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萊德(Jason Fried)/
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著
軟皮精裝包書衣
20cm×14.5cm | 2010/9/29出版
定價:320元
網站特惠價:253元
 
     
編輯手札推薦  
是開不完的會、寫不完的報告讓事情變得太複雜?!《工作大解放》給你全新的做事方法  
   
你不能創造文化
  

「即時文化」(instant culture)是種人造文化,也是對企業宗旨、宣言和運作規則的大衝擊。即時文化顯而易見,既醜惡又虛偽。這種人造文化像油漆,而真正的文化則是經過歷史洗禮之後自然散發的光澤。

   你不能創造一種文化,它是自然形成的,這就是為什麼新的公司沒有文化。文化是一致行為的副產品,如果你鼓勵人們分享,那麼分享就會內化成你的文化;如果你獎勵信任,那麼信任將被內化;如果你善待客戶,那麼善待客戶將會變成你的文化。

   文化不是玩手足球檯(foosball table)或是「信任倒」(trust falls,一個人往後倒,另一個人在後面接住)的遊戲,也不是政策、聖誕派對或公司野餐,這些都是事件和活動。文化更不是口號,它是行動,不是言辭。

   所以不要太過擔心,也別勉強。文化是你無法安裝的,就像極品的蘇格蘭威士忌,你得給它時間去發酵。

 
決定是暫時的

   「但是,萬一……?」「當……會發生什麼事?」「我們是否要擬個計畫…?」

   不要虛構你還沒遇上的問題,在它成為真正的問題之前,都不是個問題。更何況你擔心的事情大多從未發生。

   此外,你今天做的決定並不需要永遠持續。好的構想、有趣的政策或有價值的實驗,很容易被徹底否決,因為你總以為你現在所做的任何決定,往後幾年都要照著做。其實不然,尤其對小企業而言,如果情況改變,你的決定也可以改變。決定是暫時的。

   在這個階段,擔心你的概念能吸引五人或五千人(甚至十萬或一億人)是不智的,別再橫生枝節了,讓產品或服務順利問世要克服的問題已經夠多了。為當下找出最佳方案,未來就留給以後再擔心吧。

   改弦易轍的能力是小型企業的一大優勢。相較於規模較大的競爭對手,你更有能力做出快速、全面的改變,大公司就無法那麼快變動了。因此,專注於當下,以後的事情等遇上了再來操心。否則你會浪費精力、時間和金錢,緊盯著可能永遠不會發生的問題。

 

讓員工五點下班

  很多公司的夢幻員工是二十來歲,除了工作以外,幾乎沒有個人生活可言的人。他們可以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在辦公桌下打地鋪。

   但滿屋子都是這種焚膏繼晷型的人,並不如看起來那麼好。這讓你僥倖逃脫差勁的執行力,延續諸如「這是我們唯一可和大企業競爭的方式」的迷思。你並不需要更多的時間,你需要的是更妥善的利用時間。

   當家裡有事要處理,我們會開始認真處理公事,才能趕緊回家。我們想辦法在辦公室完成工作,因為我們還得去別的地方。我們必須找到更有效率的工作方式,因為我們得去接孩子,或到合唱團練唱,所以必須更聰明的善用時間。

   有句諺語說:「如果你想要完成什麼事,就問問你認識的人當中最忙碌的那位。」你想找的大忙人,是除了工作之外還有其他生活的人,他們關心的事不只一件。你不應該期望工作是一個人的全部人生,想要留住你的員工,就至少別這麼想。

 
不要第一次受傷就留下疤痕
  當事情出了差錯,我們往往會去制定一項政策來因應,「有人穿著短褲?所以我們需要訂出服裝規範!」不,你不需要。你只需要再次告訴約翰不要再穿短褲來上班了。

   政策是機構的疤痕,是對不可能再次發生的情況過度反應,這是種對個人不良行為的集體懲罰。

   這就是官僚機構形成的方式,沒有人會刻意打造一個官僚機構,政策是慢慢溜進公司的,每制定一個政策,就留下一道傷疤。

   所以,不要讓第一次受傷就留下疤痕,不要因為某人犯了一次錯就制定一個政策,政策只對一再出現的情況有意義。

 
「盡速辦理」是毒藥
  不要再說「盡速辦理」ASAP。我們都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不用明說也知道。每個人都希望能盡快把事情完成。

   當你把每個要求都貼上「盡速辦理」的標籤,你所說的每件事都會成為高度優先。但當一切都是高度優先時,就沒有所謂的高度優先了。(有趣的是,在你確實排出先後順序之前,每件事都是首要任務。)

   「盡速辦理」這幾個字會膨脹,使得那些沒被要求「盡速辦理」的工作被壓在後面。不知不覺中,唯有把任務貼上「盡速辦理」的標籤,才能順利完成。

   只是大部分的事情都不是這麼迫切,如果沒如此快速的完成,沒人會賠上性命,也沒人會丟掉工作,公司更不會付出巨大代價。這種說法只會帶來人為壓力,讓人筋疲力竭或導致更嚴重的後果。

   所以,將緊急用語留到真正緊急的情況再用吧,也就是你不採取行動,就會導致顯著而直接的惡果。至於其他的一切,就輕鬆以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