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第一章:香蕉戰爭

有天下班後的傍晚,我疲倦地走向南倫敦的一間超級市場。當我正猶豫著晚飯要煮什麼樣的菜色時,我發覺到一個眼睛大大的十歲男孩正拉扯著他爸爸的袖子。

「爸爸,爸爸! 我們買有這個標誌的咖啡,這代表說這一些農夫們有得到一個公平的報酬。」男孩一邊把咖啡包放到推車裡,一邊小小驕傲地說:「我在一個兒童電視節目『藍色彼得(Blue Peter)」』上看到的。」

他爸爸很敏銳地觀察到這包「直銷咖啡」公司(cafedirect)的咖啡豆是來自祕魯,包裝上有一張馬丘比丘廢墟的照片。他一邊用手指著照片,一邊很興奮地用西語與兒子對談。很快就看得出他們是從祕魯來的。他兒子同時也跑去拿了一串公平貿易的香蕉,一邊熱衷地解釋著,買這種香蕉可以協助蕉農的小孩去上學。我壓抑著了自己當場想招募他到我的推廣小組的衝動。我看著他拉著面帶微笑的父親到走道的後端。

「我認為農夫應該得到所有的錢,你呢?」男孩抬起頭並渴望地說道:「你知道嗎?還有公平貿易的巧克力……。」

用我孩子們常說的:「這酷斃了!」最酷的是我們的下一代已經可以輕易理解公平貿易的概念。

沒有瞎猜,沒有費心機的抹煞或詭辯。對他們而言,從早到晚辛苦工作的農夫理所當然該得到公平的價格。這是多麼不可思議!他們可以在超市找到電視上所看到的東西。當年小男孩出生時,公平貿易似乎還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誰也意料不到,今天在瑞士有一半的香蕉、在英國超市有20%的香蕉,都是來自公平貿易。這已經成為我們社會中重要的一部分。而不久前,這還是一件具有爭議性而被駁回的議題。

我站在原地與一位位購物者擦身而過,腦海回到十年前的那次痛苦回憶。那是我第一次踏上哥斯大黎加,那一個潮濕、如翡翠綠般的城市。

我能說什麼?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能坐在瑪莉亞身邊握著她的手,聆聽她的故事和與她一起哭泣。我當時到哥斯大黎加,是為了想要更了解替英國超市種香蕉的工人和他們的環境。不過那時,我只是用一位母親的身份傾聽另一位母親說起她最寶貴的東西――她的孩子。

她的先生璜與當地許多男人一樣是在香蕉園裡工作。八0年代時期,他的工作必須使用手持器將一種殺線蟲(DBCP)的化學農藥注入土壤裡,殺死一種類似蚯蚓、危害香蕉樹根部的寄生蟲。他得在一天之內不斷的從未加蓋的大桶裡重複將化學藥劑裝載到開放式的容器中並隨身攜帶著它。他在工作的同時吸進了不少DBCP,有時候甚至也濺到了他的皮膚上。

璜對於殺線蟲劑所隱藏的危險一無所知。不過藥廠與雇用他的香蕉公司早就心知肚明。早在1950年代,美國的製造商就知道殺線蟲劑會導致實驗室的老鼠產生不孕症,但是他們仍隱瞞了這項資訊且對有關單位施壓,批准其使用。1977年,加州的一間工廠發現了DBCP造成了三十五名員工罹患不孕症。加州政府很快的禁止這類農藥的使用,而美國環保局也禁止任何含有DBCP成分的產品註冊。不過藥廠仍不斷地把DBCP外銷到類似哥斯大黎加等貧窮國家。在那邊,香蕉公司仍在其蕉園持續使用著。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