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回到電影年代:家在戲院邊

回到電影年代:家在戲院邊

  • 定價:350
  • 優惠價:931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98
  • 【分級買就送】分級會員買就送OPENPOINT(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回到電影年代》細訴五○年代初香港和臺北兩地來來往往的影人藝事,以及所有早期電影的主角配角、導演編劇、男女演員,更神奇的是,幾乎左桂芳看過的電影,都能說出故事情節,她是臺北影壇的一則傳奇,也是一本活字典。她的筆力穿透時光舞台,寫下這本讓人回味無窮的電影傳記書,為影人留史,也為影迷留下珍貴的記憶。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左桂芳


  作者年表
  一九四六
  祖籍山東省萊陽縣,農曆十月二十三日生於青島市,幼名「小嫚兒」。
  一九四九
  二月,隨父母遷臺。家居臺北市廈門街。
  一九五三─一九五九
  先入讀雙園區東園國小一年級上學期,後轉學至古亭國小至畢業。
  一九五九
  參加初中聯考,入讀臺灣省立北二女中汐止聯合分部。
  一九六一
  首次投稿刊登於大華晚報副刊,文僅四百字,題名〈悟〉。
  一九六三
  就讀臺灣省立北一女中補校高中部。就學期間曾參加校內演講比賽及戲劇表演活動。
  一九六六─一九七○
  入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廣播電視科夜間部。
  一九七○
  考入清華廣告公司,擔任企劃文案一年,其間為統一食品「夢夢口香糖」命名及撰寫宣傳稿。
  一九七一
  父逝。奉母命辭職,處理家中生意結束事宜。
  一九七二
  返母校世新,擔任電台實習課助教,每日授課九小時。
  一九七六
  年初開始撰寫講師升等論文初稿,後迫於家庭因素輟止。
  六月辭教職,遷居高雄。一年半後再返臺北,專任家庭主婦。
  一九九二
  年底應國家電影資料館之邀,協編《溫馨歡樂國片展》特刊。
  一九九三
  擔任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專案「口述歷史研究」小組召集人。
  訪問影人王玨、葛香亭、白光、趙雷、凌波、林翠、龔弘、盧碧雲等。
  一九九四
  策展「中國電影歌舞憶」、「新華歲月」、「林黛逝世三十周年紀念影展」等。
  訪問影人陳蝶衣、周曼華、葛蘭、姚莉、靜婷、崔萍、劉韻等。
  一九九五
  擔任香港時代生活叢書《生活的電影世界》中文修訂版顧問編輯。
  擔任《龔稼農從影生涯與劇照集》校正。
  策展「懷念巨星影展」。
  主持中央廣播電台「往日情懷」節目,至一九九八年止。
  訪問影人童月娟、雷震、蔣光超、石英、綦湘棠、張露等。
  一九九六
  策展「世紀容顏回顧影展」。
  擔任臺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出版之「中國電影九十年」歌曲專輯(一九二六─一九六九年)資料顧問。
  應新聞局電影處之邀為發行我國第一套電影郵票會議顧問。
  訪問影人甄珍、焦姣、曾江、方盈、陳又新、莊元庸等。
  一九九七
  策展「李翰祥影展」。
  於《電影欣賞》、《影響》雜誌及《聯合報》等發表電影專題文章。
  擔任中國廣播公司「早晨的公園」節目單元主講人,至二○○六年止。
  訪問影人張翠英、王天林、王萊、何鹿影、何夢華、林靜、沈重、文石凌、葉楓、李昆等。
  一九九八
  發表電影專文於《》電影雜誌。
  擔任漢聲廣播電台「美的旋律」節目單元主講人,至二○○六年止。
  訪問影人葉逸芳、宋存壽、張永祥、潘壘、唐菁、藍天虹、張 、王琛等。
  一九九九
  列席「唐寶雲紀念影展」座談會。
  擔任新竹影像博物館主辦之國語電影欣賞活動講座。
  訪問影人崔小萍、田豐等。
  二○○○
  策展臺北電影節「五、六○年代國片影展」。
  擔任國家電影資料館《世紀回顧──圖說華語電影》專書校正。
  撰文發表於《第二十四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特刊》及《自由時報》副刊。
  訪問影人黃曼、白冰等。
  二○○一
  出版口述歷史《童月娟回憶錄》(與姚立群合著)。
  擔任「香港電影資料館」約聘海外研究員,計四年,至二○○四年止。
  訪問影人逄思、劉茜蒙、汪平及二訪潘壘、何夢華等。
  二○○二
  發表專文〈電懋男星的定格印象〉刊載於「香港電影資料館」叢書《國泰故事》。
  訪問影人張仲文、秦萍、錢蓉蓉、林 、周萱、殷燮平等。
  二○○三
  擔任國家電影資料館叢書《跨世紀臺灣電影實錄》(上、中、下三冊)專文撰述委員及校正工作。
  訪問影人紅薇、秦沛、關山、谷峰、劉易士、茅廬等。
  二○○四
  應臺灣大學中文系通識課程之邀,演講〈三、四○年代的華語電影與歌曲〉。
  整理港九自由總會資料,訪問黃握中、溫柏南、葉朗樞、周曼華、劉礎、楊仲範、張英等。
  二○○五
  受訪東森電視台紀錄片〈圓一場光影的夢〉。
  擔任「華語電影百年世紀講座」策展人兼講者。
  應緯來電視台之邀,赴「臺灣藝術大學」演講「黃梅調電影」。
  二○○六
  訪問影人張曾澤、李虹等。
  二○○八─二○○九
  撰文發表於「香港電影資料館」叢書《摩登色彩》、《冷戰與香港電影》,並於《國泰故事》修訂本增撰〈經典陳厚〉專文。
  二○一○
  受邀擔任中國家庭教育協進會電影課程講座。
  為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提「歌聲舞影慶百年」專案,擔任發起人。
  訪問音樂家左宏元、莊奴。
  二○一一
  擔任「歌聲舞影慶百年」影展活動策展人。
  擔任臺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舉辦之「影史百大華語電影」活動評選人,並於《光影的長河──影史百大經典華語電影》專書撰文。
  二○一二
  列席「臺灣大學」主辦之「寶島回想曲──《金色年代》電影欣賞會」座談會講座。
  二○一三
  出版口述歷史《不枉此生──潘壘回憶錄》並擔任專題影展策展人。
  應邀撰文金馬獎五十周年專書《那時此刻》。
  訪問影人沈雲。
  二○一四
  擔任國家電影資料館與中國電影資料館合辦之「戲曲電影展」顧問。
  二○一五
  擔任「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影展」暨「林黛絕美影展」策展顧問及座談會講座。
  二○一六
  擔任「李麗華影展」策展顧問。
  訪問影人岳華。
  二○一七
  出版《回到電影年代──家在戲院邊》(爾雅)。

 
 



  小時候,母親曾說我是個連閻王爺都不肯收的孩子。我不明所以,去找看我出生成長的高大媽問個究竟。她說我是父母生的第四個孩子,上面三位兄姐都在三歲前夭亡,我是左家自爺爺輩算起三代以來唯一的女孩。戰後因家鄉山東萊陽縣農村治安仍不平靜,我的母親隨村裡族親避難到青島,去投靠在那兒學做生意的父親,一起住在貧民區。抗戰勝利後一年冬天,我出生,一出世即身體嬴弱,備受疾病折騰。剛滿兩歲,又染患白喉症,中西醫生全都搖頭說我小命不保。戰亂年頭,孩子夭折很尋常,父母哀傷絕望抱我回家,無奈接受命運安排。看著我雙眼翻白,氣息幾無,一位鄉親嘆著氣,將我放入一個幾片小木板釘成的小棺材匣內,只等我嚥完氣,準備釘上最後一塊木板,送到野地挖土埋下。但奇蹟出現,我竟恢復呼吸,醒轉過來,眾人在旁都一陣驚呼。從此我病漸痊癒,轉性變得活潑,且能說會唱,那位鄉親將我扛坐在肩頭上,手裡拉著胡琴,沿門挨戶去獻寶,我成了「天涯歌女」。長大後,我從一本書中看到一篇談論命相的文章,說到躺過棺材的孩子,八字命硬,有老靈魂附身。

  我人生第一張照片攝於三歲時,在廈門街的百光照相館拍的一吋個人照。馬桶蓋頭髮下,兩顆圓溜大眼流露驚恐表情,母親說我當時看見照相師穿著似醫生的白袍,立即放聲哭喊:不要打針。在連哄帶騙下,我被按坐在椅子上,滿臉掛淚蹙眉噘嘴像受極刑,瞪視著面前那座黑布罩住的攝影機,它像隻吃人巨獸,令我懼怕萬分。

  五、六歲時初看電影,只因住家後面有電影院,地利之便。黑與白兩色,不再恐怖,反而可親。一部部黑白電影有如幻境,引人入勝,一看著魔,開始心醉神迷,似吸食鴉片日久成癮,從此無法戒絕它的誘惑。

  經年累月看電影,帶給我無盡快樂,相對地,付出痛苦代價更大。數不清日子裡,因看電影誤了晚飯回家時間,母親怒氣沖沖用雞毛撢子抽打我,又叱令在院子罰站不許吃飯。站在漆黑院中,我默默回味的,仍是剛看完的影片。從片頭演職員表順著劇情一幕幕舖展開來,藉以忘卻饑餓。總在未及劇終時刻,心軟的父親會放我進屋,而我彷如夢醒,委屈的淚水滴入冷飯菜裡,一起摻和匆匆下肚。偶遇幸運,父親先對我訓斥以擋住母親的責打,和我一向情感親密的大弟也哭著代為求情,母親暫且忍氣不動手,只是留待下回加倍算帳。高大媽見我手臂腿上的傷痕,十分心疼的說:「孩子,妳就別看電影,不就少挨打了嗎?」我無言以對,毒癮已深,如何根除?稚幼心靈裡,覺得唯有手腳利索幫做家事,才能討母親歡心,在成長期間及至成人到就業以後,都養成凡事順從不違逆不辯解的妥協個性,包括自己的婚姻在內。即連在校任教職後,眼見唾手可得的講師證照,也在丈夫堅持和母親居間干涉下輕易放棄。

  待四十六歲那年,擺脫所有桎梏,我才得以自由踏出家門,輕鬆做自己想做的事,但重入社會職場已無可能。適巧「國家電影資料館」開始進行連串電影活動,井迎瑞館長是我大學學弟,他熱切歡迎我參與協助,為我開啟一道大門──自此,我如龍歸大海鳥入林,深陷其中,一待二十三年。然公部門複雜如江湖,我不積極營求的個性反成弱點,低調如做地下工作,箇中冷暖恩怨,百味雜陳,不過近四分之一世紀歲月助我圓夢憶歡,依舊心存感念。

  我傾心專注做資深影人口述歷史,這部分長期備受冷遇。影迷善變,學術輕忽,我獨鍾於此,感情成分居多,由於影界前輩辛勤耕耘,我享受過甜美果實。二十三年間,我訪問過逾百位資深前輩,和他們共話當年事,溫語殷切,如春陽和煦,那是一個重視情義的舊時代記憶。長輩先進們的身分涵括監製、製片、導演、編劇、攝影、助導、場記、演員、燈光、服裝、錄音、作曲、撰詞、歌者及配音等,幾乎影界幕前幕後工作者都有。他們貢獻卓著,豐富了華語影片光輝史頁。這本書僅記錄部分故事,憶及和他們接觸互動過程,幾度令我情緒激動,不能自已。作為一個知音聆聽晚輩,書寫成文為時已太遲,他們之中多數已謝世遠去,不及看到我的追念思懷。至於我的父母,我深自懺悔內疚從未讓他們驕傲滿意,反而時刻操心憂煩,罪孽深重。多年以來,兩老常入我夢中,是否猶在天上掛慮?

  此書自書寫、打字、校稿至刪改完成,費時耗神,倍感壓力,終能完成,在此,首先感謝隱地先生提攜鼓勵,長年來我以身居爾雅讀者為樂,自知才疏學淺,從未敢奢想成為作者之一,他高估冀望我的能耐,盡心親自刪剪修蕪,並不時提意見,務求精善,是我的福緣。同時感謝爾雅諸位參與編輯校對的年輕朋友們。其次黃建業老師幫敲邊鼓,誠意可感。我女主動代為打字及校閱,一篇文章可提二十八個問題,母女爭論下我屈服她的理由是:這本書不僅是為懂電影的人而寫。

  記憶惱人,今後我當該記則記,該忘即忘,重隱蝸居平安度日。昔時小影痴,如今髮蒼視茫。人生不如戲,戲有劇本可知結果,人生──

  無解。

左桂芳



回到小時候──讀左桂芳《回到電影年代》


  《回到電影年代》,是一本讓我讀得極為開心的書;《回到電影年代》也是一本讓我讀得有些傷心的書︱讀這本和電影相關的書,彷彿讓我又回到小時候—許多看電影的甜蜜記憶,又全湧上心頭,啊,那些克難歲月裡的童年往事,透過左桂芳親切的書寫,彷彿我的生命也變得年輕了,明星戲院、西門町、詹姆士狄恩和蒙哥馬利克利夫特,憂鬱年代的少年情懷,還有聯考壓力……種種過去的光陰,怎麼一下子好像全回來了……

  我甚至還想到,一甲子前,自己走在南昌街或牯嶺街,可能和左桂芳曾經擦身而過,但那時我們都是路人小孩甲和路人小孩乙,誰也不認識誰,緣分,緣分,緣分到了,有一天,仍然會相識,想不到如今她成了爾雅的作者,我成了她的出版人。

  所有她書裡寫的,都是從小在我記憶中的往事──從陳雲裳的《月兒彎彎照九州》開始,我也是在明星戲院看那部電影,時間往前推移到一九五二年,十五歲的我,看完電影回到家裡,收音機裡播放的就是由梁樂音作曲的那首主題歌,還有一首〈月亮在那裡〉,也同樣是陳雲裳在電影《木蘭從軍》和男主角梅熹合唱的歌,當年,也是人人會唱的一首流行歌曲。

  少年時代,還有一首我最喜愛的歌──〈交換〉,後來才知道,作曲人就是寫〈月兒彎彎照九州〉的梁樂音。

  〈交換〉除了歌好聽,詞也感人易記,至今我還記得:

  月兒照在花上,
  人兒坐在花樹旁。
  你教我書,
  你教我畫,
  我報答你的是歌唱。
  作書作畫是你強,
  唱起歌來我嘹亮。
  你的書畫我的歌唱,
  這樣的交換可相當。
  這樣的交換大家不冤枉。

  〈交換〉由金嗓子周璇主唱,是影片《漁家女》的插曲。〈漁家女〉的主題歌,則由陳歌辛(一九一四︱一九六一)作曲,陳歌辛原名陳馨硯,另有一個名字,叫陳昌壽,是四 年代上海海派文化的佼佼者,也是音樂才子,長相俊美,才華出眾,有「歌仙」之譽。他的〈夜上海〉、〈初戀女〉、〈永遠的微笑〉……都是經典名曲,至今兩岸誦唱不停,而〈漁家女〉一曲,更是意境超遠……

  天上旭日初升,
  湖面好風和順,
  搖蕩著漁船,
  搖蕩著漁船,
  做我們的營生。

  手把網兒張,
  眼把魚兒等,
  一家的溫飽就靠這早晨。
  ……

  兩首歌的作詞人,均係李雋青,〈月兒彎彎照九州〉亦出自他的手筆,可見四、五○年代的上海、香港,影劇圈和歌壇,頗多騷人墨客藏身其間。

  左桂芳的《回到電影年代》,從她六、七歲,因家住和平西路南昌街交叉口,左右兩邊正是早年明星和國都戲院的舊址,從小愛看電影的她,自接觸陳雲裳《月兒彎彎照九州》,自此,電影成為她一生的追夢。她能細訴五○年代初香港和臺北兩地來來往往的影人藝事,以及所有早期電影的主角配角、導演編劇、男女演員……更神奇的是,幾乎她看過的電影,都能說出故事情節,有時,我甚至覺得她是時光中的仙子,她的小小腦袋,怎能記得住那麼多電影中稀奇古怪的舊事,好像凡事只要她看一眼,硬是什麼都可牢牢記住,啊,一點也不誇張,我要說,左桂芳就是臺北影壇的一則傳奇,也是一本活字典,任何和電影相關的事務,只要你去問她,幾乎全可給你滿意答案,所以,《回到電影年代》,頗像一本國片電影史,特別是香港早期的國片,幾位早年老影人,如周曼華、白光、李麗華、王萊……她更是知之甚詳,如數家珍,還有,她對五○年代香港的「七大閒」──馮毅、蔣光超、李翰祥、馬力、沈重、宋存壽、胡金銓七人的來龍去脈清清楚楚,到了每人都可為他們寫傳的地步。這夥影壇奇人,個個均有來頭,儘管性格迥異,但因緣際會,後來他們結拜成七兄弟,在香港影壇皆赫赫有名,他們之中,也有好幾位紅到臺灣,成為臺港,甚至星馬地區影響國片的著名人物。

  七兄弟的共同背景,他們均係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時從大陸各地逃到香港,逃難歲月,一無所有,除宋存壽平日與哥哥同住尖沙咀,因常去該地,偶爾留宿外,恰好都住進九龍界限街一○七號一幢舊西式花園洋房,其中一大間租給七位單身客,說他們是「七大閒」,因逃難來到香港,舉目無親,也沒錢、沒固定職業,唯一有的是「時間」,七個人只有四張固定床位,還有兩張行軍床,萬一朋友來了也可暫住,床舖不夠,他們通常分早晚班睡,視每人工作時間而定,七個房租客,共同請了一位女工為他們煮飯洗衣,卻常常付不出工資,但女工重情義,反過來還怕他們營養不良,偶爾會為他們加菜,那段苦日子,大家互相扶持,有時窘困,只好上當鋪,有一家「重慶飯店」,就開在他們附近,由於老闆仁慈,可以掛帳,結果被這夥電影界人士吃垮,到後來硬是關門大吉。

  七人中,馬力是京劇名角馬連良之子,馮毅精於柔道,曾在李小龍的《精武門》中演出,沈重是影壇甘草人物,凡事不愛出風頭,卻是電影界的百搭,能演能導,對影壇逸事,大大小小均記在腦海;其餘蔣光超、宋存壽、李翰祥、胡金銓都是臺灣影壇熟悉之人,左桂芳在書中詳盡寫出每個人的奮鬥經過和成就,讓讀者彷彿進到舞台幕後,貼近這些影人身邊,知道了他們光燦背後的許多辛酸,進而更增加了我們對這些影壇大小人物的尊敬。

  我和左桂芳一樣是愛看電影的人。克難歲月,苦悶年代,靠的就是電影裡的歡樂歌聲,讓我們忘卻自己的悲苦寂寞。五○年代,整個臺灣物質生活貧乏,而我們這些跟隨父母從大陸來臺的第二代青少年,當年完全沒有娛樂生活,能吃飽穿暖就要感謝老天,而升學壓力時時讓我們喘不過氣來,在那種單調沉悶的歲月裡,幸虧還有電影。香港來的片子,經常有歌有舞,是苦悶年代裡撫慰我們孤寂靈魂最大的靈藥,所以小時候,不論白光的《血染海棠紅》、《蕩婦心》,李麗華的《千里送京娘》、《拜金的人》,林黛、雷震的《金蓮花》或穆虹、葉楓、林翠、蘇鳳的《四千金》以及尤敏、葛蘭、葉楓的《星星月亮太陽》,還有鍾情的《桃花江》,都能讓我暫時忘記自己生命中的不快樂和生活中的不如意。左桂芳書裡寫的,絕大多數都是我熟悉的,也有的,是我完全不知道的,她比我年輕許多,可是電影方面的聽聞,顯然她比我知道得更多,知道得更細,譬如其中〈永無下回的遺憾︱胡金銓〉,就是一篇讓我讀了極為傷心難過的文章。胡金銓進醫院前,看起來還是一個好好的人,他先後曾於一九八六和一九九六年,動過兩次心導管擴張手術和體檢,一九九七年,他為參與商討老友李翰祥追悼會事誼來臺,也順便到青島東路拜訪國家電影資料館,就是那一次,左桂芳和他第二次見面,並有了較多接觸,知道他籌備二十年的《華工血淚史》,資金好不容易到位,左桂芳說要為他作一次口述歷史訪談,胡金銓頻頻點頭同意,但必須先到榮總再去做一次心臟檢查手術,未料兩三天後傳來胡導演於手術中意外驟逝,一九三一年誕生的他,得年虛歲僅六十七歲。

  胡是我最崇敬的導演,他的《大地兒女》、《大醉俠》、《龍門客棧》都是讓我忘不了的作品,一代偉大導演,到頭來,竟未能完成他的夙願。

  皇帝小生趙雷,一九二八年生,本名王育民,一九五三年從影,自從一九五七年因在《江山美人》一片扮演皇帝後,便成為影壇最著名的皇帝小生,前後演出九十八部電影,但六○年代中期,黃梅調影片和文藝電影均沒落,武俠動作片興起,舞刀弄劍,對趙雷來說有些吃力,退而改做幕後電影發行商,不久他的結拜兄弟莊清泉在臺北德惠街開設一家大型觀光飯店|統一大飯店,與當年的國賓大飯店,是臺灣最早的兩家觀光飯店,他在統一,前後十一年,後任飯店經理,直到莊清泉去世才離開,返回香港,一九八八年應邀拍攝《義膽群英》,飾黑幫龍頭,或許戲路不對、心情不對,從此未再接新片,《義》片成為他的最後一部電影。

  一九九六年因二度中風引發肺癌病逝,得年六十八歲。當年香港四大小生,除他之外,另有張揚、雷震和陳厚。陳厚,更是英年早逝;本名陳尚厚的他,生於一九二九年,上海人,一九五三年從影,擅演喜劇,與葛蘭演《曼波女郎》,與林黛演《情場如戰場》,與樂蒂演《大地兒女》,與葉楓演《歌迷小姐》,與李湄、張仲文合演《龍翔鳳舞》……陳厚曾經是大紅大紫的喜劇小生,雖僅短短十餘年的演藝生命,卻留下了近七十部作品,他曾於一九六二年和有「古典美人」雅號的樂蒂結婚,婚姻只維持六年,一九七○年因腸癌,病逝於紐約,得年四十三。

  影星雷震,是我青年時代另一個明星偶像,他和林黛主演的《金蓮花》,憂鬱體弱的形象,一直留存腦海,從左桂芳〈「憂鬱小生」雷震的君子本色〉一文,知道雷震的正直和他晚年的「閉門謝客」,想來,我倒並不意外,因為人到了某一年紀,的確會有許多改變,有時不想外出,不想再和朋友來來往往,在我看來均屬自然……

  透過左桂芳的十九篇影人影事回顧,縱橫交叉的相關情節和內容,表面上,好像她只寫了二十幾位影人的故事,其實穿插在書中影劇界幕前幕後的相關影人何止百位,甚至,細數人名,幾乎接近五百位,實在驚人,如果認真研究,應該在書後附一張人名索引表,可見此書工程之浩大,幾乎從三○年代起,國片重要影人,書中均可找到名字,說來這也是一本淵源流長的影人故事書,別的不說,單單第十九篇──〈家在山那邊──記王琛〉,雖僅萬字左右,卻是篇極為重要的「臺灣電影濃縮史」,自一九四九年起,中華民國退居臺灣,國片從無到有,一頁最初的奮鬥史,全在這篇訪談中可找到軌跡。

  王琛,原籍北平,一九二七年生,國共內戰,原在哈爾濱大學就讀的他,時年二十二歲,興起投筆從戎之心,加入大專青年軍,再轉入政工隊,與常楓、梅冬妮等人同事,四平保衛戰後,於一九四九年輾轉來臺,入裝甲兵部隊三三劇團,一九五○年十月於臺北市中山堂公演話劇《黨人魂》,認識曾任職國民黨中央宣傳部的劇作家唐紹華,參加唐紹華在臺執導民營公司第一部影片《春滿人間》演出,從此認識焦鴻英、吳驚鴻、井淼和李行,以及音樂人周藍萍。後來農教公司改組為中影,王琛在中影新片《梅岡春回》得到一小角色,不久經導演徐欣夫提拔,和穆虹、張仲文聯合演出《歧路》,此時,香港自由影片公司負責人黃卓漢,影星林翠和丁瑩,來臺拍片,並尋覓男主角,他雀屏中選,成了《山地姑娘》和《馬車夫之戀》的男主角。本來有機會赴港發展,但那年頭,動輒政府就可不讓人民出國,他只得繼續在臺發展,為唐紹華寫了一首歌詞〈家在山那邊〉,是電影《水擺夷之戀》的插曲,由他擔任男主角。電影賣座平平,但歌曲大紅。演唱人正是他,開始走運,不久,天工牙膏公司開拍一部商業宣傳喜劇片,為了引起各方注意,特請當年有「最美麗女作家」稱號的郭良蕙擔任女主角,王琛為男主角,黃宗迅擔任導演。

  一九五九年,唐紹華把李費蒙(牛哥)長篇小說《情報販子》搬上銀幕,男主角仍屬王琛,女主角則由香港請來曾演《亂世妖姬》、《狗兇手》的鷺紅擔綱。

  一九五六年,臺語片興起,產量超越國語片,王琛亦開始和臺語影圈接觸,認識許多臺語影人,其中有位在廣告公司任職的張美瑤,原以拍臺語片起家,王琛向唐紹華推薦過她。剛好臺製公司正為臺灣開拍第一部彩色寬銀幕影片,張美瑤就當上了《吳鳳》一片的女主角,王琛則在片中演出山地青年一角,和張美瑤配戲時,發現外型清麗的她個性羞怯,和他扮演情侶,卻總低著頭,眼睛不敢正視自己,讓王琛演戲時感覺無法儘情發揮。

  後來王琛到了香港,又遭遇許多坎坷,我要說的是,單單他在臺灣影壇奮鬥的故事,其實就是其他影人早年從影相似的投射。

  感謝左桂芳寫下了這本讓人回味無窮的電影傳記書,為影人留史,也為影迷留下記憶。記憶讓我們重回少年。啊,一個人的一生,最令人永遠珍惜的還是我們純真無邪的少年時代,惟有文學名著和經典好電影,常能觸動我們的心靈,讓我們重新進入時光隧道,而一本專門回憶電影的影史,顯然亦能產生同樣效果。

  可見左桂芳的筆力穿透時光舞台,她果真是一名時光中的仙子。

隱地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6396168
  • 規格:平裝 / 328頁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