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購網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縹緲.提燈卷

縹緲.提燈卷

  • 定價:380特價:299
  • 優惠價:9269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39
載入中...
 

內容簡介

  盛唐光宅年間,長安百鬼夜行,千妖伏聚。

  西市坊間的陰陽交界處,有一座神秘虛無的縹緲閣。閣主白姬販賣奇珍異寶,七情六欲,人、妖、鬼、神往來其間。在那裡人們可以買到任何欲望,一切只是代價的問題……

  白姬,美人,卻也非人。

  活過千年的她,早已失去欲望。然而看著人與非人,為她所販賣的欲望生死嗔狂,讓她感覺活著。

  而感覺活著,只為熬過下一個千年。誰能責備她無情?

  元曜,一介書生。

  身無長物的他,早已沒有什麼可失去。窮途末路之際來到長安投親,命格特異的他,無意間被賣到了縹緲閣,

  因而見證了一段段貪嗔與執念,因果與愛恨交織的故事。

  宛若《陰陽師》的詭奇華麗
  中國最具3D立體感的玄幻小說
  超過三百萬「燈迷」瘋狂點擊

  縹緲閣在哪裡?
  無緣者,擦肩難見;有緣者,千里來尋。

  為何要有縹緲閣?
  眾生有了欲望,世間便有了縹緲閣。

作者簡介

白姬綰

  「御姐」控,靜懶之人。喜歡有趣的故事,追求真摯唯美、撼動人心的文字。2007年開始寫作,先後在榕樹下、晉江文學網、天涯社區等網路發表社群。作品題材涉及奇幻、武俠、歷史,主要作品有《縹緲.提燈卷》、《夢華歌》、《明鏡錄》、《縹緲.鬼面卷》等,另有《縹緲.天咫卷》連載中。

  《縹緲》系列的構思起源,在於一場雪。

  那一場雪純白而空寂,我在家中圍爐翻《法華經》時,讀到了「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這一句話,心有所感,就萌生了寫這麼一個龍女在人間收集因果的故事。

  這個故事,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長。但因為有了盛唐,有了長安,有了千妖百鬼,這個故事無限延長了。——白姬綰

 

目錄

第一折 返魂香
第二折  嬰骨笛
第三折 竹夫人
第四折 無憂樹
第五折 來世草
第六折 提燈魚
番外篇 蟲宴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57331
  • 叢書系列:Weirdo
  • 規格:平裝 / 50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折:返魂香

第一章 雙鯉

「這位後生,快醒醒,到長安了!」一陣推攘,將躺在青草堆上熟睡的元曜拍醒,他恍恍惚惚地睜開了眼睛,正好看見一張鶴發雞皮,凸牙豁唇的臉靠近。

「啊啊!妖怪?!!」元曜大吃一驚,一頭紮向青草堆裏,語帶哭腔:「妖怪大人,不要吃小生!小生太瘦,不好吃……」

趕車的老翁不高興了,「光天化日,哪有妖怪?!老朽來長安城貨草料,你這後生半路搭了老朽的便車,也不說一句感謝的話語,上了車就倒頭大睡,睡醒了就作怪!喏,到城門了,下車吧!」

元曜聞言,從草堆中抬起頭,馬車正好停在驛路上,前方不到兩百米處,一座巍峨的城門遙遙入目,正是長安城的右南門——啟夏門。

時值盛唐武後光宅年間。東都洛陽,西京長安,俱是風煙鼎盛,繁華旖旎之都。尤其是長安,號稱當時東方世界最大的都市,與西方大秦國的羅馬遙遙相應,如同鑲嵌在世界最東方和最西方的兩粒明珠。大秦、波斯、樓蘭、天竺、倭國、高麗等國的貴族,商人,僧侶,均不辭萬裏辛勞,慕名雲集長安,或瞻仰大唐風物,或貿易奇珍異寶,或傳播宗教信仰。

人煙雲集之處,不免七情六欲,嗔癡三毒,情欲中繁衍妖魔,嗔癡中滋生鬼魅。長安,亦是一座百鬼夜行,千妖伏聚的魔都。

元曜從馬車上跳下來,仍是不敢看老翁,深深地作了一個揖:「多謝老伯。」

老翁咧開豁唇,笑了:「聞著你一身酸腐味,莫不是進京赴考的士子?」

元曜仍是低頭,「小生正是為了赴考而來長安。」

老翁疑惑:「你既沒有行李書卷,又沒有僕從,而且落魄到要搭老朽的便車,估計也沒有盤纏,科舉明年正月舉行,現在才三月,這一整年時間,你莫非想露宿街頭?」

元曜低聲道:「小生家貧,沒有僕從,在洛陽時,行李盤纏都被人騙了去。不過,小生有一門遠親住在長安,此次前來既為赴考,也為投親。」

老翁道:「這樣啊,那後生你自己保重。恕老朽直言,你上停偏狹,命宮泛濁,是容易招妖聚鬼的面相啊!若要化解,近日內,須得避水!」

元曜抬頭看了老翁一眼,立刻又垂下了頭:「謝謝老伯指點。」

老翁揮了揮手,「去吧,後生。」

元曜作了一揖,轉身向啟夏門走去,驛路邊有簡陋的茶肆,行人商客在茶肆中歇腳,笑語喧嘩。

老翁說是貨草料,卻不進長安城,他在原地將馬車掉了頭,馱著滿滿一車青草又按原路返回了。

聽到身後車輪聲漸遠,元曜才回過了頭,望向老翁趕馬的背影。老人一身灰色短打,銀髮梳成髻,本該是雙耳的地方,長著一雙長長的兔耳。

老翁驀然回頭,與元曜遙遙相望,笑了笑,凸牙豁唇,正是兔面。

元曜嚇得趕緊轉身,繼續向城門走去。

馬車在驛道上緩緩行走,茶肆中歇腳的人,驛道上來往的人,似乎都沒發現趕車的是一個兔首人身的老人。

老翁說得不錯,元曜確實八字逢煞,命結妖緣鬼分。從小,他就能夠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在樹下井底掩面哭泣的女子,茶樓酒肆中獸面蓬尾的客人,在街頭巷尾踽踽獨行的妖怪。

元曜膽小,卻總逢妖。今天上午,他在山道上趕路,遇上了這只馱草入長安販賣的兔妖,為了能夠在日落時趕到長安,他就壯著膽子,硬著頭皮搭了它的車。一路上提心吊膽,不敢看它,也不敢多話,總算顛簸到了長安。

已是夕陽近黃昏,晝與夜模糊了邊界,另一個世界緩緩醒來。

元曜走進啟夏門,心中感到奇怪,這只兔妖辛苦地馱來草料,為什麼不進城,又折了回去?

忽然,元曜聽見有人剛剛睡醒,打了一個呵欠,道:「鬱壘,這兩百年來,那只老灰兔天天馱草料來,黃昏時在城門口繞一圈,又沿著原路回去。他不嫌枯燥無趣,我看得都累了。」

另一個聲音道:「神荼,誰說不是呢?可是,誰叫他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偷縹緲閣的寶物?那個女人實在可怕,永遠不得踏入長安,已經是很輕的懲罰了。這只兔子不敢入城,卻又放不下執念,只好天天在城門前來回。呵呵,妖和人其實一般癡執哩!」

神荼①道:「哪個女人?縹緲閣,白……」

鬱壘①道:「噓,她的名字,是禁忌。」

元曜循聲抬頭,但見兩扇城門上,一左一右,正趴著兩個兇惡醜陋,猙獰可怖的鬼。那個叫神荼的鬼正用一雙銅鈴般的赤目瞪著他,吐出的舌頭是毒蛇的信子。

「媽呀!」元曜嚇得臉色煞白,跌坐在地。

城門外戍守的士兵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有兩個跑進來喝問道:「你這書生坐在地上做什麼?!」

元曜指著城門上,顫聲道:「城門上有、有厲鬼!」

兩名士兵抬頭,城樓石牆泛黃,朱漆城門厚實,銅釘光色暗啞,哪裡有什麼厲鬼?!他們立刻呵斥元曜:「京畿重地,你這書生休得胡言亂語!當心治你個妖言惑眾,擾亂民心之罪!!」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