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峰迴路轉的過肩摔
 
學生鬥毆,全校的教職員工都知道要交給教官處理。這一次的情況獨特,打人的與被打的都有可議之處,是我處理過最峰迴路轉、匪夷所思的打架事件。整件事情的發展,證明我對家長突如其來的行動與自己的應變能力,都太過樂觀而天真。
 
中正高工普通科(體育班)包含柔道、足球、壘球、田徑與健力等五科,有些學生因為練習需要或來自外縣市,選擇住在學校安排的宿舍。某天下午,體育組林老師一走進教官室就大聲咆哮:「教官,這個學弟打學長。」
 
林老師旁邊跟著兩位男同學,他強調學長才剛穿好柔道服尚未熱身,就被學弟過肩摔好幾次,最後還用三角固定壓制。我聽不懂是什麼壓制,只覺得這個學弟是個狠角色。
 
「這個一年級的太誇張,我先去辦公室處理事情,等一下我再過來帶學長去醫院。」老師說得痛心疾首。
 
「好,林老師,這件事交給我。」我點點頭,然後瞄著眼前的兩個大男生,學弟叫宋明達,至少一百八十公分,學長李建霖比他矮一顆頭,正痛苦的護著肩膀站在一旁。
 
我引導兩人到辦公室坐下,先問學弟說:「你為什麼要摔學長?」
學弟低著頭不說話,看得出來餘怒未消,但臉上有一絲恐懼神情。
我看看學長,「學弟為什麼要摔你?」
「我怎麼知道?」學長忿忿不平的說,「他就給我過來亂摔啊!摔過來,摔過去,幹。」
「喂,你不要罵髒話啊!」我糾正學長。
「他媽的,你就不要給我出現在道場。」學長還在狠狠的瞪學弟。
「這也算髒話,」我再次提醒,然後望著宋明達,「你怎麼可以趁學長還沒暖身就給他摔來摔去,這樣很沒有運動家精神。」
 
他此時露出弔詭的表情,若是沒仔細留意,可能會以為他只是在傻笑,根據我多年辦案經驗,這是得逞的笑。當下我沒有拆穿,以免學長更火。
 
「你才一年級,」學長補了一句,「你完蛋了。」
「喂,你不要恐嚇學弟。」我說。
「我哪有?」學長叫屈,「拜託好不好,教官,是他摔我耶!」
我看學弟低著頭不說話,便拿了兩張「事實經過報告表」給他,「我問什麼你都不說,那用寫的總可以吧!」
 
沒想到學弟寫著寫著就哭了,這種身材魁梧的壯漢與眼淚真是不搭調,我遞上紙巾讓他擤鼻涕。看他腹部不協調的抖動以及欲言又止的哭泣、結巴,我直覺其中必有隱情。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