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17/7/1起,配合政府施行電子發票政策,三聯式發票將全面採用電子化服務。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三章
分分秒秒皆痛楚,最後一刻方致命。
――諺語

美利堅汽車旅館櫃臺後的瘦削年輕女子告訴影子,他的朋友已經為他辦了住房登記,並將長方形的塑膠房間門鎖卡交給他。女子有一頭淺金色頭髮,長得有點像老鼠,尤其是面露疑色的時候――微笑時則顯得較為溫和。她拒絕透露星期三的房號,堅持用內線通知星期三,告知有訪客到來。

星期三先生從走廊尾端某個房間走出,向影子點頭示意。

「葬禮如何?」

「結束了。」

「你想談談嗎?」

「不想。」

「好。」星期三露齒一笑,「這幾天總是不停說說說,說太多話了。這個國家的人要是能學會忍耐寂靜,或許會變得比較好。」

星期三帶影子回房間,他的房間剛好與影子的隔一條走道。房裡擺滿地圖,全都攤在床上或貼在牆上。星期三在地圖上用各色螢光筆畫滿線:螢光綠、刺眼的粉紅色,還有鮮活的橙色。

「我在半路上被一個胖小鬼綁架。他要我轉告你,說你已經被丟進歷史的糞堆,而他那一夥人則在生命的高速公路上開著禮車狂飆。大概是這樣吧。」

「小鬼頭。」星期三說。

「你認識他?」

星期三聳聳肩道:「我知道他是誰。」他在房裡唯一一張椅子重重坐下,「他們根本沒搞懂,他們全他媽的搞不清楚。你還要在鎮上待多久?」

「我不知道。也許還要一個星期。我應該還要處理一些跟蘿拉有關的事,處理公寓、丟衣服等等雜事。那些事情會讓她母親抓狂,不過那女人活該。」

星期三點了點他那個大頭,「你愈快辦完,我們就能愈早離開鷹角。晚安。」

影子越過走廊。他的房間跟星期三的一模一樣,包括床鋪上方的血紅日落牆紙。他點了一份乳酪肉丸披薩,接著放洗澡水,將浴室內小塑膠瓶裡所有的洗髮精都倒進水裡,使洗澡水冒出泡泡。

他太高大,無法整個人都泡進浴缸。但他坐在裡頭,盡量放鬆。他曾暗自許諾要在出獄後好好泡一次澡,他正在實踐諾言。

泡完澡不久,披薩送來了。影子一邊灌沙士,一邊囫圇吞棗地將披薩送進胃裡。

然後他躺在床上心想:這是我成為自由之身後的第一張床。然而這並不像他原本預期的那麼舒服。窗簾拉開,他透過玻璃看著外頭的車燈和速食店的霓虹燈。他知道外頭還有另一個世界,一個他隨時可以隨興進入的世界,這令他感到安慰。

「我本來可以躺在家裡的床上,」影子想,「躺在與蘿拉同棲共宿的公寓裡。」然而,想到要待在一個充滿蘿拉的物品、香味與生活回憶的地方,卻沒有她……這實在太痛心。

「別回去。」影子告訴自己。他決定想些別的。他開始想銅板魔術。他知道自己沒有魔術師的天分,無法編織可信的謊言,他也不想耍牌戲或變出紙花。他只想操控硬幣,喜歡這種把戲的精巧。他開始回想那些他玩過的銅板,想起他丟進蘿拉墓穴的那枚金幣,接著,在他的腦海裡,奧黛莉告訴他,蘿拉死時含著羅比的下體。於是,他又一次在心底感到一陣小小的痛楚。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