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
李棟樑(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創會會長)
 
民國74年12月24日,我們在聯合報的一個小版面上,看到了杜邦要來鹿港設廠的新聞。
 
鹿港居民大部分以討海、插蚵仔為生,對杜邦來彰化設廠、生產二氧化鈦這樣的事情,是不了解的。但在這之前,彰化已經有台化的工廠。台化生產出來的,刺激性的東西,排出的廢氣、臭氣味道讓人不能接受。杜邦公司要來彰濱工業區設廠,就讓鹿港人聯想到:這會不會是第二個台化?除了台化的問題外,還有五輕汙染、二仁溪的廢五金污染,這些新聞也都給鹿港居民「杜邦可能很危險」的感覺,也才會有「反杜邦」這樣預防性的運動出現。
 
當時我拿著新聞剪報,去找當時的黃錫棔前議員。一個鄉下小孩子,這些東西其實都不懂,黃議員是政治的前輩,知識多。我就和他討論杜邦來設廠的問題,談了很多的面向,還有我們居民該如何反應。因為資訊很缺乏,我們拜託黃議員從日本轉手帶來化工相關的資料,幫助大家了解這些訊息。經歷了半年之後,我們才有相關的動作。
 
知識人會說,鹿港的反杜邦運動對台灣來說很重要,但其實,鹿港在杜邦設廠之前,只是個純樸的、古意的小鎮,並沒有任何的群眾運動經驗。運動的成功,都要謝謝那些從外地來的朋友們,像是范振國、盧思岳、蔡明德、楊渡…這些人的幫忙,後來也和我結拜為兄弟。因為和他們共事,我們才學到群眾運動的方法。除了外人的幫忙,在鹿港,我們也有不同的工作,例如粘錫麟,他的文筆好,主要負責寫文章;郭繁男和鄉里居民互動較多,主要協助組織動員,在遊行街頭衝第一線;我是負責宣傳、說明運動的目的,也提供我們家的香鋪作為運動辦公室。因為家裡經營生意,經濟狀況比較寬裕,也提供參與運動的朋友們財務上的支助。反杜邦運動期間,我參選彰化縣議員,用「反杜邦」的環保議題當作我的競選訴求,也獲得不少的支持。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