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心食材
  • 會員獨享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面山莊殺人事件

假面山莊殺人事件

  • 定價:250
  • 優惠價:79198
  • 優惠期限:2014年10月31日止
載入中...

優惠組合

 

OKAPI 推薦

  • 【週三|日本小說教我的事】米果:對手在門外準備攻堅,這時需要東野圭吾

    文/米果2014年04月02日

    一個星期以來,起碼放棄了兩本小說,不是真的丟棄,而是內容總有無法切合心境的缺憾,過於歡樂過於詼諧過於黯淡過於嚴肅,都不行。不是小說的過錯,而是自己被逼到牆角,也就挑剔了起來。彷彿自己在門上築了防禦工事,卻又得經歷一個晚上面對三次對手攻堅的威脅,於是,無法切合心境的小說就丟在 more
 

內容簡介

  想不想徹底被騙一次?

  東野圭吾最高明的騙局!和《嫌疑犯X的獻身》相提並論的最高傑作!
  日本熱銷突破60萬冊!亞馬遜書店讀者★★★★壓倒性好評!

  愛一個人的極致是什麼?為了他,你可以戴上多少假面?
  恨一個人的意志是什麼?只靠「殺意」,真的就可以殺人嗎?

  兩個逃亡中的銀行搶匪闖入了深山裡的別墅,八名男女被迫成為人質。他們聚集在這裡,原本是為了在婚禮前夕意外身亡的新娘朋美,八個人中有朋美的未婚夫、父母、表妹以及好友。

  在這座完全與外界斷絕聯絡的山莊裡,他們試圖逃脫,卻因為有內鬼破壞計畫,最後都告失敗。而在一片恐懼和緊張中,有人慘遭殺害,但根據現場狀況研判,卻並非兩名搶匪所為。究竟誰是內鬼?誰是兇手?朋美又真的是單純的意外死亡嗎?剩下的七個人疑神疑鬼,彼此猜忌,互相牽制,他們就像被困在蛛網上的獵物,只能等待真相用最激烈的手段反噬……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Keigo Higashino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又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度,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獎,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

  早期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作品包括《徬徨之刃》、《十一字殺人》、《迴廊亭殺人事件》、《美麗的凶器》、《布魯特斯的心臟》、《天使之耳》、《異變13秒》、《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鳥人計畫》、《魔球》、《浪花少年偵探團》、《再見了,忍老師──浪花少年偵探團2》、《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以及《解憂雜貨店的奇蹟》、《學生街殺人》、《操控彩虹的少年》等書(暫譯,皇冠將陸續出版),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導讀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推理評論家】杜鵑窩人

  東野圭吾應該是目前台灣最為火紅的日本推理作家,他的作品被多家出版社搶著要出版;可以說,他自從以《放學後》獲得「江戶川亂步賞」而出道以來的所有作品,不論是早期、中期還是近期,相繼都成為台灣出版社追逐的焦點。這當中最好的解釋就是東野圭吾深受台灣讀者的歡迎,翻譯作品在台灣有其銷售的市場。我個人曾經幫他計算了一下,在這幾年中,台灣平均每年有兩百本左右的推理出版品,每年平均都有八到十本東野的正體中文版出版,如今竟然有臉譜、獨步、皇冠、高寶、時報、三采和台灣東販七家出版社已經出版過他的小說作品。根據我個人閱讀台灣翻譯推理小說三十多年的經驗,以前到如今的台灣推理書市,曾經有過這種盛況,應該是發生在二十多年以前,當時也有許多出版社競相出版當時日本作家繳稅排行榜第一名的推理作家赤川次郎的作品。但是與當時不同的問題在於,那個時候台灣對於日本作品的著作權是沒有保護的,就是購買版權觀念不存在的年代,所以反觀有著作權概念的現在來看如今這種盛況,東野圭吾現在所創下的現象,真的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紀錄!因為台灣的眾家出版社竟然如此捧場地爭相推出他的作品。統計一下,東野圭吾他個人將近八十本的著作中,至今只有十本不到的作品還尚未在台灣翻譯出版。

  還記得二○○七年的四月一日(你沒看錯,正是愚人節的那一天),當時台灣推理作家協會那一年的年會剛結束,住在高雄的推理作家冷言和我,連袂在高雄以東道主身分招待台灣旅日推理評論家島崎博老師和當時擔任日本推理文學資料館館長的權田萬治老師。那一天是高雄難得少見、溫暖而不炎熱的春日午後,我們四個人就坐在高雄整治過的愛河旁邊享受春風拂面,還一起喝咖啡聊天。話題自然而然就轉到了在二○○六年大紅大紫,剛剛以《嫌疑犯X的獻身》拿下「直木賞」,並一舉拿下當年度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的第一名而號稱「三冠王」的東野圭吾身上。我們兩人告訴權田萬治老師,其實在台灣的推理書市,東野圭吾一直很受歡迎,甚至他的江戶川亂步賞得獎作品《放學後》和島田莊司的《占星惹禍》、高木彬光的《紋身殺人事件》由於都已經絕版,當時還是並稱台灣推理迷的三大夢幻逸品。那個時候,權田萬治老師以頗為驚訝且不相信的神情告訴我們,在他的《秘密》一書改編成電影之前的東野圭吾,其實一直在日本推理文壇之中苦苦掙扎,甚至在日本推理界有個不太好聽的「一刷作家」的稱號。那也就是意味著說東野圭吾在日本的推理小說創作雖然持續不斷,但是很不幸,東野圭吾絕對與「暢銷作家」這個頭銜無緣,他的小說幾乎是沒有再刷出版的機會。在日本,雖然東野圭吾一直很努力地嚐試各種路線的創作,但是推理小說市場上,讀者的反應都不是很好,讓他的嘗試都變成了「為五斗米折腰」的徒勞,所以東野圭吾能夠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一三四屆的直木賞,應該說是「守得雲開見月明」般的苦盡甘來。那天下午的談話其實給了創作出版一直不是一帆風順的冷言和旁聽的我有著莫大的鼓舞和啟示;「李廣不侯」的情形在台灣在所多有,本土推理作家似乎只能繼續磨劍,期待出匣的那一天。

  東野圭吾自己也曾經說過,他自己為了不讓自己的文筆鈍化和應付生活所需的糊口之資,他不得不到處爭取工作,只要是能夠登上報章雜誌的版面和後來的集結出版販售,不管是長篇連載或是短篇作品,他都會卯足全力去寫作。而且各方面和各樣式的題材都肯寫,雖然一直不能夠在市場上得到許多讀者的認同和肯定,但他自己確實是用心的在創作。應該說當時在「十年磨一劍」的東野圭吾並不是很合格的作家,應該只是作者或者是單純的寫手而已。因為他只是埋頭寫作而沒有去注意市場上讀者的反應,等於強將自己的作品要推銷給讀者,失敗則是必然的結果。如今台灣書市充斥著東野圭吾的作品,其中不少都是他個人努力的痕跡,卻也常常是一些東野圭吾沒有真正自我的作品。

  在一九九八年出版的《秘密》一書,於一九九九年改編成電影,進而使他擺脫了「一刷作家」封號。雖然為了延續作家的命脈和為了餬口度日而創作了不少風格、形式各異的小說,但是另一方面卻一直秉持著推理小說創作的初衷,維持自己作品解謎的本質。這些作品最近在台灣大量被引進和翻譯,讀者在欣賞之餘也可以注意到東野圭吾一直在迎合市場需求之餘,也會偷渡幾本自己喜歡帶有正統本格味道的推理創作,《假面山莊殺人事件》這本書就是其中之一的此類作品。這種兼顧理想和現實的方式,雖然有讀者不太能夠接受東野圭吾這種有些迎合市場風潮的寫作方式,但是人家總是要吃飯不是嗎?就像我的本業,在現今的台灣醫療環境下,也面臨了「救命輸給救醜,醫人不如醫狗」的狀況,若是這情形一直存在下去,醫師也就不得不拋下尊嚴,進而變身成為藥品、營養品、健康食品和醫學美容手術的掮客和推銷員了。一樣都是為了大環境所迫,也就是為了填飽肚子而不得不如此。所以,請讀者不要苛責東野圭吾當時這樣為五斗米折腰的大量創作。

  回到《假面山莊殺人事件》這本書,對於一些本格推理迷而言,這將是一個莫大的驚喜,因為東野圭吾竟然挑戰了古典本格推理中最讓讀者興奮的題材:「暴風雨山莊」!容我稍微解釋一下「暴風雨山莊」,這是由古典本格發展出來的一種題材樣式,一般是指推理小說發生的場景或地點因為某些天然或人為的因素而與外界完全隔離,像是身處於暴風雨襲擊下而孤立無援的山莊,此時對外的電話或網路通訊會完全中斷、無法去聯絡外界、獲得援助,同時在場者也陷入了無法逃離的狀況。通常此時就會進而發生殺人案件,由於場景完全因上述因素被中斷隔離,所以必須得經由當時在場的所有人物嘗試去解決事件,也就是解謎並且自救,找出兇手以防再有人受害。當然此時受害者的死亡時間或兇器上的指紋、血型等法醫學條件通常不能讓人得知,縱使在場有法醫或醫生,因為器材所限制,仍然會比較不精確。英國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一個都不留》即為此方面的代表作。也有人稱這類題材為孤島殺人,因為《一個都不留》就發生在孤島,但是其實並不限定在孤島,而場地只是更加擴大,變數相對的增加而已。

  這種題材的魅力只要是推理作家其實都很難去抗拒的,因為是作者和讀者之間頭腦體操對抗形式的極致表現。另外,因為最初阿嘉莎.克莉絲蒂創造的形式太完美,所以寫「暴風雨山莊」題材的推理小說,就是對先行者的致敬和對自己的挑戰。橫溝正史的傑作《獄門島》就和《一個都不留》有異曲同工之妙,而直接致敬的則像夏樹靜子的《有人不見了》、西村京太郎的《殺人雙曲線》,甚至西村京太郎還玩了類似創意的《七個證人》;而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和《殺人迷路館》就玩了兩次不同的把戲來考驗讀者;島田莊司也有《斜屋犯罪》挑戰這個題材。甚至連台灣本土推理作家林斯諺都以短篇的《霧影莊殺人事件》和長篇的《雨夜莊殺人事件》、《冰鏡莊殺人事件》數次挑戰此類形式。這麼多作家挑戰,最主要的原因就像本土推理作家冷言說的,「暴風雨山莊」真的是太刺激、太迷人了,每個推理作家都很難抗拒它的誘惑。

  東野圭吾的《假面山莊殺人事件》正是基於和以上作家類似的心態去挑戰此類「暴風雨山莊」形式的題材,但是如何同中求異就是考驗作者的功力所在之處。作者在這本書中竟然是把偵探數量最大化,連外來的綁匪竟然都成為偵辦凶殺案的一名偵探,不僅是「暴風雨山莊」形式中以前常見的──人人是兇手或被害人而已,更進而變成了「人人都是偵探」,確實少見。而《假面山莊殺人事件》既然嘗試要挑戰如此古典的題材,東野圭吾當然不能只是炒冷飯而已,縱使詭計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卻要讓人猜不著才是最高境界;至於本書題目的真正意涵,也是在最後讓讀者看完的時候才能恍然大悟。同時,最後結局就因為作者又再一次來個終極大逆轉,因此所揭露謎團的真相絕對完全出人意料之外,而讀者此時才會發現原來又被作者擺了一道,卻也不得不佩服地承認這本書真的是相當的精采有趣!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329831
  • 叢書系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幕 舞台

1

握著方向盤的手忍不住用力,掌心冒著汗。車速已經放慢,順利駛過了彎道。

高之忍不住吐了口氣。

剛才的彎道就是車禍地點。雖然彎道並沒有很危險,但因為朋美在這裡發生了車禍,所以他格外謹慎。

朋美已經死了三個月。梅雨季節終於結束,每天的陽光都很燦爛。

上個星期,朋美的父親森崎伸彥問他,要不要和他們一起去別墅。森崎家每年夏天都會去別墅避暑幾天,高之今年原本會以朋美丈夫的身分參加。

「雖然有人提議,今年就不要去了,但我總覺得朋美在那裡等大家。或許你會笑我們太迷信了。」

高之和伸彥面對面坐在森崎家的客廳時,伸彥露出寂寞中帶著幾分含蓄的笑容。

我很高興能夠參加。高之回答。

雖然朋美已經離開人世,但高之並沒有和森崎家斷絕來往。他經常受邀去森崎家吃飯,高之也常常去他們家探視他們。朋美的父母,尤其是朋美的母親厚子仍然把他視為未來的女婿。

高之對於繼續和他們來往並沒有任何不滿,這對於他的工作也有正面的幫助。森崎伸彥開了一家製藥廠,但對影視、文化等方面都很有興趣,有很多這方面的人脈。高之的公司也是在伸彥的協助下,才漸漸有了起色。

因此,如果朋美沒有發生意外,他們順利結了婚,高之的前途一定更加光明燦爛。

不──

高之看著擋風玻璃前方,輕輕搖了搖頭。他想起自己曾經發誓,絕對不要去想這些事。

道路右側有好幾條宛如樹枝般的小路,高之在經過一家熟悉的餐廳後,把車子駛入了其中一條小路。

小路兩旁有不少小型別墅。沿著小路行駛了一會兒,便出現了一棟很氣派的大房子,庭院也很寬廣。原來在別墅區也有地位的高低之分。在小路的盡頭,有一棟特別大的歐式房子。

他把車子駛入用鐵柵欄圍起的庭院時,發現停車場內已經停了兩輛車子。

高之拿著行李下了車。

「嗨!」

頭上傳來聲音。抬頭一看,森崎利明正從窗戶中探出身體。利明是朋美的哥哥,原本將成為高之的大舅子。

「你好,其他人呢?」

「爸爸他們去散步了,其他人還沒有到。」

「但我看到有兩輛車子。」

伸彥和他的妻子厚子不會開車,難道他們帶了司機?

「那是下條的車子。」

利明指著比較小的那輛車說道。

「下條?」

「新來的祕書,你不知道嗎?他們一起去散步了。」

「是喔……」

高之不知道森崎董事長有新祕書的事。

「總之,你別站在那裡,趕快進來吧。我正在為找不到人喝酒感到無聊呢。」

聽到利明這麼說,高之抱著行李袋走向門口。玄關有一扇木製大門,高之抬頭看向木門的上方,感到有點驚訝。因為門上掛了一個木雕的面具。雕工很粗獷,也沒有上色,瞪大的眼睛和向兩側張開的大嘴有一種神奇的威力。應該是出國旅行時買的驅魔面具。他記得以前朋美曾經提起,她父親經常買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回來。

高之在面具的俯視下打開了門,立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但這當然是毫無根據的預感而已。

他脫下鞋子進了屋, 利明從旁邊的樓梯上走了下來,他穿著POLO衫和短褲。

「先來喝一杯吧。你一個人從東京開車來這樣,一定累了吧?」

他走去餐廳,雙手各拿了兩罐啤酒走了出來,來到可以眺望湖泊的陽台上。陽台上放著木製的白色桌椅。利明坐了下來,高之也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利明在伸彥的公司上班,擔任主管。他不過三十出頭,就已經是部長了。

「這次除了森崎家的人以外,還有誰來這裡?」

高之問。利明喝了一口啤酒後回答:

「篠家的父女,你應該認識吧?」

「我知道,朋美曾經介紹我們認識,之後也見過幾次。篠一正先生是你們的舅舅吧?」

「是啊,他是我媽的弟弟──你也快喝啤酒吧。」

「好。」高之也伸手拿了啤酒,啤酒很冰,他拿酒的手指都有點發麻了。

「他太太和女兒都很漂亮。」

「是啊,但我舅媽沒來,好像是她娘家有什麼急事。」

「太遺憾了。」

高之說,利明放下啤酒,嘴唇上浮現了笑容。

「如果要鑑賞美女,我表妹就足夠了。雪繪越來越漂亮了。」

「對,她真的很漂亮。」

高之回想起篠雪繪的容貌,坦率地表達了自己的感想。

「雖然不能算是代替我舅媽,但有一個叫木戶的男人陪他們一起來。他是我舅舅的主治醫生,有時候我父親也會找他看病。」

「主治醫師?」

「我舅舅心臟不好,但不光是這樣,木戶的父親是我媽和舅舅的表哥,所以,他和我也算是遠親吧。」

「原來如此,那來這裡也很合情合理。」

高之說完,利明又露齒笑了起來。

「木戶有非想參加不可的理由。」

「什麼理由?」

高之放下正在喝的啤酒。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利明壓扁了啤酒已經喝完的空罐,打開了第二罐。「除此以外,還有朋美的閨中密友阿川桂子,你應該也認識她吧?」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