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誰還在寫錯字!(全新增訂升級版)

誰還在寫錯字!(全新增訂升級版)

  • 定價:499
  • 優惠價:9449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399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讀幽默小故事,學習漢字的大道理

  ● 2,000則日常生活中容易混淆的錯別字
  ● 在幽默小品、笑話、趣味小故事中,學習字詞語的正確寫法與用法
  ● 有故事、古文出處、圖解、例句與字詞比較
  ● 有【說清楚】、【比一比】、【正確用】、【小叮嚀】等單元,功能分明,
  ● 看笑話,讀解說;輕鬆學習,字字銘心

  本書蒐羅2,000則條目,以生活化的方式為讀者解說一般常誤用的字詞語。作者文筆輕鬆活潑幽默,有故事性、出處、圖解、例句與字詞之間的比較,甚至援引英文來解說。每篇結構包括有【說清楚】、【比一比】、【正確用】、【小叮嚀】、【想一想】、【增廣見聞】。

  例如:不齒≠不恥;弔詭一詞不宜用「很」、「最」、「非常」、「十分」來形容;「寒暄」不可寫作為「寒喧」,否則就變成天氣寒冷,大聲嚷嚷。那算應酬話嗎?此外還有,「冰人」不可解釋為吃冰的人或賣冰的人,它正確的意義是媒人;而你知道汗馬與汗牛的不同嗎?江郎、劉郎、王郎、夜郎的意思是什麼?贗音ㄧㄢˋ,yanˋ;假的,偽造的;彀音ㄍㄡˋ,gouˋ,是指張滿的弓;愜音ㄑㄧㄝˋ,qieˋ,不可讀作ㄑㄧㄚˋ,qiaˋ。舉書中兩例:

以身作則

  子:爸爸,百貨公司展出一隻像牛那麼大的老鼠。

  父:跟你說過幾千遍、幾萬遍了,小孩子講話不可以那麼誇張,你就是講不聽。

  身教重於言教。為人父母必須以身作則,才能把孩子教好。如果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是不能令孩子信服的。

【說清楚】
  則,規範,榜樣。以身作則,語本《論語.子路》:「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用自己的行為作他人的榜樣。

【正確用】
  總經理事事以身作則,所以能得到部屬的敬佩和愛戴。

【小叮嚀】
  曾見有把「以身作則」寫成「以身作責」,那就把語義弄擰了。

豉.鼓

  在菜單上看到「豆鼓排骨」這道菜,難不成一盤的豆子都會敲鑼打鼓? 【說清楚】

  豉讀音ㄕˋ,語音ㄔˇ,用黃豆或黑豆泡透蒸熟,發酵製成的食品。如:豆豉。

  鼓,ㄍㄨˇ,打擊樂器,又作拍擊、振動、激勵、凸起解,如:鼓掌、鼓舌如簧(動舌像鼓弄簧片一樣。形容人能言善道)、鼓舞(使人振奮)、鼓起一個包。

【小叮嚀】
  「豆豉排骨」可不要說成「豆鼓排骨」,那就美味盡失了。

【增廣見聞】
  讀音是文言的讀法,語音是白話的讀法。讀音較正式,語音較通俗。例如「北」讀音ㄅㄛˋ,語音ㄅㄟˇ;「導師」讀音ㄉㄠˋㄕ,語音ㄉㄠˇㄕ。

本書特色

  將漢字的文字特色融入幽默小品、笑話、生活趣味故事中,提高學習者的興趣,幫助學生讀者輕鬆辨識錯別字,從此不再寫錯字!

作者簡介

司馬特

  又名司馬字癡。長年與文字為伍,性格「義正辭嚴」,效法福爾摩斯辦案的精神與技巧,偵查書籍報章雜誌中的錯別字。嗜好是閱讀字典,優游字海即能忘卻一切煩憂,文筆幽默風趣,解說深入淺出,風格平易近人。司馬名言:「找出一個錯字,其重要性,不亞於總統簽一項重要文件。」著作豐富,包括多本字詞語專書與兒童讀物。名作家劉墉稱讚他討論錯別字的著作是:「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幽默之外。」

 

專文推薦
偵察錯別字的福爾摩斯──司馬特先生
吳涵碧

  我時常懷念小時候看過的福爾摩斯偵探故事。福爾摩斯沒有任何現代化的配備,完全憑著細密的觀察、邏輯的推論,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破獲了許多難解的案件,過程引人入勝,值得反覆推尋。

  司馬特先生對於錯別字的「搜捕」,讓我想到福爾摩斯。我國文字博大精深,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司馬特絕不靠死背硬記,因為我們老祖先造字原本自有道理。

  記得有一回,司馬特指著電影看板,慨嘆一聲,「唉,『殭屍片』竟然寫成了『僵屍片』,僵字在哪兒都可以用,就是不能用在殭屍,人已經死了,怎麼還能用人字旁的『僵』字呢?」

  說得也是。

  拜讀司馬特先生的大著《誰還在寫錯字!》,不但佩服他學富五車,信手拈來全是學問,而且非常欣賞司馬特的幽默風趣。當年《讀者文摘》曾有過錯別字的介紹,仰之彌高,卻嫌艱深,讓人對中國文字望之卻步,不似司馬特平易近人,有出處,有例證,也有笑話。

  例如司馬特談到,我們常說囫圇吞棗,比喻含糊籠統,原來其中有段故事:古代有一個醫生向人表示,吃棗益脾而損齒,有個自作聰明的人竟然說,不如吃棗只嚥不嚼。乖乖,那可是會噎死人的。

  看了這一段故事,可以見得讀書不求甚解何其危險。

  司馬特解釋「言多必失」四個字的用法也挺有意思:有一天,我等公車,看到一個婦人牽著小孩,小孩哭鬧不休,我忍不住說:「孩子就是孩子,他需要什麼,給他不就得了。」

  婦人說:「他吵著要你的帽子。」

  司馬特先生為了要讓讀者正確使用中文,真正是用心良苦,他像是一位博學的老師侃侃而談,妙語如珠。可以將此書作為正襟危坐的國語文參考書,也可以放在書桌旁隨意抽來閱讀,甚且臨睡之前翻兩頁,不知不覺之中,輕鬆容易得到許多寶貴的知識。

  任何學問要做到深入淺出,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司馬特先生的一身功夫,來自打開字典,一個字一個字逐字細讀。他啃出了興趣,搬來一屋子的字典。到了現在,他開始審閱字典,若是發現一本字典錯別字太多,必去信訂正,認真得叫人吃不消,也自有其可愛執著之處。

  我在撰寫《吳姐姐講歷史故事》之時,若是遇到疑惑難解的怪字,也常找司馬特研討,作為參考之一。他總是耐心細心、不厭其煩。不止是古書,就是非洲小國的正確中英名稱,甚且當今哪一位槍擊要犯的名字,問司馬特準沒錯,他若是不敢確定,也會踏破鐵鞋非找出正確答案不可。

  任何文稿到了司馬特手中,他一定全身聳立,所有細胞武裝,以法眼難逃的姿態仔細搜尋錯別字。他一本正經道:「我找出一個錯字,其重要性,不亞於總統簽一項重要文件。」

  這等氣魄何其豪邁,常見許多人興致來時,熱烘烘地準備大幹一番,興致過後,馬上廢然而止,司馬特長期地、不斷地,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翻著字典,推敲研究,此之謂皓首窮經也,他也在字典之中,找到了自己的樂趣。如今更把一己之樂,提供給讀者,實在是一件有意義的事,讀者若能靜下心來,體會一字一句背後的由來,也可以逐漸領略讀書研究之樂也。

  至於司馬特先生姓名之考,除了瞻仰司馬遷、司馬光之光輝外,一個人能埋首於字典之中,如此悠然自得,豈不是最最 SMART ?

(本文作者為作家,現任中華日報副主筆兼藝文中心主任)

專文推薦
「搬」門不敢弄斧
劉墉

  我每次出版新書,除了自己三校,還必定要經過兩個人看過,才能放心。

  這兩人,一個是拙荊,她總是第一個讀者,也代表了一般讀者,所以只要她點頭,認為可觀,我就放心不少。

  另一位則是司馬特先生,他是國內文字的權威,許多想當然的字,一過他的法眼,常能挑出毛病,所以只有他點頭,認為無誤,我才能確定不會誤了讀者。

  與司馬特先生認識,是在報上。精確一點說,又不是在「報上」,而是在「報下」。那時中文電腦還不發達,我每次供稿給《中華日報》,都是將手稿直接傳去,「出手」之後又不甚放心,唯恐手民認不得我龍飛鳳舞的字,排出來走了樣。所以總要求主編將稿子打好傳回,由我自己先校一遍。

  但是每次稿子傳回,都發現已經沒什麼錯,更可喜的是,原來筆誤的,或是「學藝不精」,誤用多年而不自知的地方,都早有報社的專家作了修正。

  幾次稿件來回,都如此,我不得不佩服那位專家的功力,於是打電話給主編,讓她介紹那位飽學之士,記得我問主編時,她先一驚,接著小心地問我是不是有什麼不滿。

  「不滿?」我也一驚:「我是太滿意了,所以特別想向這位先生致謝。」

  後來才知道,作家對於專家「改錯字」,不見得都領情,尤其是那些像「追根究底」、「吃裡扒外」、「混身解數」、「惱羞成怒」,看來十分習慣的詞,當司馬特先生修正為「追根究柢」、「吃裡爬外」、「渾身解數」、「老羞成怒」的時候,反而有許多人不習慣。

  為此,可能報社主編還勸過司馬先生手下留情,得過且過,偏偏遇上個「司馬字癡」,救字如救火,堅持「正字」到底,只怕由於他的「義正辭嚴」,還跟主編有過爭執。

  司馬特先生就是這麼一位一絲不苟的人,後來跟他由認識而深交,甚至與他夫人、子女也認識之後,益發佩服他的用功之深、功夫之厚。

  以前讀《三民主義》,讀到「思想、信仰、力量」,當一個人遇到問題,勤學苦思而得其解之後,自然產生信仰,也由信仰轉為力量。

  司馬先生是在精研文字數十年,有過無數考據、推敲,甚至辯證、辯論之後,才能產生他的堅持。

  每次將自認為絕無錯誤的新書稿交給司馬先生,取回時發現仍有許多料不到的「大小錯誤」,真是一則以驚、一則以喜。驚的是居然寫作數十年,還犯那麼多錯;喜的是,能得到司馬先生過濾,而在付梓之前及時改正。所以我要說司馬先生遠超過「一字之師」,對我而言,真是「百字之師」了。

  舉凡鑽研至極精微處的人,必有超人的智慧、嚴謹與毅力,如此日久,常顯得刻板。司馬先生不然,他不但詞鋒甚健,筆下更是幽默。

  最近讀司馬先生大作《誰還在寫錯字!》,更覺得他能「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幽默之外」,他透過生動的故事、對話,把艱深的文字,活生生地呈現在讀者面前,於是一讀難忘,能「字字銘心」。我一邊拜讀、一邊想,如果能早早得到這本書,說不定現在就不必求司馬先生「審閱」了。不過回頭再想,也幸虧以前沒能得此書,於是有錯、於是有緣,有緣得識司馬特先生一家,也有緣為他寫這篇序文。

  這篇序文自然要經司馬特先生精校,所以如果有任何文字錯誤,我都不必操心。只是──

  「搬門弄斧」,啊!不!應該是「班門弄斧」,心中十分惶恐。

(本文作者為知名畫家、作家)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204703
  • 叢書系列:中文可以更好
  • 規格:平裝 / 704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