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划到生命深處:單國璽的奇蹟九十

划到生命深處:單國璽的奇蹟九十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他用自己的生命見證:人的愛心有多深,意義就有多大。
他的九十寒暑,是由一連串的「意外」組合而成

  1946年8月15日,23歲的單國璽離開家鄉,進入耶穌會初學院就讀。原本打算卒試後去美國深造,卻被派往羅馬學習;原本想教歷史,卻成了初學導師;接著被任命為校長、從事傳播工作,進而成為後山的主教,再成為主教團主席。屆齡想退休,卻被任命為樞機主教,好不容易辭職獲准,又發現罹患了癌症……

  而這一連串的「意外」,讓他划進生命深處,屢現奇蹟

  「犧牲享受,享受犧牲」,是整合他的理性、思想、意願、情感、人格、職務、使命,以及日常生活的一種力量。

  「承行主旨」,則是他終生神修的途徑,讓他凡事全力以赴。

  他認為耶穌所說的「划到深處去」,就是要我們做最大的努力,好,還要更好。

  他說:「我從來沒想到自己可以活到這麼大的歲數,還能到各處去演講。我想生命最大的奇蹟,就是能為天主的大愛作證。而現在我正在做這樣的事,可以說每天都是奇蹟。」

選書緣起

  單樞機於二○○六年得了肺腺癌,當時他以為自己只有幾個月時間,祈禱後,決定利用這短短幾個月進行「生命告別之旅」演說,到台灣各地為天主的愛做見證。如今單樞機平安地迎向九十嵩壽,這樣的奇蹟不只值得賀喜,對許多人來說更是極大的鼓舞。

作者簡介

林保寶

畢業於
  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
  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
  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

著有
  《生命告別之旅》(天下文化)、
  《愛者》(天下文化)、
  《馬祖世紀末的告別》(天下文化)、
  《莿桐最後的望族》(玉山社)、
  《牆上烽火》(博揚文化)、
  《耕耘心田》(法鼓文化)、
  《奉獻》(天下雜誌)等書。

 

目錄

作者序
路加福音 五1-11
亦師亦友(訪問韓大輝總主教)
划到生命的深處去(訪問單國璽樞機主教)

卷一 眾人眼中的奇蹟
1 生命的教育
2 存大愛做小事
3 初學導師(彰化靜山時期)
4 成己達人(徐匯中學時期)
5 為人服務(基督服務團)
6 在基督內重建一切(花蓮教區主教)
7 一個大原則(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
8 真福山 (高雄教區主教)
9 宗教交談
10 橋樑角色(中梵邦交)
11 樞機們談單樞機(晉陞樞機)
12 鞠躬盡瘁(生命告別之旅)

卷二 生涯奇蹟
1 幼時至北平初學
2 菲律賓讀哲學、及神學及晉鐸
3 彰化靜山時期
4 徐匯中學時期
5 光啟社時期
6 花蓮教區主教
7 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
8 高雄教區主教
9 晉陞樞機
10 宗教交談
11 中梵邦交
12 生命告別之旅

卷三 心靈奇蹟
1 單國璽樞機主教與基督服務團團員談心
2 我愛蘭嶼
3 脆弱中的偉大
4 我的人生思維歷程
5 我有一個遙遠的夢
6 化解台灣亂象需要敬天第七倫
7 划向深處回應台灣的需求
8 划到深處撒你們的網捕魚罷
9 給癌症患者的一封信
10 承行主旨

附錄
1 單國璽樞機主教九十嵩壽大事記

 

人生的導師,生命的明燈
歐晉德

  1998年初,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任命單國璽主教為樞機主教,台灣的天主教會非常振奮。根據天主教法典,樞機主教們組成樞機團,有權依法選舉教宗,不只在教會內享有極高的榮譽,在國際上也備受尊崇。當時為了慶祝單主教榮陞樞機,教會內籌劃編輯了一本專輯《在基督內重建一切》,書名就是樞機主教牧職的座右銘。當時我也曾參與慶典的籌備及專輯的編輯工作。我們試著將單樞機的人生觀、理念編輯成冊,在這過程中深深感受到,樞機一生愛人的情懷、培育青年人的熱心,要在小小一本冊子中完整地呈現出來,實在不容易。讀了林保寶為單樞機九十大壽編著的本書,不由得十分欽佩,相信他花了許多時間去整理單樞機的書函、相片等,將其有系統地列為三大部份。

  第一部份是從一些小事中描繪出單樞機對生命、對愛、對為人服務的看法,點點滴滴動人的小故事,匯聚成生命的奇蹟。

  第二部份有系統地描述樞機一生的事略,從幼年求學到成為神職人員,從一連串的意外:被任命為校長、從事傳播工作、想到山區傳教,卻成為後山的主教,再成為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想退休,卻又被任命為樞機主教,到了高齡申請退休,又發現自己得了癌症。思慮在自己生命最後的時刻,仍希望為社會人類有貢獻,而展開生命告別之旅,五年來巡迴全台,已完成一百五十餘場演講,影響社會至鉅。林保寶將這一連串的「生命奇蹟」完整地記錄了下來。

  第三部份除了一篇訪問樞機的談話外,彙集了九篇樞機自己撰寫的文章。

  我很幸運,自大學時代有幸認識了樞機,至今已四十多年,這幾十年來,不斷有機會得到他的教誨。閱讀林保寶編著的本書,腦海裡浮現出與樞機交往的點點滴滴,心中充滿感激。感謝天主賜我這樣一位人生導師,不斷地給我許多鼓勵與啟發。希望本書也能成為每一位讀者的明燈,引導大家走向光明,也能勇敢地划向生命的深處去。

導讀
亦師亦友——談單國璽樞機主教
韓大輝總主教

  問:單樞機主教讓您印象最深的地方是什麼?

  答:大概十多年前,第一次接觸單樞機,此刻還是印象猶深。那時,他身穿神職西裝,頭髮、衣服都非常整齊,戴著眼鏡的臉上,掛著可掬的笑容,總覺得用「長者風範」不足以來形容他,因為他身上發放一種說不出來的智慧和親切,跟他談話不久,就覺得他不光是賢師,也是朋友,我喜歡用「亦師亦友」來形容他。

  問:請說一下他的智慧和親切?

  答:我覺得他有一句話很代表他的智慧和親切。他常提到「犧牲享受、享受犧牲」。以前我在修院裡面,比較舉揚犧牲、貶低享受。假如有些東西使我感覺很好,我就把他擱置一旁,這是所謂「犧牲享受」,但這種犧牲,並非自找痛苦,而為達成更崇高的目的。單樞機這句「享受犧牲」,就說明那崇高目的儘管還沒有實現,但已經把愉悅傳送給人,讓人當下便可享受犧牲。樞機是耶穌會士,當他想起做一個犧牲便可「愈顯主榮」,自然喜上眉稍。主既是他的摯愛,主的榮耀便是他的喜樂。確實,樞機用這句機智語,為教友的「信、望、愛」給予很好的注腳。他親切地告訴身邊的人,生活精采之處就是融和犧牲與享受。作為中國人,作為耶穌會士,作為樞機主教,他能把個人很有深度的靈修,用簡單的話「犧牲享受,享受犧牲」,親切地鼓勵旁人,那不是很了不起嗎?

  問:你覺得他要活出這八個字,容易嗎?

  答:據說,單樞機這幾句話已有三、四十年了。我並不說「容易」,但有一定的「從容」。我想他每天都要掙扎:「這是犧牲嗎?這是享受嗎?我該怎樣放下?」天主讓他在小事上多次放下,那麼在大事上就來得比較從容。當單樞機得悉身患可怕的肺腺癌,就好像被判刑一樣,大限已近。那是一種迫切的感受,他開始是震驚,但經過十五分鐘的祈禱,便將它看作是天主的恩惠,欣然領受,但求「主榮」,這不是「從容」嗎?

  所以,我對單樞機印象最深之處,就是「亦師亦友」,他總有些智慧傳送給你,因為他願意跟你做朋友。在他得癌症後,他的智慧更明亮起來,很多朋友不論是教外教內,都喜歡他那句話「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的話。

  問:在哪些場合或機會您曾與單樞機接觸過呢?

  答:我跟他接觸不多,我講一下印象深的接觸吧!1998年10月在羅馬,當時的教宗,真福若望保祿二世召集「亞洲主教特別會議」,並任命單樞機擔任總報告人,這個任命有兩個含意,第一,他是亞洲人,教宗希望是次會議多一點從亞洲人的角度談教會,更可展示教會在亞洲的歷史與文化、及各種建樹和挑戰;第二,作為中國人,單樞機獲此任命,他是從亞洲眾多傑出的牧者中,由真福若望保祿所選上,這表示聖座對中國的重視。樞機作為總報告人,要多次公開演說,帶領主教們按照程序發言,向與會者和教宗做彙報。當時我是輔助祕書,單樞機會召集和帶領我們做小組工作,一切都有板有眼。在那次會議,我留意到三點:第一,單樞機既勤奮又快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要完成一些報告;第二,我覺得他很有胸懷,因為大會上確實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有些甚至彼此相反,他的胸懷在於尋找「大同」,凡有不同之處便將之變成「小異」;第三點我很佩服他的綜合能力,但聽了各方意見以後,能很簡單地把事情講出來,而且他的表達能力很高。

  問:還有其他難忘的場合嗎?

  答:2001年至2006年之間,我擔任慈幼會中華省省會長,多次往高雄教區,探訪慈幼會在那裡的「少年城」。在拜訪單樞機時,感觸也很不同。每次電話預約時間,他都特別優待我們,騰出空間。單樞機請我吃飯,進餐時常常幫我夾菜,這點他一直沒變。單樞機總是喜愛為人服務,最近見他也是如此,不光是對我,他對別人也是這樣。單樞機總是很誠懇地接待我們的拜訪,在單樞機身上我也看到他對小孩的愛護,每次他到少年城一定會帶糖果、糕點來看我們的小朋友,一定對我們的工作人員作很多的肯定和讚賞。此外,他對高雄教區有一很龐大的計劃,他跟我分享關於「真福山」的計劃。儘管要用很多年的時間,但是單樞機動員群眾的能力很高,慢慢地他促成真福山的計劃。就在這些場合裡,我與單樞機有比較深刻的接觸。

  問:您被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命為聖座萬民福音部祕書長後不久,曾訪問過台灣,也與單樞機主教見了面,可以請您談談您們會面的情況嗎?

  答:當然可以。第一是他對我的祝賀,那是非常誠懇的祝賀。他特別指出首次一個華人能在教廷裡在這樣高的職位上去服務,那是難能可貴的事。單樞機說對我:「這是天主的召選。」這話算是給我一點壓力吧,「要對得起天主啊!」這是非常善意的祝賀。單樞機又說:「以後教宗可能對你有更大的期望。」單樞機的祝賀裡包含很重要一點:「這是天主的旨意」,這點我很喜歡,並使我更要信靠天主。事實上,這次跟單樞機談話後,在我祈禱中也加深了這一點:「我要做天主的好工具,讓天主的聖意在一個非常有限的人身上能夠實現。」單樞機也出席了在高雄教區劉振忠總主教接待我的餐會上,單樞機很會在很恰當的時候講一兩句話,聽了讓人高興和備受尊重,不是他刻意地去做,我覺得他接觸人的能力,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他常使人感受到很舒服。第二點,他跟我提到要回中國,他接受了一個邀請,到中國大陸的這些機構演講,他把行程告訴我。我非常感謝他,也替他高興,因為無論從他的健康、年紀來說,此刻能回祖國看看家鄉的人,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個好事情。單樞機說能夠有機會把人對生命的感受能跟人分享,他感到非常高興。此外,他說他不只是回去演講,他也想回去接觸一下中國的教會。當然中國的教會現在面對很複雜的情況,情況合適的話,他會去拜訪一些主教們,鼓勵他們。他也跟我提了一些幫忙,其實很簡單的幫忙,就是給他一些主教的戒指。我回梵蒂岡後就請人帶給了單樞機一些主教的權戒。我覺得單樞機回去接觸民眾講生命,當然是好事,但他永遠忘不了國內的主教兄弟們,從聖部帶給他們權戒,使他們感受多一點與教宗的共融。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大家共屬於主,在主教尊位上都是兄弟,主耶穌既然要教宗成為伯多祿的繼承人,那麼教宗和主教們必須緊密地團結一致。後來,單樞機仍是無法獲許回國。我打了電話安慰他。我有點替他難受,單樞機年紀那麼大了,而且原本講好可以回去的,為何又有變故?

  問:您認為單樞機主教對中華教會的影響是甚麼?

  答: 中華教會是以華人教友為主,我走訪各地,發現隨著移民潮,華人教友已經遍布很多地方,在北美、南美、澳洲、歐洲,甚至非洲也都有。無論國內國外,華人教友都很敬佩和歡迎樞機。可惜,偏偏他此刻就回不了祖國,可是,「他回不了國」正說明他對國內的信眾有一定的影響。

  中華教會此刻究竟需要甚麼的影響呢?讓我從近況說起。最近,國內教會剛好要面對一些壞榜樣,比如有些非法祝聖主教的事件,為此,我深深地體會到我們在中國的教會需要榜樣。聖保祿在他傳教旅途上,經常寫信,而且常常不經意提上一兩句:「兄弟們,姊妹們,你們效法我,如同我效法了基督一樣。」(參斐3:17,格前11:1)所以我覺得單樞機今天雖身患絕症,仍然熱愛生命、珍惜天恩、給予見證。他的告別生命之旅,令人想起他的主保聖保祿的豪情:「效法我吧!如同我效法了基督。」其實,在單樞機的人生裡很容易看出他那份保祿情懷:「生活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迦2:20)現在面對死亡,不論為了提醒自己或反映心境,單樞機多次引用保祿的話,細訴自己的人生:「我被選了,承蒙天主的旨意和厚愛來到世上。我接受了很多天主的禮物,也願意變成天主給予眾人的禮物;我的人生在基督的愛裡成長,希望透過生活把基督的愛帶給大家。」

  「立好榜樣」便是他對教會的第一個影響,我們很需要有這樣的牧者。

  第二個好的影響就是他的「牧靈關懷」。作為神父、作為主教,他的服務常常是以牧靈對象為本。我舉一個簡單例子:真福山的興建,是為發揮群眾力量,以實現牧靈的關懷,不是要為了完成某個大企業。牧靈工作就是把耶穌帶到人群中,真福山的興建是讓耶穌在那裡把人生真福再講一次,單樞機的胸襟就有這種牧靈關懷。

  第三個影響就是「福音宣講」。他覺得教會無論在何處,都要以福音照亮人生。我們有一很顯著的例子,單樞機主教作為一個人,便要接受人的命運,並不是因為他是主教,就可以沒病,又不是因為他是樞機,便不能有軟弱的地方。儘管如此,他跟所有人一樣,在困境中面對自己,抱有希望。肺腺癌是困境,但他心有福音,結果肺腺癌在他身上綻放了福音力量。他不辭勞苦,走遍寶島,多次登場見證,無非就是以福音照亮人生:「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但是,你們也實在做得好,因為你們分擔了我的困苦。」(斐4:12-13)

  所以我覺得單樞機影響教會,並通過教會影響其他的人。我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們有一個活生生的好榜樣。

  問:單樞機主教九十歲生日,您的祝賀是甚麼?

  答:祝賀通常是講一些話、做一些事讓被祝賀的人高興一下。在這方面,我覺得單樞機本人就是高手。那麼,我可以講甚麼呢?

  單樞機是耶穌會士,這是不爭之事,但事有長短,同一件事可從長處去看,也可以從短處去看。有人把「耶穌會士」一詞看成「聰明」的意思,也有人視為「狡猾」的涵意。

  無論如何,單樞機是非常正面的人,但總有人說他的長短。海峽兩岸,就有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有人歡迎他,有人拒絕他。

  單樞機不管人家說他聰明也好,狡猾也好,他很會辨別,能符合天主的旨意、人們的益處,那就是好事,不必理會別人談長說短。

  所以我想單樞機並不需要人家給他說好聽的話,但是他會接受人家對他祝賀的好意,並把它發揮成一種福傳的動力。通過這些慶祝,讓人看到耶穌基督,也看到一位耶穌的好門徒能在九十個寒暑中,深深為主、為人、為情、為愛、為義、為平安所作出的一切奉獻。九十年的生命,是天主給單樞機的大禮物,我能祝賀他的,就是送上卑微的祈禱,希望他能達成心願,把天主賜他的禮物,變成大眾的禮物。

自序
生命本是一場奇蹟
與單樞機在一起的三天
林保寶

  二○一一年中秋前夕,單國璽樞機主教得知我從羅馬返台,邀我至高雄「小住幾天」。那時樞機正巧北上至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演講,便邀我一同搭高鐵返回高雄。前一晚樞機來電說要提早出發,因為秋節高鐵座位難劃。我們提前三小時到車站,樞機親自向票務人員劃位,其實樞機「一通電話」就可以解決座位問題,但他不願麻煩人。在高鐵上,樞機交給我他細心校對過的書稿,那疊小小書稿述說單樞機九十年的生命,彷彿快速變化的窗景。

  到了高雄,正是午餐時刻,一位自稱「達賴喇嘛」的信眾,堅持要到車站接單樞機,並請他吃「日本料理」。曾「混過黑道」的這位先生說:「單樞機是我心中真正的『英雄』,因為他勇敢地面對死亡。」樞機下午已有訪客,於是安排司機徐先生載我到高雄主教公署參訪。

  第二天星期六,我們一早就出發前往屏東潮州少年城,單樞機告訴我陳日君樞機主教特別從香港來台灣參加姚神父的殯葬彌撒。彌撒後單樞機與陳樞機「闢室密談」,後來陳日君樞機主教告訴我,單樞機年紀大了,不再前往羅馬參加聖座關於中國的會議,因此他赴羅馬開會前後,都會「飛到」台灣向單樞機請益。陳樞機說:「單樞機講的話,人家會聽。」並且透露當年單樞機收到從中國大陸來的「第一封」家書,是他冒著危險帶到台灣的。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單樞機離開時,陳樞機隔著車窗雙手握著單樞機的手所流露的真情與敬意。

  在屏東潮州,我遇見一位很特別的醫師,他興高采烈地繞著單樞機,並且堅持一定要請單樞機吃午餐,然後騎著他的單車在單樞機座車前引路。更妙的是,莊醫師並非天主教友,只是被單樞機「這個人」所感動吸引,因而在生活、思想上,漸漸有了些轉變。午餐後,我們立刻趕回高雄,因為下午四點單樞機在住處開設慕道班,為一些慕道者講解天主教的基本要理,侯女士已經從上期慕道班畢業領洗了,卻樂意繼續參加,因此擔任「班長」。

  第三天主日,樞機的行程是到屏東佳冬光榮十字架堂主持堂慶,並替十一位兄弟姊妹付洗。禮儀時間很長,卻見他從容不迫地舉行完所有禮儀。單樞機的下個行程在「山的另一邊」,高雄市杉林區的真福山參加中秋晚會。在車上,我已累得睡著了,醒來卻見單樞機唸著玫瑰經。「過了這『月光山洞』就是真福山。」單樞機說了兩次。真福山的中秋晚會溫馨親切;那晚我在蟲鳴聲中呼呼入睡,一覺到天亮。太舒服了!

  第二天一早下樓後遇到樞機,拉著他到我房間窗台拍照。單樞機望著窗外寧靜的真福山,那是他「遙遠的夢」。這一次我對單樞機的夢有了具體一點的認識,我想這也是他帶我這「跟班」的原因吧!

每天都是奇蹟

  十多年前剛認識單樞機時,狄剛總主教有次對我說:「你應當為單樞機主教寫本書。」當時單樞機給我的印象是沉默寡言,言談舉止都「平平淡淡」,但其細心與周到「讓人驚奇」。真正被單樞機感動的是在報上看到他罹患癌症後所寫的幾篇「流露真情」的文章。單樞機於二○○六年得了肺腺癌,當時他也沒想到還能「活這麼久」。他以為自己只有幾個月時間,祈禱後,決定利用這短短幾個月進行「生命告別之旅」,到台灣各地為天主的愛做見證。從二○○七年八月至今,已完成了將近兩百場演講。

  單樞機說他從沒想到自己可以「活到這麼大的歲數」,並且還能到各處去演講。「我想生命最大的奇蹟,就是能為天主的大愛作證,」他說:「而現在我正在做這樣的事,可以說每天都是奇蹟。」單樞機的一生,在這幾年可說到了「水落石出」的時候,真正從心裡凝結出來,「一以貫之」他生命的正是「承行主旨」。他說:「現在是這輩子最幸福美滿的時刻。」

  某個星期日為了《划到生命深處》一書的編輯事宜,我從羅馬打電話給單樞機,告訴單樞機「聽說」高雄教區近日要為他慶祝九十大壽,單樞機說:「今天(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剛慶祝過。」語氣聲調還是那麼的平淡,彷彿沒有發生過甚麼事。他說:「只要是為福傳有好處,為教會有好處,能引導人慢慢認識天主,這個是最重要的。」與單樞機在一起的那三天,我看見、聽見、體驗到的正是這點。

  《划到生命深處》的「圖序」試著以圖文勾勒出單樞機的生命長虹。全書分「眾人眼中的奇蹟」、「生涯奇蹟」及「心靈奇蹟」三卷。卷一「眾人眼中的奇蹟」,透過熟識單樞機的朋友們對單樞機生命的描述,寫成〈生命的教育〉、〈存大愛做小事〉、〈成己達人〉、〈為人服務〉、〈一大個原則〉、〈真福山〉等篇章;卷二「生涯奇蹟」,按年代編排整理單樞機生命中主要的十二個時期的照片,並簡要介紹他各時期主要的職務與活動,以及在這些職務活動背後真正的精神底蘊;卷三「心靈奇蹟」,收錄一篇單樞機主教談「晉升樞機主教的經過」的採訪,以及九篇單樞機親自寫的文章。

  生命本是一場不斷變化的奇蹟,這在單國璽樞機主教身上更是貼切。單樞機說:「我雖然已經活了九十歲,但對人生命的奧秘還未能完全了解,人的生命為我,還是一件奧秘。」《划到生命深處》只是對單樞機生命的「輕描淡寫」,因為他選擇「承行主旨」作為他的終生神修,因此他生命的「寬廣高深」,只有「天主知道」。單樞機希望在人生的末刻,將自己的信仰有深度地活出來。也希望每個人無論在什麼崗位上,都能盡最大的努力,划到更深處,也就是:好,還要更好。這要求「更好」的精神,就是不斷努力,「划到生命的深處去」。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169025
  • 叢書系列:社會人文
  • 規格:平裝 / 27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書籍延伸內容

單國璽樞機主教分享

 

內容連載

給癌症患者的一封信

  各位病友,你們好!

  2006年7月,當醫師宣告我得了肺腺癌,就像大多數癌症患者初聽噩耗的反應,我非常震驚:「為什麼是我?」

  但祈禱半小時後,馬上就恢復平靜,並且欣然接受,「為什麼不是我?」我雖是神職人員,但並沒有不生病的特權,我相信天主一定有祂的計劃。

  醫療團隊顧及我年事已高,不適合動手術開刀以免傷及動脈,但化療、放射線治療也各有風險,會破壞器官組織造成衰竭,最後決定讓我當「白老鼠」,使用一種剛通過臨床試驗兩年的肺腺癌標靶藥物得舒緩Tarceva。

  截至目前為止,這種標靶藥物雖無完全治癒病人的案例,但使用後我胸腔內的腫瘤面積明顯縮小,癌細胞也受到控制,沒有繼續惡化,反應算是相當良好,原本醫生預估只有4個半月的生命已延長至1年6個月。

  預知自己時日無多,我先寫好遺囑,交代若干身後事。我也做了自我反省:生命從何來?死向何處?這輩子到底活出什麼意義?我決定發揮自己最後的「剩餘價值」,巡迴全省各地的監獄、學校、機關做「生命告別演講」。

  到醫院回診時,醫生好意提醒,「我在媒體上看見你到處跑,這樣不好,你應該多休息,保持體力。」我回答說,「我已經比預估的時間多活了這麼久,這些都是我賺來的,要連本帶利撈回來。」

  曾有記者問我:「你認為這輩子奉獻最多是在什麼階段?」我回答說:「就是在我得了癌症以後。」抗癌最好的「治療」是面對它,並且超越它,而不是被它征服;與其每天活在癌症的魔爪下苟且偷生,不如好好善加利用,我把癌症當成身邊的「小跟班」,隨時提醒我、鞭策我:「所剩時間無多,需要加快腳步,努力向前衝刺,分秒必爭,做些榮主益人的事」。

耑此 敬祝
天主保佑
你們的朋友 單國璽

2008年5月1日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宇色老師最新力作!《靈修人關鍵報告:門外漢最好奇、靈修者最常問的Q&A一次囊括》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