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斬首循環-藍色學者與戲言跟班

斬首循環-藍色學者與戲言跟班

內容連載 頁數 1/2
人上有人,唯高處不勝寒。
那是非常淒慘的光景。
如果硬要用什麼來比喻的話……對了!就是葛魯伯特�諾貝特的那幅「河」。那種令人作嘔的大理石色河川,就描繪在佳奈美小姐的畫室靠門口半側。
應該是昨天地震時掉落的油漆吧,油漆罐散亂各處,就連鐵管搭成的簡易櫃子也傾倒在地。地震把櫃子震倒,連帶堆放的油漆罐滾落,顏料潑灑一地,結果就是這條「河」。那並不難想像,事實也多半就如推測。
然而,儘管那已是非常異樣的光景,問題卻在那條河的對岸。關於對岸的景象,既無法想像,也不可能推測,根本就不是「地震造成」所能解釋,世界上沒有任何地震可以造成那種結果。
頸部以上消失的人類身體伏倒在地。
沒有頭的屍體。被斬首的屍體。
如何表現端看個人,那都是同一件事。

那個欠缺頭部的身體,穿著跟昨天佳奈美小姐一模一樣的小禮服。看起來很高級的小禮服,佳奈美小姐曾對我咆哮穿著它畫畫也絕不會弄髒的小禮服,如今卻被流出的血液染成紅黑色,已經不能再穿了。
而且連應該穿它的人,也已經不在了。
倘若要更正確地表現──應該要穿它的人,已經死了。
「這……太殘忍了。」
我忍不住低語。其實沒有必要特別說出口,但我真的忍不住低語。
稀釋劑的臭味。
距離佳奈美小姐的身體倒地處不遠,有一個朝著反方向的輪椅和一張畫布。距離有點遠所以看不清楚,但畫布上畫的人似乎是我。
那真是了不起的成品。即使在這種距離,即使在隔了一條河的這種距離下,也能夠了解。不是頭腦,而是整個身體為之驚異。就某種意義而言,那幅畫比無頭屍更加震撼。

我想起佳奈美小姐昨天說過的台詞。挑選鑑賞者的作品,我不會稱之為藝術。
原來如此……現在這幅就無可挑剔了。
伊吹佳奈美的的確確是個天才。連我都為之戰慄的天才。
因此也更為惋惜。對事物感到惋惜,那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但我是真的覺得很可惜。
對佳奈美小姐的死。
對伊吹佳奈美的死。
「……為什麼……」
是的,伊吹佳奈美死了。
這世界上有誰被人砍下頭以後還能夠活著呢?縱使是拉斯普廷,倘若腦袋被砍也難逃一死吧,更何況佳奈美小姐在肉體上只不過是普通的人類。
「總之……一直佇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因為沒有人開口,所以我便說了。一看玖渚,她正嘟著下唇,一副驚訝、不可思議的神情看著佳奈美小姐的屍體。是有什麼想不通的事嗎?不過,現在也不是考慮這種事的時候。假如要對玖渚的一舉一動尋找理由,那我的人生就結束了。
正要向前踏一步的時候,玖渚拉住我的手臂。
「阿伊,等一下。」
「什麼?怎麼了?」
「油漆還沒乾呢。」
「咦?啊啊,是啊……」
我蹲下身用指尖確認,確實如她所言,中指染成了大理石色。
「可是現在也顧不了這些。」
眼前有一具無頭屍,鞋子弄髒真的只能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所以,人家就叫你等一下嘛。」
玖渚說完,我正想她要做什麼,她竟然脫下身上那件黑大衣,咻一聲扔向油漆河的正中央,就像在河裡擺了一塊踏腳石。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