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世界病時我亦病

世界病時我亦病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72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胡言諧語,破格自立,
唐捐最「台」且「病」的散文詩話──
像蟬一樣,孵了近十七年,文字躍然出土,既狠且準。

  它可以魔怪、可以亂入、可以鬼扯、可以不堪,更可以笑。
  文學與詩「可以笑」的美學,唐捐是當代先行者之一,他奉行,並開拓之。
  他以扎實學養,右揍古意,左勾新意,摔打出汁的笑意。
  因為笑,文學有了共通的語言。
  只有笑可以跨界,這一跨就是詩意、就是深意。


  目光如炬的同事說:「你面有憂患之色呀。」
  生病如此美好,心猿亂跳,意馬狂馳,詩卻悄悄地發生。

  每天睡覺前,吃掉三四種不得已的藥丸,塗抹五六種未必有效的藥膏。
  世界上最資深的病患,就是世界本身。
  於是詩人提筆寫詩,陪他一起生病。

  哲學家說過:「人就是他所吃的。」食物構成了身體,經驗構成了意識。
  唐捐則說:「人就是他所殺的。」
  那些受害者都沒有消失,如今正與你一起分享著你。

  了悟以後,仍然多情;了悟以後,仍然有病。

  〈鬼話連篇〉
  你不要嫌鬼不會說人話,鬼還沒當鬼以前,也是學過人話的──不說而已。

  〈一兮兮的眼淚〉
  路邊取車,驚覺愛車被撞了一大凹。
  俯身以食指之腹,微觸落漆,不禁悲從來,捶首頓足約三分鐘,乃默默離開。
  (呃,這根本不是我的車)

  〈植樹節感言〉
  百年樹人,十年樹木,五年樹友;半年樹大樓,一天樹T霸,三秒鐘樹敵(N個)。

  〈沒傷〉
  明星球員沒把球打好,次數多了,人們會揣測:「他是不是有傷」。我有時看到名作家一直發表些其實沒什麼話要說的文章,也會學著揣測說:「他是不是沒傷」。

  〈見面會〉
  某日特地到六福村參加海綿寶寶的見面會,嗯,他本人還蠻溫文儒雅的。我想,他在電視上的瘋狂行徑,應該是「人客的要求」。所以我想我的讀者(如果有的話),也不必問我:為什麼你的詩跟你本人風格不太一樣。有道是:「武聖從前是舞棍,詩佛下班變詩魔。」

名家推薦

  傅月庵、黃錦樹──專文導讀
  向陽、陳義芝、駱以軍──好評推薦


  天縱唐捐。有詩難序。見佛殺佛。見祖殺祖。假牙不真。真牙不假。臨池映人。赫然鋼牙。──傅月庵

  台灣當代作家中,似乎就是他與駱以軍的臉書寫作最認真,也最受矚目。雖多戲筆,卻是嚴肅的寫作--雖以看似不認真的方式。就文字的策略和處世態度上,此書應與黃翰萩《人雉》並觀。只是唐捐更能放鬆,多諧語,亦多胡言,文體更為病破,也更「臺」,大異於傳統中文系才子才女的乖順文體。──黃錦樹

  我們之中聰明一點的人站在河流邊,都知道對岸是一片空無、死灰的核爆後廢墟。
  但非常古怪的時刻,你身旁有個暴怒、高智商、過動,口中喃喃「這不該這樣」的怪老頭,發明著各種突梯古怪,設計只為了爆炸,或是與任何建築工學相反的雲梯橋、無底之舟、比較像攪肉機的螺旋槳、或根本是SM繩縛的泳裝。
  「公無渡河!公無渡河!」人們大喊。
  但唐捐公在我們躑躕,徘徊在河岸這邊哀逝華麗年代的文字已成河上滿眼浮屍,無從打撈,或撈起無從口對口人工呼吸。
  唐捐公他已在上百種自創的跳水轉體,一次一次躍入那波函數、光之書、水立方和他的影分身之中。──駱以軍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唐捐


  本名劉正忠,一九六八年十二月生於嘉義。國立台灣大學文學博士,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現任教於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

  曾主編台灣詩學學刊。曾獲梁實秋文學獎、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高雄市文藝獎、一九九八年度詩人獎、五四獎之青年文學獎等。著有詩集《無血的大戮》、《暗中》、《意氣草》、《金臂勾》、《蚱哭蜢笑王子面》,及散文集《大規模的沉默》。
 

目錄

推薦序/傅月庵
推薦序/黃錦樹
名家推薦/向陽、陳義芝、駱以軍
世界病時我亦病
卷一九齒釘鈀誌
卷二波利暱縛男
卷三弄一車兵器
卷四老營房法語
卷五懈慢界詩話
卷六三十三重天
卷七四百四種病
附錄  現代散文專題研究課綱──調寄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31639
  • 叢書系列:品味隨筆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2.8 x 19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陪世界一起生病

世界病了,長久以來,人們這樣說著。

也許沒錯,世界上最資深的病患,就是世界本身。

但他居然久病不死,依然在那裡大剌剌地運轉著,彷彿掉光牙齒的老人猶在病牀上理直氣壯地消滅一個便當、七顆藥丸。守候在病牀邊的兒女們都逐一病倒了,他依然不死;診斷他為有病的醫師都逐一退休了,他還帶著病招搖過巿;為他禱告的教友們臉色蒼白,他卻更加紅潤。

於是我寫詩,陪他一起生病。一旦我把他的病都攬到身上,變成了自己的病,以致衰憊不堪時。卻發覺他好得很,天氣晴朗,股票上揚,只有我的胸口無限冰冷。於是我繼續寫詩:

世界病時我亦病,胸有大雪天氣晴。

一個時代的辭窮

《紅樓夢》前八十回與後四十回自有不同的文筆,學者做了許多討論。胡菊人先生認為,曹雪芹的詞藻頗為豐富,描寫充滿變化,而續書的高鶚則弱了一級,時常陷於「辭窮」之境。譬如說,續書對於不愜之事,無論何人遭遇何種情境,常說是「刺心」;曹雪芹則幾乎是「誓不作雷仝語」,知道轉換字面的重要。即便若干重見的描寫,如用「猴」字寫寶玉,儼然是給這個角色的特定字,寫活他的任縱而又坐不牢的情態,但又只限定在少時十二三歲的光景,不使泛濫而失準。此說很有意思,雖然我們知道,後四十回的作者也算是才華洋溢的,續書之功更是昭朗,不能太過苛求。

一個作家是否辭窮,通覽其作品自可判斷。若是腹笥窘然,不免自相重複,說愈多而辭愈窮。但更嚴重的,或許是一個時代的辭窮。第一個想出「心頭如小鹿亂撞」的人,算得上是某種層次的詩人了;但現在我們加以套用,多半成了笑話。古人有他們的餿文腐詞,現代人又何嘗沒有些新的,我是說,新的餿文腐詞。當所有的詰難,無論輕重,都叫做「痛批」,這個痛字便漸漸失了意義;當所有的反對,無論事態如何,都被稱為「槓上」,其間內涵的戲劇性就被磨損殆盡,而成為一個平凡的詞了。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3顆星

,共 2 位寫評鑑。

感謝您要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請先 登入加入會員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