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追櫻

追櫻

  • 作者:陳彧馨
  • 出版日期:2013/01/28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奈良 不可思議

在大阪的最後一天,搭電車前往奈良。

住在大阪去任何關西地方都很方便,要把關西走遍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實際上只去了奈良而已。可以說是因為去了奈良,才真正決定離開大阪。奈良對整趟旅行來說有決定性的重要關鍵,至少對我本人而言如此。

除了那晚看見彆彆扭扭的克難賞櫻,不管白天黑夜,大阪始終沒有進入「賞櫻預備動作」裡。當然或多或少有幾個人在萬博公園、櫻之宮、西之丸庭園等地「看著」櫻花,不過沒有人帶著賞櫻便當,也沒有人攜家帶眷呼朋引伴;地上沒有鋪著水藍色尼龍布,更沒有人在櫻花樹下大唱卡拉OK。看著櫻花的人總是一臉「正在做壞事」的表情,匆匆忙忙抬頭看兩眼、走幾步,又抬頭看兩眼,彷彿很內疚似的,連帶看著他們的我也小心翼翼起來。

說不定大阪還是有什麼人認真賞櫻,只是我沒有看見。或許也是因為雨從來沒有真正停過,一直滴滴答答。

「這次的櫻花之行大概會很悲慘吧? 」每一夜從大阪的什麼地方回到小旅館、撿起老先生扔上櫃台的鑰匙時,都不由得這樣抱怨一遍。這樣一來什麼心情都沒了,本來就殘存不多的生氣讓大阪搾得乾乾淨淨,連繼續前進的動力都趨近於零。二○一○年的空虛和大阪莫名氣氛,沉重的壓住躺在便宜旅館小房間床上的我,連翻身都沒辦法。心靈確實會深深影響身體的行動力。

這樣可不行。我非要離開大阪不可。

不過不管是心情或是肉體上,都還沒有準備好要往具有指標意義的京都衝刺。那就奈良好了。反正很近,也有櫻花。這樣就算符合旅行目的了吧?

奈良不是大地方,也不特別以櫻花聞名。奈良有名的應該是遍地亂走的野鹿,和有尊大佛的世界遺產東大寺。

奈良一地有三個世界遺產,以日本總共十六處世遺來說,密度相當高。總之因為鹿很可愛,世界遺產又豐富,很多學校的校外教學喜歡到奈良。

我對世界遺產沒有興趣,不過人到奈良,就算不特別去東大寺或法隆寺,光是隨便散散步,一種確切寧靜的悠然,就可以讓人感受到時光的古老。

奈良是由女天皇建造的都市。因為夫婿早夭而繼承天皇大位的元明女皇,下令依據中國長安樣式建造了奈良,然後在西元七一○年被確立為日本國第一個固定首都。不過奈良的運氣不夠好,被當成首都的時間不到九十年,就短命夭折。有趣的是,奈良的女皇密度跟世界遺產密度不相上下。總長不過八十餘年的奈良時代,因為各種原因而出的女皇一共三位。而日本歷史上總共也不過八個女天皇。這麼說來奈良可能藏了某種神祕的「女皇製造機」。遷都京都後,奈良被遺忘了一千年左右,直到明治時代才又被翻出來當成特別史蹟。整整一千年的遺忘畢竟不是小事,過去的輝煌逐漸在荒煙蔓草裡消滅,某種沉沉的氣氛一直澱積到現在。

從奈良公園邊緣往興福寺走,漸漸樹茂人稀,空氣慢慢停止流動。走在其中很有點探尋南美洲印加古國的味道。奈良公園裡的人不多,氣氛輕鬆,天色陰沉沉的,不過雨停了。從大阪開始斷斷續續沒有真正停歇過的陣雨看起來有中止的態勢。可喜可賀。

據說到奈良看櫻花,可以到東大寺和奈良國立博物館對面的氷室神社走走。

氷室神社是祭祀冰神的神社。奈良時代,春日山山麓建有貯藏冰塊的場所。當時人引水入窖,到凝結成冰後,再取出冰塊放入冰室貯藏,在來年好取出獻給天皇。據說這就是氷室神社的由來。

獻冰給天皇的活動如今演變為每年五月一日在神社舉辦的獻冰祭。獻冰祭典上,主持將代表河川的鯉魚和代表海洋的鯛魚冰封在一公尺的冰柱內祭祀,自古以來都是製冰業者祈求夏日業績鼎盛的方式。至於祭品為冰封的河鮮海鮮,則是因為舊時夏季貯藏魚需要大量冰塊之故。我記下了時間。接下來的行程還很難說,若能一路北上追櫻也罷,如有萬一,說不定能轉回來看看獻冰祭典。

當然,重點還是櫻花。氷室神社前的櫻花感覺稀稀疏疏、似乎不怎麼樣。不過氷室神社實在很小,門面窄窄的,沒法看穿。或許進去會不一樣。

我抱著這樣想法走了進去。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