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校園祕案
  • 定價:450
  • 優惠價:79356
  • 優惠期限:2017年12月07日止
  • 【分級買就送】分級VIP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鹹水傳書機】2013/8月,外國人在讀什麼書?

    文/阿闊2013年08月13日

    ❐ 「這世界是場狂歡嘉年華會,而且永遠都是!」 《Carnival》/Rawi Hage Carnival 加拿大籍黎巴嫩作家拉維‧哈吉曾以《狄尼諾的遊戲》獲得許多獎項,其中包括世界文學大獎「都柏林文學獎」,該作品以電影般的巧妙布局受到讀者喜愛,至今已被翻譯成十多個國家語言版本。 曾當過計程車司機的哈吉, more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年度十大好書
英國鵝毛獎入圍作品
翻譯30種語言

  直追納博科夫及安伯托.艾可

  充斥神祕的瑰麗世界
  美女教師的死亡事件
  一場高中藍血會菁華成員們的冒險與盛宴

  從我發現漢娜死亡,幾乎是一年前的事了,我以為自己已經從腦海中抹去了當時所有的畫面。我錯了。

  《校園祕案》是一本引人入勝的驚世鉅作。隨著少女芙琉.凡.米爾娓娓道來,讓讀者跟著投入一個充斥黑暗謀殺和蝴蝶亂舞的世界,在這裡人們追逐美色和終日閒晃,另外還有美國速食文化、西方經典名著、政治激進思想與與少年們一頭熱的作風。

  本書以文學經典名著為章節(輔以手畫視覺輔助教材),讓芙琉邪惡趣味卻又深沉的自身經歷,讓我們體驗人生最困惑的階段,看各年齡層的人物如何終究連結成一個網絡,而最黑暗的祕密最終將釋放讀者的心靈。

  天才美少女 x (經典名著 / 希區考克3 次方 )+青春樸實(切.格瓦拉2次方+黑色電影─簡單真相)﹦校園祕案

  「也許那是她的『玫瑰花蕾』,」我過了一會兒才說。平時我開口,他們當然從沒人會有興趣聽,但這次,他們幾乎不約而同地轉向我。

  「她的什麼?」潔蒂問。

  「你們看過《大國民》吧?」我問。

  「當然看過啊,」耐傑爾興趣勃勃地說。

  「呃,玫瑰花蕾就是《大國民》劇中主角一輩子所追求的東西。那是他千方百計想找回的東西。那是一種對單純、快樂時光的渴望,一種無法實現、令人心痛的渴望。那是他死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書中人物名詞:

  芙琉.凡.米爾:聰明、死板、早慧又博學多聞的女孩,她與博士父親蓋洛思.凡.米爾遍遊全美偏遠的學術機構與大學,文學、哲學和科學知識比同儕豐富淵博。(她也是電影迷,還可以背誦完整的圓周率。)當她十六歲時,由於某次關鍵事件,她之前無趣乏味人生就此完全改變。

  飛翔的簑羽鶴:這是1829-1860年美國南方流行的絞刑,漢娜也可能是這樣吊死的。

  蓋洛思.凡.米爾:帥氣卻帶點癲狂的男人,他總喜歡賣弄箴言,跟女人的關係總是炙熱短暫(見「綠金龜」),還喜歡高檔波本酒。

  綠金龜:35-45歲單身女性,芙琉最不懂的是為何她們總像羊毛褲上的毛球黏著她老爸不放。

  獅子性愛:朝代汽車旅館222號房裡發生的事情。

  維拉瑞:線索之一。

作者簡介

瑪芮莎.佩索 Marisha Pessl

  一九七七年生於美國密西根州。父親為奧地利工程師,母親為美國家庭主婦。她三歲時父母離異,她隨母親和妹妹移居北卡羅來納州。她小時候,她母親經常在她睡前朗讀給她和她的妹妹聽;她學習廣泛,曾經學過騎馬、繪畫、爵士樂與法文課程。瑪芮莎大學時在西北大學念了兩年,之後轉學到芝加哥大學的伯納德學院,以榮譽優等生(Phi Beta Kappa)取得英語文學學士學位。

  瑪芮莎大學畢業後擔任財務分析師,閒暇時則勤於創作。處女作《校園祕案》從二○○四年開始進行,直至二○○六年出版。新書出版之前,她就已經是文學部落格的熱門話題人物,討論內容包括數字高達六位數的預付金以及她的美貌與運勢。《校園祕案》上市引起轟動,獲得輿論廣泛好評,並且成為《紐約時報》年度好書。目前,瑪芮莎定居紐約。

譯者簡介

陳佳琳

  台灣大學外文系畢,美國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碩士,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口筆譯碩士,曾任電視台編審,現為專職翻譯。譯有《愛情趴趴走》、《PS,我愛你》(合譯);翻譯得獎作品包括《在我墳上起舞》、《來自無人地帶的明信片》、《檸檬的滋味》與《梵谷流浪一百年》等。

 

目錄

第一部
1 奧塞羅(Othello)
2 青年藝術家的畫像(A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
3 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
4 七角樓(The House of the Seven Gables)
5 白衣女郎(The Woman in White)
6 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7 危險關係(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8 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
9 賣花女(Pygmalion)
10 史岱爾莊謀殺案(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

第二部
11 白鯨記(Moby Dick)
12 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
13 戀愛中的女人(Women in Love)
14 喜迪山小屋的入侵者(The Housebreaker of Shady Hill)
15 春濃滿樓情癡狂(Sweet Bird of Youth)
16 愚昧人生(Laughter in The Dark)
17 睡美人與其他童話故事(The Sleeping Beauty and Other Fairy Tales)
18 窗外有藍天(A Room with a View)

第三部
19 吼與其他詩作(Howl and other Poems)
20 馴悍記(The Taming of a Shrew)
21 解救(Deliverance)
22 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
23 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24 百年孤寂(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25 荒涼山莊(Bleak House)
26 大眠(The Big Sleep)
27 瑞斯丁娜(Justine)
28 梅魯拉納街上一場可怕的混亂(Quer pasticciaccio brutto de via Merulan)
29 支離破碎的結局(Thing Fall Apart)
30 守夜人的陰謀(The Nocturnal conspiracy)
31 切.格瓦拉與青年人對談(Che Guevara Talks to Young People)
32 鄉間好人(Good Country People)
33 審判(The Trial)
34 失樂園(Paradise Lost)
35 祕密花園(The Secret Garden)
36 變形記 (Metamorphoses)

期末考

感謝

 

序言

  老爸總說如果有人想撰寫自傳,還希望能有人拜讀的話,最好得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除非妳是莫札特、馬諦斯、邱吉爾、切格瓦拉或龐德--我是說那個007--之流的人物,否則妳有空時還是玩玩手指畫或推圓盤就好啦,因為我想除了妳那個手臂鬆垮又寵妳寵到不行的老媽,沒有人會想知道妳可悲人生的什麼細節,我看還沒開始動筆就可以下結局了。」

  給了這麼嚴苛的限制,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會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大概得等到我至少七十歲吧──一個有肝斑、風溼痛的老太婆,腦筋動得比雕刻刀俐落,有一棟在亞維農的低矮房子(隨時都有三百六十五種不同的乳酪可以品嘗),有個比我小二十歲的年輕情人時常在田裡幹活(田裡種什麼不重要──只要是金黃色就好了),此外,如果有那麼點好運的話,也許有什麼哲學或科學定律是以我為名。然而,沒想到決定提筆──不對,是真的有需要──寫下我的童年──的時機,特別是如脫了線的鬆垮毛衣般的那一年──竟然來得如此迅速,比我想像的早。

  一切從單純的失眠開始。從我發現漢娜的死已經一年了,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抹除了那個晚上所有的回憶。就像希金斯教授毫不間斷地想徹底改變依萊莎的東倫敦腔那樣(希金斯教授與依萊莎為電影《窈窕淑女》中男、女主角名,女主角由奧黛麗.赫本飾演)。

  我錯了。

  到了一月底,我還是會在三更半夜驚醒,死寂黑暗的走廊在天花板上投下陰影,幾本乾淨厚實的課本如《天文物理學序論》和悲傷沉默的詹姆斯.狄恩盯著我,他的黑白海報被貼在我的門後,我會透過黑暗望回去,結果看到的卻是栩栩如生的漢娜.史耐德。

  她離地三呎,用一條橘色延長線吊掛在樹上。她腫脹的舌頭顏色跟洗碗海綿一樣是桃紅色的--從她的嘴裡伸出來。她的雙眼就像橡實,或像褪色的一分錢硬幣,或像孩子們在雪人臉上放的兩顆大衣鈕扣空洞無神。又或許其實它們是看得見一切的;J.B.淘爾這麼形容死前的時刻「一瞬間看到所有曾經存在的事物」(我實在蠻懷疑他怎麼會知道這些,因為當他寫下《生死》時還正值壯年呢)。還有她的鞋帶-真的可以為此寫一篇論文了──深紅色對稱的鞋帶用雙蝴蝶結繫得仔仔細細。

  然而,身為根深柢固的樂觀主義者(「凡.米爾一家都是天生的理想主義者,堪稱積極的自由思想派,」老爸這麼表示)我也希望半夜眼睛還睜得老大的毛病可以很快克服,就像那種短暫流行的風潮,如短蓬裙或電子寵物等等,但是在二月初的某個晚上,我當時正在看《伊尼亞德》(The Aeneid,羅馬詩人維吉爾作品),我的室友秀真在看她的《有機化學》,結果她頭也沒抬地說我們宿舍有些大一生準備不請自來的去參加一個博士生辦的派對,但是沒人找妳去因為大家覺得妳有些行為舉止稍微有點「陰森」:「特別是早上妳準備去上『六○年代的反文化與新左派』時,看起來真是……有病耶。」

  這個,當然只是秀真的一面之詞(秀真的表情總是同時融合快樂與憤怒)。我也盡量想把這種批評拋在腦後,把它當做實驗時試管飄散出來的異味就好了,但後來我開始發現自己許多關於「陰森」的實證。例如有個星期五晚上,貝珊妮帶了朋友到房間準備觀賞一整晚的奧黛麗.赫本電影,當《第凡內早餐》快要演完時,我明顯地感受到,我跟其他坐在床上煙抽個不停,眼裡盡是淚水的女生不同,我發現自己完全不想要荷莉找到貓。不行,老實說,我真的發現自己想要貓就這麼被丟棄在小巷裡,就這麼在紐約那條可怕的錫盤街裡,棲身在破舊的板條箱內發抖喵喵叫,依電影裡那一幕下雨的速度,我看牠不到一小時內就會被沖到太平洋裡了。(我當然掩飾自己了,在喬治.佩波德激動地抱著奧黛麗,奧黛麗激動地抱著貓,貓看起來已經像隻淹水的松鼠時,我也跟著愉快地微笑了。我相信自己甚至還隨著貝珊妮的嘆息適時地像個小女孩尖聲地"唉─喲─"了起來。)

  還不只這樣,幾天之後,我在上〈美國人自傳〉,老師是助教葛倫.歐克里,他的臉有玉米麵包般的表面,習慣在字間吞口水,他正在討論葛楚.史坦(Gertrude Stein,1874-1946,美國重要女作家、詩人)臨終前的言語。

  「『答案是什麼呢?葛楚?』」葛倫虛假地輕聲引述,他的左手高舉,像是舉著一把隱形的粉紅色洋傘。(怪異的鬍髭使他看起來像極了愛莉絲.托克勒斯(Alice B Toklas,葛楚的同性伴侶)「 『那麼,愛莉絲,問-(吞口水)-題又是什麼呢?』」

  我壓下一個哈欠,隨意瞥到我的筆記本,卻驚恐地發現自己已漫不經心地在筆記本上用奇異彎曲的線條寫了讓人不安的兩個字:再見。這兩個字似乎輕如鴻毛,沒錯,但是我卻像個心碎的瘋子般,在空白的地方寫了至少四十次──而且前一頁也有。

  「有誰可以告訴我葛-(吞口水)楚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呢?芙琉?不知道?妳可以專心點嗎?希拉妳說說看?」

  「很明顯,她講的是物質世界讓人無法忍受的空泛。」

  「很好。」

  顯然儘管我努力地要表裡不一(我穿著黃色粉紅色相間的毛衣,將頭髮梳成精神抖擻的馬尾辮),我卻已經扭曲成自己最怕的那個形象,我已經變得僵硬乖戾(已經在前往瘋狂世界的休息站),像是那種會對小朋友眨眼睛,或是故意嚇飛正在優閒進食的鴿群的中年人。當然,在我看見某些特殊的報紙標題時,還是會感覺一股寒顫滑下我的背脊,如:「鋼鐵大亨因心臟病突發暴斃,得年五十。」「露營用具清倉大拍賣。」但我總告訴自己,每一個人──至少每一個有趣的人──總會有些瘡疤。這些瘡疤卻不代表這個人的外表或舉止比較像凱薩琳.赫本而非奎格船長,比較像仙度拉.蒂而非小氣財神。

  要不是那個寒冷三月清晨的一通電話,我可能會持續墜入這個恐怖深淵。那時離漢娜的死已經快一年了。

  「妳的,」秀真雙眼沒離開圖表二一一四.七四「氨基酸與?」,一面把話筒遞給我。

  「喂?」

  「嗨。是我。妳的過去。」

  我無法呼吸。這聲音沒錯──低沉嗓音暗示性愛與高速公路般的生活,半是瑪麗蓮.夢露半是查爾斯.克勞(Charles Kuralt,美國資深新聞記者主播)的性格,但它也有改變。如果說它曾經甜膩沙啞,現在的它則是濃稠疲乏。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53494
  • 叢書系列:藍小說
  • 規格:平裝 / 624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書籍延伸內容

時報暢銷展

 

內容連載

序言
老爸總說如果有人想撰寫自傳,還希望能有人拜讀的話,最好得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除非妳是莫札特、馬諦斯、邱吉爾、切‧格瓦拉或龐德--我是說那個○○七--之流的人物,否則妳有空時還是玩玩手指畫或推圓盤就好啦,因為我想除了妳那個手臂鬆垮又寵妳寵到不行的老媽,沒有人會想知道妳可悲人生的什麼細節,我看還沒開始動筆就可以下結局了。」

給了這麼嚴苛的限制,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會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大概得等到我至少七十歲吧──一個有肝斑、風溼痛的老太婆,腦筋動得比雕刻刀俐落,有一棟在亞維農的低矮房子(隨時都有三百六十五種不同的乳酪可以品嘗),有個比我小二十歲的年輕情人時常在田裡幹活(田裡種什麼不重要──只要是金黃色就好了),此外,如果有那麼點好運的話,也許有什麼哲學或科學定律是以我為名。然而,沒想到決定提筆──不對,是真的有需要──寫下我的童年──的時機,特別是如脫了線的鬆垮毛衣般的那一年──竟然來得如此迅速,比我想像的早。

一切從單純的失眠開始。從我發現漢娜的死已經一年了,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抹除了那個晚上所有的回憶。就像希金斯教授毫不間斷地想徹底改變依萊莎的東倫敦腔那樣(希金斯教授與依萊莎為電影《窈窕淑女》中男、女主角名,女主角由奧黛麗‧赫本飾演)。

我錯了。
到了一月底,我還是會在三更半夜驚醒,死寂黑暗的走廊在天花板上投下陰影,幾本乾淨厚實的課本如《天文物理學序論》和悲傷沉默的詹姆斯‧狄恩盯著我,他的黑白海報被貼在我的門後,我會透過黑暗望回去,結果看到的卻是栩栩如生的漢娜‧史耐德。

她離地三呎,用一條橘色延長線吊掛在樹上。她腫脹的舌頭顏色跟洗碗海綿一樣是桃紅色的--從她的嘴裡伸出來。她的雙眼就像橡實,或像褪色的一分錢硬幣,或像孩子們在雪人臉上放的兩顆大衣鈕扣空洞無神。又或許其實它們是看得見一切的;J‧B‧淘爾這麼形容死前的時刻「一瞬間看到所有曾經存在的事物」(我實在蠻懷疑他怎麼會知道這些,因為當他寫下《生死》時還正值壯年呢)。還有她的鞋帶-真的可以為此寫一篇論文了──深紅色對稱的鞋帶用雙蝴蝶結繫得仔仔細細。

然而,身為根深柢固的樂觀主義者(「凡‧米爾一家都是天生的理想主義者,堪稱積極的自由思想派,」老爸這麼表示)我也希望半夜眼睛還睜得老大的毛病可以很快克服,就像那種短暫流行的風潮,如短蓬裙或電子寵物等等,但是在二月初的某個晚上,我當時正在看《伊尼亞德》(The Aeneid,羅馬詩人維吉爾作品),我的室友秀真在看她的《有機化學》,結果她頭也沒抬地說我們宿舍有些大一生準備不請自來的去參加一個博士生辦的派對,但是沒人找妳去因為大家覺得妳有些行為舉止稍微有點「陰森」:「特別是早上妳準備去上『六○年代的反文化與新左派』時,看起來真是……有病耶。」

這個,當然只是秀真的一面之詞(秀真的表情總是同時融合快樂與憤怒)。我也盡量想把這種批評拋在腦後,把它當做實驗時試管飄散出來的異味就好了,但後來我開始發現自己許多關於「陰森」的實證。例如有個星期五晚上,貝珊妮帶了朋友到房間準備觀賞一整晚的奧黛麗‧赫本電影,當《第凡內早餐》快要演完時,我明顯地感受到,我跟其他坐在床上煙抽個不停,眼裡盡是淚水的女生不同,我發現自己完全不想要荷莉找到貓。不行,老實說,我真的發現自己想要貓就這麼被丟棄在小巷裡,就這麼在紐約那條可怕的錫盤街裡,棲身在破舊的板條箱內發抖喵喵叫,依電影裡那一幕下雨的速度,我看牠不到一小時內就會被沖到太平洋裡了。(我當然掩飾自己了,在喬治‧佩波德激動地抱著奧黛麗,奧黛麗激動地抱著貓,貓看起來已經像隻淹水的松鼠時,我也跟著愉快地微笑了。我相信自己甚至還隨著貝珊妮的嘆息適時地像個小女孩尖聲地“唉─喲─”了起來。)

還不只這樣,幾天之後,我在上〈美國人自傳〉,老師是助教葛倫‧歐克里,他的臉有玉米麵包般的表面,習慣在字間吞口水,他正在討論葛楚‧史坦(Gertrude Stein,1874-1946,美國重要女作家、詩人)臨終前的言語。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龍紋身的女孩強勢回歸!第5集《以眼還眼的女孩》限時特價399元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