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我真的是笨蛋嗎?:鬼太郎的傻人傻福出頭天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24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笨蛋的種類與層次,試申論之

    文/米果2013年07月03日

    我真的是笨蛋嗎?:鬼太郎的傻人傻福出頭天 怎麼會想到這樣的題目呢?一定是天氣太熱了。 當人們以「笨蛋」一詞來數落那些和自己不同想法的對象時,會不會「笨蛋」一詞,也以等量的力道反彈到自己身上,成為對照組呢? 剛讀過漫畫家水木茂的自傳散文集《我真的是笨蛋嗎?》,心想,如果是這樣的笨 more
 

內容簡介

一無是處的蠢才,也可能成為鬼才!
「鬼太郎」水木茂最精采、充滿淚與笑的曲折人生路

  一個只對妖怪有興趣、體力遠勝過智力的鄉下孩子,如何成為漫畫大師?
  縱使烏雲罩頂、衰事連連,永遠不跟自己過不去,就能否極泰來!
  當一個人擁有無法撼動的理想,所有的不可能都會變成可能!

  如果人生充滿艱辛磨難,就用最響亮的笑聲跟它拚了!
  凡事看得很開的我,難道真的是個笨蛋嗎?

  .忙著當孩子王,沒空念書
  從小功課吊車尾的水木茂,好不容易小學混畢業,只靠擅長的畫圖考不進任何中學,於是報考錄取率99%的園藝學校,卻成為唯一落榜的考生。在求學路上幾經顛簸,長大後傻乎乎的他又被派到最慘烈的戰事最前線。

  .「阿茂從以前就是個大懶鬼,就算只剩下一隻手也沒差吧。」
  雖然在戰爭中失去了左手臂,但是水木茂熱中於研究當地土著與文化,過得相當愜意。或許是一條手臂換來了滿腔鬥志,他退伍後居然考進了有名的武藏野美術學校,繼續他一窮二白的繪畫生涯。從繪製連環劇畫、出租漫畫、戰記漫畫到雜誌連載,連房東都驚嘆「工作這麼認真還這麼窮!」而願意欠收他的房租。

  .做蠢事成了精,就叫做專家!
  成為漫畫家之後,他屢次遭逢出版社破產的悲慘命運,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處於不知下一餐在哪裡的狀態,更在一貧如洗、長年出入當鋪的情況下娶妻生子……這種不瞻前也不顧後的個性,卻讓他發揮出無與倫比的創造力,終於以「鬼太郎」成為家喻戶曉的漫畫家!

  ◆水木茂的傻人傻福哲學
  ──即使是無聊的事,只要不辭勞苦地做下去,上天總會給我們一些回報。
  ──旁人眼裡的不正經,卻是最符合我本性的正經!
  ──「熬過來」的經驗把我磨出了一種自信,總是能在危機時刻堅持到底。
  ──人各不同,去過每個人不同的人生就是了。
  ──回顧一看,感覺整個人生都是這句話:「我真的是個笨蛋。」不過,只要身體健康,人生就可喜可賀了。

  ◆連當代大師也為他著迷、臣服
  漫畫之神手塚治蟲曾受到水木茂的觸發,創作出妖怪漫畫《多羅羅》。
  作家京極夏彥曾說:「我的生命八成都是由水木茂組成的。」並且認為水木茂最傑出的作品,就是水木茂本人。
  村上隆也評論過,水木茂是「現代日本藝術的代表選手」。

作者簡介

水木茂 Mizuki Shigeru

  1922年出生於日本鳥取縣境港市,本名武良茂。從同市的高等小學校畢業後,前往大阪,從事過各種行業,念過許多所學校又輟學。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從軍失去左手臂。戰後前往東京討生活,一邊從事魚販等行業,一邊就讀武藏野美術學校(現在的武藏野美術大學)。兩年後中輟前往神戶,成為連環畫劇畫家,為期六年。後來連環畫劇沒落,開始畫出租漫畫,為期八年。接著,出租漫畫也開始沒落,改畫雜誌漫畫,為期十四年,並在這段時間成為全國知名的人氣漫畫家。

  水木茂同時被稱為「妖怪漫畫的第一人」,作家荒□宏、京極夏彥皆受其深刻啟發。他認為妖怪活得自由自在,不受人間的教條和價值觀約束,是他心目中永遠的憧憬。

  他曾獲講談社兒童漫畫獎、講談社漫畫獎、法國安古蘭漫畫獎、日本漫畫家協會獎、星雲獎、手塚治虫文化獎,以及獲頒紫綬褒章、旭日小綬章。

  2010年,妻子布枝的自傳《鬼太郎之妻》改編為電視劇、電影,受到廣大迴響,兩人成為家喻戶曉的模範夫妻,水木茂的代稱「GeGeGe」並獲得當年的流行語大獎。

  著作有《我真的是笨蛋嗎?》《少年英雄鬼太郎》《世界妖怪事典》《鬼婆婆與孩子王》等。

  水木production官網:www.mizukipro.com/

譯者簡介

王華懋

  熱愛閱讀,嗜讀故事成癮,尤其喜愛推理小說與懸疑小說。現為兼職譯者,譯有《白色巨塔》(合譯)《華麗的喪服》,以及《向老天借膽的旅程──世界貧民窟絕對體驗》《寫給千萬顆星星》(以上兩本為圓神出版)等作品。

 

目錄

推薦序 做個傻里傻氣的歡喜妖怪 劉興欽
推薦序 正向的生命力量 陳藹玲
推薦序 這個世界上沒有C咖的年輕人,C咖是社會造就出來的 褚士瑩
作者序
「這傢伙是白痴嗎?」
古怪的美術學校
只有一人名落孫山
男子漢的工作?
打赤腳派報
小偷與流行歌手
晚上腦袋清醒,乾脆進夜校就讀
支那通訊
我是脫隊兵
如果對象是艾普蓓
在相模原醫院接受手臂手術
連魚都不認得就賣起魚來
何不右手筆記,左手挖鼻孔?
披風底下是兜襠布
形形色色的房客
東京的大師
柏青哥店
電視登場,連環畫劇大危機!!
「你也三十八了,該成家了。」
每天都在打仗
《墓場鬼太郎》誕生
推出《鬼太郎夜話》《河童三平》
負債又倒閉……
請讓我畫怪奇作品
抵擋不了睡魔
自由率性的村人
後記
附錄
 

作者序

  有句話叫「我行我素」,仔細想想,就算脫了隊,又有什麼好愁的呢?只要專心一致朝自己的路前進,總有一天上天會讓你獲得成功。即使上天不讓你成功,只要堅持自己的路,總是會有某些救贖的。沒必要在意別人怎麼樣,或是起步比別人晚就發愁。

  就像昆蟲有許多種類,我們人類也有許多種。

  就算叫蜻蜓變成螳螂,或是叫臭蟲變成蚯蚓,也是強人所難。

  人各不同,所以去過每個人不同的人生就是了。

  從小就統統被送進學校這種古怪的地方,計較成績如何、分數怎樣,為了這種無所謂的芝麻小事心慌意亂,實在是沒事自找麻煩。

  擅長考試、拿好成績的人或許覺得學校很棒,但對於不擅此道的人來說,真會教人陷入自我懷疑:

  「我怎麼會傻成這樣?」

  軟弱的人也是,一拿到壞成績,就會動不動自我否定:

  「我已經沒救了。」

  可是絕對沒有這回事。這塊大地是更自由的。我們可以用形形色色的方式活下去。從學校畢業,然後就進公司當上班族,人生接下來的路都擺在眼前,一清二楚,這樣的生活我實在不喜歡。那一點都不有趣。

  我曾經想過要放棄日本的生活,在南海小島當一個單純的村人,重新展開第二段人生,但娶了妻,生了孩子,計畫就延宕下來了。因為內子跟女兒不願意去「天堂」生活。我說服了兩、三年還是不成,也想過「大概只能我自己一個人去了」,但想到只有自己一個人,實在教人下不了決心。

  不談這些。如果要做自己喜歡的事,還是不能偷懶,既然要做,不管什麼事都必須堅持到底,全力以赴。

  沒有努力,什麼事都做不成。

  一時想不到恰當的例子,就拿我來舉例好了,我小時候聽到老奶奶說妖怪的故事,非常吃驚。

  「妖怪是什麼呢?」

  後來我的腦子裡面就總是存有這個疑問,所以一有機會,我就會思考妖怪的事,調查妖怪的事。

  少年時期每次我畫妖怪的圖,就會被父母責罵:

  「成天就只會做這些蠢事!你究竟啥時才會長大!」

  然後青年時期,只要我認真研究妖怪的事,旁人就會說:

  「這傢伙不會是腦袋壞了吧?」

  可是即使是蠢事,只要孜孜不倦地做下去,也會對許多相關的事,比方說神明或地獄世界這些事情湧出興趣,不知不覺間,研究這些就成了類似我的「生存意義」,還有,不曉得這是否算是上天眷顧,我現在可以光靠妖怪來餬口維生,真是非常幸運,所以我覺得即使是無聊的事,只要不辭勞苦地做下去,上天似乎總會給我們一些回報的。

一九七八年夏
水木茂

推薦序1

做個傻里傻氣的歡喜妖怪

  二○一二年時,我參觀了華山藝文特區展出的「鬼太郎的妖怪樂園」,才發現我和這位水木茂大師有許多共通點:

  .都是鄉下長大的野孩子。
  .相信世上真的有妖怪,自己也想變成妖怪。
  .有個能幹又無怨無悔的老婆。(這裡一定要老王賣瓜一下)

  看完這本《我真的是笨蛋嗎?》,我又發現一個共通點:我們都很愛吃!比我正好大一輪的水木茂大師,也是出生在那個物資匱乏的戰亂時代。能好好飽餐一頓都是奢侈,更別說什麼挑三揀四了。聽說日文的「小鬼頭」寫作「餓鬼」,簡直就是我們的最佳寫照啊!再來,實際經歷過戰爭的日本漫畫家,現今也所剩無幾了。對於在日據時代度過童年的我來說,日本人就等於嚴苛愛找碴的日本警察,看到水木茂從另一種角度描述戰爭實在很新鮮,也讓我知道,追求平凡幸福生活的願望,原來是不分「敵我」的。

  其實,我早就聽過水木茂的大名,知道他高齡超過九十,仍然持續不懈地創作,但是我並沒有特別注意到他是個「獨臂俠」。少了一條手臂,照理說生活應該大受影響,甚至造成心理層面的陰影,但是他居然完全不當一回事,甚至連他父親都說:「反正阿茂本來就懶,能用兩隻手做的事都只出一隻手,如今少一隻也沒差。」不管多愁多悶的「慘事」,在他筆下都變成讓人噴飯的「趣事」。說得好聽是樂天知命,說得難聽是求生意志薄弱。但是我認為,這種豁出去跟老天掙口飯吃的「達觀」,才是最強烈的生命力的展現!

  我小時候經常被說是「鬼頭鬼腦」,我自己認為是一種「生活智慧」。但是看看水木茂的傻里傻氣,忽然有點弄不清:到底誰傻瓜?誰聰明?也許正如水木茂說的:「只要身體健康,人生就可喜可賀了。」

漫畫家.發明家 劉興欽

推薦序2

正向的生命力量

  最近事多傷神,雖然盡量學習舉重若輕,但還是有比往常多一些的壓力。這時候,最想做的是拿一本好書看看!減壓充電兩相宜。

  剛好手邊、就是這本鬼太郎的作者水木茂的自傳。鬼太郎是國際知名的漫畫大師,雖然不是他的粉絲,但因為孩子的收藏,也欣賞過他的作品。夜深時,正準備好好沉澱,沒想到翻了幾頁,就放不下這本書。

  從小被當作無藥可救的「蠢材」的水木茂,一直想念美術學校、但因為成績太糟、不得其門而入。就連找工作,也做得有一搭沒一搭。又逢戰亂時節,驚險的從軍生涯讓他失去一條手臂。後來以畫畫為生,不論是出租漫畫、戰記畫家、連載漫畫家,收入都沒有辦法支撐生活所需。日本當時整體社會經濟貧乏,他也始終處在困頓之中。

  令人驚喜的,是他一貫的樂天精神。雖然書中寫滿了他經歷挫折的種種情節,但看不到任何負面情緒或能量,相反地,每個章節都感受到他發自內心、真誠素樸的本性,一種極真實的樂觀積極態度。「支持著我的,就只有『上天絕對會讓我活下去』的樂天信念。」「即使是無聊的事,只要不辭辛勞地做下去,上天似乎總會給我們一些回報的。」

  水木茂的生活真實而不凡,看起來好像是「笨蛋」的他,其實擁有好多值得學習欣賞的正面態度。說他阿Q嗎?應該比之更有一些自在豁達的開朗與歡喜吧!

  透過他鮮活的敘述,好比看一齣生動的戲劇或電影。每一段文字都讓我腦中浮現畫面。

  希望有緣的讀者,可以從此書中,得到更多閱讀的樂趣及生命的能量。

富邦文教基金會董事 陳藹玲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334509
  • 叢書系列:勵志書系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男子漢的工作?

連考試科目只有一科、幾乎所有考生都上榜的考試都過不了的話,升學這條路實在是沒指望了。就在我煩惱著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父親因為工作的關係,被外派到爪哇島去了。

母親只要回去境港的老家就不愁沒依靠,但我即使回去故鄉,也無事可做。如果要留在大阪,就得考慮住的地方和錢的問題。

我決定先找工作。

我每天看報紙的徵才欄,發現松下電器正在招募工人。

我立刻握著報紙,前往守口。

下了車站,穿過一條臭水溝,就是松下電器某某分廠。

來到工廠後,出來迎接的是一個感覺像萬事通的小個子中年領班,還有一個據說是剛從學校畢業的青年副領班。

大叔領班和青年副領班先是對我進行測驗。他們要我把類似積木的東西,做出各種組合或是堆積。但我把積木弄掉了,所以以為自己又被刷下了,但兩人什麼也沒說。那我是被錄取了嗎?他們也沒這麼肯定。

領班和副領班只是彼此交換了眼色,相互點頭,卻對我這個來應徵的本人不發一語。

「來這邊。」

然後,他們帶我經過走廊。他們還是沒有明確地說我是否被錄取。不過,我是來應徵的,而我接受了求職測驗,又被帶進公司走廊,這表示我應該被錄取了吧?

不久後,到了走廊盡頭,來到一個有許多年輕小姐在工作的房間。

這讓我有點嚇到了。

我生來就不擅長一次面對許多人。若是昆蟲或花草,一次來上一大片也無所謂,但人類就不行了。一對一或認識的人還好,但對方我完全不認識,而且二、三十個全是女生(她們好像全都彼此認識,感覺很團結),有四十到六十對眼珠子在盯著我看。

她們的工作似乎是把某些零件塞進木箱裡,需要男性幫忙用板子把木箱封住釘死。

對她們來說,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來到職場,都不會有多大興趣吧。

可是就我而言,這可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我覺得必須抗議一下才行,便回頭看領班,但他們已經快步走出三十公尺外了。

我跑過去,「喂」一聲拍了拍領班的肩膀,領班大叔嚇了一跳,回過頭來,青年副領班在一旁說:

「你、你、你幹嘛,沒大沒小的。」

「哦,沒有啦,我是想問有沒有更男子漢一點的工作?」

「男子漢一點的工作?」

青年副領班的口氣顯得有些憤慨。領班大叔則以如同外表的萬事通態度安撫他:

「別急、別急。」

然後,他帶我到其他廠房去。

這間廠房傳出「啪噹、啪噹」的機械聲。進去裡面一看,可以看出是在製造腳踏車車燈的金屬外殼部分。上方有巨大的鐵塊降下來,把金屬板沖切出形狀。

「如何,這工作就很有男子氣概吧?」

「唔。」

我先被吩咐去清理停止運轉的機器,我假裝在清理,其實偷偷觀察著其他工人的工作內容。

結果,我發現有很多人沒有手指或少了整隻手掌。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好像是不小心把自己的手跟金屬板一起伸到機械底下去了。

原來如此,這工作真的很「男子漢」,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斷手斷腳。

傍晚時分,工作結束時,領班和副領班又出現了。

「做得怎麼樣?」他們問。

「好像不太行。」我回答。

「你、你說啥?」

青年副領班握緊了拳頭,一副要揍上來的模樣。領班還是老樣子,說著「別慌、別慌」打圓場。一陣沉默之後,我說:

「我幹不來這差事。」

結果,青年副領班又不知為何氣呼呼地作勢要打。我也有了幹架的心理準備,但是領班又居中「別鬧、別鬧」地安撫,然後接著說:

「這人有點『這個』。」

他把手放在腦袋旁邊畫圈圈。

怎麼,原來副領班腦袋不正常嗎?那就沒辦法了,原諒他好了。我這麼想著,明明沒什麼好笑的,卻硬是擠出微笑,離開了工廠。

回到家之後我想了一下,覺得領班說的「這個」,指的好像不是青年副領班,而是在說我。那麼我在那時候勉強傻笑,似乎是弄巧成拙了。

總而言之,我沒去松下電器工作。不,或者應該說,我究竟算不算被錄取了,從頭到尾都是個謎。

在相模原醫院接受手臂手術

相模原醫院是一棟虛有其名的簡陋小屋。雖說戰爭才剛結束,但食物全是用玉蜀黍做成的橢圓麵包,硬得甚至可以拿來扔牆壁當球玩。

醫院變得就像傷病兵宿舍。我先辦理傷病兵手續,在那兒住了幾天,然後決定回境港的父母身邊再說。

可是,父母還不知道我失去左手的事。我心想就這樣突然回去,可能會嚇到他們,應該先寫信通知一下,可是又覺得寫信很麻煩。為求一目了然,我用明信片畫了缺一條手的自畫像寄去。

因為有許多人戰死沙場,我覺得自己缺了一條手臂不算什麼,所以是懷著輕鬆的心情畫圖告知的,但對父母來說,這似乎是個極大的打擊。

繼明信片之後,就該本人登場了。我回到故鄉,才知道母親為我擔心死了。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