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獨享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類型小說
我們沒有那麼要好

我們沒有那麼要好

I’m So Happy for You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24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妳是我的好姊妹,我是妳的手帕交。
  我無助時,只有妳肯耐心傾聽。
  妳心碎時,我不禁陪妳潸然淚下。
  然而,其實我們心裡都很有默契地藏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祕密──
  我們根本沒有那麼要好!!

  說壞話、扯後腿、撕破臉、選邊站,都是一定要的!
  隨時與人和睦相處實在太累了,情不自禁的勾心鬥角才是人際關係的王道!

  是彼此關懷,還是雙方都需要一個情緒垃圾桶?
  是相互取暖,還是雙方都需要對方來填補空虛、打發無聊?

  互訴心事、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就一定真誠以對、情義相挺、彼此信任嗎?人性恐怕不是如此簡單,人生的變動與轉折也不斷考驗著友誼的堅定。在相互扶持的表面底下,或許嫉妒的暗潮蠢蠢欲動,或許懷疑與猜忌早已占滿胸懷。

  《我們沒有那麼要好》說的是女生世界中常見的故事,或許不夠甜美溫馨,卻絕對真實:女朋友之間,除了相互扶持的溫暖時刻,其實更有許多壓抑在心中、相互較勁的心情。作者以輕盈有趣的筆調深入勾勒出這些「小心機」,令人不禁微微臉紅、會心一笑,讓人讀著讀著不禁覺得「對對對,我也有這種姊妹淘」、「對對對,其實姊妹淘的真面目應該是這樣」,甚至「對對對,我自己就是這樣的雙面人、壞朋友」!

  溫娣和黛芙妮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已婚的溫娣苦於不孕,與丈夫亞當的性生活充滿壓力,而不熱中於「做人」的亞當卻頻頻對溫娣冷嘲熱諷,沮喪的溫娣只能找黛芙妮傾訴心事。未婚的黛芙妮是個絕世美女卻情路坎坷,常向溫娣哭訴自己那有婦之夫的「男友」米契不肯離婚。

  溫娣表面上總是安慰黛芙妮,黛芙妮表面上總是為溫娣打氣,但其實溫娣向來嫉妒黛芙妮的美貌及男人緣,如今溫娣步入婚姻、黛芙妮仍在爛男人之間周旋,也讓溫娣有種「反正最後我贏了」的優越感。

  然而,溫娣的婚姻充滿問題,除了不孕,還有個眼高手低的老公──夢想當個作家的亞當並不出門工作,只在家裡塗塗寫寫,兩人只靠溫娣的一份薪水租房子住。不料,有一天,兩人連這棟房子也保不住了……

  此時,情路坎坷的黛芙妮卻遇到了真命天子:年輕有為的律師強納森。強納森不止有錢,而且真心愛著黛芙妮,兩人不僅閃電結婚、搬進氣派的郊區豪宅,更將迎來一個新生命!

  眼看著好友雙喜臨門、飛上枝頭當鳳凰,溫蒂嘴裡說著「真為妳高興」,內心卻泛著嫉妒的苦澀。心口不一的祝福漸漸消蝕她們的友誼……

作者簡介

露欣達.羅森斐(Lucinda Rosenfeld)

  畢業於美國康乃爾大學比較文學系,第一筆稿費來自於一篇關於報復前男友∕女友的文章,之後又為《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撰寫品酒與夜生活的專欄,短文作品散見《紐約客》(The New Yorker)、《非小說類創作》(Creative Nonfiction)期刊、網路雜誌Slate.com、時尚雜誌《魅力》(Glamour)等報章雜誌。二○○○年,她出版了第一部小說《她發現》(What She Saw),以幽默的筆調記錄女主角菲比從諸位男朋友身上學到什麼,電影版權已由迪士尼旗下的米拉麥克斯影業(Miramax Films)簽下。第二部小說《回家的理由》(Why She Went Home)則是《她發現》的續作。

  《我們沒有那麼要好》還沒上市便備受文壇矚目,並獲得暢銷書《醜聞筆記》(Notes on a Scandal)作者卓伊.海勒(Zoe Heller)、《荷蘭》(Netherland)作者約瑟夫.歐尼爾(Joseph O’Neil)強力背書,出版後更受到《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出版人週刊》、《波士頓環球報》、《紐約客》雜誌、《娛樂週刊》等媒體好評。目前她與丈夫及兩名幼女定居於紐約市布魯克林區。

譯者簡介

郭寶蓮

  台大社會學碩士,輔大翻譯研究所肄。專職譯者,近期譯作包括《心願清單》、《重生》、《長椅上的天使》、《鯨魚之歌》、《血色童話》、《夜之屋》系列等。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205212
  •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1
自從溫娣.莫門八個月前準備懷孕起,她和丈夫亞當.史瓦茲之間的床笫之歡就變成軍事化的按表操課:隨「性」所至的熱情和溫存能省則省,提「槍」上陣的時機和精準度才是王道。不過那個週日深夜,亞當不甩「操課表」──當天是溫娣生理週期的二十四天,幾無受孕的機會──直接在床上翻過身,來個霸王硬上弓,右手食指拉開她內褲的鬆緊帶。溫娣的第一個直覺是告訴他,讓她好好睡,而他也得保留「做人」的子彈,以便在最佳時機發揮戰力,但她不想觸怒他,況且想到他對她仍有「性趣」,她也頗開心。

客廳電話響起時,溫娣衡量該怎麼做比較好,最後她決定推開亞當,起身接電話。
「不能讓答錄機接嗎?」亞當將頭埋入枕頭裡嘀咕。

「一下下就好。」溫娣匆忙跑出房門外。
來到客廳,漆黑之中,脛骨不小心撞上茶几,她痛得一手按著小腿,一手摸索著仍在響的電話。終於,她找到擱在地板上的話機,就在上週那期藝文生活類雜誌《紐約客》和名人八卦雜誌《In Touch》週刊之間。今晚稍早,她一直在讀專寫環保暖化議題的作家伊麗莎白.克爾伯特那篇關於南北極冰冠融化問題的萬言文,只不過後來被《In Touch》封面上那則女星珍妮佛.安妮斯頓重返曠男怨女集散地的標題所吸引。真可憐,看來又被甩了,或者起碼這本雜誌是這麼說的。「喂?」她接起電話。

「溫──娣。」話筒另一頭傳來顫抖的聲音。
果不其然。電話一響,溫娣就在想應該是黛芙妮.猶柏洛夫,她從大學時代起最要好的朋友。即使三更半夜接到黛芙妮的電話,她也不感訝異。過去這些年來,黛芙妮愈來愈依賴她,她也愈來愈覺得自己對這個朋友的心理福祉與情緒健康負有重責大任。她關心黛芙妮,也不想錯過黛芙妮生活中的最新發展。她努力振奮精神,以當下所能表現出的最熱情口吻說:「阿黛,怎麼啦?」

「對不起,這麼晚打給妳。」黛芙妮先是道了個歉,抽泣的聲音讓人聯想到老式浴缸的排水聲。「可是,我心情真的很糟。」

「又是米契惹妳呀?」溫娣問。這話可說明知故問,因為一直以來都與米契有關,就像「米契.科羅克來自華府的實況報導」這句話那麼耳熟能詳。這傢伙年約五十五,滿臉皺紋,加上臉色蠟黃,活像乾皺的金黃色葡萄乾。根據溫娣所獲得的資訊,黛芙妮在電視上看到他的頻率大過在現實生活中,原因除了他是某人的老公(據說那女人叫雪兒,氣象播報員,頂著一頭永遠文風不動的髮型),可能也因為他住在華府,而黛芙妮住在華府三百多公里外的紐約。

「他今晚來紐約,打了電話給我。」黛芙妮幾乎是用力換了一口氣後才繼續說:「我們本來要見面的,但我真的好失望,因為他只待幾小時就要走。(清晰可聞的吸氣聲)所以我就說,我覺得我這裡好像旅館,他匆匆入住,又匆匆離去;他說很抱歉讓我有這種感覺,不過他已經設法給我他所能給的時間。」又是清晰可聞的吸氣聲。「所以我就說,這樣不夠,我要知道這段關係到底會有什麼結果。他說……」換成哽咽啜泣。「他說,如果我要求他承諾未來,我們就不該再見面,因為他絕不會在孩子大到能離家前離開他們,否則他無法原諒自己。可是那得等上兩百年,到時候我就已經兩千歲了呀!」黛芙妮嗚嗚哭了起來。

「喔,阿黛,我替妳好難過。」溫娣說,克制衝動不去糾正黛芙妮謬誤的算術。「他真是可惡的混蛋,令人失望透頂!」她努力讓語氣聽起來既同情又同仇敵愾。要做到這樣可不簡單。溫娣以前就聽過同一齣戲碼的千百種演法,黛芙妮也曾叫她幫忙解讀無數封來自米契的電子郵件和留言,雖然它們全都沒重點。溫娣很自豪她當得起好友的角色,況且她知道黛芙妮這段日子很難熬,不過老實說,她對老友深陷情傷卻死不放手的行為愈來愈不耐煩。

在米契偶一為之的浪漫時刻(比方想跟黛芙妮上床前),他會告訴黛芙妮,他幻想兩人一起浪跡天涯,到位於古巴外海的特克斯和凱科斯群島找個海灘小木屋定居。然而,事實上他一次都不曾承諾將離開妻子,也一次都不曾(就溫娣所知)用「愛」這個字眼來描述他對黛芙妮的感情。在溫娣看來,米契.科羅克這傢伙唯一主動提出的承諾就是他剛好進城時,黛芙妮可以過去共用他於中央公園南側下榻的五星級飯店套房。

說真的,溫娣實在厭煩了這一成不變的劇情,渴望見到新角色登場,或者劇情有新發展,任何能讓情節往前推進的人事物都行。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皇冠
  • 療癒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