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搜尋|相關連結

內容連載 頁數 1/3
1.雙人床上的六個影子

兩個人相遇的時候,事實上存在著六個人。
對這兩個人來說,各自背後都有一個自己眼中的自己、
一個別人眼中的自己,還有一個真正的自己。──William James

是什麼樣的相遇,會讓一個原本不想結婚的人改變他的信念?

我的好朋友突然說要結婚了。新婚前一晚的單身派對上,一群姊妹淘圍著她,要她描述和新郎相戀的故事。

「怎麼突然就想要嫁人了?我以為妳一輩子都不會想結婚了。」

大家說得對,我們這個好朋友是專吃速食戀情的,每次的戀情總像發生在一瞬間的煙火,要持續不容易,更何況要進入婚姻。

「因為我終於找到一個,不再用『背面』對著我的男人。」她靦腆地說著,像是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不婚誓言,卻又一邊露出淺淺的微笑。

一群女人原本嘰嘰喳喳的,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好像被凝結了,「好幸福喔妳……」,片刻後又爆出大聲的嘻笑。

大家嘴上不說,心裡都替好友高興。

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個「背面」的背後,有一個故事。

我從小學就認識這個朋友。她生長在一個大家庭裡,祖父母、叔叔、伯伯、姑姑,還有一大群手足,住在一個三合院的屋子裡,每天在一起玩耍。

上小學的前兩年,祖父過世,大家庭跟著分道揚鑣,她和爸爸、媽媽三人,搬到市區的公寓裡。

父母親都是忙碌的上班族。她從小就看著母親接自己放學回家後,馬不停蹄地進到廚房忙碌的背影。許多在學校發生的新鮮事,她總是興沖沖地想和母親分享,在她記憶中印象最深的,卻只是母親的背影。母親到底對她的話語有什麼樣的回應,隨著成長早已記不清了。

離都市愈近,她的心裡就愈懷念,那個擠得水洩不通,大家總是面對面、熱鬧的三合院。

也許是急著要找到對她話語有所回應的人,她很早就開始談戀愛,而且每次的愛都轟轟烈烈、刻骨銘心。我時常在夜半時分,接到她和男友吵架後打來的泣訴電話。

幾次下來我開始發現,她愛過的幾個人,都是那種有著一付忙碌卻充滿魅力背影的男人。但交往一陣子後,這種背影卻讓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生氣。本來最喜歡看著的背影,總有那麼一天,會讓她衝動地過去扭轉男人的肩膀,大叫:「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啊!」

這種時候總讓她挫折,而我總是在這時會接到她的電話。

她說,這種挫折來自於,在自己眼裡看到這衝動背後的無可控制、在男人眼裡看到不可置信背後的無可理喻,但在那片刻中,又感受到內在源源不絕的無助與無可奈何。

每當聽到她說這些話,我都會想到心理學中的「無意識理論」。

簡單來說,「無意識」的運作狀態是這樣的:在某些時候,你在工作上得面對一群很重要的客戶,一想到要在他們面前說話,就不自覺地頭暈,好像世界變得天旋地轉,要把自己吞沒一樣。於是你可能沒來由地就覺得不舒服,覺得自己沒辦法處理這件大事,覺得自己需要請假休息。

但是,如果我們可以打開你的心門,悄悄地把時光往前回溯,你可能會發現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也許是在小學的時候,必須在全校師生面前演講,雖然事先已經努力地背呀背的,上台時卻因為太過緊張而忘詞了,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從此以後這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就在面對群眾時不斷地跟著你,即使當時的記憶已經逐漸模糊……

這就是無意識中的自己,而這種無法控制的反應,正是不知不覺連結到過去的無意識反應。由此可見,即使記憶已經模糊,無意識仍會自動地提醒我們,當下該如何去感受與反應。所以我們看似自由做主,事實上卻遠比自己所以為的更加受到過去經驗的限制。

就像我這個朋友一樣,在那些背影的挫折中,她啟動了孩提時代不被聆聽的失望與脆弱,在愛情當下表現的,卻是成年的任性與囂張。

在這個時候,大部分男人的回應都是:「妳幹嘛啊?」、「妳發什麼瘋啊?」

每一個問號,都加重她內心的挫折。

每一個問號,都代表沒有人能懂她內心的失望與脆弱。

「但是這個男人不一樣。」話題回到準新郎身上。朋友說,讓她認定「就是這個人」的原因,是每當她又沒來由地問:「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的時候,這個男人只是微笑地轉過身,用穩定的口氣回應:「有,我在聽,妳剛說到……」

就是這種和一般人不同、和過去經驗不同的對待,像靜電一樣,穿越內心、超越過去,撫平那在成年軀體下的幼小靈魂。

療癒發生的當下,心動也開始萌芽。

因為了解這個道理,我一直不同意,「要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這句話。

我更喜歡「無意識理論」帶給我們的啟發:如果不是因為過去的「錯」,那麼愛情中萍水相逢的心動,也許就不存在了。

愛情的發生,正是因為「在這個時候遇到這個人」,我們因而透過這個人看到自己眼中的自己、認識別人眼中的自己,並試著尋覓那個真正的自己。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