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海德格的眼鏡

海德格的眼鏡

Heidegger’s Glasses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 【分級買就送】分級VIP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出版人週刊》、《書單雜誌》重點推薦!

  為了活下去,他們假造了回覆給天才哲學家海德格的信;
  但這封信,卻也讓所有人命在旦夕……

  這是個荒謬而詭異的世界,
  但我們永遠無法脫離它,因為我們也是它的一部分。

  二次大戰期間,有一群精通多國語言的猶太人被集中在一處地下礦坑。由於納粹深信死者的信件必須回覆,否則這些亡靈會糾纏不休,甚至洩露納粹殲滅猶太人的計畫。於是,這些人必須幫死者回信,一來掩蓋死者已死的真相,二來鼓勵死者的親友自投羅網;而這也是這群人活命的唯一方法。

  在大屠殺的風聲鶴唳之中,儘管他們過著與世隔絕且不知道是否還能活著看到太陽的穴居日子,但在相對安全的環境下,他們穿著不知從哪裡弄來的毛皮大衣、拿得來不易的食物日日舉行盛宴、醉心於他們自創的語言、拿香菸當遊戲的賭注……一切都只為了暫時忘卻失去親人的疼痛、暫時將戰爭和死亡的威脅拋諸腦後。

  有一天,這個單位接到一項祕密任務:回覆一封由知名哲學家馬丁.海德格寫給驗光師好友艾許.恩格哈的信。他們必須讓海德格相信與他通信的就是艾許,並且把艾許為海德格訂製的眼鏡一併送還給海德格,而事情要是有任何一點走漏,或者讓海德格起疑心,他們的小命就會不保。

  但他們卻沒有想到,為了保命而寫的回信反而為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威脅,所有人的性命眼看危在旦夕……

  二次大戰期間,納粹企圖殲滅猶太人的舉動對許多人而言,是一段極為荒謬的過去;但正因為如此,在那個極為荒謬的時代中就算發生什麼極為荒謬的事,似乎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本書作者利用了這一點,在真實的時代背景下虛構了一個專門為亡者回信的「抄寫中心」,描寫一小群人在地底下的生活。這些人懷抱著強烈的飄萍感,過著近乎夜夜笙歌的日子,只求暫時忘卻戰爭的殘酷、失去親人的痛楚,以及不知能不能活著離開地底的不安。不時穿插在書中的眾多信件則營造出另一種氛圍,讓讀者更真切地感受到戰爭的氣氛;不論是勸親友加入集中營的信件、焦急尋找親人下落的信件,或是絕望地訴說永別心情的信件,在在充滿難以言喻的悲傷,令人難以忘懷。透過這樣一個超越現實的故事,我們看到大屠殺的另一個面貌、看到一群人為生存而努力的樣態,也看到永不熄滅的愛。

作者簡介

泰莎.法蘭克 Thaisa Frank

  曾因短篇故事的創作獲頒兩次美國筆會獎,兩部短篇故事集Sleeping in Velvet(1998)、A Brief History of Camouflage(1992)也都登上《舊金山紀事報》暢銷書排行榜,且獲得「灣區書評人協會獎」提名。作品常出現在許多選集之中,包括《HarperCollins讀者選集》。與Dorothy Wall合著Finding Your Writer’s Voice一書,更被翻譯為葡萄牙文與西班牙文。

  曾在舊金山州立大學研究所教授寫作,並為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兼任教師、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客座助理教授。近來正投入伏爾泰的《憨第德》後記之寫作。

譯者簡介

謝佩妏

  專職譯者,清大外文所畢。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855899
  • 叢書系列:文學新象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傑爾赫.洛登史坦精通五種語言,當初卻一種語言也沒用到就得到了指揮官的職位。很久以前,他為了得到一輛腳踏車,答應父親加入祕密警察──他父親就在祕密警察擔任要職。祕密警察的組織名為軍情局(Abwehr),這是一個孤高的菁英組織,擅長破解密碼,對納粹的厭惡眾所皆知。軍情局的頭頭韋爾罕.卡納利(Wilhem Canaris)曾在戰前兩度試圖暗殺希特勒。剛加入祕密警察時,洛登史坦以為頭兩年會用來學習密碼,之後才會開始執法。但是後來納粹成立了自己的祕密警察,將軍情局縮編,並把洛登史坦貶去整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舊檔案。後來不懷好意的戈培爾(看洛登史坦的父親不順眼)徵召他加入親衛隊,指派他擔任抄寫中心的指揮官,強迫他監督一項荒謬可笑又毫無用處的計畫:為死去的囚犯回信。
這些信件是「書信計畫」的一部分。囚犯被迫寫信給家人,在信中讚美集中營和猶太區的環境,信件會全部寄到柏林的猶太協會,因此沒有人知道真正的寄件地址。
這個計畫的目的,一來是要掩蓋寄信人就要被殺的事實,二來是要鼓勵他們的親屬自投羅網,到集中營跟家人團聚;再者也能驅散有關集中營的傳言。問題是,郵政系統一團亂,再加上寄信人的親屬很多早就被驅逐,因此成千上萬封信就這樣原封不動退回了柏林。
親衛隊隊長希姆勒不准人燒掉這些信。他相信超自然界擁有報復的力量,並認為死者要是知道自己的信被毀,一定會纏著靈媒逼問信的下落,最後甚至連納粹的種族滅絕計畫也有可能會露餡。戈培爾雖然不屑超自然之說,卻因為其他原因而不願燒毀這些信件:他希望每封信都有人回,這樣才能留下紀錄,如此以來就不會有人對這場戰爭產生質疑。為了力求逼真可信,他規定每封信都要用原來的語言回信,因此抄寫中心的標語是:「回信力求逼真」。親衛隊負責在那些被驅離的人們之中找出語言能力最好、知識程度最高的人擔任抄寫員。



書信計畫剛開始時,抄寫員都住在柏林的一座地下碉堡裡。那裡空間狹小,走到哪裡都有一股高麗菜的味道,但大家終究撐了過去──他們都喜歡開這個玩笑。後來越來越多人從驅逐隊伍中被抓到這裡來,戈培爾擔心在市區飄揚的晒衣繩會啟人疑竇,便派偵察兵到德國北部森林找了一處荒廢的礦井。在希特勒的同意下,戈培爾找來建築師漢斯.艾維凱為這座礦井進行大改造,以滿足他的浪漫幻想。於是,礦井裡出現了一條玫瑰色的鋪石街道,高掛的煤氣燈照亮街道,天花板上是一片人造天空,還有日升和日落,以及希特勒出生當天的模擬星空,桃花心木門和鑄鐵長椅也到處可見。這處礦井跟外界隔著一條小徑,與世隔絕,並以牧羊人小屋掩人耳目。
給死者回信的構想讓洛登史坦覺得毛骨悚然,一年多前他剛來時,這種感覺更加強烈。那時候這裡一團亂,原本的指揮官跟希姆勒一樣,相信死者正苦苦等待回信,甚至私下舉辦降靈會,想跟死者取得聯繫。後來東窗事發,那位指揮官從上校降職為少校,原本的房間也得讓給新指揮官,所以那位指揮官一直對洛登史坦懷恨在心。
有些抄寫員想盡辦法要離開這裡,即使離開只有死路一條;而且希姆勒原本想要隱瞞種族滅絕計畫,如今也開始變得毫無顧忌。洛登史坦抵達後一週,戈培爾寫信來,說假如他不馬上向柏林報到,就會被派往前線作戰。洛登史坦連夜趕路,在天亮前抵達新帝國總理府的深紅色大廳。戈培爾坐在一疊書上,看上去身高不只五呎五吋,他粗聲粗氣叫洛登史坦把門關上。
「你要知道,有些人認為死者一直在等待回信,除非等到回信,不然就會一直糾纏我們。」他用低沉的聲音說。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秋日換季 補充好菌,輕鬆面對環境變化,參展商品75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