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男孩的秘密日記
文◎菲利浦.勒榭米耶
圖◎海貝卡.朵特梅
繆思出版

定價450元  新書79折  356
 
 

星期天

聖佩塔烏奇諾克*
獨自在岩石上,遠得要命,不知道到哪裡才能結束。

昨天晚上,我睡得很糟。
我渾身發抖,弄得我的瓶塞床不停搖動,像在暴風雨的汪洋中晃盪。
天光剛亮,老爸就叫醒我們。我們深深吸了一大口氣,就當作是今天的早餐,
然後,因為路上要吃點心,新媽就給我們喝西北風:
「至少,這不會害你們蛀牙。」她故意挖苦冷笑。
我們排成一隊。老爸在最前面,後面跟著妞妞(新媽的小名)。
然後是老大巴納貝,接著是最高的貝特朗。夾在雙胞胎巴希勒和布列茲之間的是最笨的香腸鮑里斯,這樣他才不會走丟。
永遠遲到的巴塔札,他則跟在後面追著跑。
而我是隊伍的最後一個。我非常一絲不苟地,每走二十九步,就在路邊丟下一顆白石頭。

走了好長一段路之後,妞妞支使我們去工作。
哥哥們負責鋸籐條。 我則撿拾小樹枝,堆在一起,綑成柴束。
等我們工作告一段落,停下來想吃東西時,老爸和新媽都不見了;
連個人影也沒有,彷彿他們從來不存在似的。
點心似乎比平時的份量還更微薄。吃完之後,
哥哥們哭了起來(除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香腸鮑里斯和我之外。 我是因為曉得自己事先丟了小石頭做記號)。

* Petaouchnock,模仿俄語發音的想像字眼,形容偏遠,永遠到達不了的地方。

我讓他們流了一會兒眼淚,坐在一根樹幹上等著,用口哨吹起一段爪哇小調,直到老大巴納貝注意到我悠哉不擔心的模樣:「嘿!你們看拇指小弟!他是最小的,卻最勇敢!」
所有哥哥都停止抽噎。

於是,我答應領路帶他們平安到家,條件是:

對巴納貝:
在他給我下指令的時候,必須說「麻煩你」(+簽名)

對貝特朗:
我累的時候要背我(+簽名)

對鮑里斯:
什麼都不必 但他仍堅持簽名

對巴希勒:
每次我的汽球卡在樹枝上的時候,要替我拿下來(+簽名)

對布列茲:
把他最好笑的故事獨家講給我聽(+簽名)

對巴塔札:
什麼都不必了,等他到的時候早就太遲了(沒有簽名)


他們都發了誓,呸吐了口水,然後我們就跟著白色小石頭回家。






星期二

聖迷糊蛋
聖迷糊蛋這一天,母牛尿尿裝滿桶

一個人擁有幾顆牙齒?
我是說,正常的狀況下。撞掉或被甩耳光打掉的不算。
像妞妞那樣,晚上拿下來放進玻璃杯裡的那種也不算。
不,我說的是真正的牙齒,排列整齊,規規矩矩的那種。
我做了個小小的調查,清算哥哥們的牙,
但每次得到的數字都不一樣。
至於客棧老闆娘格林葛諾德太太,她的牙很快就可以數完:只有一顆,
在正中間,像屠刀的刀鋒一般銳利。
我還記得,犬齒用來撕扯,門牙用來切咬,臼齒用來磨碎 –
鮑里斯被馬誇老師攻擊後,老爸是這樣教我們的 –
但確切的數量,我記不得了。二十四?三十二?還是三十六?

自從看到住在我們正對面的六號房那七個女孩後,這個問題就在我腦中揮不去。她們的牙齒至少是我們的兩倍多。
所以,每次她們眨著灰色的小眼睛,咧著加長版的大嘴,微笑跟我打招呼時,
我總有一股奇怪的感受。不知道是因為所有那麼多的牙齒,
還是她們的咯咯輕笑,總之我隱約有些不安。
這一切卻阻止不了哥哥們去和她們搭訕,
整天玩貓咪捉老鼠,一二三木頭人,瘋狗咬人。
我們也玩了一場蒙眼捉迷藏;那時候,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輪到鮑里斯當鬼的時候,她們全部一起朝他逼近,把他包圍起來。
我看見她們某幾顆白色的小尖牙,如雪花結晶般閃閃發亮,
然後我心中湧起一股直覺:最好別讓鮑里斯落單。
我無法解釋清楚,但是,看見對門的女孩們把我哥哥當成煙燻火腿一樣又聞又嗅,
彷彿美食當前般舔著下唇,
我的脊椎骨感到一陣寒意。

為了打發晚上的時間,
我開始記錄特別愉快的收藏(目前有一百九十三樣)
與討厭的倒楣事(兩百五十六項)。

特別愉快的收藏:
1•早上起床時出大太陽,不用上學,充滿希望,覺得會發生什麼很棒的事。
2•妞妞一整天出門不在家。
3•從牙縫中找到一小塊很久以前吃到的肉屑。
4•成功畫出一張圖。
5•讓一個人笑到在地上打滾。
6•躲過一拳。
7•瑪莉寇特.馬里古注視我,而我感到胸口一陣熱。

討厭的倒楣事:
1•尿床。
2•老爸第一次把妞妞介紹給我們的時候。
3•夢到媽媽,而醒來時發現原來那只是一場夢。
4•蛞蝓賈克反轉眼皮翻白眼。
5•哥哥們嘲笑我的個頭小。






星期五

聖喀嚓
如果我不換褲,就讓大喀嚓把我一口咬下肚


我們在美東西小旅館過夜。環境還可以。
稻草堆很舒適,但自從客人開始吃蠟燭之後,店家就不再供應新的。
早上,我們的早餐是一碗被污染的髒空氣,
讓我們好想念家鄉的純淨好空氣。
最後,我們終於找到拉弗洛特的監獄,但石斑魚路易先生的指引根本不值一毛錢。
他在孤兒街那段就搞錯了,有夠笨的。
還好我們沒付錢,不然簡直是搶劫嘛!
到了入口,我告訴守衛我是妞妞,他用非常詭異的眼神打量我。但當他看見這個:

釋放許可證
羅卡馬度先生,
攔路打劫的強盜
著名的流氓惡棍
以及
史上最惡質的壞蛋。

他便領我進去,一直到牢房門口。
不過,他卻沒放賈克進來。

羅卡馬度,可以想像,過了這許多年,他多少有些改變,但是,再怎麼說……
不知道當初妞妞是怎麼看上他的。
他給我的說法是:十年前,他一點也不優雅;不過,妞妞卻也算不上大美人。我告訴他,妞妞取代了我媽的位置;他哭了起來,用毛茸茸的大手抓住我,說:
「我可憐的孩子!我可憐的孩子!」
我告訴他,我是來放他走的。他高興得跳起舞來。然而,等我把接下來的計畫全盤托出之後,他又躲到牢房最陰暗的角落,跟我說:他寧願一輩子被關在牢裡。
還說,就算他作惡多端,也不至於要落得這般下場!
竟然要他,羅卡馬度,找回妞妞,帶走她,共度餘生!
不,絕不,永遠不!

「小子,你懂嗎?就算是我最恨的死對頭,我也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在他身上!」

然後,他列出一張清單:妞妞的缺點

她有腳臭
她會打人,很痛(尤其是打頭和膝蓋的時候)
她打呼
她沒牙齒(只有假牙套,她都把她泡在玻璃杯裡)
她有鼻毛(長到鼻孔外面來了)
她不太會作飯:即使什麼都沒得吃,她都還做不好。
她不會跳舞。
她愛發牢騷,打嗝,放屁,抽菸

沒話好說,他對他的妞妞瞭若指掌。而他之所以會偷偷寫信給她,只是為了討回她忘了歸還的東西,然後就,永別了,朋友!至此,我覺悟到我的計畫將全軍覆沒,不過,我還是告訴羅卡馬度說,我知道他要找的東西在哪裡。然後我對他提起新媽的石榴紅馬甲,裡面的寶藏,她藏在胸衣裡的法國金幣和義大利金幣……
我本來是想,這或許可以幫忙他重新再愛上她一點點,只要夠讓我們擺脫她就好了。他的眼睛亮了起來:
「就算給我世上所有的衝鋒槍,就算給我全世界的黃金……」
說著他卻停了下來:「你說她有多少?有這麼多?還有珠寶和銀飾?」
這時,我算是撒了點小謊,沒說不是。
「你說的金幣讓我心動了,小鬼。我想把它們占為己有。既然是你告訴我的,除了金幣之外,連妞妞我也一起帶走。靠過來,在這裡呸一口……」
我們達成了協議,所以兩人都呸了一口。