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刺鳥
  • 定價:699
  • 優惠價:9629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559
  • 再折扣4/27圖書雜誌MOOK結帳滿699即享95折!
  • 【分級買就送】讀書日:分級VIP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OKAPI SNAP】鐘文音翻譯《刺鳥》:我們虧欠所愛的人甚多

    文/博客來OKAPI編輯室2013年05月31日

    刺鳥  「傳說有一種鳥,一生只唱一次歌,歌聲比世上一切的生靈所唱的歌聲都要優美動聽。這種鳥在離巢獨立的那一刻起,牠就不停地尋找著荊棘之樹,直到如願以償,才願意歇息。然後,牠的身體就往樹上最長、最尖的荊棘枝刺了進去。臨死之際,牠將死亡前的痛苦昇華為最動人悅耳的天籟,那歌聲連雲 more
 

內容簡介

  三十六年來,終於等到正式授權的繁體中文版;
  知名作家 鍾文音 操刀翻譯
  用寫愛的筆翻譯地球彼端的禁忌之愛、
  從同為女性作家之口呢喃至死不渝的深情告白

  傳說中有一種鳥,一生都在尋覓帶刺的樹,
  只有當牠往最尖的刺撞去時,
  才會在極度苦痛的臨終前唱出一生最美的歌聲

  《刺鳥》內容為神父與女教友相戀生子的愛情故事,禁忌之愛於當時掀起不少話題,本書有澳大利亞的《飄》之稱,並與《教父》等書,一起被《時代》雜誌列為十大經典作品。《刺鳥》改編影集於美國電視台播出時,據說有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觀賞過,影集也於一九八零年代中期在台灣首播。三十六年來,台灣市面上出現過許多版本的《刺鳥》,但並未獲得作家正式的授版,譯本也並不完整,此次重新推出《刺鳥》,透過同為以書寫來關注愛及家族,並致力於呈現人性幽微之處的女作家鍾文音翻譯,修正了長久時空下的文字缺憾,使先前的讀者重溫當時的悸動,並讓新讀者再次驗證這恆久愛情的刻骨銘心。

  一生只有這麼一回,一回延展成一生,烙印著歡愉,用生命代價換來的情愛。作者柯琳.馬嘉露一九三七年生於澳洲新南威爾斯西部,可以說是澳洲有史以來最廣為人知且擁有廣大讀者群的國際作家,她本身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作家,除了寫小說之外,也寫傳記、散文和音樂劇等。由於瑪嘉露本身是畢業於新南威爾斯大學的醫學院,因此她本身就富有一種研究精神,對於歷史與地理背景的鉅細靡遺描述表現在《刺鳥》這本小說上,形成故事之外的迷人風土敘述,非常精采。作為一名神經心理學家,馬嘉露對人類的心理與精神探索深邃,靈與肉、情與慾、理性與感性……她總是能非常到位,藉著人物的精準刻劃,幽微地帶出人物內心世界的細節,獨特的觀察與心理描摹,使讀者欲罷不能,亦步亦趨地跟著她的筆尖,進入人物生活的哀歡離合,同時也折射自己的一生所愛所癡。

  傳說有一種鳥,一生只唱一次歌,歌聲比世上一切的生靈所唱的歌聲都要優美動聽。這種鳥在離巢獨立的那一刻起,牠就不停地尋找著荊棘之樹,直到如願以償,才願意歇息。然後,牠的身體就往樹上最長、最尖的荊棘枝刺了進去。臨死之際,牠將死亡前的痛苦昇華為最動人悅耳的天籟,那歌聲連雲雀與夜鶯都黯然失色。曲終而命竭,換來一曲完美之歌。整個世界都在悄然聆聽,連上帝也在蒼穹中微笑。因為,唯有最深沉的創痛,才能換取最美好的事物……這個傳說是這麼地流傳著。

作者簡介

柯林.馬嘉露(Colleen McCullough,1937年6月1日-)

  澳洲作家。

  出生於澳洲南威爾斯州,曾任美國康乃狄克州紐哈芬耶魯大學精神生理學教授。1977年著有《刺鳥》(The Thorn Birds)一書,成為澳洲最暢銷書。1997年被宣佈為澳洲「活著的國寶」,目前定居英國劍橋。

譯者簡介

鍾文音

  台灣雲林人。淡江大傳系畢,紐約視覺藝術聯盟進修油畫創作兩年。

  被譽為九○年代崛起之優秀小說家與散文家。創作以小說和散文為主,兼擅攝影,並以繪畫修身。長年關注家族寫作、愛情與藝術等題材,並熱愛旅行。囊括時報與聯合報等十多項全國重要文學獎旅行文學獎及雲林文化獎,2005吳三連文學獎等。

  現專事寫作,持續創作不輟,已出版(女島紀行)(從今而後)、(愛別離))、(豔歌行)等多部長篇小說,散文集(寫給你的日記)(昨日重現)、(情人的城市)、(中途情書)等。(豔歌行)為2006年中時開卷年度中文創作十大好書,此書並獲得台北文學十大好書,並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2010百年物語二部曲(短歌行)已經出版。

 

導讀

寫給神的備忘錄 鍾文音

  如果你的情敵是上帝是佛陀,那你如何從祂們的手中奪愛?而奪來的愛人在面對你的時候,心裡卻想著罪惡,因為背叛上帝之後,他將如何自處餘生?

  淪落人間的天使再也不純潔了,天使返鄉,烙印著奇異的罪惡感。因愛而歡愉,也因愛而痛苦;因眾生而獻祭生命於清修之路,也因眾生而迷惘於愛欲之途。

  多少懺悔錄都源於人間的愛,難道人間的愛就是不潔?我曾是這麼地困惑著,只要心裡被切割成「凡」與「聖」的對立面,就有「染污」與「純淨」的掙扎。我常被朋友問到:為何人想要變成神(或者成為神的使徒)?人為何不能就是當人就好?

  佛家說這人世是「堪忍」的世界,也就是堪能忍受,不至於太難過,但也不會太好過,有生老病死,成住壞空,故人間幻化不實有,既不實有,何來執著。而人間之苦,以執著為甚。

  入佛門者再還俗者亦有,但也有一直走嚴苛戒律生活者。弘一大師是最著名的例子,當年他出家後,他的妻小上山,他說不見就不見,即使他的日本妻子在寺廟旁住了一個多月就為了見他一面,他也沒了其願過。最後女子只好黯然下山,回到燈火通明卻身心寂寥的山下。

  小時候我讀過一則新聞,新聞在我心裡產生極大的震撼,大約是描述有一對光頭夫婦帶著光頭小孩在山上過著很像寺廟的生活,暮鼓晨鐘,男耕女織,日出月落。他們和寺廟生活的唯一差別是,他們是家庭。讓我身心震盪的是,這對光頭夫婦原本是某寺廟的出家人,在寺廟裡彼此愛上,但當然為寺院所不允許,兩人離開寺院後,卻又懷念著寺院生活,因此仍在山上度日,男女不僅沒再蓄髮,生的孩子也都剃成光頭。為愛破戒,但卻又要過寺院生活,此為何來?

  總之,我心裡常被這種故事吸引,因為這類故事意味著,人總是為愛而苦。不為愛而苦者,或許別人也因愛他而苦。只要是人,就難以孤立而活。既難孤立,勢必緣牽情扯。

  在紅塵有了愛,就迷失了正果。

  把佛陀換成上帝,把出家人換成神父,此即是《刺鳥》的故事原型:女主角瑪姬的情敵是上帝,她一生都愛著神父洛夫。但洛夫神父不能愛她,他必須忠於他的上帝。但他畢竟先是個人,然後才變成神父,即使當了神父仍是個人子,他有不能說的祕密。

  就像小說裡面尖銳的瑪麗夫人最能穿透他的偽裝表面,瑪麗夫人總是故意考驗他:「你是個男人,洛夫.德.布理克撒特!只不過作個神父讓你感到安全,就是這麼回事!」

  「我不是一般的男人。」他說:「我是一個神父……也許,天氣太熱,到處都是塵土和蒼蠅……但我不是一般的男人,瑪麗,我是一個神父。」

  「作個神父讓你感到安全,就是這麼回事!」瑪麗刺穿了表象。表象最容易自欺欺人,但換個角度也是最容易提醒的一種身分。因此幾乎所有獨特的行業都有自己的制服,神職人員與出家人尤是,藉此來分別自己與他人,同時也讓別人無法親近他們,因為那不是普通的服裝,那服裝意味著身分與戒律。

  但內心世界,只有自己知道,祕密也只能帶到棺木裡。

  當瑪姬還是個小女孩時,她就遇見這樣帥氣高大的神父了。  
  一個小女孩也使這個神父洛夫失去了戒心,且他太喜歡瑪姬了,即使三番兩次他告誡瑪姬(其實也在提醒自己):我對妳的愛是上帝般的愛,不是一般的男女之愛。

  但越界的愛,禁不起試探。洛夫神父在某個獨自與瑪姬共處的機緣時空下,他背叛了他的上帝,而瑪姬則雀躍地以為自己終於從上帝的手中搶回屬於自己的愛。瑪姬有了和洛夫的結晶戴恩,而小說的悲劇也是戴恩在年輕時就因救人而死了,搶來的東西都不長久,終歸又還給了上帝。

  瑪姬無悔。

  她就像小說一開始所借用的寓言:《刺鳥》,這種荊棘之鳥,一生只唱歌一次,當牠找到一生所願棲息的樹之後,牠會把身體札進最長最尖銳的荊棘上,然後在枝椏間高歌,美妙的歌聲超越了身體的痛苦,聲如天籟,曲終而竭。

  刺鳥隱喻了瑪姬與洛夫的愛早已超越了經歷的痛苦,他們的愛就是刺鳥的歌聲,一生只有這麼一回,一回延展成一生,烙印著歡愉,用生命代價換來的情愛。即使最終失愛,上帝仍占上風,但她畢竟爭取過,擁有過。

  《刺鳥》最核心的軸線即是此,小說由瑪姬和洛夫串起整本厚重小說的重量。而《刺鳥》之所以讓我看重,則不只是因為這個故事原型,而是小說技巧與家族敘述的魅力。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5829155
  • 叢書系列:經典文學
  • 規格:平裝 / 816頁 / 16 x 2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1
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八日這天是瑪姬‧柯立瑞的四歲生日。收拾了早餐碗盤之後,她的母親不聲不響地將一個棕色紙包扔到她懷裡,並要她到外頭去,於是瑪姬蹲在前門旁的金雀花叢後面,迫不及待地拆了起來。她的手指不夠靈活,包裝卻很厚實;它聞起來就有一股來自望海鎮雜貨鋪的淡淡香氣,因此不管這裡面裝的是什麼,顯然都很不可思議的是「買來的」,不是家裡自己做的,也不是別人不要才轉送給她的。

紙包一角開始露出一些霧濛濛的金色絲線;她加快了動作,將包裝紙撕成爛爛的長條。
「艾格妮思!喔,是艾格妮思!」她滿懷愛意地說,對著躺在碎紙堆裡的洋娃娃猛眨眼。
這可真是個奇蹟了。瑪姬只到過望海鎮一回;那是五月時候的事了,而且還是作為她那段時間一直都很聽話的獎勵。在馬車上,她乖乖坐在母親身旁,其實心裡激動得連自己究竟看到了什麼都記不清──除了艾格妮思,那個安坐在店裡櫃檯上,穿著粉紅色緞子蓬蓬裙、飾有米色皺褶花邊的美麗洋娃娃。當時她就在心裡暗自替她取了「艾格妮思」這個名字,這個她當時所知道最最優雅細緻、也最配得上這無與倫比洋娃娃的名字。然而,接下來的幾個月,她對艾格妮思的渴望裡卻不抱持著任何的希望;瑪姬從沒有過自己的洋娃娃,也不知道每個小女孩都應該要有一個洋娃娃。她高高興興地吹哨子、射彈弓、玩她哥哥們不要的舊玩具兵,把兩隻手弄得髒兮兮的,鞋上沾滿了泥漬。

她從來沒想過可以跟艾格妮思一起玩。娃娃身上亮眼的粉紅色衣褶比任何她見過的、真正的女孩所穿的衣著都還要華麗,她一面撫摸,一面溫柔地將艾格妮思抱了起來。娃娃有接榫的手腳,可以隨意扳動;連她的脖子和細小、勻稱的腰都是如此。她金黃的髮絲向後梳成高貴的蓬鬆頭,上面綴滿了珍珠,蒼白的胸部隱約從用珍珠別針繫緊的乳黃色蕾絲披巾下露出來。她精緻描繪的半透明磁臉非常美麗,臉部的肌膚沒有上釉,以呈現一種自然粉嫩的磨砂質感。那栩栩如生的驚人藍眼珠在真髮做成的睫毛之間閃爍著光芒,眼中層層虹彩的外圍是一圈湛藍;瑪姬發現只要艾格妮思一躺下,眼睛就會閉起來,她為此著迷且驚訝不已。娃娃臉頰上有淡淡的腮紅,其中一邊有顆黑色的美人痣,深色的嘴微啟,微微露出細小的白牙。瑪姬溫柔地把洋娃娃放在她的大腿上,舒服地盤起腿來,欣賞著。

當傑克和休吉穿過一片因靠近籬笆而免於被割除的青草時,瑪姬還坐在金雀花叢的後面。她的髮色是典型柯立瑞家的火焰紅――除了法蘭克以外,柯立瑞家的孩子很不幸都有著一頭濃密的深色紅髮;傑克用手肘輕撞了弟弟一下,興奮地指了指。兄弟倆微笑相覷,分散開來假裝他們是在追捕一名叛逃的毛利兵。瑪姬全神貫注在艾格妮思身上,兀自哼著歌,壓根兒不可能聽見他們。

「瑪姬,妳手裡拿的是什麼?」傑克一躍而出,大叫著:「給我們看看!」
「對,給我們看看!」休吉跟著咯咯笑著,將她給圍住。
她將洋娃娃緊抱在胸前,搖著頭說:「不行,她是我的!她是我的生日禮物!」
「快點拿出來給我們看嘛,只看一眼就好。」
敵不過驕傲與喜悅,她還是將洋娃娃拿出來給哥哥們看了。「看,她好漂亮對不對?她叫艾格妮思。」
「艾格妮思?艾格妮思?」傑克一副假裝要吐的模樣,「什麼裝模作樣的名字嘛!為什麼不叫她瑪格麗特還是貝蒂?」
「因為她就叫艾格妮思!」
這時休吉發現了洋娃娃的腕關節,吹了聲口哨:「嘿,傑克,你看!她的手可以動耶。」
「哪裡?我們來看看!」
「不要!」瑪姬緊緊地將洋娃娃抱回胸前,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不要,你們會把她弄壞的!傑克,別搶走她――你會弄壞她的!」

「哼!」他那雙弄得髒兮兮的棕色小手緊緊地扣住她的手腕,愈收愈緊。「妳想嚐點苦頭嗎?妳這個愛哭鬼,別動不動就哭,再哭我就去告訴包柏。」他反扭她的手,直到她的皮膚被扯得泛白,休吉則趁機抓住了娃娃的衣裙,拉扯著它。「快給我,不然我真的要用力教訓妳了!」
「不要!別這樣,傑克,拜託你不要這樣!你會把她弄壞的,我知道你一定會!求求你不要碰她,不要把她拿走,拜託!」瑪姬顧不得手腕上的緊箍,只是一逕抱住洋娃娃,邊哭邊抵抗著。

「搶到嘍!」當洋娃娃從瑪姬交叉的前臂底下被抽出來時,休吉發出勝利的歡呼。
和瑪姬一樣,傑克及休吉也覺得洋娃娃很有趣;他們扯掉外衣、襯裙和花邊的長襯內褲。艾格妮思已經光溜溜了,男孩們卻沒有就此罷手,他們不停地把她扭過來又扯過去,把她的一隻腳用力拽到頭的後面、讓她轉頭望著自己的背……所有他們想得到的扭轉方式,兩兄弟都試了;他們完全沒理會在一旁傷心掉淚的瑪姬,而她也沒想到要向別人求助,因為在柯立瑞家,不能自己解決問題的人幾乎得不到任何幫助與同情,即使是女孩子也不例外。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閱讀ALL WEEK】歡慶世界閱讀日,圖書雜誌MOOK49折起,滿888加碼天天送50元E-Coupon。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