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與傲嬌共進晚餐

他總是來台北找我吃晚餐。

即使是長週末,情人的週末也抵不過三、四頓晚餐,我們見面時刻又多數是在落日之後,他問,要不要先哪兒喝一杯。或者他說,要從機場帶瓶紅酒嗎?每當他選擇用餐地點,吃來吃去總是那幾家。無論港島,台北,或者世界其他城市。爐端燒總是銅鑼灣澳門逸園中心那家,麻辣鍋往信義路去,台菜呢,則更不脫是永康街的選擇了。少許有時他也偏好美式餐廳,法國菜,義大利餐。

荷里活道上酒吧的 Happy Hour 時段,不需要說話伸出手指比「一」,便有杯白酒再端上桌。

近幾年來金融市場動盪非常,六年多下來,島與島的歷史,也是。可他是那種過分穩定的人,穩定到讓人安心──去到任何地方每間餐廳的跑堂的結帳的全都認得他,認得我,有位店長見到他便喊,啊很會喝的又來了。我們就笑。說還好,還好而已。酒席間整晚充斥了愉悅的空氣。

白天我們的email轉來又轉去,講國際匯市怎麼走,講股市,講退休金。他說台北真慘呢,在上引水產聽說餐飲學校畢業人起薪不過兩萬三到兩萬五。他說,台北該怎麼辦。當我抱怨工作憂煩他說,他媽的你不要每天吵著要辭職,辭職我沒有要養你。又說,可是我也不會讓你餓死,怎麼可能?說完這話他再夾起塊肉吃了,拿起酒杯便喝。他說,你不要喝那麼急你趕著去死。有人講,台北的經濟爛得要倒,半座東區的店面從去年冬天招到現在沒租出去,他便大聲說,所以我要常來台北吃飯才行。

又轉過臉來面著我,冷冷直起下巴說,是我要吃的,不是你。

他有他的品味,吃過了,認可了,便不斷去。點些招牌的料理,問我吃夠了嗎,又給我問來餐廳最趁手的甜品。點一杯波特酒。

這習慣,或許也像他,像他的戀情。

他不斷飛來台北。也不知道他認定的是這座城市還是我。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