屆日本推理懸疑大獎。1996年,以《家族狩獵》獲得第9屆山本周五郎獎。2000年的暢銷大作《永遠的仔》獲得第53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銷售超過百萬,並改編成連續劇。

  另著有《滿溢的愛》《繃帶俱樂部》《靜人日記》等書。

譯者簡介

張智淵

  台北人,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碩士課程修畢,譯有《夢象成真》《重力小丑》等二十餘本小說,現為專職譯者。

 

目錄

推薦序 當天地突然崩毀    林清玄
推薦序 請記得我       呂政達
楔子
第一章 目擊者 (蒔野抗太郎──Ⅰ)
第二章 監護者 ((土反)築巡子──Ⅰ)
第三章 伴隨者 (奈義倖世──Ⅰ)
第四章 偽善者 (蒔野抗太郎──Ⅱ)
第五章 代辯者 ((土反)築巡子──Ⅱ)
第六章 旁觀者 (奈義倖世──Ⅱ)
第七章 搜索者 (蒔野抗太郎--Ⅲ)
第八章 照護者 ((土反)築巡子--Ⅲ)
第九章 理解者 (奈義倖世--Ⅲ)
尾聲
謝辭
參考資料

 

推薦序
當天地突然崩毀
作家 林清玄

 
  當天地突然崩毀,大山在五秒鐘內塌陷,海濤在三秒鐘裡席捲,土地在一秒鐘裂開,我們的心裡想些什麼?

  我們愛著的人,和愛著我們的人,心裡又會想些什麼?想著猶未清洗的洗衣機?想著生日的晚上要一起吃飯?想著你送我的外套餘溫猶在?或想著那台筆記電腦,每次開機都還留著幸福的桌面,有燦爛的微笑?

  當天地突然崩毀,什麼都不會留下,只留下深烙的愛與無邊的憶念。
 
  我曾旅行到印尼蘇門答臘北島,朋友帶我去看一座海嘯紀念碑,碑下埋葬著在三秒鐘失去生命的二十萬具屍體,因為屍體太多了,無法一一檢視,只好一疊一疊的堆起來,想憑弔的家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親人在那一個位子,只能把想念和愛,一起分給二十萬人。
 
  我站在那裡憑弔,感覺大地蒼茫、天地不仁,我們的身命可能在瞬間殞滅,幸好人間還有殘存的愛,使殞歿的人,並未完全的消失。
 
  今年春天,我路過小時候住過的新威村,再往前就是新開村、新發村、不老溫泉、寶來溫泉,在去年八月的八八水災,這些村落都曾愛到淹埋,屍體後來也沒有挖出,我想起從前那秀麗的山河、質樸的人民,感到內心一陣淒涼,想哭卻哭不出來。
 
  只好雙手合十,站在遠遠的路口憑弔,祝福那些鄉親真能投生到更美好的所在!從此無災無難,遠離生死的離別。
 
  生命裡真有許多憑弔的時刻,北二高的山坡走山的時候,我們看到支離破碎的人被找到,也忍不住在電視機前雙手合十,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寂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心無罣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
 
  這幾天,我正在閱讀日本作家天童荒太的《陌生的憑弔者》,寫一個為了憑弔逝者而流浪全日本的青年,一再的追問著:「他被誰愛著?愛著怎樣的人?做過什麼事而令人感謝?」

  背後似乎有隱藏的答案:不論何人,都被某些人愛著,也愛著某些人,多少也做過一些令人感慨和懷念的事!
 
  所以,任何一個死去的人,都值得憑弔。
 
  這一本神奇的書,讓我們在天地未崩毀的時候,能開展我們內心的大愛,而我們建立的愛的信念在我們的天地崩毀之時,還能望見遠方的光明。

推薦序
請記得我
作家、心理學講師 呂政達

  日本推理小說是個散發獨特魅力的文種,戰後以來,日本作家以推理小說的形態書寫時代、社會、經濟、教育、醫學、宗教等題材,蔚為重要潮流。這次,天童荒太則又將生死學的議題,放進散發推理意味的《陌生的憑弔者》,讓讀者見識日本作家遊走文體和議題間的功力。

  小說主角(土反)築靜人旅行日本各地憑弔死者,他問的問題是死者愛過誰?被誰愛過?曾受到誰的感謝?在歐文亞隆倡導的「存在心理治療」,以及「正向心理學」所出的作業裡,都有過相同的主張。存在取向的心理療癒是面向死亡深淵的覺醒,醒悟人終有一死,因而能在生命的微光一縫間充實地活著,愛著。當將亡者知道自己終能被他人感恩而記住時,註定消逝的此生已了無憾恨。在小說裡,則化為臨終的外婆寫在便條紙上的遺言:「記住我。」

  歐文亞隆也有過相同的書寫表述。他的《當尼采哭泣》最後,尼采在墓園晃盪,看見散亂的墓堆,亞隆托尼采的筆寫下短詩:
  
  「直到石頭層層疊起,
  儘管無人聽聞,
  無人看見,
  他們依然輕然輕聲低泣:請記得我,記得我。」
  
  這段靈感,來自歐文亞隆媽媽去世十五年後,他所做的一個夢。夢中,媽媽和許多逝去的親人叫喚他:「你要記得我,要記得所有人,別讓我們消失。」

  這聲呼喚,莫非讓天童荒太聽見了,他的回應就是寫成小說,讓(土反)築靜人在日本旅行,跪下,雙手交疊胸前,憑弔陌生死者:「我會把大家的事……放進這裡。」

「  愛過誰?被誰愛過?受到誰的感謝?」這三個問題所以重要,依據存在心理治療派的解釋,在人皆必死的結局前,自己生前的作為、留下的痕跡,若能像漣漪層層漾開,在別人心中留下感恩和感動,他會覺得自己終究不枉此生。小說裡,(土反)築靜人探索生者回憶死者的方式,而歸納出這三個共通的問題。其實,這早就是存在取向心理學和人本心理學所秉承的傳統。其中,最重要的仍是關係─人生下來時就以關係的形式存活,死去時,必然也將以關係的形式存在親友心中。否則,他就將只是個「陌生的死者」,他的活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讀者也可這樣來進行實驗,找一個未曾讀過此書的人,回憶你們共同認識的死者,他應該也會以類似的方式─愛過、被愛過、被感謝過─來從事回憶吧。

  閱讀這本小說的深層意義,則來自蒔野抗太郎這個角色。這個嗜血、擅長羶色腥報導的記者,反映世俗化社會接收死亡的醜陋和腐朽面。對照迅速墮落和煽情化的台灣媒體生態,死亡同樣只是攝影機鏡頭前的無名屍體,或記者筆下的累積數字。遺忘其實是我們最熟悉的死亡觀,但不能記住死者的同時,也不再珍惜生命。蒔野抗太郎的改變,則多少也是天童荒太設想的社會改造吧。

  死亡固然可作白骨觀──那是蒔野抗太郎或更多人所察覺的恐懼、忌諱、遺忘和灰飛煙滅。死亡卻也可作神聖觀──一如靜人的憑弔,親人留下的花束、追念和簌簌流下的眼淚。

  英國作家亞倫夏普的小說《吉迪鎮的綠樹》寫道,鄉下墓園有兩種情景,一是「永誌人心的死者」,墓前總擺著鮮花;另一是「不折不扣的死者」,墓前雜草叢生,墓碑傾斜毀壞。

  其間的差別,噢,天童荒太是對的:僅在於誰能被記住而已。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333281
  • 叢書系列:當代文學
  • 規格:平裝 / 45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楔子>

你在尋找的,是不是這個人呢?
一年前的六月三十日,天色未明,我穿上襪子、打開大門,到外面之後才穿鞋,以免被父母察覺。在覆蓋著深藍色的天空下,我快步前往車站。

我誕生的城市,是以汽車相關產業密集發展的都市為中心,以放射線狀延伸出的衛星都市之一。車站前大樓和商店林立,早晚都人潮擁擠。我直到兩年前的春天就讀的高中,位於搭電車二十分左右的地方。我和好友總約在車站會合,一起去上學。三年前的六月三十日也是如此。

會合地點,在沿著車站南口外牆設置的投幣式置物櫃前面。我準時抵達時,看見好友和一名身穿同所高中制服的男生在交談。好友是個眉清目秀的可愛女生,很受男生歡迎,我想,大概又有人向她告白、希望和她交往吧。

可是,我看見她面露困惑的表情,於是出聲喊她,試圖趕走對方。在此同時,男生從自己的書包中拿出閃著金屬光芒的物品。他一個箭步衝向好友,手臂動了兩、三下,她便一聲不吭地癱倒在地。

我高聲尖叫,等到男生跑走之後,感覺像是走在海綿上似地靠近好友,跪在她面前。她瞪大了眼睛,眼眶中含著淚水。
犯人馬上就落網了。據說,他在警察局供稱,他告訴班上同學自己和她在「交往」,拜託她配合演出卻遭拒,於是憤而動手刺殺她。

設在車站前的獻花台上,供奉著許多花。喪禮上致哀者眾多,大家都淚流滿面。我也在好友的母親懷裡痛哭失聲……但我覺得那不是真正的眼淚。無法保護好友,只有自己苟且偷生,令我感到羞愧不已。

她的遇害,好一陣子都是學校裡的話題焦點。可是,隨著時間經過,她不再是話題人物,而我也全心投入唸書準備考試,因為我想不到其他逃離罪惡感的方法。雖然考上了東京的大學,卻沒有絲毫喜悅。即使來到東京已經過了三個月,我仍然無法向任何人敞開心胸,交不到半個朋友,成天渾渾噩噩地虛度光陰。不知不覺間,好友的一周年忌即將來臨。

為了參加在好友家中舉辦的法事,我逼迫自己返鄉。她的父母很高興見到我,但我總覺得自己是為了減輕罪過而來,感到胸口苦悶。她的父母說心傷未癒,無法去案發現場祭拜,所以法事結束之後,我獨自前往車站。我想在獻花台或類似記念碑的「標記」前面,祈求好友早日安息。不過,在她倒下的地方什麼也沒留下,只有人群匆忙地熙來攘往。

當時,妳也是吧?──我彷彿聽見了冷冷的一句話。
「妳也一直想忘了我的死吧?今後也會日漸淡忘吧?」
我想吶喊「我不會」,然後便失去了意識。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出院之後,我把自己關在家裡,足不出戶。明明覺得死了比較輕鬆,但是父母聲淚俱下地勸我,所以我把他們端來的食物吞進胃裡,行屍走肉般地活了下來。好友的父母也很擔心,數度打電話慰問。可是,我自己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過了一年,好友的忌日再度來臨。
黎明前寒風刺骨,我身穿丹寧褲和T恤,加了一件薄運動夾克,手緊緊握著藏在口袋裡的水果刀的刀柄。我幾乎沒有意識到,手中的水果刀是為了防身,或是希望在那個地方自我了斷的表現。

一路上,我沒有遇見任何人,就抵達了車站裡投幣式置物櫃一字排開的地方。天似乎開始亮起來,車站後方可以看見鑲著橘邊的雲朵。忽然間,有一條影子在好友倒下的附近搖晃。

看似是人的那條影子,以左膝著地,接著把右手高舉至頭頂,像是在捕捉飄在空中的某種事物,然後移到自己胸前。影子又垂下左手、貼近地面,像是在撈取大地的氣息般地移至胸前,疊在右手上面。我繞到能夠看見人影側臉的地方,發現那個人閉著雙眼,似乎在吟誦什麼,嘴唇蠕動著。

「你在做什麼呢?」
我不假思索地問。對方宛如在祈禱的身影,撼動了我的心。
影子靜靜地站了起來。是個年輕男子。瀏海長到蓋住眼睛,臉型略長,溫柔的眼眸中透露著疑問。他身穿洗得褪色的T恤、膝蓋破洞的牛仔褲,腳踩磨損的運動鞋,腳邊放著一個大背包。

「我在憑弔。」
他彷彿要看穿我的瞳孔似地凝視著我,以意外纖細而溫柔的聲音說:
「有個人在這裡去世,所以我在憑弔。」
聽到他的回答,我才終於意識到「憑弔」這個字指的是「悼念」。

可是,為什麼……這個人和好友是什麼關係呢?不,我甚至還不曉得他是不是在悼念好友。正想開口詢問,他先說出好友的名字,問道:
「妳認識她嗎?」
我嚇得發不出聲,無言地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能不能告訴我她的事情呢?有人愛著她嗎?她愛著誰嗎?她做過怎樣的事情而被人感謝嗎?」
聽到這些話的當下一瞬間,心中頓時充滿了埋在內心深處的、對她的回憶。

許多人愛著好友。她愛著許多人。而且,她應該也愛著我。……可是,在她死去之前,我都沒有察覺這件事,好友大概也是一樣。因為當時的我們,認為愛這件事僅限於男女關係,或者對於家人。可是,那個人的問題令我想到,好友的生涯本來就是一種愛。她早上起床、和家人發生小爭執、和我去學校、和同學閒聊嬉笑、在對於將來的不安中唸書、在補習班嘆氣、回家和家人用餐、和朋友互傳簡訊、上床睡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愛。

聽起來很愚蠢嗎?但是,聽到他的問題時,我如此深信不疑。我告訴他好友的事。告訴他所有想起來的事。當我說完的時候,他說:
「讓我將妳剛才說的內容銘記在心,藉以憑弔她。」

他以跟剛才一樣的姿勢,左膝著地、右手舉在半空中、左手垂下貼近地面,將兩處流動的風運到自己的胸前,然後閉上雙眼。

您說的是不是這個人呢?我們就此道別,我不曉得該到哪裡、用什麼方式尋找他,時光就這樣流逝。當我回到大學,和鼓起勇氣主動攀談交到的朋友聊到網路時,我想到可以試著搜尋關於那個人。我心想:除了我之外,說不定也有人認識他,在網路上發送出相關資訊。我持續搜尋,終於連到了這個網站。是不是呢?您說的是不是這個人呢?

我來不及問他的名字。所以,我稱他為「憑弔者」。

我想知道關於他的事。當時就很好奇了……但是時間過得越久,我就越不曉得該如何看待他這個人。
他現在身在何方?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如今也持續著那樣的行為嗎?他的目的是什麼?
「憑弔者」究竟是誰?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