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搜尋|相關連結

內容連載 頁數 1/5
1 熬過無數的日子,我與妮奇終將團圓
我不用抬頭也知道老媽又突然來訪了。她的腳趾甲在夏季月份裡總是透著粉紅。我認出印壓在她真皮涼鞋上的花朵圖紋,是老媽上次簽字帶我離開鬼地方、到購物中心買的。

媽媽再次發現我穿著浴袍在中庭運動,身旁無人看顧。我露出微笑,因為我知道她會對提伯斯醫生又吼又叫質問他:要是他們打算整天放我一人獨處,又何苦把我關起來。

我開始做第二輪的百次伏地挺身,一句話也沒對老媽說。她說:「派特,你到底打算做幾個伏地挺身啊?」
「妮奇——喜歡——上半身——肌肉發達——的男人。」我說,每做一次伏地挺身就吐出幾個字,同時嘗到流進嘴裡的一道道鹹汗水。

八月的霧氣濃重,正適合燃燒脂肪。
老媽只看了一兩分鐘,就說出讓我震驚的話。她說話時聲音有些抖顫:「你今天想跟我回家嗎?」

我停下伏地挺身的動作,轉頭朝向媽媽,瞇眼透過白晃晃的正午陽光望去。我馬上看出她是當真的,因為她一臉憂心,好像自己犯了錯。老媽說話算話時,總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不像平日不難過也不害怕時,老是叨叨絮絮好幾個鐘頭那樣。

「只要你答應別再去找妮奇,」她又說:「你就可以回家來,先跟我和你爸一起住,等我們替你找份工作,讓你在公寓安頓下來為止。」
我繼續例行的伏地挺身,目光緊盯散發光澤的黑螞蟻。牠忙著攀爬我鼻子正下方的草葉,但我的眼角餘光也瞥見汗珠從臉上彈到下方青草的模樣。

「派特,你就行行好,開口說要跟我回家吧。我會做飯給你吃,你也可以去拜訪老朋友,開始好好過自己的生活。拜託。我希望你有這個意願。就算是為了我好吧,派特。拜託。」

加倍速度的伏地挺身,我的胸肌正在撕扯、擴張——痛苦、熱氣、汗水、改變。
我不想待在鬼地方,這裡沒人相信一線生機、愛或快樂的結局;人人都告訴我,等隔離時間一結束,妮奇不會喜歡我的新身體,而且連見也不會想見我。我現在努力讓自己保持熱忱,不過,我也害怕親友舊識不如我這般熱忱。

不過,如果我要讓思緒清晰起來,就必須遠離這些令人沮喪的醫生跟醜八怪護士,還有他們裝在紙杯裡沒完没了的藥物,況且老媽比醫學專業人士好騙得多;於是我彈跳起來,站穩腳步,說:「我就來跟你住,直到隔離時間結束為止。」

老媽簽署法律文件時,我最後一次到房裡沖澡,然後把衣服與妮奇的裝框相片塞滿行李袋。我向室友傑奇道別,他只是像往常一樣坐在床上瞅著我看,口水從下巴淌下,猶如透明的蜂蜜。可憐的傑奇,頭髮東一簇、西一叢的,頭顱形狀古怪,身體鬆垮肥軟。有什麼女人會愛上他呢?

他對我眨眨眼。我把這當成道別與祝福,所以我雙眼一起眨了眨——表示把雙倍的祝福回贈給你,傑奇。我想他懂了,因為他咕噥一聲,聳起肩膀直往耳朵猛撞,就像他平日聽懂你想告訴他的事情那樣。

其他朋友在上音樂放鬆課程,我之所以沒參加,是因為抒情爵士有時會把我惹毛。我在想,也許我該對那些在我被關起來時照料我的人們道聲再見。我從窗戶望進音樂教室,那些小伙子正以印度風格坐在紫色瑜珈墊上,手肘靠在膝蓋上,雙掌合十舉在臉龐前,閉著眼睛。幸運的是,窗戶玻璃擋住抒情爵士的聲音,不會讓它傳到我耳畔。我的朋友看起來真的很放鬆,平靜和詳,所以我決定不去打斷他們的療程。我討厭告別。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