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摘文1】獨立與依賴的雙人舞

我曾經對自己的父母有著相當強烈的愛恨交織情緒,那些童年,以及與爸媽生活所帶來的痛苦如陰影般,讓我從很年輕時就離家,愈離愈遠,愈離愈遠,一直到定居德國。我以為自己擺脫那道陰影了,但其實並沒有……

我努力經營著自己的家庭,養育自己的孩子。在孩子出生後,前兩年有好多喜悅,但之後卻開始出現很嚴重的焦慮。關於一個女人當了媽媽、成為家庭主婦後沒有任何價值的焦慮感,終日侵襲著我。後來,我從瑜伽練習裡找到一些安定自己的力量,我自認那份焦慮應該消失了,但隨著恩典來到五至六歲,二○一五年到二○一六年這兩年,生命又開始發生一連串的心靈地震!

二○一五年一月,我放下曾經練習三年的靜心,我發現自己塞不下任何東西了。我驚訝地發現自己好像有強迫症,做很多事時都給自己相當高的標準,尤其在當媽媽、當老婆這兩件事上。最後,竟然連靜心這件事也一樣!

那是一個相當大的瓶頸,但我發現,我除了是媽媽、妻子,還有一個內在的聲音──祂從來沒離開過我,當焦慮再度上身,那個聲音又回來找我了。祂要我繼續自由地成為我自己、完成我自己,那個聲音令我相當害怕,因為要面對真實的自己,而那裡有很多區塊被我自己隱藏得相當好,我從來不想讓先生知道。

小時候常看到爸媽在爭吵,我對自己說,我的婚姻絕對不要跟爸媽一樣!所以我在自己的親密關係裡,學習著不去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我盡力去做一個完美的妻子,盡該有的本分及當媽媽的責任。

二○一五年的二月,那個真實的我清醒過來後,讓我看見,再不真實表達,繼續壓抑自己,我會生更多病!我的身體裡有很大很大的憤怒,我想到:這個家裡怎麼只有先生和兒子可以生氣?他們情緒不好時,我通常是最冷靜的那個人,總對自己說:我是一個有靈修的人,不能跟他們一樣。但我其實比他們倆都更可憐,那些我沒有表達的情緒及被接納的感受,全被我壓回身體裡,所以我常覺得身體很多地方很緊繃,我想,被我壓抑進身體的憤怒應該到了一個臨界點。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