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8/2(六)01:00~02:00 因系統維護,博客來網站將無法提供服務詳情

  • 中秋
  • OKAPI
  • 博客來售票網
  • 新刊79折
  • 天天BUY
移動滑鼠展開全站分類
告白特企

地中海的春天

  • 定價:340
  • 優惠價:9306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72
載入中...
 

OKAPI 推薦

  • 凝視世界,直至靈魂最深處──張翠容《地中海的春天》

    文/王昀燕2013年02月05日

    趁天光猶亮著,我們暫且中斷了訪談,移步至外頭的天橋上拍照。眼見要上鏡,張翠容撥弄了下頭髮,說,為了寫作《地中海的春天》,著實憂惱,竟生發了一撮撮白髮,從前可沒有的。來台前,朋友囑咐她,先把頭髮染了吧,偏她忙到榨不出一丁點時間。 地中海的春天 拍完照,我們拾階而下,她輕輕拉 more
 

內容簡介

從「新自由主義」崩解到「直接民主」再崛起,
從「阿拉伯之春」到歐債危機,
直探事件現場,見證一波波為尊嚴而抗爭的覺醒運動真相。

  卡謬:「痛苦是個人的,一進入反抗行動,痛苦則成為集體的。」

  海嘯衝擊了原本美麗的地中海,波濤洶湧。二○一一年,地中海以南的北非,平地一聲雷,掀起轟轟烈烈的阿拉伯革命;地中海以北的歐洲國家,尤其是深受債務危機之苦的歐豬四國憤怒的一代振臂高呼,點燃悲壯的占領行動,這一波波浪潮甚至襲捲至大西洋彼岸的美國紐約華爾街,攫獲國際媒體的目光。

  這次,張翠容行腳於革命事件現場,跨越地中海兩岸,親訪希臘、西班牙、埃及與突尼西亞,以一種在地而全面的觀點,探索這一場接一場如推倒骨牌般為民主與經濟抗爭的覺醒運動浪潮,試圖為讀者呈現事件的真相,並提出更寬廣的思維角度。

  「我再次踏上旅程,就好像抓了一個失了線的毛冷球,在暴風眼的地中海國家現場,不斷把那一條毛線拉呀拉,拉扯出不一樣的故事。……我不敢說,我站在現場,便能綜觀事實的全部,但至少是另一個面向,讓大家能跳出既有的思維,好好的想一想,背後那一個更大的圖象,仍需要持續探索。」--張翠容

作者簡介

張翠容

  香港資深新聞工作者。

  近年來,以「無國界」記者身分活躍於中、港與台三地。經常隻身遊走政治邊緣的第三世界,只為了見證歷史追蹤真相。著作有:《行過烽火大地》、《大地旅人》、《中東現場》、《拉丁美洲真相之路》等書。

  相關著作
  《拉丁美洲真相之路》

 

目錄

推薦序 自冰凍的火燄中見希望 /丘延亮
自序 失了線的毛冷球
前言 人類的原罪,貪嗔痴過後

PART 1 歐洲的最後探戈
第一章 希臘:失去神祉與法力之後
雅典娜在哪裡?
時光微塵
債務危機--誰之過?
高盛的陰謀與陽謀
沉默的屠殺
民間回響

第二章 西班牙的長矛與瘦馬
歷史的輕與重
一個經濟意念的萌芽
民主在這裡沉思
失敗者的力量

PART 2 北非:革命是一種鄉愁
第三章 呼喚新埃及
歲月,可堪回首
一個塵封的訪問
新時代的來臨
革命的種籽
穆巴拉克的隔離政策
埃及式新自由主義
【附錄】走在埃及民主崎嶇路

第四章 突尼西亞,自由與尊嚴的吶喊
從布爾吉巴到班阿里
茉莉花的誤會
南部的泣訴
伊斯蘭主義的反彈

第五章 全球化不是什麼
砍下這堵牆
新自由主義簡史
中港台經驗
歐盟:邁向新自由主義之路

第六章 訪談錄
不確定的歐洲
--專訪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瓦魯法科斯(Yanis Varoufakis)
直接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
--專訪希臘「直接民主運動」倡議者馬高拉斯(Charalampos Magoulas)
文學中的希債
--希臘犯罪小說家彼祖斯‧馬加尼斯(Petros Markaris)如是說
西班牙爺爺的微笑與哀嘆
--與西班牙知名作家兼經濟學家荷西‧桑貝德羅(Jose Luis Sampedro) 的對談
新自由主義摧毀了埃及
--訪埃及經濟學家艾巴咸‧歐尼沙威(Ibrahim Elesawy)教授
反顏色革命策略
--專訪突尼斯亞伊斯蘭復興黨領袖薩伊‧法扎尼(Sayyed Ferjani)
突尼西亞:政治的春天,經濟的寒冬
--專訪突尼西亞共和議會創黨人扎亞比(Fathi Jerbi)教授
南方的聲音
--與菲國學者華頓.貝洛(Walden Bello)的訪談
世界不應只有一個邏輯
--專訪齊哥.維塔克(Chico Whitaker)

後記:心裡的瘟疫

 

推薦序

自冰凍的火燄中見希望

  阿席斯.南地在他1983年發表的重要著作《貼身的損友》(THE INTIMATE ENEMY)前言的起始就引用了卡謬的名句:「透過我們的時代所特有的一種奇異轉調法;赤子之心(innocence)被召喚來首肯它自己。」

  張翠容在《地中海的春天》一書的後記中談到心裡的瘟疫之際,倚著沿地中海奔馳的火車窗邊,隨著美麗又荒涼的景色映入眼簾的她,對著似在面前的卡謬,聞著發黃的《瘟疫》本子散放的塵埃,這時她引用來作為她全書的結語卻是卡謬的這些話:「痛苦是個人的,一進入反抗行動,痛苦則成為集體的……然而這個事實使人擺脫了孤獨狀態……人類有權追求幸福,而唯有透過『反抗』,才能獲至這個幸福。」--《反抗者》

  這個張翠容就是我二十五年前認識的,四分之一世紀來,自始至終都遊走不止,追索無境的「過動」卻異樣「清明」的戰亂災厄/不堪景況的見證者,也是死別生離/非人境遇的書寫人。

  既是老友也就數不清楚此書是她的第幾本專著;而其中的文字有多少又是我在各種媒介與傳訊中早已悉知,或不只一次曾經過目的東西了;這些熟稔都不打緊,因為不管是在巴勒斯坦危機時阿拉法特被困的寥落營地之內;或是在硝煙若地獄之梵的戰地火光之前,我們這輩無從為她的安危擔心或置喙的舊知,在在自她終於發文的撰敘中所汲取到的,毋寧是絕無一絲誇大或矯情的赤子之心的暖流與企望。

  作為翠容這個「人」的、她本身生命歷程之某些片段的吉光片羽,與夫隱現其中珠閃畢現的反思與洞見;這幾篇圍繞地中海週遭的細緻陳述,為我們帶來人物、思憶;抗爭、校場;倖存、生繼,至於喪亡、希望……其之所以予人以一種耳鳴不已之際的「一派寧靜」,加之其間之空洞、孤獨,或可怕 --或如她前言中所說的「令我們領會到深深的悲痛與無奈……」-- 究其實,我以為它們恰恰踐行了魯迅所說「於無聲處聽驚雷」的認知和旨向;自安哲羅普洛斯錯置的希臘映像;到塞萬提斯斷了左臂的唐吉訶德;到歐維爾向它敬禮的失守的卡塔隆尼亞;它們揭示的當然不只是一個個王朝復辟、共和巷戰的場面。

  在資本主義海嘯與泡沫之間,寧靜謀殺下的萬眾所身負的、當然絕不只是某種心靈的地中海裡的縈繞糾錯,甚或革命的春望與鄉愁;那些都是已然或將是的血肉長城,或它的廢墟,不是嗎?

  民主的崎嶇路,豈僅是北非及地中海兄姊們的宿命耶?

  自由與尊嚴的吶喊之外,我人到底能否自冰凍的火燄中見到生民的希望呢?

  回眸港台二十一世紀起始以來的種種變化,我人最最醒目的功課就是學習到了在政治抗爭各種場域與層面上,運動即令每有斬獲,而反動勢力則無時不在進行反撲。抗爭的不進即退既為鐵律,此種覺知或猶殊屬輕言;民主、自由、生計、人權的爭取,其「得而後失」更是我輩痛定思痛的椎心教訓。「全球化不是什麼」和「民主不是什麼」是我們用血淚交付著學費,非天天學習不可的功課。

  這方面、翠容長年來的堅持思考與寫作,幫我們作了不少可貴的作業;特別是在跨社群、超地域的地基上為我們提供了參考與對照。我相信每一個像我這樣的讀者都要多謝她的勞作,也期待她下一本書、下下一本書的早日完成,見世。

丘延亮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319662
  • 叢書系列:旅人之星
  • 規格:平裝 / 312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希臘,金融海嘯的重災區。一九九九年我首次到訪,是在科索沃戰事過後。

「當我踏進另一方的邊界,我的一生將會有著怎麼樣的變化?」當年我在馬其頓與科索沃接壤的邊境採訪時,一位前來戰火之地尋親的德籍阿爾巴尼亞裔人如是問。我有點愕然,這不正是希臘電影大師安哲羅普洛斯(Theodoros Angelopoulos,一九三五-二○一二)「巴爾幹半島三部曲」的某個情節嗎?

燃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巴爾幹半島,希臘的命運緊繫於此。

發生在上世紀初的多場巴爾幹半島戰爭,再加上兩次大戰,希臘從君主制走向共和,但是保皇派與左翼陣營始終鬥得你死我活。保皇派重奪權力,君主復辟,未幾發生政變,旋即陷入軍人獨裁統治。一九四○年義大利法西斯軍隊長驅直入希臘境內,雖然希臘最終擊退法西斯,卻又遭德軍占領(一九四一– 一九四四)。占領結束後,希臘卻又苦陷於內戰,軍人獨裁一再出現。

一路走來,傷痕纍纍。希臘終於在一九七四年再現共和。這個民主的發源地,重回民主體制。只可惜,民主徒具外衣。「每一次在一團模糊的感覺中開始新的冒險,向無法言說的事物發動襲擊,去尋找那已經失去的東西,一旦找到又重新失去,循環往復….結束,就是我的開始。」希臘電影大師安哲羅普洛斯生前曾這樣改寫了艾略特的詩句。或許,這就是他那一代希臘人的寫照,也是人生的寫照。

孰料當我再度造訪希臘時,正是她面對歷史中另一次悲劇之際,國家債務纏身,瀕臨破產,千夫所指。在歐元集團的壓力下,被迫財政緊縮、變賣國產,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在希臘的迷霧裡,我竟然能與安哲羅普洛斯相遇,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僅以此書獻給這位曾啟發我踏上巴爾幹旅程,並學習以他的方式去凝視世界,直至靈魂最深處。

歷史之輕與重

從巴塞隆納飛去雅典僅需兩個半鐘頭。到雅典已近黃昏,怎知卻又碰上地鐵工人大罷工,沒有機場地鐵,只好改搭公車。抵達市中心不過晚上六點多,竟是一片漆黑寂靜,與我多年前來到這裡的景況大相逕庭。

我拖著行李步行前往旅館,沿路經過不少露天餐廳,空空蕩蕩,昔日的熱鬧一去不返。希臘友人基斯度 (Christo)告訴我,以前餐廳一星期七天都擠滿人,現在只有週末才見人頭湧現,平日則水盡鵝飛。基斯度在二○一一年火熱的夏天,曾參與憲法廣場的占領行動,後來竟演變成一場「直接民主」運動。他積極參與其中,只因不想坐以待斃。他有一句話經常掛在嘴邊:「民主在希臘開始,我不想它死在希臘。」

每次見到他,他都累得睜不開眼睛,因為他同時兼兩份工。正值經濟不景氣,他已算幸運,雖然做一天算一天,但有誰敢奢求?我和他走在市中心的柏迪士安街(Patission Street),這原是一條高檔的大街,以前兩旁店舖燈火通明,把整條大街妝點得五光十色,如今一到晚上只見微弱燈光在暗地晃動。而且每兩間店舖就有一間歇業。

但,蕭條的市面,原來有著另一番風景。希臘有一半人口居住在雅典, 雅典更是人文薈萃之地。事實上,雅典曾是古希臘的政治文化中心,而古希臘又是西方文明的發源地。

我入住的小旅館位於雅典市中心蒙納斯提拉奇廣場(Monastiraki Square),仰頭即可見衛城(Aceopolis),在一座小山頂的台地上,滿是歷史風霜。衛城是古希臘祀奉雅典守護神雅典娜的地方。追索雅典的神話故事,兩位神衹雅典娜與海神波塞頓互相爭奪雅典城的所有權。波塞頓在雅典人面前以三叉戟變出海水,雅典娜則變出一棵橄欖樹。雅典人對橄欖樹心生喜歡,同時也愛上雅典娜,將地方所有權都歸於她,而雅典娜也成為雅典之名的由來,並成為該地的守護神。她代表了智慧與和平、法治與公平,她把這些都傳給了希臘人。

如今雅典娜好像早失去了法力,又或已遠走他方。沒有了守護神的雅典,何去何從?

在蒙納斯提拉奇廣場附近有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小巷裡有一書店酒吧,叫Crime and Art bar(罪惡與藝術酒吧),名字令人奇怪。原來這間書店酒吧承包了希臘知名作家彼祖斯.馬加尼斯(Petros Markaris)所有作品,由於作家擅長書寫罪惡,酒吧也因而得名。 沒想到彼祖斯竟也是安哲羅普洛斯的合作夥伴,他們共同寫和創作了多部電影劇本。二○一一年十二月初,我受邀前往「罪惡與藝術酒吧」( Crime and Art Bar ),準備參加彼祖斯的新書發表會,一推門便見到星光熠熠,騷人墨客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動,內外情景很不一樣。就好像伍迪.艾倫(Woody Allen)那部電影《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這回則是在雅典上演。

看來,希臘人受危機影響是一回事,但各種各樣的文化活動仍然繼續舉行。我在雅典期間,不停受邀出席音樂會、歌劇、讀詩交流、文學研討等等。希臘人的物質生活受到威脅,精神糧食卻不能缺。參加新書發表會的賓客當中竟也包括安哲羅普洛斯,我與他踫上的那一刻,他那銳利深邃的眼神,攫住了我。大家都跌進了靜默的空間,一如他的電影鏡頭。

安氏善用長鏡頭與空鏡,在他所營造出的巨大沉默裡,總隱藏著哲學般的天問。

他專注講希臘,卻又能觸及到普世現象,我不禁好奇他是如何看待希臘的主權債務危機和緊縮政策,以及對世界的啟示?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法人團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