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17/7/1起,配合政府施行電子發票政策,三聯式發票將全面採用電子化服務。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城市微光

城市微光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台灣行政區劃改有五都之後,區,以及相當的鄉鎮市城市區,正好就是生活區的概念。大約每三個人就有兩個人過這樣的城市生活;這本小說裡用後現代的表現和現代敘事精神,廣泛且深入探討台灣庶民現在的政經社會處境、生活樣態、問題、心理和希望;特別是,也對中產階級多變的性格和變遷,做出生動解析。

  這部小說中作為各章間隔的極短篇,分別涉及兒童、婚禮、機能豐富的生活區、青少年、精神官能症、外藉配偶成家購屋、超商、退休工程師,至少表現出人在城市裡生活生老的各階段樣態。在本文內容,有四組人共數十人,各表現具代表性的社會階層,有公教人家、底層社會大眾、企業家商家和醫生,以及另一組知識分子所表現的所謂中產階級,因此這部小說也探討台灣中產階級的虛無感和投機性格。

  人在城市中生活,有互動的本來就少,幾乎彼此都是陌生人,所以這樣的表現本身也呼應生活、社會的現實。這樣的平行宇宙、社會就是這部小說如實的空間建構。小說的節奏和進行順序,說的是小說中的時間處理,由於各種人有各種可能的生活現象、問題和希望;人世間的生活問題、絕望或希望,都是隨著實際的時間,那種宇宙形成後就是單方向和平均時速進行的,能解決、不能解決,有希望、沒希望,心理時間也會有影響,這是這部小說在時間的如實建構。文學、藝術或者任何人文書寫,後來有所謂「結構」的概念,其實是從建築引進的。常說結構、形式和功能。文學院自己本身沒太多知識工具,特別是小說進入現代以後的階段,以及社會學這樣的現代學科建立之後,知識發生跨科際互通必要,文學界引用他領域的概念常會詮釋不足或過度……建築的概念或許可以這樣概分,但是結構、形式和功能(意義)是複合的互動的,這樣才能把握其他互動間無法命名的部份。人的生活內容結構也是這樣,所以小說寫作重要的是先想如何建構,幾個關階段的建構修正,因為小說角色能自己在小說世界中活動,一切都會是生動的。

作者簡介

東年

  美國愛荷華大學寫作班研究,曾獲聯合報、中國時報小說獎,曾任聯經出版公司副總經理兼副總編輯(1977-2005)、《歷史月刊》總編輯(2003-2009)、歷史智庫出版公司社長(2005-2009)、桃園縣忠烈祠文館執行長(2006-2010);現任聯合文學社務顧問、台北縣大河文化協會理事長、台灣歷史文化生活影像再造協會理事長。著有:短篇小說集《落雨的小鎮》、《大火》,長篇小說《失蹤的太平洋三號》、《去年冬天》(同名改編電影)、《模範市民》、《初旅》(英文版Setting Out在美國印行)、《愛的饗宴》、《地藏菩薩本願寺》、《我是這樣說的--希達多的本事及原始教義》、《再會福爾摩莎》、《城市微光》、《愚人國》,散文集一種:《給福爾摩莎寫信》,研究五種:《桃園開拓軼史》、《桃園縣忠烈祠本事》、《道法自然》、《花神與花祭》、《神社的建築與思想》。

 

A Light exists in Spring

  我曾經在臺北東區的高樓上班三十幾年,也曾經從南中國海經印度洋航海到大西洋;站在駕駛艙看海上島嶼、港口和在大樓窗口看其他大樓或整個城市,感覺相仿。

  城市原是統治者建造來行使權力,讓民間交換產物;也因此產生手工和商業經濟。現代城市,在這基礎上,由政府以密集的大眾運輸系統和通訊網絡,更大量聚集勞動力並且形成市場,做為各種工商運用。臺灣多山環海耕地有限,人前往城市工作和生活多是不得不的選擇,因為鄉村的經濟和生活方式對極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一去不返。

  臺灣大約每三人有兩人住在都會或縣市城區,這些住商或住工聚落散布在平原或丘陵,夜裡亮起燈光會像是海上船舶,熄燈後會像是灰白或陰暗孤島;我夜裡在高速公路開車,遠看像鄉鎮聚落燈影或都會沖天輝華,也是這樣想像。城市中的住工區附近有大工廠或科學園區,工人或工程師同在一家工廠或彼此熟識,但是工廠那樣多,工人或工程師住家附近還是會有很多陌生人。住商區主要住有上班族和中產階級,上班族或認得同一樓層的同事,不一定認得住在附近的人。在臺北市,住信義區、大安區或大同區的人,各有各的街市和生活圈而不是在整個臺北市生活,有些區在大選舉時還可能像是相互敵對的部落;五都十七縣市的任何人都境況如此。我在臺北市和近百的同事一起上班,在新北市永和區和二十三萬人住在一起,我在街上遇到陌生人覺得和他們有點關係,至於是什麼關係則不能說明白;也許,實際上確實是沒什麼關係。

  在城市裡生活,人人也彼此是孤島;人流落在孤島上就會像魯賓遜漂流,必須為生命存活非常努力。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如果無人聽聞和應對,連基本語言能力都可能喪失。臺灣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慢性精神病患約近十一萬人,比前增逾一倍且有逐年增加趨勢;臺灣還有五百萬人曾經忍受精神官能症現象困擾。也有資深精神科醫師表示,只要有一群病患私下和你拿藥在精神科就算是成功;這顯示日漸增多的人在精神科看不好變成慢性病患。現在的社會,特別是在城市裡工作、生活以及和變化多端的人交往容易緊張,而也有因為堅持特別美學或思想和現在社會功利價值觀格格不入而患病。藥物仍然是治療最先也最常被採用的治療方式,例如憂鬱症,雖然在過去三十年治療主要發展的過程中出現了認知行為治療──這是以一種認知和改變行為技術嘗試直接改變患者思想謬誤,鼓勵患者討論和認識自己的想法,幫助患者擺脫損害性思想模式從而提升正面情緒。我以為病患陷在正在進行中的狀態,當是很難自我抽離去遙看未來,因此,我在這本小說相關人物的探討,希望直接把心理問題當作思想方法的問題,直接認識自己心理事件發展過程和階段,而不是僅賴心理諮商檢視、管理負面情緒的指數;這是我自己知病、病病而能不病的心理經驗。

  城市是中產階級的大本營,而中產階級曾經是社會改革的動力。臺灣中產階級的興起,第一波出自國民黨解嚴前後新起的官商,第二波就是黨外運動最後爭得決定性影響以至民進黨執政期間新起的官商;這些官商升級到統治的階層,所以所謂具有批判和改革意識的中產階級就是這些升級後的殘餘,這當然就是指經濟條件比社會底層略高的層級。隨著臺灣經濟的衰落這中產階級在意識、實際的質、量,一定也是相對衰落。這因為無論中產階級怎樣定義,就中間選民的兩項特質來說,如果維持他們一定中上生活水準的經濟狀況發生問題,什麼樣的社會認同對他們之中的部分人來說就不會有意義有價值。幾經猶豫,我還是任這本小說中的相關人物適其各自的意識和專業侃侃而談;無論是社會主義者、轉向者和自由主義者,他們回顧了現代以來臺灣中產階級和社會運動的內容。他們看起來有點像自言自語,但是廣眾的社會底層未至民不聊生走投無路而投入社會改造之前,這樣有如病症的言語相當能表現他們堅持的價值或虛無的本質。

  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我們已經清楚了,所謂民主政治只是人民有投票選舉代表和官員的權力。選上的代表和官員沒必要一定代表你,他們任意腐敗你只能忍受到下一次選舉;然後,你會發覺又選出同樣德行的代表和官員。人、社會、國家、世界的解放,那種人在精神與物質兩方面都能夠擺脫束縛和壓迫的一種狀態,也還是神話。一個人,自己,只好重新拾回那種素樸的智慧,能夠認識到自己的人生有限、活著真好、要活得愉快,或可能較善的對待自己、家人和朋友。

  海明威《戰地鐘聲》原書名For Whom The Bell Tolls(鐘聲為誰作響),摘自約翰.登恩No man is an island這首詩的結尾:也因此你不必打聽鐘聲為誰作響,它為你悲鳴(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這首詩說:沒有人能自行完全孤立成為一個島,因為每個人都融活在整體人類之中,任何人的死都是任何人的損失和減少。海明威因為動蕩時代、戰亂感受生命的脆弱、孤寂、徬徨、虛無和恐怖,而這個島和這樣的鐘聲是約翰.登恩,身為詩人、教士,在一次病危康復後的冥想;在他《祈禱文集》(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沉思第十七:沒有人是一個島,他說:全部的人類是一部作品,一個人死了這書不會撕去一部分而是落實到更好的言語表現,每一個章節都是這樣,因此佈道鐘聲響的時候不只是要請來傳教師,也召喚大家集會……沒有人是個島……任何人的死讓我變小……不必打聽這鐘聲為誰作響,它為你悲鳴。

  艾蜜莉(Emily Dickinson)有關春天的詩寫有A Light exists in Spring,我這書初稿在前年冬末完成,那時候沒想到會把這首詩名作為這書自序的標題。艾蜜莉這首詩我最近幾年,常在農曆年前重讀一次,都能有新的感觸。去年冬天我無意中再讀一次,竟然對詩中,草地那一頭遠處斜坡上最遠處的樹(It shows the furthest tree upon the furthest slope)有更深感受,以為可以藉這種春天的亮光想像城市微光。因此,去年冬天接著寫完《愚人國》時,我想拿這詩句做為《城市微光》寫序時的副標題;事實上,我連續在兩個冬天寫了這兩本長篇小說,正是希望重新出發總結來告別我以前的寫作,像是在在冬末風雨的城市微光中,看到春天亮麗的亮光在草地上徘徊,越過遠處的斜坡──回到極遠處的那棵樹。

二○一三年三月六日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30519
  • 叢書系列:聯合文叢
  • 規格:平裝 / 312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艾美麗站在二十一層高樓,從落地窗外望;藍天晴朗襯亮一朵朵積雲的邊絮。有些積雲結得密實,飄得很低,她想像自己是腳踏雲朵在深海幽靜裡漂浮。

「真是秋高氣爽。」遲疑幾次,她想:「去看新衣當是會比較開心。」

出門之前她給詹美鳳打電話取消門診。

早上十點環河東路上班潮已經消退許久,遠處轉角綠燈亮起才會跑出幾輛汽車和機車。

這裡正在拓寬道路,有些路段舊河堤已經拆除露出後面新造的防洪牆。她邊走邊瀏覽殘餘舊河堤上的爬藤,它們細緻攀爬灰暗長牆,而結有淺綠小球狀果實的薜荔在堤頂探出綠蔭;路旁大葉欖仁一株株筆直高出堤頂,橫張幾層枝葉上下搖晃更顯東南風氣息,她也能夠從裙裾上感受風的流動。

「真是秋天了。」她低聲自語。

離家走一小段路她看到路旁有成群幼童圍觀兩輛紅漆鮮亮的消防車,盛裝的消防隊員正在為他們指點消防車結構講解裝備。孩子們大都睜大眼睛聽得津津有味,總是會不專心的幾個孩子看到她走近,大聲喊:「艾老師好!」其他孩子跟著呼和。

突然聽到孩子們這樣接連放聲大喊她嚇了一跳,趕忙回應:「小朋友好。」這樣,她也想起自己在教室忍受孩童經常突發噪音可能會病情加劇,就又猶豫這幾天是否再和園長請辭。

她一邊回應孩童的招呼一邊向帶班教師點頭致意,說:「這就是戶外教學呵。」

「妳今天不是休假了?」潘雅慧說。

「我路過。」她說:「我要去蕭心怡那裡看衣服。」

「我很久沒去她那裡了,她生意有沒有好一點。」

「我也很久沒去。」

「下星期一妳可不可以再載我去買一些東西?」

這星期一他們一起去過中山路B&Q那棟大樓地下層的家樂福賣場,潘雅慧曾經猶豫是否要去二樓HOLA買枕頭和床單;她猜想潘雅慧是要買這些東西,就說:「沒問題,決定了呵。」

「昨天晚上決定了。」潘雅慧靦腆一笑,說:「先同居可以省一個人的房租,而且每天晚上可以那樣呵。」

艾美麗沒有男女互相滿足的經驗,但明白自己經常的慾望;她微笑起來表示贊同但是臉耳羞紅起來,就和潘雅慧告別而拐進一條長巷。

這裡除了一家陽春麵店和鄰長家戶戶門窗緊鎖,只在幾處門口有花壇植栽、懸吊盆栽、微風中圍牆鐵欄間探出的花枝招展,顯得生氣。麵攤熱鍋冒著煙霧老闆娘在後面將小菜分盤,從大片玻璃門望進鄰長家可以看到東南亞年輕女傭和輪椅上的婦人對坐發呆。巷子裡這些花木、蔬果飽受陽光雨潤每片葉子都綠意盎然,開出的花果也顯得飽滿和喜氣。幾個月前她因為幾次養不好室內植物,開始留意室外植物的可愛;她常駐足欣賞路過的花木,特別還去書店買了一套植物圖鑑仔細認識它們。她也觀賞一個人家圍牆探出的各色九重葛和粉紫色孤挺花,另一個人家門口長出野薑花和西印度群島櫻桃;這人家還用保麗龍箱種幾種蔬菜。有個人家在牆外沿路邊整齊擺了一盆盆花木,其中開出兩朵嫣紅的沙漠玫瑰;還有一個人家在遮雨棚簷下懸吊紅、橙、黃、紫、白五種百日草花。

巷子轉折處有雜貨店,早報陳列在門口鐵架上看起來只賣出幾份,燈光黯淡中老闆半躺在櫃台後的椅上觀看高懸在天花板下的電視。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