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Chapter 1
樂觀的懷疑論者

 
我們都是預測者。當我們考慮換工作、結婚、買房子、投資、發表產品或退休時,會根據我們對未來如何發展的期待作出決定。這些期待就是預測。通常,我們自己作預測。但在重大事件發生時——市場崩盤、戰爭逼進、政權動搖——我們會轉向專家求助,那些知道內情的人。我們仰賴像湯姆.佛里曼*(Tom Friedman)這樣的人物。
 
*湯姆.佛里曼為美國記者,專欄及書籍作家,曾三次獲得普立茲新聞獎,現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代表著作有《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等。
 
如果你是白宮的職員,你可能會發現他在橢圓形辦公室裡和美國總統一起談論中東問題。如果你是《財星》(Fortune)雜誌全球500大企業(Fortune 500)的執行長,你可能會在瑞士的達佛斯*(Davos)看到他,在飯店休閒區和對沖基金億萬富豪與沙烏地阿拉伯親王聊天。而如果你不常出入白宮或時髦的瑞士飯店,你可以讀他的《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專欄以及暢銷書,上面會告訴你現在的時事、原因以及接下來的發展。數百萬人都讀。
 
*達佛斯為瑞士東部城鎮,以冬季運動和每年召開的達佛斯世界經濟論壇而聞名。和湯姆.佛里曼一樣,比爾.弗萊克(Bill Flack)也預測全球大事。但對他的深刻洞察力的需求就少得多了。
 
許多年來,比爾在位於亞利桑那州的美國農業部任職——「一手拿十字鎬和鏟子,一手做試算表」——不過,他現在住在內布拉斯加州的喀尼市。比爾是土生土長的內布拉斯加人。他在內布拉斯加州的馬迪孫市長大,那是一座農業城,他的父母擁有並發行《馬迪孫星辰郵報》(Madison Star-Mail),那是一份有許多關於當地運動賽事和農畜產品展覽市集新聞的報紙。他中學成績優異,接著取得內布拉斯加州州立大學的理學士學位。之後,他念了亞利桑那大學,他的目標是數學博士學位,但他意識到那超出了他的能力——「我一再地被提醒我的極限所在」,他是這麼說的——因此,他退學了。不過,那不是浪費時間。鳥類學的課程使比爾熱衷賞鳥,而且因為亞利桑那是賞鳥的大好地方,他兼差幫科學家做田野調查,然後得到了農業部的工作,並在那兒待了一段時間。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