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伊吹山,一點也不平靜。一道如劍芒般強大的奇異光束劃破天際,直入伊吹山深處。
劍客萬源九郎受雇拯救被綁架的「久屋」千金而潛入伊吹山,就在他輕鬆完成任務、得意地微笑時,看見那道墜落的強光,源九郎饒富興味地揚起眉毛,朝光的方向前進……
與此同時,伊吹山的另一邊,還有一群人正悄悄地趕路。他們不是旅人,而是一支即使犧牲性命、也要保護小舞小姐的真田忍者小隊!伊賀忍者從黑暗中竄出,朝小舞發動襲擊!真田忍者立刻上前迎戰,就在雙方打得難分難解之際,原本瑟縮在一旁的小舞,突然像被催眠般,朝著那道光走去……
獵人權三為了追捕那頭曾殺死自己夥伴的巨熊,也來到了光芒照射處。權三在光的深處看見一個詭異的物體朝他撲來!尖銳的悲鳴,從權三的口中迸發出來……
在天外飛來的神祕光團照耀下,伊吹山裡眾人的命運被緊緊地纏繞在一起!小舞的身分究竟隱藏著什麼驚人的祕密?萬源九郎又能否用他背後的這柄「大帝之劍」,平息這場即將到來的腥風血雨……

萬源九郎:

高大壯碩、皮膚黝黑的浪人劍客,除了腰間隨性地插著兩把大小各異的刀外,背上還揹著一把讓人難以忽略的巨劍。雖然平常看起來吊兒啷噹,嘴角總是掛著戲謔的微笑,但是當他拔劍時,沒有人能躲過他的攻擊!因為無意間撿到一枝紅色簪子,而捲入伊賀忍者與真田忍者之間的對戰中。

小舞(蘭):
擁有清澈眼神的少女,看起來是位有教養的大家閨秀,因為她驚人的身世祕密,成為伊賀忍者欲殺之而後快的目標。
牡丹:
身材頎長,容貌美得跟女人沒兩樣的美劍士。劍法高明,為了一項神祕任務而路經中仙道,與萬源九郎巧遇,甚至出手幫萬源九郎阻擋伊賀忍者的偷襲。
姬夜叉:
長相美豔,對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伊賀忍者中的高手,除了忍術之外,還會使用可怕的妖術。
權三:
獵人,養了一頭獵犬白虎。他為了追蹤曾經殺死夥伴的巨熊來到伊吹山,卻遇到神祕事件,變成半人半獸。

那時下著一場豪雨。
指頭粗的雨滴,從天上傾瀉而下。
地點是長滿杉木的原生林裡。
頭頂上綠蔭蔽天的杉葉,早就快承載不了過重的雨滴了。
森林裡的斜坡上,有羊齒蕨覆蓋。
時間是深夜時分。
森林裡一片漆黑。
在那一片黑暗裡,有個男人正踽踽獨行。
他沿著斜坡,慢慢往上爬。
地上根本沒有路。
巨大杉木彎彎曲曲的樹根裸露在外,到處都可以看到岩石及傾倒的樹木。
男人的眼睛可能已經習慣了黑暗,前進的腳步十分輕快。
遇到岩石就攀過岩石,遇到傾倒的樹木就跨過傾倒的樹木,筆直往前走去。
頭上的杉木樹梢擺盪著,轟然作響。
那是一場暴風雨。
整座山裡迴盪著碩大雨滴敲打在地上的聲音,宛如低沉的地鳴。
在狂風的肆虐下,杉木的樹梢亦不停地發出聲音。
雨水和那些喧鬧擾人的聲音籠罩著那個男人的身體。
漆黑的天空不時會被閃電擦亮。
只有在那一瞬間,黑暗中才會浮現出男人的輪廓。
男人的體型非常龐大。
上半身打著赤膊。
只有些許的布頭纏在腰際。
褲管的部分看似被硬生生撕扯掉了一節。
腳底下踩著草鞋,小腿上還繞著綁腿帶。
靠著那雙腿,男人撥開腳底下的草,一步一步往前邁進。
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乾的。
一頭亂髮也被雨水淋得濕透,貼在臉頰上。
雖然時值夏日,但畢竟是深山裡的雨。
雷雨。
換作是一般人,被這麼冰冷的雨滴打在肌膚上,早就已經失溫了。
但是這個男人卻一點也不為所動。
是天生反應遲鈍?還是從他體內醞釀出來的熱氣足以與冰冷的雨滴相抗衡?
或許兩者都對。
男人腰間插著兩把大小各異的刀。
他似乎是個武士。
閃電突然劃過天際。
黑暗中浮現出男人巨大的身軀。
除了插在腰間那兩把大小各異的刀之外,男人背上還背著另一把劍。
那是一把樣式特異的劍。
右邊的肩口上看得到劍的握柄。
握柄上有象牙的雕刻。
劍鞘似乎是以皮革和木頭製成的。
是一把巨大的劍。
也就是所謂的大劍。
劍鞘的尖端斜斜地從男人左側的腰間露出來。
在那柄劍鞘上也同樣鑲嵌著琳瑯滿目的螺鈿花紋。
男人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得到這把劍的?又是如何得到這把劍的呢?
男人赤裸的背上和胸前有一點一點黑黑的東西吸附著。
是水蛭。
即使在暴雨的沖刷下,水蛭也完全沒有要往下掉的樣子。
而男人似乎也不怎麼在意。
他就只是默默前進。
看到光線了。
是火光。
前方巨大杉木的樹幹之間,搖曳著橘色的火光。
曾經何時,斜坡已經變得比較平緩了。
男人的步調卻始終沒有放慢,一心一意往火光的方向走去。
雨聲蓋過了男人發出的聲音。
男人停下腳步。
他放低姿勢,窺視著火光的來處。
前面是一個廣場。
男人的正前方是一棵巨大的杉木。
巨大得駭人的杉木。
大概要五、六個大人把手臂伸直交握,才能把樹幹圍上一圈。
樹幹上到處都是肉瘤一般的隆起。
樹梢高聳直入天際。
一個女人被綁在那棵杉木的樹幹上。
是個年輕的女人。
看起來約莫十六、七歲。
衣服的領口處被大大扯開,露出了雪白的左肩跟左邊的乳房。
杉樹周圍的雨勢果然有比較小。
因為頭頂上舒展的枝葉攔住了雨滴,讓它們沿著樹幹流下。
儘管如此,從樹葉間隙落下的雨滴也沒有停過。
樹幹前,熊熊烈焰燃燒著。
火勢十分驚人。
火苗的高度幾乎是人的一倍。
從樹葉上落下的雨滴,似乎還來不及進入火焰中心,就被火焰的熱氣給蒸發掉了。
當火勢燃燒到某種程度以上的時候,一點點小雨的確是澆不熄的。
今晚從天上傾倒下來的豪雨滂沱,但火勢還比雨勢更強。
火生在巨大的杉木底下,或許也在某種程度上助長了火勢。
六個男人圍著那團火焰而立。
每個人身上都佩帶著武器。
刀──但那是通常稱為劍的武器。
從打扮上看來,他們就算不是盜賊,應該也是同類惡徒。
其中有兩個人大約是四十五歲左右。
剩下的頂多二十多歲或三十多歲。
兩個四十五歲左右的男人看起來還有幾分武士的味道。
其他四個人就完全沒有這種氣息。
看起來比較像是百姓或町人,而且還是混不出名堂的那種。
像是豐臣的殘黨直接改行做盜賊,然後再讓幾個年輕小夥子加入組成的不入流集團。
大坂夏之陣落幕後,已經過了二十三年。
「他們會來嗎……」看起來年紀最小的男人問道。
「會來的。」站在他旁邊的男人回答。
「下雨了。」
「跟雨沒關係,如果不來的話,就算沒下雨也一樣不會來。」
「呿!」年輕人啐了一聲。
他斜斜瞥了一眼剛剛說「跟雨沒關係」的男人,說:「畢竟是突然下起來的雨啊!」說完還吐了口口水。
「如果他們沒把錢送來,接下來該怎麼辦?」年輕人喃喃說道。
「不就按照當初說的那樣嗎?」
「那可是我們單方面提出的要求啊。」
如此回答的男人望向另外兩個始終不發一語的男人。
「如果不來的話,我們就玩這個女人玩到開心,之後再砍下她的頭,丟到久屋的宅子裡,然後離開這裡。」另一個蓄著一臉大鬍子的男人以冷漠的語氣說道。
「要是他們報官……」
年輕人的眼中突然浮現瘋狂的殺氣。
「他們不會報官的,事先已經警告過他們,如果報官就要殺了這個女人……」
「官差真的不會來嗎?如果來的話,我又可以多殺幾個人了。」年輕人說完,發出神經質的嘻嘻笑聲。
「到現在一共幾個人了?」鬍鬚男問道。
「什麼幾個人?」
「你殺過的人。」
「五個小孩、三個女人,再加七個男人……」年輕人一面數,眼中的殺氣更加瘋狂。
「十五個人吧!每次把這傢伙送進那些人的身體裡時,都會感受到對方發抖的觸感,真是太美妙了!」說到這傢伙三個字時,年輕人用手拍了拍掛在腰間的劍。
「連我的一半都還不到呢!」鬍鬚男不留情面地說道,年輕人的臉都綠了。
「還是以前好,光靠殺人就可以出人頭地了。」年輕人說道。
在這之前一直悶不吭聲的另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男人,眼珠子微微地動了一下。
驚!
年輕人的身體瑟縮了一下,腳步也往後退了幾步。
年紀比較大的男人讓視線停駐在年輕人身上,瞪著年輕人,以威嚴的語氣說道:「去加些木頭,火勢一旦減弱,就會馬上熄滅了。」
年輕人連忙把掉在火堆附近地上的三根粗樹枝撿起來丟進火堆裡。
木柴被雨淋得濕透,但一丟進烈焰裡馬上就乾了,轉瞬間便化成火焰的一部分。
背著大劍的男人在森林中慢慢往右移動。
這次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照剛才男人們的談話聽來,似乎真有一條山路可以爬到這裡來。
只不過,這個背著大劍的男人卻大費周章從沒有路的森林裡摸黑過來。
他似乎打算對這群人採取某種行動。
當他看到對方只剩五個人的時候,就動了起來。
男人靠到離女人最近的地方,慢條斯理地站了起來。
他輕輕抽出繫在腰間的劍。
雨水馬上就打在劍身上,在劍身上凝結出雨滴。
火焰在被雨淋濕的劍身染出一片紅。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
厚實的胸膛慢慢往上隆起,又慢慢消了下去。
他行動了。
沙!
腳下的草被踩出了聲音。
他距離第一個男人,也就是站得離女人最近的男人,還有四步。
「喝!」
一靠近那個人,男人的大手立刻持劍往水平一揮。
咻!
劍身劃破了空氣。
那人的頭頓時飛得老遠。
那一瞬間,那顆頭恐怕連自己發生了什麼事都還不知道。
失去頭顱的男人,右手微微動了一下。
看起來像是覺得脖子一帶很癢,想要用手指抓一下,所以才把手伸出來的動作。
然而,鮮血在男人動作前就從他失去頭顱的雙肩噴灑而出,在雨中綻開了。
血和雨水一起落在濕漉漉的地面上。
三個男人和這個男人就這麼站在火堆的兩端相互對峙。
「你是誰?」鬍鬚男問道。
「萬源九郎……」高大的男人以渾厚的聲音回答。

強!超強!這個簡直比鬼還強的男人究竟是什麼來路?來到伊吹山又有什麼目的?
超乎想像的劇情發展,絕對不能錯過《大帝之劍》,皇冠文化集團 7/5豪邁登場!

不乖
無盡之誓─少年陰陽師20 愛猶瑪卡名單
侯文詠◎著 結城光流◎ 著 向達倫◎著
第13位名偵探 幸運女神─分享我的愛與感動

跟著篤姬、天地人、
龍馬玩日本

山口雅也◎著 【豆花妹】蔡黃汝◎著 NARI◎著
 
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一九七三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嗜好是釣魚,特別熱愛釣香魚,也熱中泛舟、登山等戶外活動。此外,還喜歡格鬥技比賽、漫畫、攝影、傳統藝能(如歌舞伎)。
一九七七年,於《奇想天外》雜誌上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一九八九年,以《吞噬上弦月的獅子》榮獲第十屆「日本SF大賞」;一九九八年,則以《諸神的山嶺》贏得第十一屆「柴田鍊三郎賞」。
他最初使用「夢枕獏」這個筆名,始自高中時寫同人誌作品。「獏」這個字,在日本傳說中是一種會將人的惡夢吃掉的吉祥動物,他因為想要寫出「夢一般的故事」,而取了這個筆名。
夢枕獏的作品橫跨奇幻、科幻、恐怖、格鬥、冒險等不同領域,均廣受讀者歡迎,代表作包括《陰陽師》、《沙門空海》、《幻獸少年》、《狩獵魔獸》、《餓狼傳》等系列。
《大帝之劍》系列原本刊載於《野性時代》雜誌,但寫到第五篇〈飛驒大亂篇〉時,由於雜誌休刊,連載也因而中斷。直到二○○五年,第六篇〈天魔望鄉篇〉才於《週刊法米通》重新連載。目前夢枕獏正執筆寫作最新的〈妖魔落淚篇〉。
 
 

「故事由一場精彩的打鬥開始,慢慢牽引出後續的事件,一些看似不相干的內容,卻是環環相扣的聯繫著。在細細品味內容的當下,以為已經猜出後續情節,緊接而來的卻是另一次的峰迴路轉,出人意料的伏筆讓人大為驚豔,越到後面,看到的出場人物越是……咳!保密!套句作者在後記所說的:「我筆下的故事可以說是集荒誕無稽之大成,連『角色用日本刀把妖怪還是外星人之類的對手砍成兩半』這種情節都寫得出來。這麼說來,本作應該是科幻小說吧。」嗯嗯!沒錯,我也覺得自己在看一部披著時代劇外皮的科幻小說,十分有趣呢!(笑)」──【奇幻作家】貓邏

 
「大帝之劍是一個十分奇特的幻想故事。雖然乍看之下是時代劇,但又加入了忍者間奇幻絢麗的忍術鬥法,有如甲賀忍法帖一般,角色特質與奇妙忍法十分豔麗。然而在這看似古典的題材中,竟又大膽引入了科幻元素!看似極不相容的要素擦出了極具魅力的火花,讓讀者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台大奇幻社
 
「充滿爽快感及獨特氛圍的故事。夢枕貘用他獨特的筆風,描繪出神祕且各具魅力的人物!故事圍繞著主要角色展開,看似分散的劇情逐漸串在一起,最後才讓人得以看出主線的方向!在夢枕貘筆下,江戶時代吹進一股魔幻的風,而角色們又會跟著這陣風前往哪個方向?令人十分期待!」──政大奇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