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以平常心處理價值觀衝突

當談到企業倫理困境,一位受訪者這樣說道:「其實回想一下,只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道德困境並不總是令人窒息。但是在我這樣做之前,我本能地欺騙了自己──希望這件事不要再度發生。現在我才了解到這樣的選擇只是正常商業活動的一部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請注意,這位受訪者沒有說違背個人價值觀是正常的;他說的是直接面對價值觀衝突是不可避免的。

當他第一次碰到價值觀衝突時,他不以為然,他本能的態度是欺騙自己,然後繼續其他的事情。當他再次反思時,他意識到如果自己持續這樣工作的話──他是一位企業併購顧問──他會繼續不斷碰到類似問題。這類問題即是,跟他有個人或是工作關係的熟人,會向他詢問他提供諮詢的其他公司的商業機密,以期獲得職業發展。他意識到他需要作出決定:是繼續撒謊(不管是向他的公司還是向他索取資訊的熟人),還是找到一種更有效、更誠信的方法去處理這樣的問題。

隨著他認可相同的挑戰會重複地在他工作中出現,他嘗試降低自己的情感投入,並尋找一種既能保持誠實,又能為雇主保守機密的應對方式。他可以對詢問資訊的人直截了當地說,即便他擁有資訊,也不能披露,這樣也就不必告訴詢問人自己是否了解這些資訊。但是接下去他可以告訴提出問題的人,他過去碰到類似的情況時學到了什麼,如果是他的話,他會怎麼做。透過這種方式,他提供了最好的建議,並沒有違反他向客戶保密的職責。

事實上,他的處理方式,沒有絲毫的「魔法」;他提供的訊息是那麼明確,毋庸置疑,在話題變得敏感之前就已經結束了討論。他可以坦率地承認自己對被問及商業機密的公司的憂慮,避免把話題看成自己被對方要求違背職業操守,他也可以同樣提供有用的洞見和建議。就像他人借用友誼去索要其他公司的機密資訊,他也可以借用其他人的友誼,請他們理解自己的立場和尊重自己的決定權。最關鍵之處在於,他用平常心處理了這樣的境況,並作好隨時應對的準備,所以他降低了自己的情感投入和壓力。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