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激越與死滅:二二八世代民主路

  • 定價:460
  • 優惠價:9414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91
  • 【限量滿額送】【2017 開學書展】參展書滿1200元送100點購物金 詳情
  • 【分級買就送】分級VIP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內容簡介

夢想曾在冬日照耀,舉擎天之力想要轉動時代。
但我們卻因長年流淚而諳啞,竟不知如何吟唱。
二二八是民主之詩,還是革命之花?
願本書為反抗者畫下「亡者之姿」,
帶二二八受難者重返榮耀。

  「歷經二二八事件的台灣人,究竟身處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十年前,本書作者在找尋二二八史料時看到一則剪報,二二八事發後第三天《中華日報》的頭版標題「台南市民大會要求立即實施市長民選」,她停留了下來。她意識到群眾的力量,也看到清楚的民主訴求,但更想知道的是,那跳動的歷史主體,那敢將生命燃燒獻祭給台灣的人,為何承受難忍之痛,讓子彈穿過胸膛?他們究竟身處一個什麼樣的時代?面臨什麼樣的困境?想改變的又是什麼?

  歷史在我們體內隨著血液浮沉,先烈留下的血印在前方引路。十年來她潛入歷史,找尋二二八時人人躍起,在白色恐怖黑幕降臨前,曾經有過的民主響動,激烈、熱情、鋪天蓋地。而統治者長年以光復之姿斷開的日本時代,對二二八世代而言,是同一本未撕完的日曆,沒有一天斷開過。兩種語言、兩種國旗、兩種身分認同,在身分轉換的瞬間,政權的暴力如何加諸於他們身上?

  必須重返歷史,了解他們的集體心緒。何以光復歡迎曲變了調,以全面的反抗終結。聽見潘木枝、盧炳欽及陳澄波等人,殉難前站在人民立場講話的聲音。也終於懂得潘木枝的遺書「為市民而死,身雖死猶榮」,是在怎樣的時空飄搖下。而武裝抗爭者的生命本身,就是遺書。他們的遺書,以鮮血書寫。她一字一句打著反抗者的節拍前進,完成「戰鬥曲」、「殉難之愛」等篇章。她為反抗者不屈的靈魂畫下「亡者之姿」,帶二二八受難者重返榮耀。

  這本書在二二八過往研究者點起的燭光下前進,有二二八書中罕見的論點,刻劃的力道和文學性也前所未見。

  重要事件
  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

本書特色

  ★拉開歷史視角,以日中政權的認同與語言轉換,寫二二八世代身陷的困境與希望。

  ★跨越受難家屬個人記憶與以地域史,企圖完整勾勒二二八事件的偉作。

  ★以嚴謹論述、生動文筆,重建二二八事件中人民的力量,相當具有動態感。

  ★以轉型正義觀點,揭露統治者罪責。

  ★筆鋒帶感情,表現出作者女性敏銳的觀察力,以及長年對二二八知識的累積,是一本站在台灣立場所表現的二二八。

  ★百餘張珍貴歷史照片,有如立體的二二八紙上紀念館。

名人推薦

  平路(作家)
  向陽(詩人、臺北教育大學臺文所教授)
  何義麟(臺北教育大學臺文所教授)
  吳密察(國史館館長)
  施明德(人權工作者,前民進黨主席)
  姚立明(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
  許雪姬(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
  陳耀昌(醫師、作家)
  陳若曦(作家)
  蔡詩萍(作家)
  薛化元(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政大臺史所教授)

  「這本筆鋒帶著感情的二二八書,表現出作者女性敏銳的觀察力,以及長年對二二八知識的累積,是一本站在台灣立場所表現的二二八。」──許雪姬(中研院臺史所研究員)

  「二二八事件的歷史與影響,需要各界從不同的角度加以梳理與詮釋,這種梳理與詮釋就是和解的過程。」──吳密察(國史館館長)

  「作者黃惠君以將近1/5的生命時光去研究二二八,用近10萬字娓娓道出二二八英靈們的革命與民主路,在「建構台灣英雄史觀」的漫漫長路上,樹立了一塊細膩的二二八紀念碑文。」──陳耀昌(醫師、作家)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黃惠君


  一個法國巴黎大學的社會學博士候選人,卻闖進台灣傷痕歷史的領域。因法國教會她的是,不可能不了解歷史,而有辦法詮釋當代社會。從1997年主持美麗島事件口述歷史計劃開始,她便緊握台灣人心靈底層最敏感的神經,一路走向白色恐怖與二二八。2007年她開始擔任紀念館策展人,作品包括「台灣之愛:1947二二八到1987解嚴」、「陳澄波與蒲添生紀念特展」、「公與義的堅持」、「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常設展」。寫作對她而言,是一條自由之路,十年功,讓她完成首部的二二八紙上紀念館。
 

目錄

推薦序
我讀二二八/許雪姬

作者序
重返榮耀

第一章 兩個時代的掙扎
1.漢奸總檢舉
被檢查的認同/政治核爆
2.語言的清洗
政策的鐵蹄聲/台灣律師罷考事件/失語的作家
3.反擊奴化說
皇民化與中國化/省籍對立/被擠壓誕生的主體

第二章 變調的歡迎曲
1.鞭炮聲與槍聲
怎堪司法崩潰
2.餓得不得了 
政府搶米/人造米荒/國共內戰海嘯襲來
3.用人的省籍偏差
人事醜聞/政府用人的省籍偏差
4.經濟的反動 
接收/劫收

第三章 民主奏鳴曲
1.民選,危險得很!
重上街頭

第四章 人民的憤怒
1.二二七緝菸血案
社會運動大本營/槍聲與怒吼聲/媒體人與「反對黨」
2.長官公署前的槍聲
人民之怒/槍聲再響/毆打官員報復

第五章 全面反抗
1.軍隊不退 人民不退(三月一日)
要求解除戒嚴
2.抗議的火舌竄燒(三月二日)
搜查貪汙官員住家/官員走避一空/媒體的角色
3.除了停火 還是停火(三月三日)
肉身阻擋軍隊/特務潛入處委會/交涉軍隊停火

第六章 動盪中爭自治
1.全台合體(三月四日)
啟動政治改革/沸騰的改革之音
2.陷入危機
聯合國託管?台灣獨立?
3.三十二條改革議案
懸宕的心(三月六日)/三十二條改革議案(三月七日)

第七章 面具下的執政者
1.謊言(三月八日)
陳儀早已請兵/蔣介石的派兵手令/民主選舉與屠殺
2.政府運用暗黑力量
以流氓滲入治安隊/將反對力量暴力化/分化處委會/被安排的動亂
3.彭孟緝採無差別掃射

第八章 戰鬥曲
1.嘉義的武裝抗爭
戰鬥曲/嘉義有難 各地馳援
2.逼出民主承諾
青年流血 為何而戰/假面下的和談
3.殉難之愛
和談下的殺戮/殉難之愛
4.亡者之姿
北港英雄/最後的抵抗/不屈的靈魂

第九章 殺戮輓歌
1.殺害人民領袖
台籍民意代表/密裁台灣領袖/誰被強迫失蹤
2.密裁法律界領袖
林連宗/李瑞漢
3.密裁「反對黨」及媒體領袖
密裁媒體領袖
4.屠殺
基隆港浮屍/台北南港橋下/屠殺地方領袖/尋屍
5.全島監視網
令人民彼此監控/勒索頻傳/瀕死之凌虐/誘騙人民自新

第十章 畫像
1.擁抱被兩個國家拋棄的人──施江南
2.滿腔熱血洒郊原──張七郎
三個國籍的人/走入偏鄉的醫者/殖民之痛/迎接新生
3.為台灣人的心靈定音──林茂生
皇民化的創傷/無自由 無光復/以人道精神轉換時代/自由之路/以退為風采/我們對政府感到挫折/二二八與台灣前途/統治者的恐懼/尾聲

書後
何時國家才會向台灣英烈致敬?/施明德
 

推薦序

我讀二二八
許雪姬(中研院臺史所研究員)


  一、作者黃惠君
 
  和黃惠君認識是在台北二二八紀念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常態展的審查會,她負責策劃二二八的展示以及研究外省人在二二八的傷亡,我有幸參與了這些計劃的審查工作,見到她展示自己所知的二二八。策展的理想、技巧她有,但對二二八資料還不能掌握,我就一一指出不足之處並和她交換意見。我不知道一開始她是否對我的直率感到困惑,但慢慢地,我發覺她在進步中,特別是找資料的功力漸增,我開始由挑她毛病到去體會她的想法以及表現,終於她提筆寫出她觀察研究下的二二八。
 
  二、書中寫了什麼?
 
  書中她寫了十章,即使原先有企圖將全島的二二八全在她的筆下勾勒,但開筆後她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首先是她已被歷史科班出身的習性所汙染,沒有引用堅實的史料無法下筆,因此小段的史料不斷置入,不僅割斷文氣,文筆也會受到影響。看得出她在這個衝突下,開筆後一定數易其稿,才呈現出如今的風貌。
 
  其次在書中她不斷提醒讀者設身處地地想,如果你就活在二二八的時代,年輕的生命在這個大變遷中流轉,起初被日本人罵「清國奴」,到戰後被外省人教育處長范壽康說成「奴化」,好像台灣人天生不是「人」而是「奴」,除了精神上被上了枷鎖,在物質上亦同,這已不是用情何以堪即可自我療傷,而是真的是忍無可忍,年輕的你會不會挺身而出。
 
  第三,她認為二二八中台灣人追求自治、民主化的表現,是憤怒人民集體意志下的表現,但顢頇的統治者早在亂事發生後已定調要鎮壓,只是調兵北上不順,故等待援軍調來前,不斷用謊言安撫以爭取時間,陳儀説出可以按照民間的想法選舉縣市長人選,結果是當選者成為追殺的對象。政府在等待正規部隊鎮壓前,就利用「黑道」滲入民間的治安隊,使襲擊、搶劫外省人,造成台灣人的「暴行」做為政府鎮壓的口實。除了軍隊、黑道外,還有情治人員滲透各地的處委會,盡悉當時民意代表的言論,事後一一按圖索驥,提供罪狀。這樣的看法,有抽絲剝繭、釐清事件脈絡的效果。
 
  第四,作者在第七章第三節「彭孟緝採無差別掃射」企圖描述高雄的二二八,雖然看輕了高雄的地位和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鎮壓高雄成功,在整體鎮壓行動中的重要性,但卻好好地描述了嘉義三二事件中,各地前來協助的隊伍,他們的遭遇和全台各地同,先是在先前的談判中得到政府允諾的民主,但和談後分三次當眾槍決所謂「首謀」的市民代表和民間領袖,她描述每個人就義前的言辭,得到威武、不屈直到死前的結論,讀來令人動容。
 
  第五,第九、十兩章作者分類或單一敍述殉難者的死難,有的是公開處決,有的是「密裁」,有的是「失蹤」,一定比例的台籍領袖親屬,不知他們如何死?死在何處?作者將殉難者予以分類,首先是政府如何殺害人民領䄂,包括民意代表、意見領袖、法界人士、報人、反對團體領袖;接著是軍隊由基隆上岸後的屠殺,尋屍過程家屬所受的折磨。最後第十章畫像,是作者礙於時間、精力不得不下休止符前的佳作,她深描殉難者的身影,對如今未得「昭雪」深深慨歎。她舉出被密裁的楊元丁、救援留在島外立場尷尬的「台籍日本兵」的施江南、與兩兒同遭處決的張七郎、關心台灣前途創報針砭時事迄今不知屍身在何處的林茂生,其實還有更多可以描述的人,但這一嘠然而止,正如二二八事件中死難的台灣菁英,忽然走到了人生的終點,令人省思、也令人回味。
 
  三、如果我來寫這本書
 
  如果要我來寫這本書,我是寫不出來的,因為讀了歷史,字字句句要有憑有據,文筆壞了,再也寫不出雅俗共賞的文章,一不能寫;由於看了太多資料,不知如何剪裁,也就半途而廢了,二不能寫;我和很多受難者家屬接觸過,常為不知如何為他們申寃而苦惱,太濫情與我性格不合,但白描平淡卻吸引不了人,三不能寫;民間的說法、地方政府的說法有太多不能銜接、迄今難以求證之事,如高雄火車站地下道死傷慘重、嘉義水上機場附近至少數百人死亡,但到現在出土的資料都無法證實,四不能寫;二二八事件的解讀立場各有不同,但史實只有一種,假多元的觀點,模糊了焦點、掩飾了真相,多元!多元!多少的偏見多假汝之名以行之!深自警惕,五不能寫;沒有追究加害者、只有「責任歸屬」的研究,沒有究責的法庭為受難者討回公道,做為歷史人的我實在寫不下去,六不能寫。
 
  但影響台灣歷史這麼重大的二二八事件,真的不能不寫。
 
  如果我一定要寫:
 
  第一,要先將二二八前夕國府在台灣的軍隊駐防,多重情治人員的配置,警察、憲兵、官吏的人數、結構弄清楚。尤其本省人在其中的數量。至於來台歸建的整編二十一師,一共來了多少軍隊?亦即三月五日到五月十五日期間,台灣到底有多少軍隊?
 
  第二,漢奸、戰犯的逮捕、審判,沒收海外台人的財產、對台籍日本兵的態度,對台灣社會的影響,這些深遠的因素不能不談。
 
  第三,事件爆發前後在南京、上海、北平、天津的台灣人,如何到南京中央政府所在地抗議陳儀治台的偏頗,事件發生後又如何向當局請願。
 
  第四,事件發端始於台北,但鎮壓開始於高雄,應該先說明才能再談到三月九日凌晨起的北部鎮壓行動。以翻轉向來二二八事件敍述的軸線。
 
  第五,事件中被派來台的楊亮功、何漢文、白崇禧、蔣經國、莫德惠等人的角色,以及前往南京的省黨部主委李翼中、葛敬恩等人的行事。尤其原本該在三月十二日來台「宣慰」,卻因陳儀、柯遠芬的阻止,十七日才到的白崇禧,如果他是救助台人的「活菩薩」,何以受制於陳、柯?讓兩人利用這五天「空檔」讓多少台灣人死於非命?而白來台後,何以坐視嘉義兩次的公開行刑而無絲毫作為?旅外台人對白崇禧十分失望,稱其來台宣慰的只有「陳儀一人」,並不過分。
 
  第六,二二八事件中的外省人(包括官僚),他們的處境、傷亡,事後的撫卹、離開台灣的情況也應該重視,為了釐清責任,還必須分清楚哪些人是被台人直接加害,哪些人死?又哪些人傷?
 
  第七,清鄉、連保、自新這一連串加諸台人身上的桎梏,正好銜接即將到來的白色恐怖,一直到解嚴、一直到廢除刑法一○○條,不能不串起來寫。
 
  上述都是二二八事件的重點,但寫來不易,到如今我依然沒有動手,希望有一天能完成。
 
  四、終曲
 
  這本書終於要出版了,對一般閱讀者而言,這本筆鋒帶著感情的二二八書,表現出作者女性敏銳的觀察力,以及長年對二二八知識的累積,是一本站在台灣立場所表現的二二八,即使你不一定同意她的觀點,但這本書代表沒有二二八經驗的中生代如何解讀、觀察二二八,值得一看。謹推薦此書並為之序。
 
  (寫於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
 
作者序

重返榮耀

 
  歷史如此晦暗難明,掩蓋的檔案一層、政治色彩的塗抹一層,時空的隔離好幾層,我們始終無法觸摸到真實跳動的歷史主體。
 
  從家屬或當事人身上,我們有個別的記憶,卻欠缺整體的圖像;從學者的研究中,我們如頭戴探照燈進入地底採礦,卻難說成一個故事,我自己一樣突破不了。一次演講完,年輕人直接問我,你讓我們看了很多圖片,知道一些事,但如果我想告訴別人二二八是什麼?我還是不知道怎麼說。
 
  這成為不斷考驗我的問題。
 
  年年二二八一到,現實就變得相當惱人。學運後,興起一波對台灣歷史的探索,受邀演講時我問年輕人能不能說出二二八受難者的名字,一個就好,全場鴉雀無聲。我們國家的故事,我們自己的臉孔,我們不認得;誰為我們犧牲,我們不知道。二二八年年放假,但二二八是什麼?大部分的人說不清楚。就連國小五年級的學生都能懂得,如果只是緝煙血案的話,台灣菁英是不會被大規模屠殺的,但科書還是這樣寫。更怪誕的是總統每年道歉,但政府到底哪裡錯了,講不清楚;每個政治人物都說要做轉型正義,卻不知道要轉到哪裡去。我在這巨大荒謬感的襲擊下,開始寫作。一寫,兩年。從跑百米的人變成跑馬拉松。
 
  在這之前,我是紀念館的策展人,我寫展覽的文史腳本,跟藝術家一起工作。展覽無疑是更為視覺的,檔案、照片、新聞、物件、日記、書信,我都必須尋尋覓覓且親眼看見,因我的工作是把這些承載著歷史流動,且仍有溫度的物件帶到大眾目光下,讓人們藉此感知歷史。這種視覺的必須,變得很難去複製既有的看法或說法,也會對史料的輕重,產生不一樣的感知。
 
  二○○六年在撰寫台南二二八的文史腳本時,看到一則剪報,是二二八事發第三天《中華日報》的號外,頭版頭題寫著:台南市民大會要求立即實施市長民選。
 
  對許多人而言,這是輕輕擦過的一則訊息,但我停留下來了。
 
  我意識到群眾的力量,也看到清楚的民主訴求,我知道這是有靈魂的一場抗爭,而不是如過往所聽到的:「我父親什麼都沒做,就被抓走了……」。有這樣的生命嗎?有的,軍隊殘殺下確實很多。但我更想知道的是那跳動的歷史主體,那敢將生命燃燒獻祭給台灣的人,如果他們承受難忍之痛,讓子彈穿過胸膛,他們到底身處一個什麼樣的時代,面臨什麼樣的困境,想改變的又是什麼?
 
  十年來我潛入歷史,找尋何以二二八時人人躍起。白色恐怖黑幕一片,今天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曾有過某種程度的不敢喘息,不敢揚聲,而竟也不敢想像那黑幕降臨前,二二二八世代曾有過的民主響動,激烈、熱情、鋪天蓋地。
 
  而必須突破的還在統治者長年以光復之姿斷開的日本時代,對二二八世代的人而言,是同一本未撕完的日曆,沒有一天斷開過。所以我們必須重返,否則我們如何能了解他們的集體心緒,何以歡迎曲變了調,而以全面的反抗終結。我以兩個時代的掙扎,做為本書的序曲。
 
  走過日本時代的自治運動,二戰一結束,一步跨過來,這些人還活著,對平等的渴求、對民主的追尋、對自由的嚮往,沒有不同,只有更加強烈。打開當時的報紙,你會看到面對政治惡劣,人民沒有噤聲,二二八世代的人全面反擊。
 
  而統治者的面貌必須被拆解,面具必須被摘下,我將當年的報紙,與民主化後才能看到的公文檔案,天天並列,你會清楚看見統治者如何張著兩張臉孔,一方面透過媒體說著人民想聽的甜言蜜語,但回到辦公室,他立即發電報請兵。何為轉型正義,就在揭露統治者的罪責,而當時張著兩張面孔的,不是只有一個人,而是整個軍政高層。歷史留下清楚記錄。
 
  而如果統治者的謊言,在今天看來昭然若揭,這一切並非庸常,而是革命所得,且以生命為代價,《台灣新生報》的副總編輯吳金鍊及總經理阮朝日,即是因此受難。
 
  而統治者到底在恐懼什麼?他的恐懼如此之大,竟以強迫失蹤的方式帶走二二八世代的領袖。到底誰被強迫失蹤?是媒體、類反對黨及法律界的領袖。這份暗殺名單,陳儀親手一個一個寫下,是目前可以看到的第一份二二八受難者名單,也是家屬口中在三月十日到十二日間,被帶走後一去無回的名單。今天民主國家的人都知道,這三類人代表什麼?民主血液澄清與否,他們扮演重要角色,他們也是有能力監督政府、甚至取而代之的人。而他們遭政府暗殺,至今不知遺體何在。
 
  誰沒有父親,要承受這樣的痛苦,不知忌日何時,再又無墳可拜。更重要的是,他們是當時為我們爭取平等與民主自由的人,是國家要迎靈祭拜的對象,是轉型正義要恢復其榮耀的對象。但國家既無對其民主貢獻的肯定,也從未正視此一嚴重違反人道的罪責。
 
  我不否認,讓我有動力往前走的,是對其犧牲未受重視的難忍。
 
  民主的進擊是我原先的研究理路,但心裡的遺憾是,我始終未能把當年武裝抗爭者的靈魂寫出來。一九九七年我在研究美麗島事件時,訪問施明德先生,他一直提到他親眼看到學生軍拿槍與政府軍作戰,前面的倒下,後面的沒再怕,繼續往前衝。他用他的記憶對抗冤魂論,每見到一個二二八學者或受難家屬他就抗議。我一直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卻始終沒有能力處理。
 
  在長達兩年的寫作路程上,我不停絆倒,只知有犧牲的和平使節,每每隨著他們的遺書掉淚,卻不知武裝抗爭的嚴烈。因為沒有看到一手史料,我不敢下筆。但史料一直存在,只是我沒有走向它。直到有一天終於鼓起勇氣打給素未謀面的江榮森先生,他在電話那頭,跟我從暮色昏昏講到黑夜襲來,講到飢腸轆轆,一一為我解答七十年前《和平日報》記者張岳楊的新聞手稿,那些僅以代號註記的人名,究竟是誰?我終於聽見潘木枝、盧鈵欽及陳澄波等人,殉難前站在人民立場講話的聲音,我手捧當年的新聞手稿,顫抖不已,終於懂得潘木枝的遺書「為市民而死,身雖死猶榮」,是在怎樣的一個時空飄搖下。讓我得以完成「戰鬥曲」以及「殉難之愛」的篇章。
 
  而雲嘉南地區武裝犧牲之烈,我以「亡者之姿」紀念他們不屈的身影。
 
  當時全台灣連成一氣的要求縣市長民選,以此改換接收如「劫收」的統治集團,但同時又有武裝抗爭,這當中沒有關連嗎?長年以地域為主體的研究及呈現確實切斷了某些可能的聯繫,我嘗試突破。
 
  而嘉義的突破,是整體的突破,也才能大膽下筆,以軍事對抗逼出民主承諾,並非不存在於二二八事件中。嘉義的武裝抗爭確實對陳儀產生巨大壓力,迫使他在三月六日晚間立即宣布:長官公署改為省政府、各廳處長盡量任用本省人、縣市長定七月一日民選。
 
  所以請不要再說台灣的民主是沒有經過流血的,三十二條要求中一條又一條,一條又一條寫著任用本省人,要的不是平等是什麼?傾全台之力要求縣市長民選,不是爭民主,是爭什麼?
 
  這本書在二二八過往研究者所點起的燭光下前進,書籍最後的參考材料,應該是他們頭上的桂冠。最後感謝我的母親白美珠女士,讓我始終可以自由地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沒有她,我不敢說自己有能力把現實擋在門外。
 
  而我所有的努力,只有一個心意,希望二二八受難者重返榮耀。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442503
  • 叢書系列:紀臺灣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6.8 x 21.5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章  兩個時代的掙扎
 
歷經二二八事件的台灣人,究竟身處一個什麼樣的時代?事實上,自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開打,到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這十年當中,台灣人民歷經了相當激烈的歷史變化。
 
中、日作為戰場上的敵對之軍,對台灣人而言,卻是交錯而來的兩個政權。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二次大戰結束,前一天台灣人叫作日本人,後一天台灣人得叫作中國人。戰前台灣人的國語是日語,戰後台灣人的國語是中文,一天之差,天旋地轉。戰後所迎接的「祖國」,在二戰結束的前一天,甚且還是敵國。當時的台灣人,要如何面對這樣的國家更替、語言斷裂,乃至認同的驟然轉變?
 
一九三七年日本政府開啟「皇民化運動」,一九四六年初國民政府發動「漢奸總檢舉」,兩個政權,都企圖重新校對台灣人的政治忠誠。日本擔心台灣人在戰場上傾向中國,要求台灣人改日本姓氏、棄母語說日文,以台灣人渴求的平等為誘餌,推行「同化」、「皇民化」;而戰後新臨的陳儀政府,則雷厲風行想要洗去台灣人身上的日本成分,再把台灣人「中國化」。
 
歷經二二八事件的人,是歷經兩個時代的人,兩種語言、兩種國旗、兩種身分認同,甚至兩種國家暴力,皆以無可迴避的壓力加諸在他們身上。
 
二次大戰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對台灣而言更是一場激烈無比的變化。身處戰前、戰後兩個不同的政權與文化,台灣人民如何自處?而往後開展出的歷史脈動,與對台灣主體的追求,又有多少是被這特殊的歷史經驗所擠壓出的結果。二二八事件,在國民政府來台一年多後爆發,某種程度留下台灣人在兩個時代中掙扎的面容。
 
漢奸總檢舉
 
二次大戰結束,台灣脫離日本殖民統治,此時是否真如《民報》社長林茂生所說的:台灣人所身處的社會及國家,終於可以不再是對立的;台灣人的人格,也可以不再是分裂的?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秋日換季 補充好菌,輕鬆面對環境變化,參展商品75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