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獨享
  • 博客來售票網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類型小說
民國。將軍。女

民國。將軍。女

  • 作者:鄧元玉
  • 出版日期:2013/04/03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十六章 臺灣:瞬時的樂園(民國三十四至三十七年)

新歸宿、新希望的破滅

我離開重慶去叔父那裡,心裡非常難過,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我們一共四個人,乘一輛吉普車,護送我的上校軍官非常慈祥可親,大家對我都很好。每天都有好東西吃,我漸漸安定下來,對路上的一切都很好奇。我們在路上走了好幾天,當我們到達廣東韶關叔父的團部時,我已累得快睜不開眼睛了。不過,我還記得叫叔父「爸爸」時,他聽了好像很開心。

我對叔父第一個的印象是:皮膚比父親黑,眼晴很大,頭髪很短。叔父對他的副官說:「現在要離開團部太晚了,今晚,元玉可以跟我睡。」顯然叔父平常住在團部。護送我的軍官說:「報告團長,這可能不太好。小妹妺頭上好像有蝨子。」當晩,我睡在團部一個行軍床上。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送去四、五里外的眷屬區。當我到達叔父家時,嬸母昌克明已站在門口迎接我,她的個子很高,看起來有點嚴肅,穿著很時髦。她很興奮地拉著我進門,在旁邊的弟弟元正則有點無精打釆,對我不太有興趣。有好些太太們都圍著來看團長的新女兒。她們歡迎我的微笑很快就換成耳語。我實在需要洗個熱水澡,好好地洗洗乾淨!一大盆熱水馬上就擺到房間裡來。嬸母把我的毛衣褲脫下時,太太們都大吃一驚,我沒有穿任何內衣褲!看見她們吃驚的樣子,我覺得很丟臉,很不好意思。很快地,我的頭髪被刷洗乾淨,蝨子也除去了,我還有了好多件內衣褲和漂亮的衣服。

這一次,我有個很好的開始,可是馬上又遇到了麻煩。小我一歲的弟弟元正被嬸母寵壞了,他一直是大家注意力的中心,所以很氣憤我的闖入。一開始,他就成心嘲弄我,兇惡地對我喊叫:「回去,回去!我們不要你在這裡!」

我嚇得哭了起來,恐慌地想到自己走投無路,無家可歸。「我能回到哪裡去?他們真不要我的話,那我該怎麼辦?」我開始自怨自艾,覺得自己實在是壞得一無可取,毫無價值,所以大家才都不要我,更別是說疼愛我!漸漸地,我發現弟弟對傭人們也很兇暴,大家私下叫他是「鬼不沾」!他會無緣無故、不聲不響地掐我、踼我,我光火了,就打回去。嬸母看到了,就說我淘氣、搗亂,總是護著他,駡我不該欺負弟弟。她認為弟弟是不會惹是生非、做任何壞事的。我發現,雖然嬸母在那些軍官太太們前顯得很快樂,充滿愛心,但她不可能真正愛護我,我只是給她増添頭痛和煩惱。我剛到韶關時的美夢,似乎在逐漸破滅,甚至演變成惡夢!

在憂患中遷居長沙

嬸母有一個很嚴重的困擾:叔父很少在家,她的朋友們一直告訴她,叔父在外面搞女人,而她對這些事一點辦法也沒有。我還記得在重慶的時候,有個年輕的女人跑到父親家裡來大吵大鬧,說她是叔父在重慶時候的姨太太,叔父到廣東時就遺棄了她。現在她家裡人也不要她,她沒法過日子,要鄧家人給她賠償費,救濟她。繼母給了她一點錢,然後叫傭人把她打發走了。

嬸母很不快樂,經常心緒不定,很容易發怒。她是個很沮喪,脾氣又壞的人,對自己的地位沒有自信,缺乏安全感。有一天,我們參加叔父的副團長娶姨太太的喜宴。比副團長年紀大許多的舊式元配夫人在強顔歡笑地招呼客人。我看得出嬸母很同情那位副團長的元配夫人,正是感受到彼此類似的悲劇身世,覺得自己可能會有相同的遭遇。嬸母的主要顧慮和悲哀就是她不能生育。為此,她一直心神不定,擔心有朝一日被拋棄而煩躁難安。很不幸的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和氣氛中,我成了嬸母宣洩憤懣、煩躁的出氣筒!

叔父隨著部隊調來調去,也就更少回家了。嬸母在湖南省會長沙買了一幢很漂亮的樓房,有一天,她告訴大家,我們要搬去長沙的新房子住。在旅途的火車上,我開始暈車,忍不住從上鋪嘔吐下來,嬸母氣得把我揪下來左打右打。別的旅客看不下去,都抱不平地說:「別打了,她又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個小孩子!」因為沉溺在自己的痛苦不安和煩躁裡,嬸母自然沒耐心對待一個在火車裡從上鋪往下吐的小女孩。

我們終於到了長沙的新家,這是個寬大的兩層洋房。樓上、樓下同樣格式,兩邊各有兩間大房間,中間是客廳和飯廳;主樓後面一邊是浴室、廁所等輔助用房,另一邊是水井和取水的水桶和滑輪架子;再後面是廚房和傭人、衛士等的住房。主樓前面有個車間和不小的院子,四周圍牆也很高。不久,我們還有電燈,在當時是很新奇和稀有的時髦事物。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