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初抵新大陸
 
西元一六八七年四月中旬的一個早晨,雙桅船海豚號離開公海,輕快地穿越海峽,來到寬闊的康乃狄克河口,然後進入賽布克港。打從天亮開始,吉蒂‧泰勒就站在前艙甲板的欄杆旁邊,熱切地望著五個星期以來第一次見到的陸地。
 
「那邊就是康乃狄克殖民區,」有人在她耳邊說道,「你可走了好長一段路才見到它呢!」
 
她抬頭看了看,感覺有點受寵若驚。在漫長的旅途中,船長的兒子乃德‧伊頓只對她說過寥寥幾句話,不過她倒是常常注意他。他那瘦長結實的身子,能輕而易舉地兩手交換著爬上纜索,並且頂著他那被太陽曬得褪色的淺茶色頭髮,埋頭整理著繩圈。乃德是船上的大副,不過,他母親都管他叫阿德。這會兒他離得這麼近,她才赫然發現,雖然他看上去很瘦,可是她的頭頂,幾乎才剛剛到他的肩頭。
 
「你覺得怎麼樣?」他問。
 
吉蒂遲疑了,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看見美洲的第一眼,竟是如此失望。眼前只見灰撲撲的港口,和四周荒涼的海岸,這怎麼能跟她的家鄉——巴貝多島那鑲著閃亮的綠邊兒和白邊兒的藍綠色海灣相比?那面朝著河的土城牆又禿又醜,城牆裡盡是些普普通通、木頭盒子似的房屋,她看著覺得沮喪極了。
 
「那就是威樂之地嗎?」她反問道。
 
「噢,不是,威樂之地還要再往上游一點。這裡是賽布克港,我們的家,我父親的船塢就在碼頭後面。」
 
她約莫認出一排不起眼的小木屋,又見到新砍的粗木柴閃過眼前。她露出微笑,鬆了一口氣。好在這個陰沉的地方不是她的目的地,威樂之地一定比較吸引人吧!
 
「今年我們走得算是快的,」乃德繼續說著。「但這段航程很美好,是不是?」
 
「是啊!」她說,眼睛閃閃發亮。「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快走完了。」
 
「沒錯,」他同意道,「其實我自個兒也老是搞不清,到底是出海好還是回航好。你以前坐過船嗎?」
 
「我從小就坐小帆船,從一個島航行到另一個島。」
 
他點點頭,「怪不得你平衡感那麼好。」
 
原來他注意到了!她覺得好驕傲,證明了自己是個天生的水手。旅途中,她可沒像別的乘客那樣,又是呻吟,又是嘔吐的。
 
「而且你也不怕鹹鹹的海風,至少你不常待在下面的船艙裡。」
 
「我可不願待在那兒。」她笑著說。他以為有人喜歡待在悶不通風的船艙裡嗎?要是她在訂船票以前,就知道貨艙裡的糖蜜和糖,是用康乃狄克殖民區的馬換來的,而大西洋的海風,怎麼也吹不散馬匹留下的那股令人受不了的臭味的話,會不會還有勇氣搭船呢?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