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客服公告:【早鳥優惠】7-ELEVEN貨到隔日取,抽50元E-Coupon!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巴洛‧瓦旦

巴洛‧瓦旦

  • 作者:薩芙
  • 出版日期:2017/08/01
內容連載 頁數 1/3
1 有些東西你得自己找,才看得見
 
瓦旦隨身的獵刀是在一棵杉樹下找到的。
 
九十公分的彎刀,在樹葉堆中閃著光亮。獵刀開路很好用,對付一望無際的箭竹,立即腰斬。瓦旦要我記住,有些路你得自己找,別人開闢的獵徑也許好走,但不一定對我們有益。我們不為自己狩獵,我們為祂而生,為祂而死。山是我們的安息之地。
 
那一天,我剛滿十五歲,遙遠的山那邊有什麼正在呼喚。
 
融雪後的山峰,把遺忘的記憶一股腦兒湧進我的生活,包括瓦旦的名字──瓦旦.巴夏(Watan.Bashar)──像一隻蒼鷹不斷在我腦子裡繞,他離開的理由,起初有二三種說法,到後來,我已不想知道哪一種才是真的。我回答每一個問起他的人說:「我不記得了。我不想知道。」
 
這對誰都好。在那之後的每一句追問,彷彿山上的融雪,這裡露出一點,那裡露出一點,皚皚白雪埋藏了一個冬的生機,那些噓寒問暖裡,沒有一丁點跡象證實他仍存活。從我與他等高水平的視線看日光灑落群峰,我走進瓦旦實際走過的越嶺。
 
登山使我進入自己的身體,也進入了我的心,我的恐懼。
 
濃霧瀰漫,宛若罩頂的白紗。我一步也踏不出去,手裡緊握著指北針,也許前方是陡峭的懸崖。每移動一步,都能聽見碎石滾落的聲音,慢慢消失得深遠且長。
 
我得專心想點別的,想著瓦旦。
 
瓦旦老跟巴夏起爭執。他不希望巴夏再去修復步道,他老得拿不動鋸子,也爬不上山屋,一不小心就會一命嗚呼。巴夏說:「我要是不幹,連小米酒都沒得喝。」他們父子倆一樣愛喝,一樣易醉,但在山裡頭喝可就不妙了,他會忘了回家的路,瓦旦得背他回來。
 
豐年祭前一晚,巴夏不見了。
 
沒人發現他什麼時候離開祭典。獵槍打爆他的頭,自己的槍,在山谷間發現的,沒有打鬥的痕跡,沒有猛獸的足印。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頭目說:「那裡不是我們的獵場。你們現在耕作的地方,原本是個福佬所有,巴夏拿著槍,抵著人家腦袋,這是違反gaga的,我們子子孫孫會離奇死亡。」
 
巴夏死時八十歲,是可以隨時死去的年紀。沒人會想去追究死因。
 
他下葬那一晚,屋外降下初雪。
 
按照習俗,屈肢豎葬,下棺覆土。瓦旦搬了幾塊大小不一的石頭,最大的在下,最小的在上,一疊,二疊,三疊,排成跟巴夏一樣高,疊石告訴我們明年清明掃墓的正確位置。
 
用鹽洗淨臉跟手後,瓦旦席地而坐,那是巴夏的老位置。他單獨喝著小米酒,喝得比平常還多,臘腸般的臉色蹦跳,像是預見了什麼,「下山吧,巴洛,這裡不安全。」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