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5/27~5/30端午連假期間,客服中心服務時間調整為9:00~18:00。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 定價:360
  • 優惠價:79284
  • 優惠期限:2017年06月23日止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內容簡介

邪惡,有可能是「天生」的!
我們除了被動地面對、坐等犯罪案件發生之外,還能做些什麼?
社會有沒有可能改變與生俱來的惡?

  「心理變態是什麼?」
  一個心理變態可以偽裝出關心他人或充滿悔意的樣子,但是他的大腦卻會說實話。
  無差別殺人、暴力氾濫成為新興的社會現象?
  為何有些人要透過傷害或操控陌生人而發洩情緒、獲得快感?
  那些令人悲憤、恐懼又扭曲的行為,是否有可能被制止,甚至消滅?
  這本書將帶領我們探索變態犯罪的起源——大腦與基因,
  也給社會一個刺激和思考:邪惡有可能是「天生」的,
  而我們除了被動地面對、坐等犯罪事件發生之外,還能做些什麼?
  後天的環境,是否有機會改變與生俱來的惡?

  詹姆斯‧法隆,一個被媒體報導評為成就卓越的科學家,他長期研究心理變態者的大腦,發現這些人都有著異於常人的腦部結構;但在2005年,他意外看見自己的大腦圖像跟這些心理變態者的一模一樣——研究發表在即,但這代表他要公開證明自己也是一個心理變態?

  更驚人的是,當他回溯家族史之後,才知道四百多年來,這支家族充滿了拋妻棄子的無情之徒,以及冷血兇殘的殺人犯!他天生自帶暴力基因,距離邪惡的岔路只有一步之隔,但為何最後成為備受讚譽的科學家?一個從心理變態中誕生的天才、狗血離奇的真實人生,執筆寫下一段幽默勵志的自我探索歷程!

震撼推薦(依姓氏筆劃排序)

  天下獨立評論專欄作家/「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作者    Sean Huang
  彰基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王俸鋼
  律師        呂秋遠
  臺大法律學院教授        李茂生
  精神科醫師    沈政男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洪蘭
  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泛科學專欄作者    黃貞祥
  新聞工作者    黃哲斌
  杜克─新加坡大學腦神經科學系助理教授       謝伯讓

震撼推薦

  「天性說明我們可能是誰,卻無法決定我們該成為誰──選擇,永遠比基因重要。如果詹姆斯‧法隆擁有殺人犯的大腦都能成為神經科學家,你還有什麼人生目標達成不了?」──天下獨立評論專欄作家/「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作者    Sean Huang

  「這是個震撼人心的真實故事:一位備受尊敬的腦科學家,原來也有像心理變態一樣的腦袋,而且祖上還盛產殺人魔,那為何他反而成了一位傑出的學者?這值得近年頻頻出現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台灣社會思考,這些悲劇背後究竟存在了什麼樣的系統性原因?我們的社會又該如何預防呢?」──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泛科學專欄作者  黃貞祥

國際推薦

  「《天生變態》感人至深,講述了一位傑出的科學家發現自己是心理變態者的故事。詹姆斯•法隆毫不避諱地談及自己生理上的罪惡,以此獲得赦免。我對這本書愛不釋手。」──保羅•札克博士(Paul J. Zak),《道德博弈》的作者

  「僅僅是『心理變態』這個詞就能吸引任何人的注意,它也給數十年來的電影和電視劇集提供了靈感。事實上,我認為這個詞本身並未包含其無窮的行為特質,無論好壞。在這本書中,法隆帶我們深入他的精神世界,穿過錯綜複雜的旅程,打破所有關於心理變態行為的刻板印象。」──西蒙•米蘭(Simon Mirren),「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編劇和製作人

  「自我探索的歷程發人深思。法隆將自身置於顯微鏡下,試圖釐清塑造其人生的生物和成長發展史。他的洞見迫使我們思考先天與後天的重要作用,以及適應性人格特質和不適應人格特質之間的隱密界線。」──約翰•伊甸博士(John F. Edens),德州農工大學人文學院心理學教授、臨床培訓主任

  「本書窺視大腦的黑暗面,引人入勝。最陰暗的想法為什麼會產生?有多少人處在心理變態者的狀態,自身卻並沒有意識到?想要了解這些問題的人,絕不可錯過這本書。法隆博士研究我們的大腦,幫助我們理解那些最奇怪的思想和行為是如何形成。鮮有人能像法隆博士這樣理解大腦,並寫出如此風趣而迷人的作品。真令人嘆服。」──艾利•羅斯(Eli Roth),作家、導演和製片人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詹姆斯•法隆(James Fallon)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教授、獲獎的神經科學家。他研究的課題非常廣泛,包括:成人幹細胞、中樞神經系統迴路、多巴胺、思覺失調症、帕金森氏症和阿茲海默症、人類大腦造影等。他的新創公司NeuroRepair獲得了年度生物新技術的評選,推動幹細胞研究的重大突破。

  媒體報導他對產後新神經元發育的探索,是大腦研究十年來重要、驚人的成就。他經常為各類媒體提供犯罪心理的專業分析,曾在美劇「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飾演本人。2008年,他受邀在Ted發表「探索殺人犯的大腦」演講,揭開自己的變態家族史,引起熱烈關注。

審訂者簡介

陳永儀
 

  美國羅格斯大學健康心理學博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組織心理學碩士、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心理系學士。曾任教於美國西點軍校行為科學及領導力學系 ,美國紐約大學與紐約市立大學心理學系。目前任教於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主要研究包括壓力、情緒與犯罪心理學。

譯者簡介

瞿名晏


  現為專職翻譯工作者,熱愛音樂和心理學,閱讀大量心理著作。
 
 

目錄

【推薦序】心理變態者獨一無二的自白   彰基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王俸鋼
【推薦序】愛讓人不會成為魔鬼    律師    呂秋遠
【推薦序】心與腦的雙重自剖    精神科醫師    沈政男
【推薦序】命定與命運的對抗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洪蘭
【震撼推薦】
【自序】一場瘋狂大腦的探險之旅
 
Chapter 01 一張腦部掃描圖引起的混亂/
Chapter 02 成長之路:那些不起眼的「罪惡」/
Chapter 03 我是誰:科學家vs心理變態/
Chapter 04 充滿血腥的家族史/
Chapter 05 變態大腦的現實成功之謎/
Chapter 06 從TED到「犯罪心理」/
Chapter 07 愛情、友情和那些不堪回首的韻事/
Chapter 08 其實我還有躁鬱症/
Chapter 09 你能改變一個心理變態嗎?/
Chapter 10 心理變態存在的必要性/
鳴謝
參考文獻

 
 

自序

一場瘋狂大腦的探險之旅


  二○○五年十月的某天,當初秋最後一絲悶熱從南加州漸漸褪去,我正在對將要交付《俄亥俄刑法雜誌》(Ohio State Journal of Criminal Law)發表的論文做最後幾處修改。長期以來,我對心理變態殺人犯腦部掃描圖像的研究時斷時續,前後跨越了十個年頭,最終集結成《年輕心理變態的神經解剖學基礎》(Neuroanatomical Background to Understanding the Brain of a Young Psychopath)一文。文中記錄著一些你能想像到的最壞的人——他們經年累月犯下滔滔罪行。如果我可以撇開那些保密條例,向你陳述這些罪行,這些故事一定會讓你毛骨悚然。

  但是劣跡斑斑的過去,並不是讓殺人犯有別於常人的唯一理由。作為一個年過而立的神經學家,數年來,我看過了無數的腦部掃描圖,殺人犯們的圖像卻與眾不同。他們的腦部掃描圖都呈現出一種罕有而令人擔憂的共同特徵,即額葉(frontal lobe)和顳葉(temporal lobe)(通常來說,這兩部分與自我控制密切相關)腦功能低下。這些部位的活躍程度低下,暗示著患者缺乏道德推理和抑制自身衝動的正常能力,也就解釋了為什麼這些罪犯都擁有不人道的暴力犯罪記錄。我在論文裡說明了這些特徵,交稿後便投入到其他項目中去了。

  進行殺人犯腦部掃描圖研究的同時,我的實驗室還在進行一項基因方面的獨立研究,想要找出與阿茲海默症有關的特定基因。作為研究的一部分,我和同事們為一些阿茲海默症患者做了基因測試和腦部掃描,同時也為我的家人做了相同的測試,作為實驗中的正常對照組使用。

  十月的那一天,我正坐下來分析家人的腦部掃描圖,那疊圖片裡的最後一張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看起來非常奇怪。事實上,這張掃描圖看起來正像是我在論文裡提到的那些不正常圖像,也就是說,這張圖像的主人是個心理變態—或者說,至少與心理變態者同樣有著某些讓人不愉快的特質。我對家人並沒有這方面的懷疑,所以自然而然地認為是家人的掃描圖中混進了別的圖像。

  通常,在同時進行幾項研究的情況下,即使我竭力讓所有工作井然有序,但東西放錯地方這類事情也是在所難免的。麻煩的是,為了將所有的掃描圖做匿名處理,我們將所有圖片隨機編碼,並且隱去了圖片主人的姓名。所以為了確保我沒有弄錯,我讓實驗室的技術人員撕開了編碼。

  看到了圖像主人的名字之後,我覺得這當中出了錯,便氣急敗壞地命令技術員們去核對掃描器,檢查其他技術人員們做的圖像和資料庫。但一切都毫無差錯。那確實是我的腦部掃描圖。

  來想像一下這樣的場景:

  這是一個週六的早晨,天氣晴朗溫和,你決定要去家附近的公園散個步。信步遊園之後,你在樹蔭下的長凳坐下來歇息,旁邊還坐著一個長得不錯的年輕人。你們互相問好,他也附和說:「天氣真不錯,活著真好。」接著你們又交談了十五分鐘,對彼此產生了大致的印象。在這短短的十五分鐘裡,你們可以了解有關對方的很多事情,也許你會知道他謀生的職業,他是否結婚了,有沒有小孩,又有些什麼業餘愛好;也許他看上去聰明、迷人、坦率、有趣,還會講很多有趣的梗,總的來說,和他的談話令人愉快。

  基於你談話的對象,接下去的十五分鐘可以出人意料地告訴你更多。比如,如果他是個早期的阿茲海默症患者,他可能會開始重複剛剛說過的那個梗,重複同樣的面部表情,配合同樣的肢體動作,講同一句俏皮話。如果他是思覺失調症患者,他可能會開始調整坐姿,說話的時候靠你太近,直到你覺得不舒服,起身離開,並時不時回頭看看這個人有沒有跟上來。

  如果長凳上,坐在你旁邊的那個人是我,你應該會覺得我大體上算是個有趣的傢伙。如果你問我是做哪一行的,我會告訴你我是研究大腦的。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會告訴你,我是加利福尼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醫學院的一名教授。我會向你描述我的職業生涯,怎樣教醫學院學生、住院醫生和研究生們了解人類的大腦。如果你聽得津津有味,我還會跟你講講我那些關於成人幹細胞(adult stem cells)、帕金森氏症動物病例和慢性中風的研究。此外,以這些實驗室研究成果為基礎,我還成立了三間生物技術公司,其中一家公司在過去二十五年裡一直保持獲利,另一家從同類企業中脫穎而出,不久之前被授予了國家獎。

  如果你還有興趣聽下去,也許我會提到自己是很多學會和專家小組的成員,關注藝術、建築、音樂、教育和醫學研究等領域。除此之外,我還是美國國防部的顧問,致力於研究戰爭對大腦所產生的影響。

  如果你不休地追問下去,我會提到參與過的電視劇和電影,還有以前做過的各種各樣工作,從酒保、工人到老師和木匠。直到現在我還留存了一張過期的卡車司機公會卡,我以前還當過卡車司機。

  某一刻起,你可能會開始想,我是在胡說八道,是在吹牛。特別是當我宣稱,我十四歲那年被評選為紐約阿爾巴尼教區年度最佳天主教男孩(Catholic Boy of the Year for the diocese of Albany, New York),還曾經是體育高中和大學的運動員。不過,即使你可能覺得我話太多,認為我是個滿口胡言的傢伙,你仍然會發現,和你說話的時候,我一直注視著你,仔細聽你講的每一句話。實際上,你可能會有些驚訝,我對你的生活是如此好奇,對你的觀念和你對世界的看法也很在意。

  如果你答應下次可以再見面,最後我們可能會成為朋友。一段時間之後,你會發現我身上一些讓你不快的事——你可能時不時會發現我在說謊,或者我經常會在赴約時遲到,讓你不開心。

  但是,撇開我的輕度自戀和間歇爆發的自私行為,我們共度的時光還是很快樂的。畢竟,總的來說,我還是一個靠得住的好人。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一件事,我是個邊緣的心理變態。

  我願意寫下這個故事,寫下這個可能算不上絕對完整卻絕對真實的故事,來與家人、朋友和同事們分享我整個家族的生物學和心理學背景。當然了,整個敘述都建立在來自腦造影、遺傳學和精神病學的大量研究資料上。除此之外,還來自殘忍的自我剖析,來自那些時不時令我不安的坦白,以及對自己和家庭的討論分析(但願我的家人不會在讀完此書後跟我斷絕關係)。

  我完成這本書的目的不只是要講故事,或是擁護什麼全新的科學發現,我的願望是能透過敘述,釐清對於一個議題的討論,一個在我們文化中,雖然備受大眾關注,卻缺乏理解和共識的議題:心理變態(psychopathy)。

  除了書中提到的基礎科學理論和我自己的故事之外,我希望完成的研究和提出的理論可以派上用場。我希望這個關於大腦、基因和早期成長環境將會如何影響人們成為心理變態的理論,不僅可以幫助讀者們,還可以在家庭教育和刑法制定這些更廣大的層面中做些貢獻。

  也許聽上去有些誇誇其談,但是在接下來的書裡談到的理論,甚至可以幫助我們完成世界和平的理想。

  我提出了一個這樣的假說:在那些長期飽受暴力困擾的地區,例如以色列加薩走廊(Gaza)和洛杉磯東部地區之類的地方,女性為了受到保護,會與暴力分子結合,使得擁有心理變態潛質的基因在人口中的密度增加,好戰的基因得以傳播開來,而這又加重了地區的暴力問題,周而復始成為惡性循環。經年累月之後,就構成了一個充斥好戰分子的社會。這個假說僅僅是一個推測,卻值得我們更深入地思考和研究下去。

  我是一個堅定的科學家,一個專注於大腦神經解剖學的神經學家,這個身分也塑造了我看待自己整個成年生活所有行為、動機和道德的方式。在我看來,人類是一種機器,一種自己都無法徹底理解的機器。數十年來我也一直堅信,人類對自己是誰和自己的行為幾乎無法掌控。我們的先天因素(基因)決定了個性的百分之八十,而後天因素(成長環境)只掌控其餘的百分之二十。

  一直以來,我就是這樣看待大腦和行為,但這個觀念卻在二○○五年受到了與其說是激烈的,不如說是讓我難堪的動搖,使我過去的觀念不得不向現實不斷妥協。我漸漸明白——比以往要更加透徹地明白——人類生來就是如此複雜的生物,我們不能片面看待人類的行為、動機、慾望乃至需求,任何將之簡化為絕對的做法,都無益於人們對於真相的發掘。我們並非簡簡單單的好人或者壞人、對的人或者錯的人、善良的人或者心懷惡意的人、溫良的人或者危險的人。我們不只是基因的產物,並且科學也只能解釋人類天性的一部分。

  這就是為什麼我寫下手中這本書的原因。

推薦序

心理變態者獨一無二的自白


  心理變態(psychopath),或譯為人格病態,是近幾年犯罪心理學相當熱門的話題。長久以來,心理學家即發現芸芸眾生裡似乎有一種特殊的人格型態,這種人自我中心、時常不理會他人的感受、做事隨興所至,動輒視社會規範如無物……;而更重要的是,這類人似乎很難被眾所周知的行為改變技術——賞與罰所改變,而且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聰明,而是他們自有一套心理運作的方式,使這類人始終我行我素。
 
  自一九九九年美國愛荷華大學神經科Steven Anderson等人,在《自然》期刊發表了前額葉腦傷的幼童,在成長後行為特質如何與這類「心理變態」者相似的案例報告後,再加上大腦功能性影像學的日益發達,神經心理學家幾乎肯定這類特殊的人格型態,應該就是大腦前額葉、包括杏仁核在內的某些神經迴路功能特異所產生的結果。
 
  本書作者詹姆斯.法隆也是在這個課題的學術研究方面的佼佼者,但與其他此類書籍不同的是,作者除了深入淺出地說明了相關研究的驚人發現之外,更在一次偶然狀況之下,發現自己的大腦功能運作的造影結果,竟然與那些「心理變態」的個案表現極為相近。
 
  因為這樣驚人的發現,作者開始回想並反省自己從年幼到大的生活點點滴滴,從兒童青少年期的強迫症狀到與同學同事之間的互動、躁鬱症式的行為表現,與妻子家人之間的感情和背叛,和精神科醫師的診療諮詢,甚至追溯到自家多年前的族譜,半自傳式且誠實地審視自己過去行為的模式,以及他人對自己的評價,最終赫然發現,其實自己的行為,在本質上和「心理變態」者的人格特質毫無二致。
 
  也因為如此,這本書獨一無二地透過作者的自我剖析,生動地告訴我們一個「心理變態」者如何潛藏在我們的身邊,但也如何因為自幼父母、家人、成長過程中諸多朋友的幫助,成長為一個基本上對社會無害,且相當有成就的科學家。
 
  本書譯文流暢,對於學術專有名詞及學理的理解掌握精準,是難得一見的科普翻譯佳作,相當值得細讀。

彰基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王俸鋼

推薦序

愛讓人不會成為魔鬼


  關於推薦這本書之前,我想到了倪匡所寫過的一本小說《創造》。在這本小說裡,有個搶劫犯被科學家當作實驗品,希望可以用科學家的腦為模範,來改造這個犯人的腦部,讓這個犯人以後可以循規蹈矩。結局是,科學家夫婦在幫這個罪犯進行手術後被罪犯殺害。主角衛斯理本來以為是改造失敗,後來發現其實改造成功了。因為,會想改造別人思想的人,本身就是罪犯。用罪犯的腦部當範本,改造好的人,仍然是罪犯。

  幸好,本書的作者法隆(James Fallon)並沒有這樣的企圖心。當他發現自己的大腦圖像跟心理變態者相同,而過去家族四百年來又充斥著犯罪的歷史時,他心裡覺得非常恐慌。於是他寫下了這本書,以他自己的成長經驗與家族史為分析標的,並且搭配科學關於基因、幹細胞、中樞神經等的生動描繪,探討是否有「天生變態」這件事。

  法隆跨出這一步是很勇敢的,因為他必須揭露自己與家族過去的瘡疤,誠實地面對自己經常需要壓抑的慾望。他希望透過自身的經驗與學理告訴閱讀者這句話:「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可以選擇的。」他認為,適當的家庭環境與愛,縱然不能完全地驅逐與心理變態相關的特質與基因,但是卻可以透過更多的關注,讓某些人至少可以不會變成魔鬼。

  用心理變態這個形容詞來描述罪犯,或許不是很適當。畢竟有許多的所謂罪犯,如果按照法隆的說法,就是無法壓抑自己內心的衝動而犯罪,但是這樣的衝動或許其實是充斥在許多人之中的,只是有做與沒做的差別而已。也因此,從這本書當中,或許我們不需要把犯罪當作是基因與必然,而是可以進一步深思,如果人性真的本惡,我們應該如何讓本惡的情況約束在法律、情感與道德的框架下,讓損害不至於擴大,甚至可以幫助別人。

  法隆的用意,應該不是在強調犯罪命定說,而是想要告訴把命運歸咎給基因的人,可以選擇、可以改變,透過適當的方式,人都可以更好。最後,讓自己透過貢獻社會,得到更多的快樂。

律師     呂秋遠

推薦序

心與腦的雙重自剖


  回顧個人心理發展歷程,而做出自傳式剖析的文章還不少;拿自己做實驗,接受腦部攝影檢查並自我判讀的科學家也有一些;但能就心理特質與腦部影像進行雙重自剖,然後寫成專書的,大概就只有詹姆斯•法隆了。
 
  原本只是把自己當成對照組之一,參與一項阿茲海默症的腦部攝影研究,當片子交到他手上時,長期研究重刑犯腦部的他不禁驚呼:「怎麼跟那些惡貫滿盈的心理病態者(psychopath)的腦部特徵這麼相像!」但他明明是一個聲望卓著的腦神經科學家,沒有任何犯罪紀錄,怎麼會有這樣的腦部結構?於是他展開了成長歷程的自我探索,也請教了諸多親友與心理學家對他的看法,試圖從心理與腦部兩端分頭進行,來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最後他將這樣的探索歷程寫成了《天生病態》這本書。
 
  詹姆斯‧法隆是美國加州大學的腦神經科學教授,他長期研究冷血殺手的腦部影像與犯罪行為的關聯,因此由他來講述心理病態者的腦部特徵與心理特質,可說娓娓道來,深入淺出,不管是門外漢或犯罪學家翻開此書,都能獲得閱讀的趣味與智識的成長。
 
  然而詹姆斯‧法隆寫這本書的企圖心不只如此,他更藉由心與腦的雙重自剖,想要探觸底下這個重要課題:到底天生窮凶極惡的心理變態者,有沒有可能長成一個奉公守法的好人?抑或他們是壞胚子,壞到腦組織裡去了,不可能透過後天環境的力量扭轉天性?
 
  台灣最著名的心理病態者應該是白曉燕案兇手陳進興,他符合本書所提四大心理特質:衝動、浮誇、欠缺同理心與反社會傾向。但陳進興沒有接受腦部攝影,無從得知是否具有前額葉與杏仁核等部位的腦部缺損特徵,也不知他是否帶有所謂的「戰士基因」MAO-A,而天生喜歡逞凶鬥狠。基本上台灣在這方面的研究幾乎是一片空白。
 
  近兩年最殘暴的殺手,台北捷運隨機殺人兇手鄭捷,是不是心理病態者?如果是,能不能在他小時候透過心與腦的檢查預先得知,然後藉由家庭、學校與社會的正向力量,比如持續夠多的關懷、教育與導正,讓他的攻擊傾向留在基因與腦部,永遠不表現出來?
 
  遺憾的是,台灣社會連想要理解鄭捷的企圖都沒有,只會急著將他槍決,以求大快人心。形成此一氛圍的因素之一,多少乃因對於重刑犯犯罪心理與腦神經科學的漠視。《天生病態》這本書正好可以給台灣社會一個刺激,讓眾人一起思索:那些重刑犯是否天生冷血?除了坐等他們犯下令人髮指的殺人案以外,這個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
 
精神科醫師    沈政男

推薦序

命定與命運的對抗


  唸科學的人通常不迷信,我們相信機率、接受巧合,但不接受命定。但是本書的作者和另外一本《暴力犯罪的大腦檔案》(The Anatomy of Violence)的作者Adrian Raine,兩人大腦的掃瞄圖居然都跟犯罪的人很相似,兩人又都是名校的教授:Raine是費城賓州大學的講座教授,本書作者是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的教授,這個巧合未免太高了,正因為兩人都是學術界的名教授,兩人的大腦又都顯示反社會行為,這就更使人想從他們身上去尋找犯罪的因素,為什麼他們可以在社會中正常生活,不會去為非作歹?

  人的行為受大腦的控制,而大腦又會因行為而改變。也就是說,大腦是基因和環境互動的產物。過去的基因決定論是錯的,科學證據顯示人的大腦會隨著環境的需求而改變以求生存,例如動物會製造維他命C,人體本來也會,但是到一萬年前,人類進入農業社會,可以從外界穩定地得到維他命C之後,這個能力便退化掉了。當然,那時沒有辦法看到人會有遠洋航行,三個月不靠陸,船員會得壞血病,牙齦流血。

  因為環境會塑造大腦,所以後天的經驗就很重要。貧民窟的精神官能症比較多,因為環境會促發或抑制基因的展現。作者有家族的暴力犯罪歷史,又有暴力基因(單胺氧化酶Monoamine Oxidase A, MAO-A較少),但是他有個正常的童年,所以他沒有走上犯罪之路。

  童年的遭遇是影響一個人一生最重要的因素,就像作者說的,一、二歲時的受虐後果比五、六歲時受虐大,而五、六歲時的受虐後果又比十二、三歲時大。大腦,尤其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的正常發展對孩子行為的控制來說太重要了,這也是我在接到本書的書稿,知道只有不到一週的時間寫書評時,還是願意放下手邊的事先來做的原因。太多父母以為孩子小、不懂事,在孩子面前作壞事,這些經驗都銘印到孩子大腦中,影響他的一生。我迫切希望父母在閱讀本書後,能了解後天環境對孩子大腦的影響。

  其實,在看書稿時,「反社會人格」這個名詞一直在我腦海中出現,作者有著不折不扣的反社會人格,外加強迫症、躁鬱症……,他的大腦影像圖的確是不正常的,非常像我們在騙子(con man)大腦中看到的那樣。但是他沒有進入監獄,因為他的家庭正常,並有很深的宗教信仰(母親是西西里的天主教徒),他雖然不在乎傷害別人,卻沒有刻意去傷害別人的意願,所以沒事。

  人不能選擇父母,也就不能選擇基因,但人可以打造環境,使不好的基因不展現,人的命運還是在自己手上的。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洪蘭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426707
  • 叢書系列:PopSci
  • 規格:平裝 / 328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書籍延伸內容

三采全書系5折起

 

內容連載

Chapter 01
 
一張腦部掃描圖引起的混亂

 
一個心理變態可以偽裝出很關心他人或是充滿悔意的樣子,但他的大腦卻會說實話。
 
這就是我在二○○五年那個十月一直在做的事,直到我發現了自己怪異的腦部掃描圖,暗示我的大腦在負責同理心和道德的部分活動減弱。

「心理變態是什麼?」
 
身為一個科學家,在看過自己的大腦掃描圖像之後,我開始從更專業的角度,而非出於個人的惶恐來思考這個問題。我開始詢問心理學同事們,想知道自己是否與心理變態這個身分相符。我諮詢了一些業內最傑出的研究人員,卻沒能得到令人滿意的答案。
 
有些人迴避這個問題,說心理變態根本不存在。要定義一個心理變態就像是要定義精神崩潰那樣讓他們無從下手。「心理變態」這個詞已經被大眾用慣了,但從科學和專業的角度卻難以定義(就像「蔬菜」,這個在廚房裡被慣用的詞,卻不是生物學上的用詞)。

撇開「心理變態是否確實是一種心理障礙,如果是,那它的定義又是什麼」這個議題不論,醫學界針對心理變態已經有一些被廣泛接受的量表。其中最著名也是最為廣泛使用的測試量表是PCL-R(Psychopathy Checklist- Revised,心理變態測評量表修訂版),也因為它的設計者,加拿大的羅伯特.海爾(Robert Hare)醫生而被稱為「海爾量表」(Hare’s Checklist)。海爾量表包含十二個測試項目,每個項目都分為0、1、2三個評分,以評價患者心理變態特徵的三個等級:無症狀(0分),部分符合該症狀(1分),完全符合該症狀(2分)。
 
在這個標準下,一個獲得「滿分」40分的人,就可以被視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心理變態者。通常來說,超過30分即可被診斷為心理變態;有時候,測量結果超過25分也會被診斷為心理變態。測試會由一名經過專業訓練的醫師負責評分,一般是以晤談形式,由臨床醫生訪問受評估者,有時醫生會得到受評估者的犯罪記錄、醫療記錄及第三人的觀點作為參考。對受訪者的評估,也可以在受評估者缺席的情況下完成。

所有的心理變態特質可以被歸為四類,或者說是四種「因素」,如下:

人際因素:包括膚淺(只做表面功夫)、表現誇張、充滿欺詐。
 
情緒因素:包括缺乏悔意、缺乏同理心、拒絕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
 
行為因素:包括行事衝動、缺乏目標、為人不可靠。
 
反社會因素:包括暴躁易被觸怒、有青少年違法或犯罪記錄。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2顆星

,共 2 位寫評鑑。

感謝您要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請先 登入加入會員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