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 定價:520
  • 優惠價:946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442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全球第一本!首次揭露中國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對長春發動「圍困」戰術造成約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的深入報導。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每斤人肉賣250萬元……

  ◎作者歷時10年,在艱困的政治環境中,蒐集各類珍貴史料、訪談倖存者與相關回憶錄,完成全球第一本完整記錄國共內戰中「長春圍困」的始末。

  ◎收錄倖存者照片與相關史料文件,以「編日史」方式,逐日來展示餓殍戰造成的城外屍橫遍野和城內餓殍遍地,以及萬籟俱寂的無人區。

  「『我們接到軍令是:他們(難民)是敵人,他們必須死。』」
  ——Andrew Jacobs 《紐約時報》 2009年10月1日

  毛澤東欲奪取長春作為中共與中華民國政府對峙的首都,林彪以人禁出、糧禁入的餓殍戰術,圍困350天,一座至少63萬人的城市,僅剩下17萬人。

  中共在長春引爆了餓殍原子彈。數十萬生靈好像從未在人間存在過一樣。

  本書作者歷時10年苦蒐相關史料並進行爬梳,與此同時,還四處探訪死裡逃生的倖存者。在極其嚴酷的政治環境下,完成了毋庸置疑是第一本最逼近困餓長春的殘暴真相的紀實書,也是一本哀悼與悲痛之書。

  為抵達歷史現場與還原戰爭細節,作者使用國共兩軍的機密電文與作戰會議的秘密講話、中共公開與內部的出版物、軍方的陣中日誌與內部資料、未能寄達的國軍官兵家書、國共雙方親歷者的備忘錄、倖存難民的回憶錄與證言、國共與民間報刊在中華民國時期的新聞報導等方面的見證史料,以嚴謹且客觀的敘述,來審視這場血腥內戰的全過程,以及餓殍戰術是如何策動、部署、指揮和具體實施的,又是如何將數十萬清白無辜的難民變成餓殍的。

  作者遵循「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原則,以「編日史」方式,逐日來展示餓殍戰造成的城外屍橫遍野和城內餓殍遍地,以及萬籟俱寂的無人區。

  地球和食人者的胃是餓殍的墳墓。

  「參加圍困長春的共匪部隊,是由東北共匪國際部隊混合編成的。在長春西北方面……是蒙古騎兵,這些蒙騎部隊具有一種原始的殺人獸性……長春正南方向……是韓共的獨立師……經過一番共匪的民族離間的政治訓練,對於中國人民都持有偏頗的嫉仇觀念。……這些異族部隊,對於困死餓死中國人民的政策,執行的特別嚴厲,更特別徹底,任憑你怎樣的哀懇,是絲毫不會換來他們的同情的。」——范叔寒,天津《益世報》,1948年9月16日

  「八里堡便處在我軍陣地的前沿。我軍的火力控制了村莊的大部分,而在村莊的另一端即滿布著敵人的地堡工事……我走進了這個人間地獄。……每斤人肉賣價250萬元,是所有能吃的食物中最便宜的一種。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關寄晨,中共《東北日報》,1948年9月21日

  「有一個男子在不聲不響地啃著人骨頭,眼珠注視著倒下的女子,一心一意地啃著骨頭,又長又大的骨頭。」——日本倖存者遠藤譽

  「長春解放的第二天,我坐著吉普車沿著長春市轉了一圈,我的車沒法起步了。走一走,我的通訊員就得跳下去,把死屍拖到一邊。再走走,再跳,把死屍拖到一邊。」——圍城高級指揮員、中共東北野戰軍獨立第八師政委鄒衍

  「我爹和我弟弟在幾個月前就餓死了,狗都把遺體叼走了。我媽享受的待遇是最好的了,她被國民黨軍埋起來了,到解放後,被解放軍扒出來,弄去燒了。」——長春倖存者范傳華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杜斌


  1972年3月1日生於山東郯城。攝影師、作家和紀錄片製作人。曾為中國記者和《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新聞作品發表在美國《紐約時報》、《時代》雜誌、英國《衛報》、德國《明星》畫報等西方主流媒體。生活和工作在北京。據北京秘密警察稱,他被中共高層官員視為「一個專門挖政府瘡疤的人」。

  作品
  《上訪者:中國以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
  《上海 骷髏地》
  《北京的鬼》
  《牙刷:紅色星球上人類最後的進化》
  《毛主席的煉獄》
  《艾神:反叛藝術家艾未未的維權傳記》
  《毛澤東的人肉政權》
  《天安門屠殺》
  《陰道昏迷: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
  《馬三家咆哮:從東半球到西半球的墓誌銘》
  《冤鬼:地球中心帝國的上訪人》
 
 

目錄

謝辭
肉體證據
 
「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蒼蠅的盛宴
兵不血刃
救生埋死
公開和內部的餓殍人數
清點餓殍
餓殍戰術實施了多久?
誰來承擔歷史罪責?
餓殍原子彈
 
附錄
文獻來源
 
 

作者序

  獻給 長春餓殍戰中的數十萬亡靈,以及掙扎存活於世的倖存者──請原諒一個無能後輩無法描述您們所遭受的人間悲苦之萬一

  「你們斷絕敵人從地面取得糧食的來源是很必要的,你們必須做到這一點。……直至完全勝利。」——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在1948年6月7日致林彪等人的電文中說

  「我之對策主要是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密接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林彪、羅榮桓和譚政在1948年9月9日致毛澤東《關於圍困長春的報告》中說

  肉體證據

  1.

  「餓殍都堆成了山。」一個人在多年後給朋友的信中寫道。「洪熙街卡子的後面,餓殍已經堆成幾座山了。」*

  這個寫信的人,是長春餓殍戰的倖存者,也是原來居住在長春市洪熙街的市民。所謂的洪熙街(現稱紅旗街),是位於長春市區西南部的一條數百米長的街道,在長春餓殍戰中,是國軍官兵和長春城內的難民,以及滯留在長春城內的各色人等,南下瀋陽,進入中國內地省份的重要通道。林彪為此對這條通道部署了裝備精良、戰鬥力強的朝鮮獨立師進行嚴密封鎖,將出城的難民截阻在國共兩軍對峙的數百米的空白地帶,這是餓斃難民最多的封鎖地區。根據中共資料和當年媒體的估算,難民死亡人數在八萬至十五萬之間。

  二分之一多世紀過去了,那些遭到餓殍戰術摧毀了生命的亡靈,已經爭先恐後地腐爛在中共黨史、戰史、國史,以及倖存者的生理、記憶和歷史之外,從未被計入內戰的非正常死亡之列,像空氣一樣從中國人口登記冊中永久消逝了。

  *遠藤譽所著回憶錄《卡子:出口なき大地》,(東京)読売新聞社,1984 年版,引語系向曉雲翻譯

  2.

  在這場餓殍戰中,國共兩軍指揮者在做甚麼?在卡子裡和長春城裡的難民遭遇過甚麼?究竟有多少難民被蓄意餓斃?國共雙方誰應該承擔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作為一個人,這是我的疑問,也是我寫作此書的緣起。

  當探訪倖存者不盡如人意後,我開始去蒐集倖存者和親歷者寫下的文字。總而言之,呈現在此書中的某些發現,即是我努力的成果。

  洪熙街卡子,是長春餓殍戰的代名詞。我從洪熙街卡子裡的倖存者的視角深入這場戰爭的內核。雖然他(她)們現身於某個時間點上僅為一個孤證,但也為這個世界提供了人間地獄的一瞥。

  與此同時,我還使用了國共兩軍的機密電文與作戰會議的秘密講話、官方公開與內部的出版物、軍方的陣中日誌與內部資料、未能寄達的國軍官兵家書、親歷者的備忘錄、中華民國時期報刊的新聞報導等方面的見證史料,來審視這場手足殘殺的血腥內戰,以及餓殍戰術是如何策動、部署、指揮和具體實施的,又是如何將數十萬清白無辜的難民變成餓殍的。

  在此書中,我遵循「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原則,每段文字都有依據、每句引語都有出處。

  鑒於某些見證史料的珍貴和稀缺,還有其中令人驚駭到窒息的細節,我極為小心謹慎地對待,不去改變其語境,更不進行轉述,而是直接摘引,讓文字自己去述說。我認為,透過這些罕見而又震撼的證詞,可以看到餓殍戰背後隱藏著的邪惡而又反人類的歷史真相。另外,為了接納抵達戰爭現場的更多細節,我採取了「編日史」方式,逐日來展示餓殍戰造成的城外屍橫遍野和城內餓殍遍地,以及萬籟俱寂的無人區。

  當然,還是留下了很多遺憾。由於這場內戰的餓殍問題是中共高度敏感的議題,以及對相關檔案史料的嚴格束縛和刻意遮蔽,尚有許多關鍵性的決策內容,我們都一無所知的。

  3.

  在今天,餓殍問題依舊是籠罩在長春人心頭的一道長長的陰影。這個陰影,從房地產業可見一斑。那些建在當年卡子裡的難民大量餓斃之處的商品樓,售價相對城市其它位置的樓房要低廉一點,但購買者還是覺得風水不好或者有所顧忌。在長春城北,曾有某人購買了一套樓房,一層還贈送小花園。在其整理花園時,挖出了一些餓殍的骸骨。某人跟其朋友調侃說:「我買的是二層,地下還住著一層死人呢!」

  這場餓殍戰造成的創傷,因為時代的動盪而無法量化。但死裡逃生的倖存者是不可能遺忘的,對日本倖存者遠藤譽來說即是如此。出生在長春的她,在7歲時目擊哥哥和弟弟餓斃,也在洪熙街卡子裡親歷了無以名狀的饑餓與死亡。童年的恐怖經歷如噩夢般已經伴隨著她數十年了。

  她在回憶錄中寫道,戰爭仍在「持續」。「國共內戰目前還沒有結束。」國共內戰永久地在殺戮中。

  「有組織的饑餓計劃是一種強大的具有極大破壞力的戰爭武器,它必須在極廣泛的範圍內使用並能獲得最好的效果。」——約祖阿‧ 德‧ 卡斯特羅 《饑餓地理》

  「饑餓。大規模的饑餓已經進入了殺人武器的行列,被認為是一種現代的、隱形的、重要的殺人武器。」——А.阿達莫維奇 Д.格拉寧 《圍困紀事》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582748
  • 規格:平裝 / 504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國共內戰……中國最老的敵人是饑餓,和最新的敵人共產主義已經會師了……」
——《紐約時報》社論 1949 年8 月13 日
 
每一步都踏在人的骸骨上。
 
當長春城像刀子般立在眼前時,林彪內心在琢磨甚麼,我們近乎一無所知。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作為一名常勝將軍,他不可能不會想到四平攻守戰* 給他帶來的奇恥大辱。
 
作為中共軍隊在東北的軍事和政治上的最高統帥,如何奪取長春城,無疑是林彪殫精竭慮的戰事之一。由於林彪後來在與毛澤東的權鬥中死於非命而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他在軍事和政治方面的遺產均被中共刻意遮蔽,幾乎沒有公開的文字可以審視林彪在這場內戰中的所言所想。
 
* 四平攻守戰,是指中華民國軍隊與中共軍隊在東北吉林省的軍事重鎮四平展開的四次大規模的防禦戰和攻堅戰,兩軍反復爭奪,林彪率領的共軍進行了史上的第一次攻堅戰,雙方投入兵力40 萬。戰爭從1946 年3 月15 日至1948 年3 月13 日,作為「軍事天才」和「常勝將軍」的林彪慘敗,共軍軍史稱「傷亡總數達8000 以上」,但史學家認為傷亡至少4 萬至5 萬人。這場戰役,令共軍士氣受到沉重打擊,沉重到「連整個東北都險些給輸掉了」,林彪甚至準備放棄共軍在東北苦心經營的地盤哈爾濱,跟國軍進行「運動戰與游擊戰」。後來歷經兩軍反復的拉鋸,最終林彪以慘重代價奪取了四平。史學家認為,國共在四平拿出雙方最精銳的軍隊來廝殺,實質上是為了爭奪長春。
 
但是,從林彪的軍事搭檔、東北野戰軍政治委員羅榮桓於1948 年3 月4 日在東北軍區政治工作會議上的報告可以一窺他的所思所想(此時,林彪任東北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兼政治委員,羅榮桓任副政治委員):「我黨進入東北花了本錢,派了10 萬軍隊、2 萬幹部,到東北的中央委員就有20 個,工作當然應該搞好,如果還搞不好,那就應該打屁股。」「最近華北、華東我軍都要行動起來,敵人再想由關內抽調部隊出關已經越來越困難了。在陝北最近我軍又打了個勝仗,打得很漂亮。我們東北雖然也打了不少勝仗,但和他們比起來沒有甚麼了不起。我們有火車,他們是靠毛驢子。我們自己可以造炮彈,他們只能從敵人手裡繳。我們可以成立幾十個團往前線補充,他們沒有,陝甘寧邊區總共才一百幾十萬人口。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