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朝鮮的困境:在日清之間追求獨立自主的歷史

朝鮮的困境:在日清之間追求獨立自主的歷史

世界のなかの日清韓関係史 交隣と屬國、自主と獨立

  • 定價:320
  • 優惠價:79253
  • 優惠期限:2017年10月15日止
  • 【限量滿額送】【2017 開學書展】參展書滿1200元送100點購物金 詳情
  • 【分級買就送】分級VIP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昨日的日清韓關係,猶如今日的中美臺關係!
  
  中共是否欲以習近平為核心重建「朝貢體系」?
  美國駐軍行動是否是把臺灣視為其「保護國」?
  當年身處大國之間的小國朝鮮,就是現今臺灣的一面鏡子!
  
  「如何一面維持政體,一面調整與穩定各國之間的權力關係,自西元十七世紀起,此事不僅是朝鮮半島的問題,也是維護東亞秩序與和平的歷史課題。」——岡本隆司
  
  西元一九〇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日韓《乙巳條約》簽訂,明定韓國為日本的「保護國」。對此,韓國的抵抗愈發激烈,日本的鎮壓力道也愈來愈強。日韓對立情勢險峻,也是日本併吞韓國的開端。
  
  在那之前,長久處於日清之間,以及西方列強環伺之下,朝鮮(或韓國)的獨立自主,最長不過十年光景,最短也僅持續五年。而這一段爭取「獨立自主」的歷史,究竟能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發?
  
  自十四世紀到十八世紀的東亞「朝貢體系」之下,朝鮮一直是明和清國(宗主國)的「屬國」,雙方建立了穩定的「宗屬關係」。而朝鮮跟日本則是以「交鄰體制」展開互動。然自西元十六世紀始,由於白銀奔流,世界各地開始合而為一,朝鮮半島的地緣政治變得日益關鍵,不僅成為東西方大國的關注焦點,也逐漸形成「朝貢體系」和「條約體制」互相衝突的東亞新秩序。面對此新秩序所導致的國際政治困境,朝鮮也產生了追求「自主」的意識。
  
  時至清末,面對「條約體制」的衝擊,清國為了展示朝鮮是它的「屬國」,而展開各種「保護」與「干涉」的動作。對於此舉,朝鮮不僅展開各項外交攻勢,跟日本及西方大國談判與締約,同時也發生多次政變,力爭「自主」。日清戰爭後,清朝勢力退出朝鮮,從而失去牽制的力量,朝鮮雖宣稱「獨立」並建立「大韓帝國」,卻仍淪為列強的角力戰場,於日俄戰爭後成為日本的「保護國」。
  
  於《朝鮮的困境》一書,學者岡本隆司不僅對近代的日、清、韓三國關係與東亞新秩序進行了獨特而細膩的分析,也道出了朝鮮從「屬國」到「獨立自主」,最後成為日本的「保護國」的一段艱困的、值得深思的民族國家史,此書也讓我們得以借鑒——處在中美大國之間的小國臺灣,如何定位自身並思考未來。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岡本隆司


  日本京都府立大學文學部副教授。專研中國近代史、東亞國際關係史。著有《近代中國與海關》、《在屬國與自主之間——近代清韓關係與東亞之命運》、《馬建忠的中國近代》、《中國「反日」的源流》、《李鴻章——東亞的近代》、《近代中國史》、《袁世凱——左右近代中國的俗吏與強人》等。

譯者簡介

陳彥含


  英日雙棲的書籍與字幕譯者,淡江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學士,文藻外語大學多國語複譯研究所英日組碩士。譯有《大腦裡的美食家:神經人類學家的美食踏查》。內容力有限公司特約譯者。
 
 

目錄

序_某首相之死
 
第一章_宗屬關係
1 朝鮮王朝的對外關係
2 倭亂
3 胡亂
4 華夷變態
 
第二章_「屬國自主」的形成
1 西力東漸
2 朝鮮締結條約
3 一八八二年
 
第三章_「屬國自主」的發展
1 朝鮮追求自主
2 清朝追求「屬國」
3 保護朝鮮的趨勢
 
第四章_獨立自主
1 日清開戰
2 「甲午更張」與俄館播遷
3 大韓帝國
4 一九〇〇年
 
後記
參考文獻
 
朝鮮王朝年表
 
 



某首相之死


  說到青瓦臺,就會想到韓國總統府,總統府南邊緊鄰景福宮,也就是朝鮮王朝故宮。此地為觀光熱門景點。宮殿正門的光化門於韓戰燒毀,朴正熙執政期間重建門樓,目前正在修復,移回最初的位置。

  西元一八九六年二月十一日,距今約一百一十年前,時任首相金弘集在光化門外,遭聚集群眾殺害,享年五十五歲。首相遇害相當嚴重,眾多書籍皆有記載,然而目前卻無任何專文探討,僅把此事件當作該時期的一段插曲。

  回顧歷史,首相遇害從古至今不勝枚舉。日本人會感到奇怪,也許是因為日本過去鮮少發生此類事件。但即便如此,日本也曾發生原敬、犬養毅等人遇刺事件。若再加上內閣閣員或曾任首相的人物,數量又更多了。日本都已如此,更何況是當年政局不穩、歷代政爭不斷的朝鮮王朝。由於此類事件在韓國史上屢見不鮮,因此金弘集之遇害未受重視,也不令人意外。

  然而,金弘集並非突然遇刺,而是遭群眾虐殺。金弘集也知道自己將被殺害,在表示「為了朝鮮人而遇害是天命」之後,從容赴死。筆者認為此事件之經過前所未聞。雖不敢斷定史上絕無僅有,但也屈指可數。由此可窺見當時朝鮮政局的詭譎。

  日清戰爭(又稱甲午戰爭)後,金弘集獲日本支持,重新組閣,著手進行現代化政治改革。但政策其中一環是皇室與政府職權分離,國王和王妃不參政,引起皇室大力反彈。西元一八九五年十月,日本人在景福宮殺害閔妃,授意金弘集收拾善後,此舉使他完全失去朝鮮高宗的支持。

  此外,政府頒布斷髮令,要求人民剪除髮髻,重視傳統習俗的保守派本土士紳,也表達強烈反對。新年過後,殺害朝鮮國母的惡行激怒民眾,反日情緒愈演愈烈,民眾也對金弘集政府愈發不滿。

  社會氛圍一觸即發,閔妃遇害後,高宗感到危機四伏,便與遠離政治中心的親俄派官員聯手。他們隨即逃出景福宮,前去俄國大使館避難,組成新政府。新政府宣布金弘集舊政權的重要人士有罪,下令逮捕。

  於是,以政變推翻政權成為事實。朝鮮全國上下,不論官民皆反對金弘集,他在絕望之餘,從容步上黃泉。

  金弘集的生涯

  由此看來,金弘集是因為支持日本侵略朝鮮,才害自己落得慘死下場。此種看法並無錯誤,但僅以此事斷定事情全貌,也就忽略了當時朝鮮國內外政治情勢的複雜詭譎。

  金弘集本籍慶州,號道園、以政學齋。西元一八六八年,金弘集二十七歲時文科及第入仕。說也奇怪,在這一年,朝鮮與經歷明治維新的日本,正巧因文書格式等問題而爭執不下。此外,僅兩年前,朝鮮才剛發生天主教鎮壓事件、法國艦隊侵犯朝鮮,以及舍門將軍號(General Sherman)事件。金弘集初入政壇,朝鮮便不得不面對西方國家,乘著國際政治的怒濤航行,進入多事之秋。

  自此之後,仕途平穩的金弘集面臨人生第一個轉捩點。西元一八七六年,朝鮮與日本進行《江華條約》之談判。  

  條約雖已簽訂,但貿易項目與稅率等具體實施細項,朝鮮卻與日本意見不合,因此繼續交涉。西元一八八〇年,朝鮮指派金弘集為第二次修信使,前往日本。東亞政治情勢在一八八〇年代開始變化,揭開其序幕者,就是金弘集。

  此時,清朝已在日本設立駐外使館,第一任駐日公使為何如璋。金弘集前去位於東京芝區的清朝駐日使館,拜訪何如璋。他們不僅討論朝鮮與日本的談判,金弘集也向何如璋討教,朝鮮今後應採取何種對外方針,他還獲得何如璋屬下黃遵憲所撰寫的小冊子《朝鮮策略》。《朝鮮策略》建議朝鮮與美國簽訂條約,並與清朝保持密切關係。此書為朝鮮與西方列強訂定條約的契機,因此相當知名。

  金弘集此後被視為對外談判專家,常被委以外交談判重任。西元一八八一年,他出任經理總理機務衙門事,到了西元一八八二年,不僅歷任戶曹參判、工曹參判、機務處堂上,還被任命為與美國、英國、德國簽訂條約的議約副官,事實上已全權代表朝鮮。之後他與清朝的馬建忠緊密合作,成功簽署條約。

  西元一八八二年夏季,壬午軍亂爆發,他在日本與清朝間來回奔走,遵照馬建忠指示,處理陷入膠著的對日談判,之後朝鮮與日本締結《濟物浦條約》。隨後,他又立即被派往北京,參與善後決策。在這段時間,負責朝鮮政策的馬建忠對他信賴有加,讚他「聰明又識時務」、「不愧是朝鮮的一號人物」。

  親清?親日?

  這麼說來,比起日本,金弘集當初似乎反而與清朝較為親近。

  西元一八八四年底,金玉均等人利用日本勢力發動政變奪權。金弘集未參與甲申政變,但在隔年的外交談判中,面對日本全權代表外務卿井上馨,卻一步也不退讓,讓井上相當苦惱。
 
  回顧金弘集之經歷,他絕非支持日本侵略朝鮮的「親日派」。反之,他傾向與清朝合作,對抗日本,並壓制與日本結盟的國內勢力。他的品格、見識與手腕,獲得清朝高度讚揚。因此,應該將他歸為親清派。

  西元一八八〇年代後期,朝鮮朝廷決定與清朝拉開距離,金弘集也被降職到閒差。自此約十年後,他被蒙上「親日派」污名,遭到殺害。這些年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日本在日清戰爭中戰勝清朝,金弘集得到日本支持,成為內閣之首。說穿了,就是他選擇靠向另一邊。雖說這麼做也沒錯,但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他非死不可的原因又是為何?

  首相慘死,外國的駐外使館內還有一國宮廷與政府。此種不尋常的事態,究竟會帶來何種後果?這已不是金弘集個人的問題,也不是朝鮮本國的問題。我們應該從東亞歷史的進程,尋找問題的答案。

後記

  西元一九〇四年二月十日,日俄戰爭爆發。

  西元一九〇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日韓議定書》簽訂。

  《日韓議定書》同意日軍徵用韓國國內的戰略要地。清朝的領土滿洲,則是日俄戰爭的戰場。日軍的目標是將朝鮮半島全部收為己有。

  至此,朝鮮半島的國際地位,演變為由日韓兩國決定。雙方僅能透過勢力關係,為朝鮮的地位定調。韓國自主的命運,此時也大致底定。日俄戰爭由日本獲勝,決定了韓國的未來。

  西元一九〇五年十月十六日,《樸資茅斯條約》頒布。

  西元一九〇五年十一月十七日,《乙巳條約》(《第二次日韓協約》)簽訂。

  《乙巳條約》明定韓國為日本的保護國。韓國名符其實失去自主權。對此,韓國的抵抗愈發激烈,日本的鎮壓力道也愈來愈強。日韓對立情勢險峻,也是併吞韓國的開端。

  朝鮮或韓國的獨立自主,最長不過十年光景,最短也僅持續五年。朝鮮半島整體的自主,自那時起,直到現在都未曾實現。上述的歷史事實儼然存在。韓國過去倡導主體思想,現在仍疾呼自主外交,亦與此事有相當的淵源。

  西元十六世紀,由於白銀奔流,世界各地開始合而為一,本書即自此世紀的東亞情勢開始說起。因為以歷史的出發點看來,朝鮮半島此時的地緣政治相當重要。日本列島與遼東、滿洲地區崛起,使得朝鮮半島的重要性大幅上升。

  如何一面維持各個政體,一面調整與穩定各國之間的權力關係?自西元十七世紀起,此事不僅是朝鮮半島的問題,也是維護東亞秩序與和平的歷史課題。

  江戶時代的日朝「交鄰」關係與清韓「宗屬」關係並存,這是其中一個答案;西元十九世紀後葉的「屬國自主」,則是另一個答案。其中,清朝的角色不可或缺。綜觀歷史,只要清朝勢力仍舊存在,朝鮮就能保有一定程度的自主。

  對此,筆者再度引用寇松在日清戰爭前夜的說法:

  朝鮮本質上為弱國。然而,此事實際上卻是朝鮮獨一無二的優勢。朝鮮若擁有與其他國家結盟就能改變勢力平衡的強大力量,最後一定會遭到併吞。為謀求自身利益,唆使朝鮮獨立,實屬愚蠢,意即朝鮮親手簽下死亡證書。朝鮮之力量,與襁褓中的嬰兒無異。朝鮮僅能與日清俄三大鄰國保持一定距離,相互牽制,才可介於三國之間,免遭武力侵犯。然而,三國中一旦兩國開戰,三國保全朝鮮領土的承諾,亦立即煙消雲散,難以恢復。由國際保護朝鮮的權宜之計也曾提出。然而,俄國絕不可能多加保護朝鮮,僅是維持現狀,俄國已相當後悔。至於清朝則認為朝鮮為自身屬國,即便要求由國際保護,清朝也難以苟同。本人確信,朝鮮若想永續存在,必須與清朝維持關係。

  寇松的理論,大多基於當時英國人的利害關係,現在看來則是虛情假意的帝國主義言語。他讚揚朝鮮與清朝的宗屬關係,否定朝鮮「獨立」,由此可看出他的立場。然而,關於「屬國自主」與其帶來的勢力均衡,寇松的說法則相當懇切。他甚至預料到未來的事態。

  日清戰爭與日俄戰爭皆屬「兩國一旦開戰」,這兩場戰爭,果真使「保全朝鮮領土」以及「朝鮮國家永續存在」一事「煙消雲散」。一連串事情經過,也否定了清朝的存在。

  導致此種狀況的事件,首先是日清戰爭,接著則是俄國佔領滿洲。清朝實力空虛,失去「相互牽制」的力量。如寇松在別處所述,朝鮮的「獨立」僅是「未來紛擾的源頭」,也是「幻想」。英國冷酷無情的外交手段,原本支持最有優勢的清朝,最終則轉向英日同盟。

  站在朝鮮立場,最瞭解「獨立幻想」的人,非金弘集莫屬。所以他才會支持清朝的朝鮮政策,還和日本合力推動「甲午更張」。他的方針竟與英國的遠東政策不謀而合。這是因為他能夠冷靜判斷情勢,並擁有確切的信念。

  英國的做法不過不失,但金弘集的任務卻以失敗收場。最後,他無法實現志向,放棄一切,自己落下生涯的布幕。可說是悲劇一場。

  圍繞著朝鮮半島的權力關係,應如何調整與穩定?關於這項歷史課題,許多無名民眾與士兵,以及宰相與王妃,都被迫獻出鮮血。不僅如此,直到西元二十世紀初葉的日俄戰爭,或是到現今的東亞國際政治為止,此事依然不變。時代更替,國家興亡,兵力強弱也有變化,但問題的核心,卻沒有改變。

  朝鮮半島依舊處在危機當中。我們在此見證,也對這項切身問題產生自覺,卻仍無法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

  因此,本書敘述的歷史,恐怕不是久遠以前的故事。歷史雖不能重來,但我們卻能探索過去的各種選項與可能,作為未來指引的參考。這項現代日本人也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答案必定就在其中某處。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423182
  • 叢書系列:另眼看歷史Another History
  • 規格:平裝 / 240頁 / 14.8 x 19.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