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從此,不再勉強自己

從此,不再勉強自己

  • 定價:300
  • 優惠價:927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55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2015閱讀觀察 | 心理勵志】阿德勒背後的那座花園。

    文/博客來編輯2015年12月22日

    2015年,如果你只看見《被討厭的勇氣》,或是只認識Peter Su與肆一,那可就錯過他們背後一整座色彩紛呈的心靈花園了。這片廣袤的園地有五個主要區塊,若前所未見,請趁此刻漫步欣賞: 一、溫室區。專業心理學持續大眾化,理論從教育殿堂走入民間家常。除了大紅人阿德勒及其門下弟子外,國內幾位精神 more
 

內容簡介

每個人都可以活得更像自己,
行至中年,吳淡如對「真我」的誠摯思考

  如果早一點悟到,是的,我會活得更好!
  從今天開始,走自己的路、過自己的人生
  不勉強、不附和、不盲從;且行且努力,且行且珍惜

  一路走來,看遍各種人間風景的你,
  什麼時候才聽得見自己心中的聲音?走自己的路?
  當你把好好對待自己的權利牢牢抓在手上,再也沒有人能勉強你!

  請容我重新詮釋自我中心:人生很短,你本來就有權利按照自己內心的聲音而活。

  我想,生活也是。要有自己的步調與節奏,有時要忍受在幽谷中四下無人的寂寞,有時要忍耐嚴寒和酷熱。除非真的不能了,否則永遠不停下腳步。

  「化生氣為無氣」是修養,真正「化詛咒為祝福」是能力。

  我想我要宣示的是,再怎麼難,身為一個人,總會遇到責無旁貸時,最好的方法,還是全力以赴,學習把一件事做好。

  在努力裡頭,你找到了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位置,看到自己的重要性,也意識到自己確實有改變人生的能力。

  讓我們跟著吳淡如一起,快意人生,從此活得不勉強。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吳淡如


  臺大法律系學士、臺大中文研究所、臺大EMBA雙碩士。

  現為知名作家及主持人,思考人生,一直是她的樂趣。抓住種種小確幸,人生就能有源頭活水來!中年之後,她最大的自在是:再也不勉強自己,深信:活得越久,就是活得越好!
 

目錄

01.都是一塊無字碑
02.落魄鳳凰也如雞─想法子求生,就是美德
03.揮別迷宮老鼠的焦慮
04.忍耐班的幼稚園大班
05.手心千萬別向上
06.面對真相的勇氣
07.自我中心,不然呢?
08.活得久,活得好是神聖任務
09.化詛咒為祝福的能力
10.美國時間?你,最好有!
11.活得更有主見
12.就只跟自己比較吧
13.該逃就逃,我未必總是要負責任
14.困境時的乾坤大挪移
15.鬥爭無所不在,所以你要……
16.你知道你到底是誰嗎?
17.你值得過得更好─那些巴黎教我的事
18.不再為荷爾蒙付出代價
19.我不想做情緒的腔腸動物
20.真愛是且行且珍惜
21.正是這樣造就了我
22.中年之後還有向上階梯
23.自己打拍子自己活
24.莫以賭對邊論英雄
25.中年之後還有向上階梯
 

作者序
  
<都是一塊無字碑>

  
  無論如何,帖子,都是警鐘。
  
  剛開始以自己的名字收帖子,是同輩們的喜帖。
  
  不到二十歲,就收到國中同學的帖子。在我長大的小鎮,二十歲算早婚,但也還沒早到太驚人。
  
  我記得大學二年級時的暑假,開唯一一次的同學會,那一位班上最乖巧的女同學,已經帶著兩個小孩前來,大的那個已經蹦蹦跳跳了。
  
  出社會後,進入了抱怨「薪水還來不及付紅包」的階段,喜帖一張一張飛過來。辦婚禮的人都興高采烈,還找不到理想的伴可以結婚的,心裡難免有怨氣:為什麼就我一個人那麼淒涼,那個「對的人」到底在哪裡?
  
  然後,很快地,第一張白帖,在前中年之前一定翩然而至。
  
  剛開始,是好友的父母,親戚的父執輩。
  
  然後,長輩的狀況越來越多。如果白帖是死神送來的警鐘的話,到了中年之後,這些連續的刺耳聲響,已經讓我們疲憊、習慣到不再驚慌的地步。最刺痛的那一聲來自最親近的人。
  
  我們終究會讓自己明白,這是逃不了的,再怎麼一生平順。
  
  緊接著,另外那種的「第一張」白帖,才能狠狠地扎了我們的心一下。
  
  它竟然來自與自己同年齡的人。
  
  出於事故,或出於疾病。當我們還在為現實生活的種種憂煩時,他悄悄地先行離去,不再困擾了。
  
  有的白帖並沒有具體寄來,但聽一次唏噓一回。
  
  人生邁入下半段之後的同學會,每一次,都會聽到各式各樣的故事:有人告訴我,高中時那個田徑社裡最高亮麗的女孩,訂婚後的第二天,在美國加州發生了車禍,再也聽不到情人的嘆息。
  
  大學時那個笑聲爽朗的隔壁班同學,在歐洲念博士時,某一天發現自己站不起來,一檢查,原來是骨癌,從此沒能再行走,久久沉睡在異鄉。
  
  念研究所的學長,不過四十二歲,某上市公司財務長,有一回加班晚歸,泡了個澡,過勞的他被發現時已無氣息……
  
  就算我們想要跳過這些故事,不想聽見那一步一步逼緊的警鈴聲,我們都無法忽略,人生,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而憂思難忘。
  
  而中年的我們,多數無法宣洩也無法來得及思考,仍被忙碌與疲倦困住。有一天我忽然悟到:
  
  其實告別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有一天我們要想念我們的記憶。
  
  有部得到奧斯卡女主角獎的電影叫《我想念我自己》,說的就是一個明明很聰明的女人,什麼幸福都有,卻要面對自己漸漸失去記憶的故事。
  
  幾個朋友都說,那是一部恐怖片。
  
  因為我們已經開始:忽然會忘記自己剛剛在找什麼?明明要自己記得什麼,如果沒有寫下來,就會變得絞盡腦汁也無可追憶;明明記得自己把它收起來,卻翻箱倒櫃找不到那個東西?更嚴重一點的是,出門忘了自己開瓦斯在煮水之類……
  
  不管我們企圖裝得多麼年輕,而所謂醫美和回春科技如何進步,我們身體中某些過去不被視為重要的功能已漸漸消失,直到它離去我們才發現它還真的很可貴,也只有在它們逐漸遠離之後,我們才想到要再珍惜一會兒。
  
  我不想只強調失去。
  
  失去是必然,嗆調,未必有意義。
  
  在逐漸失去中我們也逐漸得到。
  
  失去的東西或許很具體,而得到的東西或許很抽象。
  
  ***
  
  最近,與我共事過的一個女生,目前在日本求學,在互通的通訊軟體上PO文:二十五歲,祝我自己生日快樂!感慨良多!雖然我老了一歲,但感謝這一年所獲得的一切!
  
  這一年,她離開了工作和男友,一個人到日本求學,我常常看到她的活動紀錄。這是她真正離家生活的第一年,一個人在異地打工;有時很想念男友,有時很想念臺灣小吃,有時自顧自說著:前途茫茫,只有自己為自己加油之類的話語。
  
  身為一個「奮鬥過來的長輩」,我常會在她沮喪時留些話,有時鼓勵她,「你好棒!」,有時在她沮喪時砥礪她,「喂!拜託有點出息……」
  
  我悄悄在她的臉書上留言:生日快樂!我感慨也良多。真羨慕你的二十五歲,雖然,我一點也不想活回去……
  
  ***
  
  年輕當然好,但是活回去,想來就累。
  
  二十五歲的時候,我自以為什麼都知道,其實很無知。雖然很努力,但一直在掙扎,不知道自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該做什麼工作;我的驕傲裡頭藏著一些自卑,我的自信裡藏著好多茫然,我既反抗卻又想要討好許多規範,擁有很多青春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花用……
  
  我是個很早就在想「這輩子到底是要來完成些什麼」的人,不過,中年以後細數來,自以為聰明,也滿愛裝作聰明的我,在二十歲和三十歲間,做的蠢事還真多,幾乎所有人生的重大決策都沒對過。在感情上也飄移浮沉不定,其實每個選擇都不曾讓我快樂。
  
  二十多歲時的我,在跟自己晴時多雲偶陣雨的個性抗爭,倔強,叛逆但並不堅定和堅強。
  
  是的,我真的不願意回去了,如果要我的腦袋回到那時的混沌和糊塗。就算當時有張沒有皺紋的臉,沒有肥肉的身材。
  
  但是話說回來,現在的我,就算沒有讓自己太滿意,至少,千錘百鍊後比較堅定成熟。現在的我是由許多舊日的錯誤決策改正又改正後的、一個還可以接受的版本。
  
  那些錯過的路還是有意義,雖然……有的意義不大,付出的代價很多。
  
  如果把人生看做是一段旅行,我們的人生還真是找不到GPS。就算當時曾經有人明確給你地圖,也可能在後來發現他根本指錯路。
  
  我唯一可以慶幸的是,走錯的路,跌過的跤都是我自己搞的,我招惹的,怨不了別人。
  
  跌跤是功課,爬起來也是;經驗是成長,教訓也是;勳章是榮光,而巴掌或許也是;疤痕並不美,但必須值得。
  
  ***
  
  大概在十歲之前就開始用自己模糊的小腦袋想:「這輩子到底是要來完成些什麼?」的我,如今再問自己這個問題:這輩子,你到底是要來完成些什麼?
  
  我的回答會比二十多歲時沒出息些。
  
  就是:「該做的,以我能力可以做的,我都做了;日後還將盡力用自己的方式活著,還是做不到的,就算了。」
  
  還做著自己可以期許自己的事情。
  
  中年之後最好的權利就是,可以不要再聽任何「長輩」的期許。長輩,我就是;那些比我們年長的長輩不多,再有控制力也要應付自己的衰頹,不能再當軍師。
  
  一個人究竟能做到什麼呢?
  
  想來其實,很少。如果能活得有點顏色,那也是因為你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管你想做變數,還是做常數。
  
  不管你做多少活,覺得自己多偉大,是非功過,都不是你可以下定論的。
  
  怎麼說呢?讓我們想想中國歷史上所有女性中最大的一個變數吧,比如武則天。(這個聯想是因為最近看完連續劇《武媚娘傳奇》。)念研究所時上唐代文學,碰巧專程為她寫過「新舊唐書關於武則天記載」的研究報告,《新唐書》比《舊唐書》多說了她許多壞話,比如加了自己弄死女兒來陷害皇后之類。
  
  她統治過一個廣大王朝五十年,她睥睨了所有男人的聰明才智,壓倒了所有女人的心機鬥爭,她對傳統的看法不屑一顧……六十多歲後,她當了皇帝,在那個封建時代裡,完全是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只要得到了一分權利就實踐自己夢想的大大驚嘆號,在古代的女人裡也算是「外星人」等級。
  
  去世後,不過留下一個無字碑。無字碑,很有意思,姑且不論歷史學家怎麼推論,最可愛的一個解釋就是:
  
  「我不想自己說些什麼了,反正你們會一直說我,管你們怎麼說我,我根本不在乎,本人這一輩子的是非功過,隨便你們眾說紛紜,去、去……」
  
  我喜歡這個解釋。
  
  其實所有人一生的碑銘,不管上面刻多少字、寫得多誇張,都是一面無字碑。你有你的觀點,別人自有別人的看法。
  
  你還管那麼多人說你?其實你並不重要,再顯達也不過是別人嘴裡的巷議街談一條。
  
  ***
  
  她已是歷史中如跨年煙火般的絢爛人物,我們,再亮眼也是小沖天泡一支。
  
  那-這輩子到底要完成什麼?
  
  中年之後,我還是偶爾會想想這個問題。心裡很明白,看似我完成了很多,其實完成的很少。所完成的事都沒什麼太了不起的,再怎麼燃燒自己,也是無月之夜中一點微小螢火,轉眼熄了。
  
  我最近比較容易為小事而感動。
  
  來說說一位八十歲左右的老先生吧。他出現在我常出現的地方,我看他看了一年多。看過他很多次了,在我家裡附近小學練跑的操場上。
  
  他一跛一跛拄著杖往前,和我一樣繞圈子。走得很吃力,看這光景,我馬上明白,他應該在不久前中風過,有一條腿不太能動。
  
  他一個人在復健。
  
  走累了,他會在司令台旁的階梯坐下,聽廣播。老人家耳背,廣播開得很大聲,聽得出主持人說話腔調和本地大不同,應該是北京中央電台的廣播節目。
  
  光憑這一點,大致可以推算,他應該是當年來臺的老兵,已在本地落地生根,娛樂是聽聽老家來的聲音。他這一生,兵荒馬亂的艱苦應該少不了。
  
  他只是一個很常見的孤獨老人,不同的是,他就是不肯讓自己被中風一路摧枯拉朽地擊潰,他還想要回復「靠自己」的功能。
  
  我偶爾才在那個操場練跑,每次都看到這位老伯伯,可見他幾乎每晚都在那兒走。
  
  某一天,奔跑的我忽然仔細打量起慢慢走在前頭的他,我注意到,他,真的變好了,雖然還是拄著枴杖,但是,那佝僂的樣子不見了。
  
  也不再有一跛一跛吃力的感覺。
  
  速度似乎也快多了,不會讓人馬上聯想到中風二字。
  
  這個背影讓我自顧自地感動起來:
  
  不管他在什麼年紀,他還在奮鬥些什麼,還想讓自己過得好一點。
  
  不為什麼偉大目標,但是努力做好自己。
  
  人生到底要完成什麼?
  
  完成什麼已不重要,不是自己所能強求,所能定義。
  
  但不容自己被絕望捕獲,只變成一個哀怨的命運囚徒。
  
  是的,人到中年後,無法侈言偉大夢想,但仍可期許短暫光亮,至少還能感覺得到,在此一步一步生理狀況走下坡之際,某種內在靈魂還在發光。還在Do My best!
  
  不想要倒下來,還想要往前走,平凡的路也動人。
  
  我們以為自己擁有的很多東西,只是借來用而已;我們所有的私人存摺只有記憶,有意義的,只是那些走過的路,錯路,對路。
  
  人到中年,何其有幸,可以盡其在我,耐心地,聽著自己的聲音按著自己的方式走下去。
  
  且行且努力,且行且珍惜。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63165
  • 叢書系列:作家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9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自我中心,不然呢?>
 
似乎是大作家莫言說的,他說著:我只對兩種人負責,生我的人,我生的人。
 
除此之外,誰真的能恆久把誰放在第一位?
 
讓我來引述一對夫妻的私密對話:
 
夜半無人私語時。老公撒嬌:「唉,我覺得女兒要你做什麼,你都沒怨言,我要你做什麼,你都……」
 
「這是當然的呀。」妻子說:「因為她是我心中第一位,你是第二位。」
 
「噢,我還有第二位呀。」老公說:「我以為,你把自己擺在第二位,我是第三位……」
 
「這……」妻子輕拍老公的頭,笑了:「我剛剛的意思是,如果只列你跟孩子,你是第二位。如果加上我自己嘛……你─最好─不要─再─問下去!」
 
這個故事是男人在聊天時引述的,他半開玩笑地說:「呵,看我在家中多麼沒有地位,我老婆回答得真絕呀,我家還有一貓一狗,萬一都列進來,我恐怕還是敬陪末座。」
 
「所以叫你不要沒事做比較啊。」在一旁聽他說話的太太,又輕拍了他的頭,像撫著一隻小狗,說:「乖,你最愛吃的波士頓派來了。」
 
他其實是個好老公,真心欣賞妻子的俐落爽朗,只是有時會哀哀叫個幾聲。
 
「女人會為男人犧牲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他苦笑說。
 
「不然呢,那我問你,如果將來你女兒以男人為天,把那男人放在第一位,言必稱老公,事事看老公臉色,那你覺得開心嗎?」
 
「怎麼會開心,男人是什麼東西!我們辛辛苦苦養大寶貝女兒,是用來為他服務的嗎?」
 
「這就對了!所以,不要太在乎自己重不重要,好不好?」我說。
 
***
 
把男人放第一位?別玩笑了。
 
這樣的女人真的剩得很少。那些口裡愛講「老公是我的天(天啊),孩子是我的地」的女性,通常也只是在強調自己很重視家庭而己。(在我觀察,口裡會這樣說的女人,性格還都真的超凡強悍得要命。)
 
重視家庭,也不見得要忽視自己,讓自己趴到地上去,誰踩都不要緊。沒這回事!
 
不服氣?
 
不然你回到那個女人都自認為是油麻菜籽命的三十年前呀。大概在一九七○年後出生的人,因為經濟改善、教育提升與少子化的影響,多半的家庭中,不管是男是女,每個人都是父母寶貝到大的。
 
在臺灣,五年級(一九六○)後段班之後的女生,已經都很懂得「對自己好一點」了。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所有的恐怖情人,都是從說謊開始...。《為什麼他說謊,卻毫無罪惡感:看清愛人的謊言,化心痛為重生力量》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心靈工坊
  • 共和國人文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